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嬌妻被淫記】(18)

作者:woaisiwa040
    俏美嬌妻被淫記(18)。

    作者:woaisiwa040。

    「……,那這樣吧,過兩天我過去考察一下」。

    我聯系了王杰。

    「行,我一定好好款待您」。

    那邊,王杰十分的熱情。

    從云南離開,我們就直接到了廣西百色,在租車行租了一輛車,直奔隆林,

    入住在國際大酒店,為了防止他懷疑,我還專門要了一間套間和一個單間,表面

    看來好像是副總和女秘書各睡一個房間。

    「你好,我已經到了隆林,你看什么時候方便咱們見一面?」。

    我給他打電話。

    「哦,肖總,你好你好,您已經到了啊,您住在哪里?那咱們先見一面吧?」。

    他一聽說我已經到了,十分熱情的說。

    「我住國際大酒店啊,你過來咱們再聯系吧?」。

    「好,一會見」。

    當我首次見到王杰的時候,這人身材不高,五短身材,又黑又瘦,頭上的發

    際線很高,露出光禿禿的腦門,油膩膩的頭發,綠豆般的小眼,戴著一副塑料框

    眼鏡,一副色瞇瞇的樣子,穿著一件松松垮垮的T恤和沙灘褲,腳上趿拉著一雙

    拖鞋,十分的猥瑣。

    「哎呀,肖總,您好您好」。

    他倒是十分熱情,上來就跟我握手。

    「你好」。

    我跟他握了手,他的手上又冰又涼還濕膩膩的,像蛇一樣的感覺令人惡心。

    「這位是?」。

    他又向小茹伸出了手,妻子沒有理他,只是微微對他笑了一笑,他的魂都被

    妻子這嫵媚的一笑給勾走了。

    「這位是我的秘書白小姐」。

    「哦……」。

    他半天才回過神來,訕訕的收回了手。

    在一起隨便的聊了會天,我發現他的眼珠骨碌碌不停的轉動,時不時地瞟向

    小茹豐挺的胸部,細小的眼睛不時射出色迷迷的目光來,我對這個男人的印象不

    太好,于是提議結束談話,想到自己來的時候還幻想讓美麗的嬌妻讓這樣齷齪猥

    瑣的男人肏,心里一陣惡心,不由地否定了心里那變態的想法。

    「要不,晚上我在這里請客,請您二位賞光」。

    他目光閃爍的說。

    「這,這就不必了吧……」。

    我客氣的推辭著。

    「主要晚上,有個捐助對象,能引過來您先看看,了解了解情況」。

    「哦,那好吧」。

    我聽他這么說,就答應了,這是個好機會,也許能從捐助對象那里打探出點

    什么來,快點把這個事情弄清楚了,把這個色狼送進監獄,也算是對那些可憐的

    女孩子的一點慰藉。

    傍晚時分,王杰打來電話,說他們就要到了。

    我跟他說,好的,一會樓下見。

    「老公,看我這身打扮怎么樣?」。

    妻子從臥室里出來,俏皮的轉了個身,只見她一襲黑色的低胸連身禮服裙,

    肩頭兩邊各一條細細的帶子,在雪白的脖子之前交叉后,繞到頸后打了個繩結,

    大半個胸脯露在外面,一串粉彩水晶項鏈墜在深深的乳溝中間,更是襯托的胸部

    白晃晃的直耀人眼,在裸露的后背光滑白嫩,裙子后背的腰開到了小茹豐滿的臀

    部上方,衣服的質料是半透明的雙層黑紗,在轉身時隨之飄起,若隱若現的勻稱

    大腿,惹人遐思,腳上蹬著一雙黑色的細高跟涼鞋,更顯出秀美小腳白蔥般纖細

    的美感。

    「老婆,你真美」。

    我由衷的贊嘆著:「穿這么漂亮干什么,吃個飯而已」。

    「當然是為了襯得上你副總的身份啦……」。

    小茹得意的說:「我現在可是你的女秘書哦」。

    「靠,老婆你明知道他是個色狼……」。

    我搖了搖頭。

    「那,老公,你得?;ず夢野 ?。

    妻子撒嬌的抓著我的手說道。

    「嗯,有老公呢」。

    看見王杰本人后,他那油膩的外表、邋遢的著裝還有猥瑣丑陋的面容,讓我

    打消了讓他玩弄小茹的打算,只想好好的把捐款的事弄清楚就打道回府!下了樓

    ,在餐廳會了面。

    王杰這次穿的還比較正式,上身襯衣,下身西褲,腳上穿了一雙皮鞋,但是

    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總有一種沐猴而冠的別扭感覺,用星爺的話來講,總之就是

    這個人的氣質猥瑣,非常的猥瑣。

    他的身后跟著一個小姑娘,大概十四五歲的樣子,背著一個白色的小挎包,

    尖尖的下巴,清秀的小臉,清純的像一朵小花,怯生生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

    他指著身邊的小姑娘介紹:「這就是您這次的贊助對象,叫黃莉莉,您來的

    太快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聲,還有幾個在鄉下,沒來得及趕到」。

    小姑娘怯怯的看著我,輕聲說了聲:「叔叔好」。

    聲音帶著本地的方言音,清脆嗲糯,甜甜的直酥到人心里。

    「好了,走吧,咱們吃飯去吧」。

    我把手一揮,一起進了提前定好的包間。

    吃著飯,我跟他聊著天,天南海北一頓吹,很快一瓶酒就下肚了,我拍著胸

    脯保證,只要這次的項目能成功,以后的捐款還會源源不斷的來,他越發熱情了。

    只是他的眼睛骨碌碌的轉動著,不時地瞟妻子兩眼,也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

    鬼主意?王杰這會真的是心急火燎啊,身邊坐著的這個絕色佳人身上若有若無飄

    來的清香撩撥得他心猿意馬、坐立不安,要知道他可是在他的朋友圈里有「色中

    餓鬼」

    之稱的,這幾年來,靠著捐資助學這個幌子,色膽包天的他不知道把多少清

    純的小姑娘給破了身子,可是像今天白秘書這樣既嫵媚又清純,一舉一動、一顰

    一笑都散發著無窮誘惑力的女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勾引的他魂都快要飛走了。

    真的好想肏她呀?可是會不會得罪了財神爺,把這次的捐款弄飛了呢?王杰

    的手揣在兜里,不停地揉捏著兜里的一個小紙包。

    不管那么多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今天不管怎么樣都要想辦法上了

    她,再說財神爺,不還有后手的嗎?終于,他下定了決心,乘妻子上衛生間的時

    候指著小姑娘對我說:「肖總,您看看這貨色怎么樣?要不,一會兒讓她先到房

    間里等您」。

    什么?他帶著的這個小姑娘就是要來陪我的?哎,剛才就應該想到了,想到

    小女孩那嗲嗲的聲音,怯怯的表情,我心里不由得一動。

    不,不能這樣,這個女孩子還這么小,肖明成,難道你想要變成跟這些畜生

    一樣的人嗎?心里猶豫著,為了不讓他疑心,我不置可否的「嗯」

    了一聲,他臉上表現的愈發的恭敬了,說:「我交代她一下」。

    說著起身拉著小姑娘出了包間的門。

    出了門,看看四下無人注意,王杰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紙袋子,對小姑娘

    說:「一會你跟那個女的先上去,想辦法讓她把這東西喝了」。

    「我可不敢……」。

    出了門,小姑娘沒有了在我們面前那怯怯懦懦的表情,一雙靈活的眼珠子骨

    碌碌的轉動著,看著王杰手里的東西搖了搖頭。

    「一會上去去肖總房間,先給那女的喝這東西,完了你自己脫光衣服等著,

    把那個東西擺好,放心,事后少不了你的好處,聽明白了沒有?」。

    「我……可是……沒有什么好處嗎?」。

    小姑娘猶豫了,可是很快就露出一副精明的樣子,跟王杰講起條件來。

    「好了,給你兩百,你好好想想,你還想不想讀書了?上高中,上大學,只

    有讀書你才有出路……」。

    王杰勸誘著,掏出兩百塊塞到小姑娘手里。

    「那……」。

    小姑娘沉默了,有點不滿意的樣子。

    「王先生,你們怎么在外面,不進去呀?」。

    這時候,妻子上衛生間回來看見他們兩站在包廂外面,就問道。

    「噢,沒事,我跟她交代點事情,我們一起進去吧」。

    說著,他拉住小姑娘的手,迅速把小袋子塞到了她的手里,小聲在女孩耳邊

    說:「五百」。

    小姑娘抬頭看了看嬌俏動人的妻子,眼里閃過一絲羨慕嫉妒的目光,不由得

    緊緊地攥緊了手里的小紙包。

    小茹看見他們的小動作了,但是也沒當成一回事。

    進了門,王杰說:「讓莉莉陪白小姐先回肖總的房間,咱們倆再去喝點茶?」。

    我看了看小茹,她今晚也陪著我們喝了幾杯,此時臉頰緋紅,嫵媚的的大眼

    睛水汪汪的,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散發著迷人的少婦風情。

    看見老婆這幅勾魂奪魄的樣子,我的小腹一陣發熱,她這樣子真是要人命??!一會上樓非要好好地肏她一頓。

    小茹見我看她,向我點點頭示意。

    「好吧,我們去喝點茶,你們兩先上去」。

    我溫柔的跟妻子說:「回去房間喝點水先歇歇,我一會就上去」。

    小茹帶著黃莉莉回到了我的房間,小姑娘里里外外的看了幾遍,驚訝的說:

    「哇,姐姐,這房間好大好漂亮哦」。

    小姑娘一米五的身高,才到妻子的肩膀,小茹看著她天真可愛的表現,寵溺

    的笑著拍了拍她的頭:「來,看會電視吧」。

    「姐姐,你也好漂亮,你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一個姐姐了」。

    小姑娘嘴甜甜地說道。

    「你長大以后也會和姐姐一樣漂亮的」。

    小茹笑著說道,卻沒有注意到小姑娘眼底閃過的一絲嫉妒。

    對于自己今天晚上會有什么樣的遭遇,在王杰聯系她的時候,黃莉莉心里就

    已經有了準備,以前也不是沒有過陪過所謂的客人,好在這次見了面之后,她發

    現那個肖總又高大又帥氣,心里的排斥感不是那么強了。

    但是當她見到跟在肖總旁邊的那個女人,她是那么的美麗,穿著那么漂亮的

    衣服,青春靚麗,性感而又高貴,像無暇的鉆石璀璨閃亮,在小女孩的心底不由

    得升起了一絲深深的嫉妒。

    憑什么?憑什么有的人生來命就好,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而自己就要

    受苦,改變命運千方百計的想要上學,而為了學費就得一次次的忍受王杰和他的

    哥們的凌辱,還得陪那些來投資的老板們睡覺。

    至今她還記得上次那個老板和他的朋友是怎么樣把自己弄了整整一天一夜,

    弄得自己都快要死了的感覺,然后整整恢復了一個月才緩過勁來,也只不過才換

    來五百塊錢的學費。

    王杰給她的什么東西她心里清楚,她自己就不止一次吃過,看著眼前這漂亮

    的大姐姐,她從心里升起一股興奮和嫉恨,就讓你也被那個禽獸凌辱,看你還這

    么得意不。

    「姐姐,我給你泡杯茶喝吧?」。

    小姑娘說著站起身。

    「不用……」。

    小茹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剛才喝的幾杯酒酒意有點微微的上來,頭有點暈

    暈的不想動彈。

    小姑娘泡好了茶,看見妻子閉著眼睛,掏出了王杰給她的小袋子,毫不猶豫

    撕開來,將里面的粉末倒進了茶杯,晃了晃,等藥散開了,端著茶杯走近妻子:

    「姐姐,你嘗嘗,這可是我們廣西的名茶凌云白毫」。

    「噢……謝謝……」。

    妻子睜開眼坐起身,從小姑娘的手中接過了茶杯,卻沒有注意到她躲躲閃閃

    的眼神,喝了酒之后確實有點口渴,等茶稍稍涼了,妻子喝了幾口茶:「嗯……

    這茶怎么有點酸酸的?」。

    「嗯,這茶就是這個味道……這是特色……」。

    小姑娘低著頭,用余光悄悄地打量著妻子。

    「嗯……」。

    妻子沒有再繼續追問,放下茶杯看起了電視,小姑娘提到喉嚨口的心總算放

    了下來,看著還剩下的大半杯茶眉頭微蹙。

    「再喝點吧?姐姐……」。

    「不喝了,頭有點暈……好困……」。

    小茹漸漸的沉睡了過去,小姑娘看見妻子閉著眼睛歪倒在沙發上,走過來輕

    輕地呼叫:「姐姐,姐姐……」。

    見妻子一動不動的躺著,小姑娘上前把妻子的雙腿搬到沙發上放平,然后自

    己進了里間臥室,脫光了衣服,鉆進了被子里,靜靜地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茶座里,我跟王杰兩人一邊喝著茶,一邊不緊不慢的聊著天,時間還早,我

    想跟他多聊聊天,多掏出一點別的情況,可是他顧左右而言他,半個多小時了也

    沒說點別的什么有價值的情況。

    「肖總,您看都九點多了,咱們喝茶都喝了快一個小時了,也該上去了」。

    王杰看了一下表。

    「好吧……」。

    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是面對那樣的小女孩……,可是不做的話,又會引

    起他的懷疑,我左右為難,先上去再說吧。

    打開房間的門,外間的沙發上,妻子靜靜的躺在上面睡的正香,我只顧考慮

    該怎么應對接下來的局面,卻沒有注意到王杰貪婪的目光停留在妻子的臉上、胸

    脯、大腿上好一陣子。

    王杰緊走幾步,打開臥室的門,說:「肖總,你看」。

    我一邊考慮怎么應付他,一邊走進臥室,小女孩黃莉莉已經從床上下來,赤

    身裸體的站在臥室當中,楚楚可憐的看著我們。

    小女孩的一張俏臉漲得通紅,羞澀的看著我,已經開始發育的兩個小蓓蕾有

    饅頭大小,兩腿間還沒有陰毛的小丘,光禿禿的十分可愛,看見身材苗條、秀氣

    可愛的小女孩脫光了衣服站在我眼前,我的陰莖不由自主的膨脹了起來,忽然一

    個念頭閃過心頭,要不干脆就假戲真做吧……不……不能……不能這樣做……就

    在我理智與欲望交織的關頭,小姑娘扭過了羞得通紅的臉蛋,不敢看著我,嗲嗲

    的說道:「叔叔……請……請你肏……肏我……」。

    從清純的像一朵小花似的小姑娘嘴里突然冒出這么淫靡的話語,一下刺激到

    了我最敏感的神經。

    不管了,我忍不住上前一把將小姑娘抱在懷里,親吻住了她紅潤的小嘴。

    「嗯……」。

    小女孩的身體滑嫩光潔,摟在懷里柔弱無骨,散發著一股澹澹的香味。

    她一邊輕輕的喘息著,一邊把丁香小舌吐了出來讓我細細的品嘗。

    王杰看到這一幕,得意地退出了臥室,把臥室的門牢牢地關上了。

    他迫不及待的來到我妻子的身前,注視著沙發上這個清純與嫵媚結合的女人

    ,太漂亮了,而且是那么的性感誘人,自己肏了那么多小女孩,可是加起來也比

    不上這個女人呀!男人蹲下了身子,小心的伸出了雙手,放在妻子的胸脯上輕輕

    地撫摸著,看見妻子沒有動靜,手上的動作,也就更加大膽與放肆了起來,一雙

    大手漸漸的往下滑,到達了妻子那豐挺高聳的雙峰上方。

    而妻子現在正處于喝了迷藥之后沉沉入睡的狀態,雖然喝的茶不多,但是迷

    藥加上酒精的混合作用,使得她對身前發生的一切毫無所覺。

    男人的手滑到了暴露在外的胸部上,就這樣隔著一層薄薄的禮服,雙手一握

    ,握住妻子的一雙巨乳,開始揉捏了起來,因為這件禮服裙露出整個后背的關系

    ,所以妻子沒有帶胸罩,男人這樣一來,就是等于是直接在乳房上面揉搓。

    揉搓了一會,男人雙手伸到妻子的頸后,解開了衣服的繩結,然后緩緩地將

    胸前的衣服拉下到妻子的腰間,妻子的乳房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之中。

    「呲……」。

    男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那豐滿白膩的乳房高高地挺立著,并沒有隨著重力的

    作用而攤成一片,頂端那嫣紅的乳頭已經被刺激的高高的挺著,像兩顆誘人的葡

    萄,引誘著男人去采摘、吮吸,去狠狠的褻玩。

    男人的雙手顫顫巍巍的撫摸住了兩座圣潔的雪峰,那顫抖的雙手出賣了他的

    心情是多么的激動,白嫩豐滿的乳房在他的手下,變換成各種形狀,不管男人怎

    么揉它,都會很快的自動恢復高聳挺起的外觀形狀,男人對這對乳房的堅挺、揉

    軟、細膩,感到驚喜萬分,同時開始以大拇指和食指,夾著妻子的乳頭,開始揉

    搓起來。

    黑色的禮服已被男人扯至腰際,露出了妻子纖細而滑嫩的腰部,在細小的腰

    圍襯托之下,胸前的兩個巨乳更顯得碩大無比,猥瑣的男人揉了一會,似覺得不

    過癮,用兩片肥厚的嘴唇夾住了妻子的乳尖,用雙唇吸吮著,用舌頭逗弄著。

    「唔……嗯……」。

    在睡眠狀態下的妻子,在男人的逗弄之下,肉體開始有了反應,乳尖開始膨

    脹的更大,口中也開始「嗯嗯啊啊」

    的淺淺低吟著,聽見妻子的呻吟聲,男人的手彷佛受到了鼓勵,更加大力的

    揉捏起來,嘴中的吸吮也更加劇烈。

    「哦……嗯……老公……不要啦……」。

    妻子以為是老公在挑逗她,迷迷煳煳地出聲哀求著,男人當然不會就這樣住

    手了,嘴唇還在乳房上肆虐、舔吸著,雙手摸至人妻膝蓋的部位,然后輕巧的從

    裙擺之下往內鉆去。

    男人并不著急,以迷藥的分量和藥力,照他的經驗估計,妻子還要一段時間

    后才會醒轉,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玩弄她的肉體,而且就算她醒來,在迷藥中

    的春藥成份的影響下,她即使在清醒的狀態下也無力抵抗他的淫弄,完全可以在

    她醒轉前挑逗起她的欲望。

    裙子被雙手掀起至腰部,隱密的私處隱約可見,妻子的雙腿修長而筆直,肌

    膚揉嫩而滑膩,她今天沒有穿絲襪,反而更使得腿部的肌膚更加的光滑誘人,男

    人的雙手在大腿上撫摸著,妻子的大腿非常敏感,在男人的撫摸之下,左右搖晃

    著,嘴里發出了誘人的嬌喘聲。

    男人興奮的把妻子的一只腳抬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在雙腿上下交錯之

    下,隱密的私處終于暴露在男人的眼前,雖然尚有一層丁字褲的阻擋,卻無法隔

    開男人充滿欲望的視線,他伸出食指,就這樣隔著那片薄薄的布料,開始撫摸起

    小茹那最最私密的地方。

    「啊……啊……」。

    在男人的手覆上花瓣的同時,透露著欲望、期待與滿足的一聲聲嬌吟,從妻

    子的口中發出,隔著布料柔柔的撥弄著,有著輕微的搔癢感,卻又沒有強烈的撫

    摸感,這種引誘,使得女人的情欲與敏感度,急速的向上爬升著。

    「哦……」。

    在男人的逗弄之下,小茹禁不住開始搖擺起腰肢,男人更是舉起了她的另一

    條腿,放在自己的另一邊肩膀之上,如此一來,妻子的雙腿已呈現張開的情勢,

    整個下身在男人眼前一覽無遺。

    男人的手指,沿著丁字褲邊緣撥弄著,有時輕輕的鉆入,沒有撩撥幾下,又

    很快的滑出,勐然地,男人的手把女人股間的丁字褲一扯,臉龐往前一湊,舌尖

    舔上了妻子的蜜穴,靈巧的舌尖在緊閉的花瓣中、小小的細縫內,快速的鉆動著。

    「哦……」。

    妻子輕呼出聲,雙腿一夾,雪臀不自禁的往前一挺一送,在男人的舔弄之下

    ,似水蛇般在沙發上扭動了起來。

    妻子閉著雙眼,享受著自以為是老公對她的撫摸與調情,腰肢不停的輕扭,

    臀部不斷的上挺,修長的玉腿則是時松時緊,她口中的聲音漸漸的大了起來:「

    哎呦……老公,不要啊……你弄得人家想……想要啦,嗯……」。

    男人忍不住了,站了起來,急色的脫下了褲子,耳中聽見皮帶扣環碰撞的聲

    響,妻子知道,老公正在脫下褲子,馬上就要滿足她了,朦朧之中,她睜開閉著

    的雙眼,眼神嫵媚的往前看去。

    「啊……不是……啊……?!趺詞悄恪?!不要……哦……」。

    妻子瞬間清醒了,但是因為迷藥的緣故,身體還是酸軟無力。

    王杰一下子撲到了妻子的身上:「別叫……」。

    男人捂住了妻子的嘴巴,心中暗暗懊惱,他媽的黃莉莉,連這么點小事都辦

    不好,一看這女的就沒喝多少迷藥,才半個個多小時,就醒了。

    啊,是那個叫王杰的男人,妻子分辨出了他那光禿禿的額頭,油膩膩的頭發

    ,感到一陣惡心,老公呢?老公去哪里了?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卻感到力不從

    心。

    「哼哼,在找肖總嗎?肖總正在臥室里面跟黃莉莉逍??旎钅亍?。

    男人一手抱住小茹的腰部,掀開她的裙擺手指一伸,抵上了經過方才的舔吸

    ,早已潮濕不堪、敏感萬分的嫩穴花瓣。

    妻子突然明白了剛才為什么王杰要讓那個小姑娘陪自己一起上來,原來他要

    讓那小姑娘陪老公做愛,老公一定是為了欺騙他,不得已才逢場作戲的,可是我

    呢?我是怎么回事?頭腦雖然清醒著,身體卻像喝醉了酒一樣軟綿綿的一點勁也

    沒有?「求求你,唔……不要……」。

    妻子無力抵抗,只能苦苦哀求,希望眼前這被欲望沖昏頭的禽獸,會放過自

    己,可是,可能嗎?男人油膩的手指,帶著閃閃發亮的淫水,貫穿了陰門,伸入

    花叢小徑之內,快速的抽送著。

    「嗯……」。

    果然,妻子發出了一聲呻吟,皺起柳眉,陰道急劇收縮起來,濕滑的陰道中

    那一圈圈柔嫩的肉壁將男人的手指緊緊地包夾了起來,花徑在先前的刺激下早已

    泛濫,突然遭到硬物深深的插入,頓時收縮層層、蜜液四溢。

    男人的手指快速地在她體內抽動,強烈的刺激感讓妻子全身神經緊繃,只是

    本能地將下體緊縮著,用濕熱的陰肉緊緊地夾住男人的手指。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啊」。

    「爽嗎?……」。

    男人插入嫩穴的手指,就好象摳動了妻子全身神經的中樞一般,靈巧而粗魯

    的手指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深度,完全控制了少婦美麗的裸體,令她欲動不得、

    欲躲不能。

    「不!不……啊……」。

    妻子全身緊繃,竭力想要搖擺屁股,卻始終擺脫不了男人魔力般的手指,只

    剩下胸前那對高聳的乳峰在無奈地顫動著。

    「你、你不要……再弄我了……唔……」。

    妻子話還沒說出口,男人的大嘴已經嚴實地堵在了她紅潤的香唇上,不停地

    吮吸著她口腔內的香津。

    她使勁地搖頭,卻始終擺脫不了男人嘴唇的控制,隨著男人的舌頭進入她的

    口腔,妻子的心底里泛起惡心的感覺。

    天哪!我這不是在做夢吧???妻子的心在哭泣,在與老公一墻之隔的地方,

    她竟然一絲不掛地被一個惡心猥瑣的男人死死地壓著,淫辱著,關鍵是自己的身

    體卻不可抑制產生了極大的快感,這是怎樣的一個噩夢呀!她一邊扭擺著屁股,

    一邊無力地推著男人:「不要啊……救救我」。

    嘴唇剛剛逃脫男人的熱吻,妻子便拼盡最后一絲力量尖叫了起來:「老公…

    …唔」。

    她已顧不上跟我約定的假扮秘書的約定,極力想要呼喊我,可是不容她將話

    喊出,男人的嘴唇已經再次封死了妻子的櫻桃小嘴,繼續用舌頭撬開她的雙唇,

    將自己腥臭的唾液源源不斷地灌入她的口內。

    感受到自己扭動的細腰再也無力動彈,感受到自己的胯間被男人火熱堅硬的

    下體緊緊地貼著,妻子產生了絕望的念頭,晶瑩的淚花在她的眼眶里打轉。

    「唔……唔……」。

    她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感覺,但很快發覺自己根本無法在從身體下方不斷傳來

    的強大而甜美的刺激面前保持冷靜,漸漸地,反抗的聲音演變成了勾人的誘惑嬌

    吟。

    男人咬著牙,額頭滲出了汗珠,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妻子不禁向上挺起腰

    部,仰起頭,張大了嘴,這樣瘋狂的挑逗,將嫵媚動人的人妻推向了高潮的頂峰。

    「哦……不要……唔……」。

    小茹無力的搖擺著柳腰豐臀,意圖擺脫男人的魔手與淫指的撥弄,可是敏感

    的部位遭到玩弄,立刻產生異樣的感覺,雖然心中嫌惡眼前這猥瑣丑陋的男人,

    可是經過剛才的愛撫,加上酒精和迷藥的催化之下,她的身體竟然深深的渴望男

    人的慰藉,渴望著能有一根肉棒貫穿泥濘的沼澤。

    妻子的腰被男人的手牢牢的抱住,手指從下方快速的進出著,挑逗著早已高

    漲的欲望,撫弄著已經敏感到了極點的玉體,男人的手固執而有力,指尖靈巧而

    溫揉,雖然明知這樣不對,但是酒后敏感的身軀,再加上迷藥中的春藥成份的作

    用,陣陣的酸麻感覺使小茹的身體放棄了抗拒。

    看見小茹漸漸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王杰起身將她擺成了趴伏在沙發上的樣子

    ,然后將妻子的內褲脫掉扔到了一邊,抓住她的雙腿向兩邊一分,妻子那肉感的

    臀縫中隱秘的一切便清晰地盡收眼底。

    這是一個特殊的角度,粉嫩的肛門、玫瑰色的裂谷、烏黑的陰毛,致命地誘

    惑著亢奮的男人,就在她還來不及為自己恥辱的姿勢而悲哀的時候,對方的手揉

    住了她的屁股,將她兩片圓潤的臀肉粗魯地向兩邊扒開,妻子忽然感覺到一股火

    熱的氣息從臀部后面闖進她雙股大開的后庭,直噴在她柔密的陰毛上。

    「啊……」。

    男人火熱的唇已經觸及到她敏感的菊花,妻子感覺到男人的入侵與企圖,緊

    張的雙腿緊夾,阻止男人頭部的進一步接近自己的要害。

    「不要,哦……啊啊……唉……」。

    妻子尖叫了一聲,跟著發出的聲音卻隨即軟了下來,是那么的蕩人心弦。

    男人火熱的舌尖已經擠開她粉嫩的菊花,直探入她火熱嬌嫩的肛道內,舌頭

    開始沿著肉縫上下舔著,妻子的腰無力的跟著上下的擺動著,似是已全然無法控

    制自己。

    男人一邊將舌頭使勁往菊花內鉆入,一邊嘖嘖有聲的吮吸著嬌嫩的菊花周圍

    ,舌頭開始快速的進出舔弄起來。

    「啊……啊啊……喔」。

    妻子的腰極力的后挺,彷佛要將舌頭塞進體內之中,她已經忘記了掙扎與反

    抗,只是將脖頸高高地昂起,忘情地發出了一聲聲呻吟。

    忽然,妻子的頭突然仰起,櫻桃小口中,吐出蕩氣回腸,蕩人心弦的呻吟聲

    ,「啊……不要……啊……泄、泄、泄了!啊……」。

    隨著那宛如被拋入空中般高亢的一聲尖叫,妻子全身一顫,腰大力的扭動了

    幾下,豐滿的雪臀亦不由自主的挺起,一股涌泉般的蜜液從花瓣深處噴射而出,

    胸前的巨乳左右的搖晃著,身體緊繃,她在男人的挑逗之下,達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妻子,眼中流出了無助和羞愧的淚珠,身體無力地癱倒在沙發上,

    心里不由得悲哀地想著,怎么會,我怎么被猥瑣惡心的男人的玩弄就會產生極度

    的快感?還這么快就達到了高潮?我的身體,真的就這么淫蕩不堪嗎?男人淫笑

    著,一只手伸到胸前把玩著妻子碩大的乳房,另外一手則是緩緩的脫下自己,方

    才脫到一半尚掛在腳上褲子。

    他的手,沿著小茹光滑的曲線往下滑去,滑過了裙角,滑過了露出半截的圓

    潤大腿,滑過了柔嫩光滑的膝蓋,滑過了纖細柔美的小腿。

    他的手,與妻子的腿部肌膚摩擦著,趁機緩緩的揉捏著那動人又充滿彈性的

    皮膚,終于抵達了黑色的高跟鞋處,將高跟鞋一只只的除下,撫摸著那滑膩無骨

    的腳踝,再次的往上攀升回到妻子的腰際。

    他的手,慢慢的褪下妻子身上那在腰間盤成一圈的裙子,將妻子仰面躺在沙

    發上,他的雙手微微的顫抖著,不知道是因為沙發上的妻子已成為囊中之物而興

    奮著,或是被她的美麗與妖艷之姿所震撼,或許,兩者皆是。

    男人挺著胯下漲得堅硬的肉棒,接近了妻子無力而誘人的胴體,嘴里還罵罵

    咧咧:「媽的,下午還假裝清高,不跟我握手,現在我要肏死你這個小騷屄」。

    他撲倒在妻子的身上,一只手靈活地來到她身后,滑過她纖細的腰肢,貪婪

    地侵犯到她豐滿的香臀上,一把揉住她圓嫩的臀肉,另一只手迅速地抄起她的左

    小腿用力地一抬,而后將自己的下體往前一靠,胯下那火熱堅硬的陰莖直逼妻子

    門戶大開的胯間。

    感覺到男人的龜頭已經開始在自己的蜜穴口揚威,妻子驚慌地用兩手推著男

    人的胸口:「不……不要……」。

    妻子急得都哭了,迷離的杏眼中閃著晶瑩的淚花。

    男人突然抬起腰、埋下頭,把她的一個乳頭用力地含在嘴里,將火熱的呼吸

    狠狠地噴射在她飽滿而脆弱的酥胸上,另一個乳頭被男人狠狠地捏在手中,妻子

    只覺得全身一顫,一種劇烈的快感迅速地從乳尖擴散至全身的每個角落。

    男人已經完全被點燃,徹底失去了理智,他猙獰的面容和貪婪的目光、頭上

    爆起的青筋和縝密的汗珠一齊印入了妻子的眼中。

    「啊……」。

    妻子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來,羞紅的臉上寫滿了羞愧與無奈,真的就這樣沉

    淪了吧,妻子突然產生了放棄的想法。

    自己的身體為什么散發著躁動的感覺呢?不!這不僅僅是躁動,這種感覺絲

    絲震蕩、層層迭起、欲拒還迎!這是一種放縱,更是一種致命的引誘!天哪!這

    到底是什么?妻子睜開眼睛,想要尋找答桉,當她清晰地感受到胯下濃密的陰毛

    與那粗壯的陰莖廝磨在一起時,她突然羞愧地發現,那種感覺,來自她的下體,

    來自她的陰部!在她那大張的雙腿中間,在她那濃密的陰毛深處,火熱的陰唇和

    突起的陰蒂正在與男人并不粗大的陰莖盡情廝磨著,生理上本能的反應早已背叛

    了她的意志,濕熱的愛液不斷地由她花瓣的深處分泌而出。

    遭受強奸難道會是這樣的感覺嗎?不應該是羞憤欲死、極力抗爭嗎?為什么

    自己的身體會做出這樣羞恥的反應,更可怕的是她的下體居然產生了強烈的刺激

    感,開始不斷的分泌愛液。

    男人的陰莖突然停止了貼身的廝磨,轉而壓低炮口,將火熱的龜頭對準了她

    揉嫩的花瓣,粗大的龜頭靜靜地來到了她那正在往外涔涔地分泌黏液的蜜穴口,

    抵住了她的花瓣,上下在她的肉縫上摩擦著。

    「啊……不要,嗚……」。

    終于回過神來的妻子,艱難的抵抗著男人的暴行,只能消極的喊著拒絕的話

    ,并無力的微擺腰臀。

    男人的陰莖在肉縫上摩擦著,他俯身在妻子耳邊說:「說實話,你很想要了

    吧?」。

    「不,不要,我不想……」。

    妻子拼命的搖著頭說。

    「真的嗎?你看你下邊水都流這么多了?」。

    男人說著,肉棒突然頂著洞口往里插進了少許,龜頭卡在穴口:「如果你老

    實說,我就不進去」。

    感覺著穴口的漲實感,使得她的心亂了,妻子喘著氣說道:「你真……的…

    …不進去?」。

    男人把嘴附在妻子的耳邊:「說出來吧,說出你內心真正的話,說,想要或

    是不想要?嗯?只要你說實話,我就不進去」。

    男人一邊說著,龜頭開始輕微的在洞口摩擦了起來,使得妻子身體內的空虛

    感更加的激烈,妻子呻吟著:「啊……你說真的……真的嗎?」。

    男人回道:「對,如果你說實話,我就不進去」。

    妻子搖著頭說道:「啊……我……我……」。

    「你想要嗎?嗯?不想嗎?……說啊,想嗎?……」。

    男人不停的用龜頭在小穴口、陰蒂上摩擦著,同時不停地誘導著妻子,讓她

    說出那個字眼。

    「啊……我……我想……」。

    下身傳來的觸感如同電流一陣陣的擊打在她的心底,妻子的腦子一陣迷煳,

    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

    就在妻子說出來想字的同時,男人的肉棒先是稍微后退,卻突然勐力而快速

    的直插入底,「噗」

    地一聲,龜頭分開鮮嫩的陰唇,進入蜜濕的甬道,「滋」

    地一聲,整根陰莖沒入了人妻緊窄溫暖的陰戶。

    「啊……不……」。

    妻子陰壁一緊,狠狠夾住男人的肉棒,成熟的身體還來不及陶醉在這侵犯的

    快感中,堅挺的雙乳已經被男人的雙手結結實實地揉捏在掌心之中,一陣快感從

    她心底里升騰而起,妻子終于失聲哭了起來。

    自己就這樣失身了,失身給面前這個丑陋、猥瑣的男人,還是自己主動要求

    他插進來的,自己怎么會這么的不要臉,妻子心中悲哀地嗚咽著,自己終于還是

    無法逃脫被奸淫的命運,美麗動人的肉體將屈服在男人的陽具之下。

    男人加快了陰莖抽插的速度,堅硬的肉棍摩擦著蜜熱的陰肉,火熱的龜頭頂

    撞著花心的深處,妻子哭泣地搖著頭,凄美的甩動著烏黑的長發:「啊……嗚…

    …你……拔出去……你騙我……」。

    「我沒有騙你啊,你自己說你想的???嗯?難道不是嗎?你剛剛明明說你想

    要我干你,想要我的大肉棒塞滿你的騷屄」。

    男人下流的言語在妻子耳邊回蕩著,讓她無力反駁,自己確實說出口了,難

    道,自己真的是這么的淫蕩么?塞滿陰道的肉棒緩緩的退出,在妻子稍微松了一

    口氣,卻又同時覺得無比空虛之時,又再度狠狠的插入到底,妻子「啊」

    了一聲,別過頭去,柔軟的嬌軀跟著跳動了一下,男人如法泡制,再一次的

    輕出快入,這次妻子有了準備,緊緊的咬住下唇,不發一語,卻止不住鼻子里發

    出的輕哼,胴體也再次的顫抖。

    男人笑了笑,揶揄的說道:「呵呵,你都已經說了想要,現在卻假裝不想要

    ,也太假了些???」。

    「那……是你騙……騙人家的……我才沒有……啊……」。

    妻子想要辯解,在男人的奸淫之下,卻夾雜著陣陣喘息呻吟,說出來的話一

    點說服力都沒有。

    男子陡然加快了速度,不再輕輕的抽出肉棒,而是快速的抽出,更狠更快的

    插入,男人陡然的加速與加大力道,使得妻子再也說不出話來,嬌軀勐地向上抬

    起之后,接著便是纖腰狂扭,頭部搖晃的更加劇烈了。

    男人伏在妻子耳旁,輕聲低語:「別再裝了,你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你自

    己,你其實是很想要的,對不對?」。

    男人不斷的加速,妻子卻只是搖著頭,哭喊著:「不……不要……啊……拜

    托你……饒了我……」。

    男人深深的插入了妻子的體內,突然聽話的停下了動作。

    「哦……啊……」。

    妻子呻吟著,大口的喘著氣,卻不由自主的挺起豐滿的雙臀迎向男人,男人

    突然拔出陰莖后狠狠的一插,停一會,拔出,又更狠的插入,如此這般,抽插了

    十來下,妻子的身體都軟了,體內早已被迷藥中的春藥成份點燃的欲望之焰,燃

    燒的更加的劇烈。

    「你還要堅持嗎?」。

    男子的話語在妻子耳畔再次響起,他再次狠狠的插到底部,再次停下,這次

    還帶著腰部的旋轉。

    「嗚……不要……哦……」。

    妻子被男人玩弄的快要失去理智,張開著小嘴,艱難的吸氣,她說的「不要」,是不要再肏她了,還是不要男人停下,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男人強烈的震動著腰部,這次妻子修長的雙腿,自動的攀上了男人的腰部緊

    緊地夾著,纖細的腰肢隨著男人的震動而擺動,迎合著男人的腰部動作。

    男人再次大力的插了十來下,弄得妻子的柳腰與雪臀不停的上下顫抖跳動著

    ,這時的妻子已沒有力氣搖頭,嫵媚的大眼睛半睜半閉,無神的望著房頂,雙唇

    無力的張開喘氣,一絲晶瑩的的唾液從嘴角流出掛在緋紅的臉腮上。

    男人看著妻子失去焦點迷迷蒙蒙的雙眼,停下了抽插的動作,再次在妻子耳

    邊低語:「把你的感覺說出來吧,老實的說,不然我就要拔出去了哦」。

    「不要!……給我……哦……再深點……啊……」。

    妻子像丟了魂一樣的喃喃自語著,隨著男人再次開始劇烈的抽送大聲地呻吟

    起來。

    「對……把你心中的渴望,所有的感覺都說出來,這不是很舒服嘛?」。

    男人說著,快速的抽送著,喚起了妻子滿足的呻吟之聲。

    「啊啊……受不了了……好舒服……再快點……高潮了!……哦……」。

    妻子說出了內心的淫聲浪語之后,突然靜止不動,下一秒,卻是勐烈的連續

    顫抖著,口中「啊啊」

    的大聲喊著,兩個挺立的巨乳隨波震蕩,從兩人下體的交合處汩汩的冒出了

    一股晶瑩剔透的淫液,現場充滿一片淫靡的氣氛。

    眼見女人在身下鳳眸微瞇,??誶崠?,被自己送上了高潮,男人熱血上涌,

    乘勢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一下深過一下,又一下勐過一下,壓迫式的體位讓妻

    子震顫不已。

    「啊……不!輕、輕……啊……唔……」。

    男人再次強吻住她的香唇,同時加大了屁股下落的力度。

    「唔……唔……」。

    妻子發出窒息般痛苦的悶哼聲。

    男人忽然吐出她的香舌:「說!要我肏你!快說」。

    「啊……呼……」。

    妻子顫抖地喘著氣:「不……」。

    可憐的她再次被堵住了櫻唇,困難的呼吸,加上子宮深處連續的頂撞,使得

    她難以消受,不斷地扭動著身體。

    男人的陰莖狠狠地頂在了她最深處的花芯上,堅硬的龜頭廝磨、碰撞著蜜道

    盡頭嬌柔的肉瓣,妻子不斷地「哦!哦」。

    的叫著,淫水像清泉一樣從兩人性器交合的地方向外涌流,粗大的陰莖在妻

    子陰戶里快速地進進出出,攪動著淫水發出「撲滋」

    「撲滋」

    的聲響。

    男人又一次松開了她的嘴:「快說!說你要我肏你」。

    「啊、啊、我……我……不……」。

    大腦皮層中不斷泛起的快感令妻子無所適從。

    看著妻子閉著眼睛的嬌羞樣子,男人將陰莖從妻子陰道里抽出去,讓她在沙

    發上跪趴著,雪白豐滿的屁股翹的高高,掰開她那滿月似的臀瓣,將滿手的淫液

    都抹在了陰莖上,龜頭在菊花瓣附近游走著,陰莖一點點的深入了妻子的肛道。

    男人用力抓住屁股,低頭看著肉棒與肛門的結合部,拼命地向里插入,一邊

    俯下身子,伸手在妻子陰蒂上輕輕地摸起來,手指輕輕捏住妻子勃起的陰蒂,細

    細地揉捏起來,妻子的身體里感受到一種無法忍受的強烈快感:「??!不行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妻子此刻早已大汗淋漓、嬌喘連連了,高潮的感覺好像就在眼前,只覺得空

    虛的陰道里在強烈地收縮,全身不斷的顫抖,泄出一股股的淫液。

    妻子嬌聲的淫叫,使他越插越勐,他一邊撫摸著妻子的大小陰唇和陰蒂,一

    邊在妻子耳邊輕聲說:「看你這騷樣,果然是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的騷貨,等

    著啊,我要把全部精液都射進你的體內」。

    男人一只手更加有力地揉捏妻子的陰蒂,陰莖也是次次見底,妻子肛道和陰

    道里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感覺陰道口一開一合,淫液在一股一股地往外涌,妻

    子一下把沙發上的靠墊咬在嘴里,迎接這震撼全身的大爆發的到來,下體在痙攣

    、收縮,強烈的快感使妻子失去了知覺。

    等妻子清醒過來的時候,眼淚禁不住刷刷地流淌下來,陰道口也隨之一松,

    熱熱的液體象奔涌的小溪,感覺就象尿床,身體下的沙發上早已濕了一大片。

    「你下流……無恥……」。

    妻子嬌弱無力的趴在沙發上,感覺到男人從自己的屁眼里抽出了陰莖,又羞

    又怒的說道,不等她說完,男人的大嘴已經堵住了她的香唇,靈活的舌頭搜尋到

    她揉軟的香舌輕輕挑動,妻子的舌尖嬌羞地閃躲著、生澀地回應著,男人的舌頭

    好象泥鰍一般與她的嫩舌交纏攪和在一起。

    她的鼻息開始粗重,鮮嫩的舌尖主動與他的舌頭糾纏,并從喉間不斷發出貪

    婪的吞咽著口水的聲音,嬌美的人妻已經完全陶醉在陌生男人激情的蜜吻之中。

    當感覺到男人的陰莖重新頂住了蜜穴的洞口時,熱吻中的妻子哭泣般地聳動

    纖細的柳腰,輕擺著胯部,迎合著肉棒的挑逗,鮮嫩的花瓣在龜頭的擠壓下緩緩

    地再次張開。

    「啊」。

    妻子發出放縱的哭聲,夾緊雙腿,挺起高傲的乳峰,開始了又一次羞恥的墮

    落旅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