第047章 沒水怎么辦

作者:蕭九
    李庭看了眼自己粗長的yáng具,又看了看蘇晴的媽媽,咕嚕吞了口口水就準備開始行動了。

    跪在地上,抓著蘇晴媽媽的雙腿就往兩邊拉開,整個人就壓了上去,我這yīn莖就開始尋找洞口,尋到后就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擠,擠了一會兒,李庭還是沒有進去,看來名器就是名器,和普通的yīn戶就是不一樣,要想在沒有進行前戲之前進入她的yīn道,似乎都不可能,可李庭又想趕在蘇晴媽媽醒來之前把她迷奸了。手摸了摸蘇晴媽媽的yīn戶,有點濕,但不算很濕,又因為是名器羊腸,進不去也是正常了。

    李庭有點郁悶地趴在蘇晴媽媽的身上,伸出舌頭舔著她的rǔ頭,并用一只手摳著她的yīn道,就想讓她早點流出多一點的yín水。

    花費了足有五分鐘,蘇晴媽媽的yīn道還是不怎么濕,更讓李庭郁悶的是,她老是發出細微的呻吟聲,就像在夢中與自己喜歡的人性愛一般。

    蘇晴媽媽的rǔ頭是被李庭舔得有點硬起來,但yín水就是不夠多,難道她是一個不會流水的女人嗎?

    李庭被自己的假設嚇了一大跳,然后就扶起她的身子,手按在她的雙乳間的紫宮穴上,就將丹田里短發部分真氣輸送出來,直接灌入了蘇晴媽媽的紫宮穴內,就打算通過強行灌氣,讓她早點醒過來。

    “唔……”

    蘇晴媽媽的柳眉皺起,有點軟的手指就動了動,然后就慢慢睜開了眼睛,視線還是有點模糊,有點適應不了強光,她是感覺到有人抱著她,而且她是坐在對方的大腿間,她想掙扎著去看一下到底是誰沒有穿衣服抱著自己,難道是自己的丈夫嗎?蘇晴媽媽手想要壓著地面,卻一不小心碰到了一根熱熱的東西,往后摸了摸,她的臉蛋就由蒼白轉為羞紅,原來……她摸到的東西就是男人的yáng具!

    “醒來就好了,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

    李庭笑出聲,他現在就打算乘著蘇晴媽媽有意識的情況下讓她流出更多的yín水,然后就可以和她xxoo了。

    聲音很有磁性,但絕對是一個陌生人,蘇晴的媽媽就嚇了一大跳,想掙扎著起來,但是渾身都沒有力氣,就像年糕一樣的軟,她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扭過頭,看到的是一張非常帥氣的面孔,幾乎是可以秒殺一切懷春少女的,但對于她這個四十三歲的熟婦而言,還是能把持得住的。她看了眼李庭那根yáng具,就倒吸了一口涼氣,實在是太大太長了,就像槍械一樣,比她老公的幾乎長了一杯,模樣十分的恐怖!

    “你是誰?”

    感慨歸感慨,蘇晴媽媽還是叫出了聲。

    “噓~~”李庭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就捂住她的嘴巴,“別說話,我現在向你解釋,”

    李庭吞了口口水就看著她胸前那對并不算很挺,卻很好看的乳房。

    蘇晴的媽媽意識到他盯著自己的乳房,她的臉蛋就更紅了,作為一名老師,潔身自好是基本品質之一,所以她不允許有人用這種目光意y她,但現在占據主動權的是這個少年,她只能暫時同意了。

    見她不再吱聲,李庭就松開了手,說道:“我是你女兒蘇晴的同學,她剛剛打電話給我,說你家里出了怪物,我就過來幫忙了,我殺了怪物,但是……”

    李庭裝出一臉的哀傷,“但是我還是太晚了,那怪物已經殺了你的丈夫,對不起?!?br />
    一聽到自己的丈夫死了,蘇晴的媽媽就像被雷劈中般,身子一軟,就再次暈了過去。

    李庭表情有點驚愕,看到已經靠在自己肩上的蘇晴媽媽,李庭才意識到她已經暈過去了。

    “媽的,浪費我的真氣!我的真氣可比精子重要!”

    李庭非常的郁悶,他本是打算讓她恢復意識,這樣子估計就可以刺激她流出更多的yín水了,沒想到蘇晴的媽媽承受能力這么的差,幾句話就讓她暈了過去……

    無可奈何之下的李庭就開始裝純潔了,在蘇晴媽媽紅唇上狠親了幾下就開始幫她穿衣服。

    當yīn戶慢慢被內褲遮住時,李庭還是有點不舍,但真的沒有辦法,根本就插不進去嘛。通過這次失敗的教訓,李庭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其實如果jī巴長得像針那么細也是挺不錯的。

    “等等……”

    李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以前劍靈林嘉欣有教過他伸縮功的,他完全有讓jī巴縮小并插進去的本領,但是蘇晴的媽媽是yīn戶羊腸,如果用這種伎倆和她發生性關系,那也不好玩,玩名器就得真槍實彈地玩嘛!

    “純潔的人類就是我……”

    李庭再次感嘆了一聲就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自己那根非常硬的yáng具,撫摸著guī頭,安慰道,“弟弟,是哥哥不好,下次再讓你日到吐白沫,這次就純潔一回吧?!?br />
    如果此刻有人看到李庭這幅模樣,那絕對有人罵他是神經病的。

    幫蘇晴的媽媽整理好衣服后,李庭就背起了她,往三樓走去。

    敲了敲門,蘇晴還不來開門,李庭就想起了自己和蘇晴說過的話,就再次敲門,并說道:“我是李庭,蘇晴,你開下門?!?br />
    四秒后,蘇晴就拉開了門,看了眼自己的媽媽,蘇晴就忙讓到一邊,并跑進去整理床鋪,將平鋪在床上的被單卷起來,充當枕頭。

    李庭將蘇晴的媽媽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偷偷看了眼群內風光,李庭就實在是想操了她的名器羊腸,那種插進去老是會頂到yīn道壁的快感還一直縈繞在李庭心里,可惜葉羨霓還在女兒國,否則李庭就可以把她叫過來好好感覺感覺名器羊腸的滋味了。當然,如果有一天能將惜葉羨霓和蘇晴的媽媽一起放倒在床上,那就更爽了!

    想到和兩個擁有名器羊腸的女人做愛,李庭臉上就露出y笑了。

    “我爸爸怎么樣了?”

    蘇晴見媽媽呼吸還算平穩,她就忙問道。

    李庭回過神,馬上就裝出衣服凄涼神情,又是嘆氣,又是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晴,我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我下去的時候你爸爸已經死了?!?br />
    “那……那怪物呢?”

    蘇晴叫出聲,眼淚就流了出來,似乎想殺死那怪物替自己爸爸報仇。

    “我已經將它殺了,”

    李庭知道現在蘇晴最需要的就是男人的安慰,所以他就伸出友愛的雙手,將蘇晴攬進懷里,臉上卻露出一絲不經意的邪笑,暗暗道:你爸爸死了最好,他在我都想殺了他,你媽媽可是很多男人可遇不可求的名器羊腸,我要好好的愛她,我還要讓你們兩個都變成我的女人,我會用jī巴和jīng液好好愛你們的。

    傷心欲絕的蘇晴絕對想不到李庭內心的想法會如此的邪惡的。

    自從經過神雕大熔爐的鍛煉后,李庭就變得越來越邪惡了,似乎就更接近已經被阿黃操死的土系妖獸說的魔少年。

    “別難過了,你還有我的,我會好好照顧你們母女倆,聽話,晴,別哭了,”

    李庭在蘇晴額頭上吻了下。

    蘇晴一直咬著牙齒不想哭出來,可不爭氣的眼淚就像泄洪了般從眼角流出來,她卻無聲地哭著,只是渾身不斷顫抖著。

    李庭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了,所以他就有點郁悶地摸著蘇晴那張白嫩的臉蛋,并幫她擦去淚水。

    好一會兒之后,蘇晴就說道:“庭,我想下去看我的爸爸,我想確定他有沒有死了?!?br />
    “尸體已經被妖獸吃了,只剩下一副骸骨,”

    李庭說道,他可不能讓蘇晴下去看她那已經裂成兩半的爸爸,否則蘇晴絕對再也吃不下飯,更可能像她媽媽這樣暈過去的。

    “我……我受不了了……”

    蘇晴松開被自己咬著的嘴唇,整個人就死死抱著李庭,不斷嗚咽著。

    “別哭了,晴,你難過我也會難過的,你這樣子,你爸爸在天之靈也不會安心的,”

    李庭繼續安慰著蘇晴。

    蘇晴突然推開了李庭,像是看到魔鬼般看著李庭,一直后退到窗戶前,指著李庭,叫道:“不對,是你殺了我爸爸,是你殺了我爸爸!”

    聽到這莫名其妙的指責,李庭就愣住了,忙說道:“我剛剛下去的時候你爸爸已經死了,你自己也應該看到的!”

    “不對,就是你!”

    蘇晴雙眼充滿血絲,“如果不是你硬要從古代回到現代,妖獸就不可能出現在我們的世界里,你為了自己自私的欲望就帶來了那么多的妖獸傷害人類,所以我爸爸的死都是因為你!”

    李庭身子變得有點重,聽完蘇晴的解釋,他才知道她話中含義,就淡淡一笑,說道:“我這人確實狠自私,但也沒有辦法,因為我在古代時,沒日沒夜地想著你,好幾次都哭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所以就算我要遭受天譴,我也要回到現代和你團聚,你難道不明白你在我生命中的意義嗎?”

    蘇晴抽噎著,哭道:“你不要說這話,你這樣子說,那……那……那殺死我爸爸的人就是我,我不要!”

    李庭見蘇晴身子都有點搖擺,后面又是窗戶,他就往前走了兩步,說道:“你快過來,別站在那里,很危險,你頭腦不清醒,等你安靜下來我再和你講道理,快過來!”

    “我不要聽你的大道理,我只想要我的爸爸!你快把爸爸還給我,嗚嗚嗚嗚……”

    蘇晴嗚咽著。

    “快點過來!”

    李庭叫出聲。

    “是我害死我爸爸,我不要活了!”

    蘇晴叫了聲,整個人就像熟透了的蘋果般倒向窗外,朝地面墜去。

    “蘇晴!”

    李庭狂吼出聲,一個箭步,他也跳出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