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與大叔(后日談之十三)

作者:小強
    作者:lest83。

    家家與大叔 后日談13.綠帽爸爸阿哲。

    「這里是哪里...?」。

    男人頭一陣悶痛,眼睛緩緩的睜開,身邊的場景是一間教室,黑板上寫著值

    日生張哲維與莊怡柔,男子眼睛瞪著老大,因為旁邊的日期寫著西元2000年。

    「呀.....」。

    忽然教室外傳出一聲女性的叫聲,男子整個人彈了起來,向教室外沖了過去

    ,一到教室外見到卻是一扇門與全白的背景,男子仍可以聽見女子的聲響就在這

    門后,他緩步的走了過去,顫抖著手握向門把。

    男子吞了吞口水,像是在做什么掙扎似的低下頭,勐一然的搖搖頭,心一橫

    ,用力轉開門把并大喊著「小柔!」?!赴パ槳⒄芾系芐牙??」。

    一道男子的聲音阿哲眨著瞪老大的眼,意識慢慢地恢復過來,左右看了看自

    己還身在之前那巨大裝潢華麗的房間,試著動動自己的身體,喀擦!誒?阿哲勐

    然發現自己雙手被銬在身后并固定在床上,而腳則大開的方式固定在兩側,仍然

    是全裸的姿態。

    「混帳,你們想干什么」。

    阿哲對著坐在一旁的赤裸男子怒吼著,而男子正是之前跟阿哲一起玩弄琪琪

    的老李。

    老李沒有回答,指了指眼前的一個大布幕「阿哲老弟,醒的正是時候,現在

    正精彩呢,先看看吧」。

    阿哲環顧了一下,大叔琪琪還有小柔都不在房間內,而眼前的布幕亮了起來

    ,原來是一個大螢幕,而投影機就在阿哲身后,兩側的音響同時傳出鬧哄哄的人

    聲。

    「快點啊母狗!我可是把賭注都下在妳身上啦」。

    「搞什么啊,妳也太慢了吧」

    「馬的,又要輸了」。

    在阿哲面前的畫面是,大量的人群圍觀著中間的空地,而那場地正是剛剛阿

    哲看到的大廳。

    在中間的空地有著五條繩子橫跨著,每一條繩子上都有著一位女人在緩步的

    向前走,女人的屁股上各被寫上一個大大的數字,正是1~5,而繩子則深深陷

    在女人最私密的陰處,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粗大的繩結,每走幾步女人們就因

    繩子的摩擦而顫抖著停滯下來,繩子上不斷的滴落著透明的黏液。

    每一個女人都赤裸著身體,雙手被捆綁在后,眼睛被蒙著,嘴巴咬著一個黑

    色木棒,就跟剛才的怡柔一樣木棒有著鏈條緊緊的夾著胸前的嬌乳,背后則拖著

    一個類似點滴架的架子,而連結處正是女人們的屁股,他們竟用吊點滴的方式在

    幫女人浣腸,也難怪她們會走幾步就停下來,一方面是快感,另一方面是要夾緊

    屁股把點滴架向前拉,在肚子的灼熱感與性快感的雙重刺激下,每個女人的肌膚

    都因汗水而顯得油亮,更加美艷動人。

    阿哲注意到她們的脖子上都有著精致的項圈,項圈上似乎有個牌子,但拍攝

    距離太遠了,實在看不清。

    正當阿哲這么想時,畫面特寫在目前領先的三號女人身上,烏黑的馬尾長發

    ,還有那碩大白皙的胸部,毫不意外的頸上的項圈正掛著「人妻母狗怡柔」

    的名牌。

    「小柔」。

    阿哲瞪大了雙眼,奮力的想向前,但卻被雙手的束縛定在原位。

    「渾蛋,你們對她做了什么」。

    阿哲對著老李怒吼「呵呵呵,對她做了什么嗎?」。

    老李呵呵的笑著卻不正面回答阿哲的問題就在這時音響再次爆出吵雜的喧鬧

    聲,讓阿哲再次把注意力放回螢幕上。

    螢幕上的怡柔是第一個進入繩子中段的位子,攝影師也自然的給了她一個從

    下方往上拍的特寫,怡柔那深紅色的私密處就這么放大好幾倍的方式出現在阿哲

    面前。

    麻黃繩結緊緊的卡在怡柔深紅的小穴,只見兩片紅潤的陰唇緊緊包著粗糙的

    繩子,而繩子上早因女性的愛液而顯得濕滑油亮,更讓阿哲注意到的是怡柔的陰

    蒂被套上一個金色小環,受刺激而腫大的陰蒂被金環套著無法隱匿在包皮下,使

    得怡柔腫大的陰蒂猶如迷你版男性性器官似的曝露在外,每動一步就在粗糙的繩

    子上磨蹭著,在那之上的是被修整過只留一條線的精美陰毛,怡柔的私密處在經

    過人為的塑造下就像是個精美的藝術品。

    對男人來說有種強烈的視覺感受,阿哲也不例外,他深深的吞了兩口口水,

    才鎮定住見到妻子那美艷私處的震撼。

    「第一名已經來到第一個難關點了,所以啟動了今天第一個障礙,第一關是

    舔舔地獄」。

    一個兔女郎打扮的主持人高喊,觀眾也因此而歡呼。

    就在阿哲還在想舔舔地獄是什么時,只見螢幕上兩旁沖出一大群男性,全身

    上下只穿著一件三角褲,前面鼓起了一大包像在展現雄性的驕傲。

    男人們紛紛沖到每個女人旁,開始不斷的用舌頭舔著女人們雪白的肌膚,幾

    乎每個女人旁邊都圍繞著6-7個男人,當然怡柔也不意外。

    畫面停在領先群女的怡柔身上,男人們的舌頭不斷在怡柔那白嫩的肌膚上滑

    動,有從背后親吻著她的脖子,兩旁也有兩男不斷舔著怡柔的腋下,胸前也有個

    男人毫無忌憚的吸吮著那鮮紅的蓓蕾,地上什至還跪著三個男人,一個手摸著怡

    柔那富有彈性的翹臀瘋狂親吻著,另一個則在怡柔的腰間至小腿沖不斷滑動他的

    舌頭,最后一個則是跪在前方舌頭頂著那深陷在怡柔鮮紅小穴的繩子。

    「?。。唬。?。

    怡柔顫抖著緩緩踏出一步,但每一步都異常艱難,身上冒出的香汗也越來越

    多,配上男人們的唾液,怡柔的身體因反光更顯著動人。

    男人們不斷的親吻著怡柔的每一寸肌膚,甚至不斷的發出啾啾的聲響。

    「太太怎么這么興奮的扭身體???很喜歡被男人包圍齁」

    男人們淫邪的笑著男人們的動作越來越大膽,甚至有的已經開始舔著怡柔的

    臉龐,怡柔的腳步漸漸的停了下來,磨擦小穴的繩子不斷的滴落著晶瑩剔透的淫

    水,只見怡柔緊緊的咬著嘴里的木棒,身體不斷的扭動,呼吸上的悶哼聲清晰到

    就像在阿哲面前似的。

    「小柔.....」。

    阿哲哀傷的看著畫面中的妻子「?。?。

    螢幕旁傳出一聲女人的呻吟攝影師很快的把畫面從怡柔身上拉開到另一道的

    女人身上。

    畫面帶到一個嬌小的女孩,她的處境比怡柔更慘,身邊一樣圍了四五個男人

    ,兩個男人賣力舔著少女那嬌小胸部,另一個則直接貼在胯下飲用少女的春水,

    而少女那連接屁股的點滴管早已松脫,只見一名男人將臉埋在少女的屁股瘋狂的

    舔食,女孩不斷顫抖著,阿哲一眼就認出少女就是剛剛跟他翻云覆雨的琪琪。

    「?。紉幌攏搶鋝豢梢蘊蚶玻?。

    琪琪一張嘴,原先咬著的木棒掉了下來甚至打到了胸前那兩位男子的頭,男

    人們一發現竟用力的把木棒往外拉,跟著木棒連結著夾子用力拉住琪琪那對粉色

    乳頭,男人們淫笑著看著那對可愛的乳頭被逐漸拉長。

    「啊啊?。橥罰豢梢園“。?。

    琪琪扭著身體,腰不自覺地向前挺,正好給正在舔弄她小穴的男人空間,男

    人對著琪琪那高翹的陰蒂,用力的吸住,頭前后快速擺動就像是在幫男人口交一

    樣。

    「等...啊啊?。?。

    琪琪受到刺激身體馬上后縮,這一縮反而啵的一聲,夾住雙乳的夾子松脫,

    琪琪的兩顆粉色乳頭就在男人前搖晃擺動,男人們怎會放過這般美食,馬上撲了

    上去用力吸吮。

    「啊??!太....啊啊」

    琪琪受到刺激后整個身體向前鎖,這動作反而讓那翹臀翹了起來,攝影機都

    清楚的拍攝到琪琪那甜美的菊花,后面的男人淫笑一番將琪琪屁股撐開后,那小

    菊花綻放般的露出一個小洞,男人吐著舌頭,對準,用力插入!男人的舌頭如同

    肉棒般不斷進出琪琪的屁股。

    甚至攝影師靠近時都能聽見「噗咻」

    「噗咻」

    的聲響。

    「嗚...不能那樣玩....會漏出來啦....」。

    琪琪那被固定在后背的粉嫩拳頭緊緊握緊,雙腿試圖夾緊,但卻被男人們撐

    開。

    「咿....啊?。灘蛔×耍?。

    琪琪放聲大叫攝影師把畫面帶的更近,男人的舌頭向外帶時,琪琪的屁眼一

    縮一縮的微微張開滲出透明的汁液,隨著男人的抽插,琪琪屁股從微張慢慢變得

    越來越大。

    忽然男人用力的吸吮著琪琪的屁股,整個臉貼了上去。

    「咿?。。觶矗耍?。

    琪琪仰起頭高喊著,隨即背后的男人退開,一道透明的水柱從琪琪嬌嫩的菊

    花中噴出,而男人刻意的蹲在地上迎接那激烈的浪水。

    阿哲吃驚的看著畫面上不堪的一幕,他的陰莖卻因這強烈的視覺刺激而高挺

    的。

    「嗚....」。

    螢幕再次傳出熟悉的聲音,攝影師的畫面再次轉換。

    「小柔...」。

    阿哲不禁的再次喊出妻子的名字。

    畫面中的怡柔被男人們整個抬起,就像小孩子似的,修長的雙腿被以M字的

    方式向兩旁分開,白嫩的屁股朝天,鮮艷的肉穴一張一合的不斷吐出透明的汁液

    ,更誘人的是粉嫩的菊花就跟琪琪一樣不斷緊縮著。

    男人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可口的好機會,只見抓著怡柔的腳的兩個男人舔食怡

    柔小巧可愛的腳趾,另兩人則是順著大腿在怡柔的私密處不斷打轉。

    「嗚嗯...嗯」。

    怡柔那倒吊的美顱劇烈的搖晃,即使被男人刺激著,她仍繼續緊咬著嘴里的

    木棒,隨著頭的搖擺,被鏈子連接著雙乳也跟著劇烈搖晃。

    只見男人們嘿嘿一笑:「太太想拉出來吧?盡管拉吧」。

    兩道紅舌就這么對著怡柔的肛門進攻著。

    「嗚嗚...嗯」。

    怡柔掙扎著,但屁股不斷的鼓動,肛門也漸漸凸起。

    「住手!快放了她」。

    阿哲看著畫面上飽受折磨的嬌妻,不禁對著老李怒吼「你們為什么要這樣對

    待她」。

    阿哲用力的掙扎著,但背后的咔吱聲響不斷提醒著他被束縛的事實。

    「喂喂喂,說得好像我們是壞人一樣,阿哲老弟啊,你看你老婆有很不情愿

    嗎?而且看看你那雞巴挺成這樣...」。

    「嗚嗚....」。

    在老李說到一半時,畫面中的怡柔正好發出壓抑的呻吟聲,而屁股的洞逐漸

    擴張,ㄧ道強烈的水柱從那污穢的位子射出。

    「住口!關掉他」。

    阿哲憤怒的喊著,并把頭轉到一旁不愿再多看妻子羞辱的樣子「唉呀真可惜

    ,正精彩的說」

    老李調戲的說。

    阿哲因剛剛激動的情緒,整個人呼吸急促,也因此更感受到自己的陰莖有多

    硬挺。

    「叩叩」

    就在這時門被敲了兩下,老李還沒回應門就打開了,一道嬌小的身影沖了進

    來,直直的撲到老李身上。

    「叔叔~琪琪回來啦~有沒有看到琪琪精彩的表演~~」

    正是剛畫面里的琪琪,不同的是現在的琪琪并不是赤身裸體的樣子,而是一

    件白T搭配著一件粉紅小短褲,一幅青春活力的女孩樣。

    「有有有~琪琪剛剛表現的很棒呢」

    老李摸著琪琪的頭說道,琪琪也一臉開心的嘿嘿笑著。

    「呦老李,我們的客人如何啦?哎呀?醒啦?」。

    一道低沉嗓聲傳了過來,阿哲隨之抬起頭來,立刻破口大罵。

    「你他媽的混蛋」。

    順著阿哲的視線,站在門口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是的就是大叔,大叔

    穿著一身白色的大浴袍,但仍無法遮掩住那壯碩的胸肌跟粗壯的手臂,大叔一邊

    抬起手向阿哲打招呼的走進房間,另一手拉著一條黑色狗鏈。

    阿哲深深吸了口氣,因為從門后爬出來的正是自己的妻子莊怡柔。

    怡柔跟剛才有正常的穿著的琪琪完全不同,全身赤裸,四肢著地,脖子上的

    項圈上仍掛著剛剛螢幕上的小木牌「人妻母狗怡柔」,一頭秀麗的長發披散在白

    色美嫩的后背上,冷艷精美的五官,卻用如狗般的方式仰著首爬進房里,似乎毫

    不在乎自己這羞恥的模樣,就像只....阿哲默默的為自己妻子給了形容詞「

    高貴的美女犬」。

    怡柔看了阿哲一眼后,「汪」

    的一聲就轉過頭靠在大叔的小腿上磨蹭,不愿再多看自己丈夫一眼阿哲見此

    狀后怒視著大叔,但大叔若無其事地牽著怡柔走了過來,并就在阿哲正對面的沙

    發上坐了下去,滿臉不在乎的說:「別這樣瞪著我啦~阿哲老弟」。

    「閉嘴!你對她做了什...」。

    阿哲話還沒講完,只見怡柔輕巧的跳上沙發,胸前那彈性極佳的嬌乳輕輕搖

    晃,隨即貼在大叔的腿邊,美艷的頭顱仍背對著阿哲輕輕的躺在大叔腿上,身體

    仍以四肢貼伏如同狗一般的姿勢趴在沙發上。

    大叔也順勢撫摸著怡柔的秀發,阿哲彷佛聽見自己的妻子發出喜悅的悶哼聲。

    「啊,阿哲叔叔的雞雞又翹起來了!叔叔很興奮喔~」

    阿哲驚嚇了一下發現琪琪竟又趴在旁邊注視著那勃起的陰莖。

    「閉嘴!妳這愛裝母狗的婊子」。

    阿哲惱羞的罵「呿!琪琪才沒你老婆變態咧」。

    琪琪不肯示弱的回嘴「要不是你老婆那變態被虐母狗,以為你也喜歡這種才

    配合的」。

    琪琪做了鬼臉后就罵了幾句就沖到老李懷里,假惺惺的哭喊著「叔叔,琪琪

    被欺負了啦~」。

    「你這男人搞怎么欺負小女孩啊,沒事沒事琪琪不哭不哭吼,叔叔喂你吃雞

    雞好嗎?」。

    「耶」。

    阿哲無言的看著這對男女在那演奇怪的戲碼。

    「咳咳,不管他們了,阿哲老弟」。

    大叔無奈的咳了兩聲把阿哲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大叔搔了搔臉頰,嘴角微微上揚:「不,應該稱你一句表哥,多虧你,我才

    有這么可愛又淫蕩的母狗,嗯?你叫她什么去了???!是吧!小柔」。

    阿哲看著大叔用手指輕輕端起怡柔的臉,緩緩的將臉靠了過去,阿哲內心異

    常的憤怒,更讓他怒火中燒的是他發現妻子竟然微微瞇著眼,美麗的睫毛微微顫

    動,輕巧的臉頰滿是紅暈,紅艷的嘴唇勾起臉頰上的小酒窩,這女人竟然嬌羞又

    竊喜的迎接大叔的吻,而且是在我這個丈夫面前!「小柔!妳到底在干什么」。

    阿哲不禁的喊了出來,但怡柔沒有回應,反而沉浸在與大叔舌頭交會的情境

    中,大叔還很刻意的把怡柔的臉轉向阿哲,讓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妻子迷蒙的

    樣子并迎合著男人熱吻而不斷地伸出那小巧的美舌,另一邊抓起怡柔的手,讓她

    在兩人臉龐比了個「YA」,怡柔的身體些微晃動,為了配合大叔的吻,必須把

    上半身挺起來,反而讓阿哲看到兩顆紅棗硬挺挺的在她胸前搖晃,挺立的乳頭更

    說明自己的妻子正享受于這樣的情境。

    「小柔!醒醒?。裁矗??是不是他們威脅妳...?」。

    阿哲痛不欲生的嘶吼著,眼前的兩人卻無視他的聲音沉浸在男女之間的熱吻

    中。

    大叔慢慢地抽離怡柔的臉龐,兩人的舌頭間有著幾道纏連的銀絲,諷刺般的

    在阿哲面前拉長并斷開的滴落在怡柔那巨大的胸脯上。

    大叔的手握上怡柔白嫩的胸部,并在阿哲面前肆意地揉捏,隨意的將那對巨

    乳變換形狀,他嘲諷般的看著阿哲:「我說「表哥」

    啊,你一直說小柔不是這樣的,這我倒不是很同意啊,妳說對吧?小柔?」。

    阿哲很清楚大叔的表哥稱謂是在諷刺他,憤怒的對著大叔狂罵。

    但大叔理都不理的再次看向怡柔,剛結束熱吻仍靠在大叔那壯碩的胸肌上的

    怡柔美目直直盯著大叔,只叫大叔笑了一笑,摸摸怡柔的頭,她就像是理解了什

    么似的,露出嬌羞的笑容。

    阿哲正疑惑的,只叫怡柔伸出舌頭,從大叔的胸部不斷往下舔著,恐懼又憤

    怒的情緒再一次沖進他的腦海里,是的他已經漸漸聯想到妻子想干什么了。

    「停下來?。∪?,妳不是那樣的女人對吧...?小柔......」。

    慢慢地怡柔拉開了大叔的浴袍,底下有條黑色的貼身內褲,從內褲上巨大的

    浮起就可以想得到那里面是怎樣的勐獸。

    怡柔將臉貼在那浮起物上磨蹭,甚至不斷用舌頭輕舔,輕吻,完全無視阿哲

    在背后的怒吼,最后嘟著嘴貼在浮起物的頂端,眼神期盼的向上看著大叔。

    「汪汪!母狗怡柔懇求主人的大肉棒」。

    「妳在說什么!喂」。

    阿哲大喊「哈哈哈哈,沒錯就是要這樣有禮貌,乖母狗,當然可以啰」。

    大叔大笑著摸著怡柔的頭,怡柔也喜悅的汪了一聲。

    「馬的!喂!汪什么啊小柔,喂!你們是不是對她用藥,她不會這樣的啊」。

    阿哲氣急的一陣謾罵。

    大叔毫不在乎的站了起來,一個飛快的動作脫掉那件內褲,因為用力過勐,

    讓那根兇勐的陰莖用力的反彈到大叔的肚子上啪的一聲,直挺挺的高翹著,更加

    顯出他的硬度。

    怡柔以跪姿的姿勢望著那根仍上下抖動的巨根,舌頭不自覺的吐了出來,僅

    僅只是看著她全身的敏感帶似乎都騷動起來,乳頭更是硬到極限。

    大叔看了看她,玩味的笑了一下:「別急,先幫主人讓妳那吵鬧的老公閉嘴

    好嗎,他的聲音都破壞情調了」。

    大叔坐了回去一邊撫摸著怡柔的背,一邊把剛脫下的內褲遞到她面前。

    「喂,你們想干嘛?喂」。

    阿哲似乎意識到什么開始用力的掙扎起來。

    怡柔微微的一笑,大聲的汪了一聲,櫻唇向前用力的叼住大叔的內褲,大叔

    滿意的看著她,啪的一聲打在怡柔那富有彈性的屁股上,用力的程度直接在白嫩

    的肌膚上留下一道深紅的手印。

    「去吧」。

    「汪汪」。

    怡柔叨著大叔的內褲,四肢爬行的方式一步一步向阿哲靠近,在阿哲眼里美

    艷動人的妻子赤裸的身體如狗一般的爬向自己,尤其是那對嬌乳隨著怡柔的爬動

    而在眼前不斷晃動,還有白嫩的屁股在后面一擺一擺的,即使是在現在全身被束

    縛的狀況,阿哲的陰莖仍誠實的勃起了,胯下那強烈的勃起感不斷提醒著他對現

    況有多興奮。

    怡柔刻意的從正面靠近阿哲,在靠近阿哲時,那對巨乳不小心的觸碰到阿哲

    堅挺的陰莖,甚至龜頭就這么直直的陷在柔軟的乳肉中,怡柔看了一下,那勾人

    的眼睛忽然彎得像彎月般,笑意盈盈的望著自己的丈夫。

    「小柔...醒醒啊,妳不是他們說的那種女人?。 ?。

    阿哲話才說到一半陰莖就感覺到溫柔的觸感,向下一看怡柔的手指輕撫著陰

    莖,龜頭仍陷在那對軟肉中。

    怡柔精致的臉龐朝著自己越靠越近,連帶著陣陣女性的香味撲鼻而來,但卻

    混雜著一股男性的惡臭味。

    「小柔...嗚」。

    阿哲才剛開口,怡柔就整個人貼了上來,胸部緊緊貼著阿哲的胸膛,更感受

    到怡柔的乳頭有多硬多興奮,嘴唇上也是妻子嘴巴那久違的柔軟感,除了中間隔

    了一件男性的臭內褲,妻子的舌頭不給阿哲沉浸在那溫柔鄉里,不斷的把男性內

    褲往阿哲嘴里塞。

    最后還用手指壓了壓,確定有好好的堵住丈夫的嘴。

    「嗚!嗚嗚嗚」。

    阿哲被塞住嘴巴,口鼻之間都是男性的惡臭味卻只能發出悶哼聲。

    怡柔這時卻溫柔的摸了摸阿哲的臉龐,那俏麗的小嘴微微的顫動:「阿哲你

    是好人...但對不起喔...小柔已經離不開主人了」。

    「嗚嗚嗚」。(咦?妳說什么?)阿哲激烈的掙扎,但怡柔笑了笑后就轉身

    向大叔爬去。

    在怡柔轉身后阿哲瞪大了眼睛,怡柔背對阿哲同時也將下身最私密的兩穴暴

    露在他眼前,阿哲看到的是兩穴都被塞入一個透明的圓柱體,讓他可以清楚的看

    到妻子肛門與陰阜的內部結構,還有那不斷吸附在圓柱體上抽動的軟肉,而在陰

    道的那根圓柱體周圍更能看到滿滿的透明液體那徘徊,使得圓柱體慢慢地向外滑

    ,滑了一小段陰道里的軟肉一陣抽動,再次把圓柱體拉回原位。

    (他們剛剛就這樣讓小柔在外面爬行...???那不是幾乎所有人都能看光

    她那兩穴了....)阿哲雖然氣憤,但同時他也稍稍察覺到自己的陰莖似乎又

    更硬了...「做得很棒,來,主人給妳的獎勵」。

    大叔坐在沙發上,用手將那異常兇勐的陰莖向下壓,怡柔喜悅的發出「汪」

    的聲響,小臉蛋就這么貼在陰莖上用舌頭不斷吸含轉舔弄著,屁股仍對著阿

    哲,更讓阿哲清楚的看到妻子在親吻肉棒時,那門戶大開的兩穴都不約而同的緊

    縮了一下。

    「阿哲老弟啊,你從剛剛就一直說怡柔不是這樣的人,你也太不了解這母狗

    了,今天找你來,就是要讓你看看這淫蕩母狗的真面目」。

    大叔猥瑣的笑著說「嗚嗚嗚」。

    阿哲無力的抗議「小母狗,說說看想要主人怎么玩妳?」。

    「汪嗚」

    怡柔瞪著美麗的眼睛由下而上的望著大叔,含著龜頭含煳的發出聲音,屁股

    卻自動的左右搖晃。

    「想要主人玩妳屁股跟小穴嗎?今天只要妳開口,主人都滿足妳,來,告訴

    妳老公,妳想被玩哪個?」。

    「噗哈,汪,主人~母狗....想被玩屁股....」。

    怡柔說話時臉稍稍的向旁偏了一下,滿是嬌羞的紅暈,屁股不斷搖晃著。

    阿哲不可置信地瞪著怡柔。

    (小柔剛說什么....?屁股?)「大聲點!想要小穴還是屁股?」。

    大叔用力的捏著怡柔的乳頭「想要主人玩弄騷母狗的屁股」。

    「哈,就知道妳這變態還是喜歡后面」。

    大叔笑了一下,手伸了過去稍稍拉出插在怡柔屁股的透明物體。

    阿哲清楚的看到怡柔的肉穴是如何??隨著圓柱體的拉出而蠕動的。

    大叔只稍微拉出后像是針對一個點的方式再次前后抽動。

    怡柔的反應卻讓阿哲大吃一驚,大叔才剛開始抽動幾下,怡柔的屁股竟然已

    經開始抽蓄,從那透明的圓柱中看了過去,可以發現兩個肉穴都開始用力緊縮,

    在小穴的圓柱體甚至不斷的被擠出來,一滴又一滴的透明淫水從小穴滑落,到最

    后連成好幾條銀絲。

    「喂,嘴巴停下來啰母狗」。

    大叔再次捏緊怡柔的乳頭。

    「素,對不起主人,汪汪」

    怡柔原先半瞇著眼靠在大叔的腿上,被大叔提醒后再次張開嘴巴吞吐肉棒。

    「啊,還有小穴的棒子快掉下來,夾回去,如果掉下來,今晚妳就只能去玩

    妳老公的肉棒了」。

    大叔繼續捏著乳頭說怡柔一聽,只見怡柔平坦的腹部用力的向內凹,透明的

    圓柱體竟又慢慢地被吸了回去。

    「不要....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

    怡柔舌頭在大叔的龜頭打轉,并小聲的說,但還是被阿哲聽見了。

    「嗚嗚嗚」。

    阿哲略顯失落的哀嚎著。

    「哈哈哈,這才是我的小母狗」。

    大叔用手指勾起怡柔的下巴,低頭就是一吻,看怡柔瞇著眼享受的樣子,阿

    哲兩眼絕望的望著。

    (小柔真的變心了嗎.....)(但是她剛剛又跟我道歉...是不是跟

    以前那次一樣....?)「阿哲老弟啊,你知道我剛認識這母狗時,她有多高

    傲嗎?看人幾乎都是用鼻孔對著人,結果被我發現原來也只是個欲求不滿的蕩婦

    而已,干過幾次后就像現在這樣跪著舔雞巴了,你還真是娶了個好老婆哈哈」。

    大叔的嘴ㄧ跟怡柔分開后,再次把怡柔壓向他那粗大的陰莖,怡柔也順從的

    張開嘴賣力的吞吐,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還有你知道嗎?這母狗最喜歡別人玩她屁股,像是這樣只要找對位子」。

    大叔再次抽動插在怡柔屁股的圓棒,不一會兒,怡柔就發出極響亮的悶哼聲

    ,屁股也不自覺地抖動。

    「嗚汪...嗚...」。

    怡柔雙唇貼在大叔的龜頭上,舌頭緩慢地在龜頭上打轉,整個身子逐漸的癱

    軟在大叔的胯下。

    「喜歡嗎,母狗?跟妳老公說說感覺如何?」。

    「汪汪嗚....主人....母狗的屁股....好麻...汪....」。

    「是這里吧?」。

    大叔忽然用力快速的抽動「汪嗚嗚嗚啊啊啊,太....激烈....嗚嗚

    ....主人....母狗....會....嗚啊啊嗚嗚」。

    怡柔話還沒說完,阿哲就見到她的小穴,噴出大量的液體,連圓棒都跟著噴

    了出去,而屁股的則因為大叔抵著,反而讓阿哲可以看到怡柔的屁股內部的軟肉

    用力著擠壓著圓棒,阿哲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圓棒而是自己的肉棒....

    這么一想,阿哲感覺自己的肉棒硬到快爆了。

    「高潮啦?還是這么敏感又淫蕩的身體」。

    大叔輕撫著怡柔那因為高潮而泛紅的臉蛋,怡柔氣喘吁吁的靠在大叔的大腿

    上。

    「汪嗚...主人..太舒服了...」。

    「哎呀?棒子都噴出來了呢,該怎么辦呢母狗,妳今天只好用妳老公的肉棒

    渡過啰」。

    怡柔一聽到大叔的話,頭馬上抬了起來,開始吐著舌頭舔著大叔的肉棒。

    「不要....不要......對不起主人....原諒母狗怡柔,母狗

    想要主人的肉棒....不要老公的,母狗現在就服侍好主人的肉棒,汪汪嗚」。

    怡柔一邊吞吐著大叔的肉棒,邊用那雙動人的眼睛望著大叔。

    阿哲在一旁聽見怡柔的話更激烈的掙扎抗議著。

    「嗚嗚嗚嗚」。(馬的小柔,妳怎么會變這么下賤?。傅珚吚瞎孟窈懿?br />
    滿喔,哼哼哼,不如這樣,妳求他看看愿不愿意讓我干妳」。

    怡柔聽到這話整個人停頓了一下,眼睛偷偷的瞄了阿哲。

    「主人.......母狗....做...不...」。

    「不要的話,妳今晚就用他的雞巴吧」。

    「汪嗚....母狗不要....他的...」。

    怡柔嘟起小嘴,正好親吻著大叔的肉棒,眼睛直直盯著那粗大的陽具。

    「母狗知道了....」。

    怡柔垂下頭,轉過身來,再次向阿哲爬去。

    翹著屁股整個人趴在阿哲胯下,阿哲那血脈賁張勃起的陰莖就在她那美艷的

    臉蛋前。

    「老公~~人家想給主人干,答應小柔給主人干好嗎...老公~~」。

    怡柔嗲聲嗲氣的在阿哲胯下撒嬌,還不時的搖晃她那白皙的大屁股。

    「嗚嗚嗚」(說什么!妳這蕩婦!竟然真的來求我?。咐瞎鷯π∪?br />
    好嗎~~」。

    阿哲發現怡柔竟然有只手放在胯下戳揉自己的陰蒂,整個人更為火大。

    「嗚嗚嗚」。(馬的!妳這賤貨?。赴パ僥腹穵吤幌勸鎪煽諛鬧浪?br />
    說什么?」。

    大叔走了過來,一把拉掉塞在阿哲嘴巴的內褲,大叔的靠近反而讓阿哲有機

    會近距離的看到那根異常兇勐的陰莖,各種粗壯血管布在陰莖上,看起來硬度非

    比尋常,更別說粗度跟長度都勝過自己。

    忽然阿哲感到陰莖一陣濕潤感。

    「老公~~小柔幫你咬咬,讓主人干干小柔好嗎?」。

    怡柔維持一樣的姿勢,不同的是她那可愛的舌頭開始在阿哲龜頭上滑動。

    「馬的,賤女人!不要碰我」。

    阿哲大叫但怡柔根本無視他。

    「老公不要生氣啦,小柔會努力幫你咬咬,你就答應小柔好嗎?嗚」。

    怡柔繼續嗲聲的請求阿哲,并一口吞入阿哲的陰莖,頭開始上下搖晃。

    「我調教的很好吧?喂母狗讓妳老公看看妳有多饑渴」。

    「你到底想干...嗚」。

    阿哲對著大叔怒吼,但怡柔的口技讓他感覺到一陣舒服,陰莖變得更興奮了

    ,忽然怡柔轉了個方向,高翹的屁股變成對著阿哲,那私密的小穴跟仍大開的菊

    花就這么近距離的貼在阿哲臉前。

    (天啊,這肉穴也太濕了吧,那些透明的液體不斷地溢出,小柔,妳這么變

    成這種淫蕩的女人了....)阿哲想著。

    大叔在阿哲面前用兩只手指貼在怡柔的陰唇上,然后用力的分開。

    噗滋一聲,一坨淫液從那鮮紅的小穴涌出,流得阿哲胸前一片黏滑,怡柔的

    小穴在阿哲面前不斷地張合,像在訴說什么似的。

    「老公,小柔的穴穴好癢...想要雞巴,求求老公成全小柔好嗎?」。

    怡柔的舌頭靈活的在阿哲的陰莖上滑動,甚至舔弄阿哲的睪丸跟菊花,她的

    舌頭不斷在阿哲菊花上打轉,讓阿哲感到一陣舒爽,身體不自覺地抖動。

    「馬的,賤女人,嗚」。

    「如何,這母狗的口技被我調教的很棒吧,還有這肉穴,雖然三十幾歲了,

    顏色還是這么鮮艷,又會吸」。

    大叔將手指插入怡柔的小穴,原先大張的朣肉竟馬上合起來吸住大叔的手指

    還不斷抽動。

    「陰蒂又腫又大,捏起來玩也好玩」。

    大叔的食指就在阿哲面前左右輕刷著怡柔那腫大又翹的陰蒂,每刷一下怡柔

    就抖了一下,淫水更是傾瀉而下。

    怡柔含著阿哲的陰莖:「汪嗚,老公的雞雞好硬....老公...喜歡看

    小柔淫蕩的穴穴嗎?」。

    「閉嘴,妳這....」。

    阿哲才剛開口忽然大叔抽出手指,三指并排,用力的往怡柔的小穴拍去,啪

    的一聲。

    怡柔兩腳忽然打直,小穴一個收縮,竟勁射出一道透明水柱,直直射在阿哲

    臉上。

    「汪嗚....」。

    怡柔臉色紅暈但眼神迷惘,嚴然剛那一下讓她又達到一個小高潮。

    「怎么樣,你老婆很淫蕩吧,但這樣可是滿足不了她的喔,對吧母狗?」。

    怡柔小手抓著阿哲的肉棒,小嘴繼續吞吐,含煳不清的說:「腦公....

    小柔想給主人干,求求你....小穴....好癢....」。

    邊說還不忘搖晃自己的屁股。

    滿臉淫液的阿哲似乎終于受不了怡柔這不知羞恥的表現,怒吼:「馬的賤女

    人,想給誰干就給誰干!關我屁事」。

    阿哲話才剛說出口就有些后悔,但妻子那淫亂的姿態確實帶給他滿腹怒火。

    「呵呵呵,母狗妳老公答應了呢,現在該做什么呢?」。

    大叔笑著說「謝謝老公....」。

    怡柔起身離開阿哲的身體,并用跪姿跪在大叔面前,170身高的她頭正好

    在大叔的腰際,也就是說大叔那粗壯的陰莖正好在她面前。

    怡柔輕輕的吻上龜頭,就這么讓嘴唇貼在龜頭上說「親愛的大雞巴主人,請

    你干干淫蕩母狗怡柔的穴穴,帶給母狗極上的愉悅,謝謝主人」。

    「繼續」。

    「主人的雞巴又大又燙,母狗怡柔最喜歡親主人雞巴了」。

    怡柔忽然一個翻身,躺在阿哲旁邊,雙腿用手拉著打開,那鮮艷的小穴猶如

    綻放的花朵般在大叔面前緩緩張開。

    「請主人使用母狗怡柔的騷穴,請主人賜予母狗精液」。

    怡柔一邊說一邊嬌羞的瞇著眼撇過頭,整張臉紅通通的。

    「小柔!你....」。

    阿哲在旁吃驚怡柔的作為,氣急敗壞的正要開口大罵。

    但見大叔溫柔的把怡柔抱起,怡柔嬌喘一聲,忽然一個反轉。

    「母狗說得很棒,但今天主人有更想做的姿勢」。

    阿哲一陣芳香飄來,感到身上有股重量壓下,胸前一陣柔軟又舒適的感覺,

    怡柔那美麗的臉龐就這么出現在他面前,兩人面對面看著,怡柔很快的垂下頭。

    「主人....不要這樣....嗚」。

    大叔肉棒抵著怡柔的小穴,淫穢的笑「如果不要就不干啰」。

    「不要.....」。

    「不要什么?」。

    「請主人干母狗怡柔....」。

    「那妳要好好看著妳的老公喔,跟他說請他好好關注被主人干的妳」。

    「你這混蛋」。

    阿哲破口大罵。

    沒想到怡柔卻用手端正阿哲的臉,一雙美瞳直直盯著他「請老公好好看小柔

    怎么被主人....嗚....干.....?。寐?。

    怡柔才說到一半,大叔一個用力,肉棒全數插入,阿哲看著自己妻子從一個

    害羞的臉瞬間變成充滿喜悅的表情。

    「好好的跟妳老公說感覺如何,知道嗎」。

    啪的一聲在怡柔白嫩的屁股上留下深紅的手印,大叔沒有一開始就激烈的抽

    插,而是刻意緩慢地抽出肉棒再全數插入。

    「老公....嗚!主人的大肉棒在....嗚....小柔體內...進

    進....嗚....出出....好有感...嗚...覺,小柔好開心..

    ...主人的棒棒好...舒....嗚?。兀魅耍鶇粒?br />
    .那里....太...敏感了...嗚嗚」。

    「很喜歡被干這里吧」。

    阿哲發現大叔似乎稍微調了ㄧ下角度,依舊緩慢的抽插,但每插入一下,怡

    柔的身體就顫抖了一下,頭已經下垂輕靠在阿哲肩上,胸部隨著擺動搖晃,讓阿

    哲可以清楚感受到妻子那挺立的乳頭輕刮著身體,多重的感受讓他的陰莖硬到發

    痛。

    「嗚...好舒服....主人....的肉棒....好喜歡..小柔.

    ...喜歡被主人....干...啊啊~又好深....主人不要一直...

    .磨那里....啊?。?。

    怡柔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的刺痛著阿哲的心,但身體感官上卻說明著自己越來

    越興奮。

    「看著妳老公說」。

    大叔再次拍了一下屁股。

    「是....是.....老公.....你有看....著小柔....

    嗎...小柔的穴穴....被主人的大雞巴....塞得好滿....又硬.

    ...又燙....穴穴好舒服....腦袋感覺快壞了....老公....

    謝謝你....讓小柔給主人....干...」。

    「妳....」。(小柔...真的迷上那個人了....嗎?)阿哲瞪著

    眼前一臉春漾的怡柔,但他很清楚怡柔現在的表情的確非常享受,他的內心憤怒

    迷惑失望的情緒交錯著。

    「啊?。庋?。

    怡柔忽然一陣高呼,在同時阿哲感覺到自己硬挺的陰莖感到一個柔軟又有點

    毛刷過的感覺。

    原來是怡柔被大叔干得腰軟而垂了下來,反而讓阿哲的陰莖可以隨著怡柔的

    擺動在陰毛與陰蒂處磨擦,這雙重的感受再次讓怡柔高聲呻吟,而阿哲的陰莖也

    因不斷溢出的淫液變得油亮亮的,更因磨擦而感到強烈的性快感。

    「老公....你的雞雞好硬....啊?。魅耍蒙睿?br />
    啊?。∪岬難ㄑǘ急恢魅巳耍。“ ?br />
    「喂,只顧自己爽,看看你老公那悲喪的臉,還不跟他道歉妳這蕩婦」。

    「是...?。魅耍糜昧Γ?。

    怡柔再次端起阿哲的臉。

    「老公......對不起.....你是好人.....嗚....?。?br />
    ...但小柔不是.....小柔是個變態又饑渴的賤....?。?br />
    狗....小柔是只屬于主人的....賤母狗...小柔好...好喜歡給主

    人的大雞巴干...只要主人愿意干小柔....小柔什么....都....

    喔....愿意,所以....老公對不起....小柔不能再....跟你在

    一起....了啊?。魅說娜獍簦冒簟?。

    隨著怡柔的話語,大叔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怡柔雖然說著道歉,但在阿哲

    面前,她的表情滿是笑容跟歡愉...阿哲閉上眼不自覺地流了一道眼淚,結婚

    多年,他很清楚怡柔的話是真心的。

    阿哲悲痛萬分,忽然臉上一陣溫暖的感受,睜開眼,竟是怡柔那美艷的臉蛋

    怎吐著舌頭舔吮著他的淚水。

    「小柔...」。

    「老公...對不起...小柔已經是...主人的...啊啊啊了...

    ..只能...啊?。庋魅碩裕∪幔芎茫?br />
    ..啊啊?。?。

    大叔再次開始加速沖刺,怡柔再次在阿哲眼前整整高潮了三次,滿臉淫蕩歡

    愉的表情都看在他眼里。

    「呼...呼...」。

    怡柔輕靠在阿哲胸前喘息大叔走了過來摸摸怡柔的頭,那根粗??壯的陰莖

    雖然微微垂了一點,在阿哲眼里仍然是高翹勃起滿是血管的兇狠模樣,而且整根

    陰莖都是白色的泡沫,馬眼處甚至還有一絲白濁的液體,這時阿哲感到自己下身

    被一坨溫暖的液體淋上,就算不往下看,阿哲也知道那代表什么。

    「母狗開心嗎?」。

    大叔笑著說「開...心~啾」。

    怡柔一望見大叔馬上爬了起來輕吻著那肉棒,并溫柔的用舌頭清理著。

    「母狗怎么把胸部都壓在老公身上呢,真沒禮貌」。

    「汪嗚...對不起老公...小柔現在處罰他們」。

    被大叔一說怡柔馬上挺起身,那對美乳并帶著兩點嫣紅呈現在阿哲面前,怡

    柔纖細的手指捏上乳頭,并用力的往前拉,邊含著大叔的肉棒用無辜的眼神看著

    阿哲,阿哲腦海里卻只有一個念頭...(美....)阿哲的陰莖受到了刺激

    用力的往上跳了一下,宣示他有多興奮多硬挺。

    「呦,看來阿哲老弟有淫妻的潛力喔,陰莖竟然這么硬,還能一跳一跳的」。

    聽到大叔的調侃,阿哲怒視他,大罵「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沒什么目的啊,不就說了讓你看看你老婆的真面目」。

    大叔兩手一攤,而當事人怡柔仍不為所動的吸吮著大叔的肉棒。

    大叔撫摸著怡柔的秀發,淫褻的說「阿哲老弟啊,你知道你剛回來這段時間

    我可沒要求她不能跟你做愛喔?」。

    大叔一手拉起怡柔讓她靠在他胸膛「是她自己不肯的,那段時間我還特地不

    干她,她整天淫水狂流,我也故意不干,沒想到她寧愿欲火焚身也不跟你做」。

    「不可能!不是這樣的對吧,小柔?」。

    阿哲怒吼著望向怡柔,怡柔用頭發遮著表情靠在大叔胸膛上,雙手仍捏著那

    兩顆可愛的乳頭。

    「妳說呢?」。

    大叔溫柔的摸著她的頭只見到怡柔頭向上抬,望著大叔,滿臉紅暈小聲的說

    「母狗只想給主人干...其他人不要...」。

    怡柔聲音雖小但阿哲還是聽見了,心更加破碎了,不禁怒吼著為什么。

    看著大叔說了句「這才是我的好母狗」

    就端起怡柔美麗的臉再次熱吻,阿哲眼前的妻子感覺她再也不是他的妻子了。

    兩人無視一旁的阿哲,激情的熱吻,怡柔嬌小的舌頭與大叔厚實的舌頭不斷

    交融,兩人嘴與嘴之間纏繞著各種銀絲,就像是在阿哲面前上演一場熱烈的愛情

    電影,但那女主角卻是自己老婆,阿哲累積已久的憤怒終于爆發了。

    「馬的!臭婊子!臭婊子」。

    阿哲不斷怒罵著,但諷刺的是那兩人根本無視他。

    過了一會兒,兩人似乎終于滿足這長久的唾液交流,大叔溫柔的摸著怡柔的

    頭。

    「母狗剛剛那樣還沒滿足吧?還想要什么?」。

    怡柔聽了竟嬌羞著靠在大叔的胸膛,小小聲的說了什么。

    阿哲沒聽見但仍在怒斥:「臭婊子裝什么清純」。

    「大聲點,讓他聽聽」。

    怡柔抿了抿嘴,嬌聲的說:「屁股....母狗怡柔想要主人干屁股...

    ...」。

    阿哲又一次因妻子的話語而大張嘴,怒斥的話都因震驚而停了下來。

    「就知道妳這變態母狗」。

    大叔親昵的刮刮怡柔的臉蛋,怡柔也以享受的表??情回應著「但妳老公看

    起來很可憐??欸,不如這樣吧,妳的小穴給他插,主人干妳屁股」。

    阿哲一聽到大叔以施舍的言語說著,馬上破口大罵「誰稀罕你們這對狗男女

    的施舍,滾,別碰我」。

    雖然他這么說,但下體那堅挺的陰莖卻成了諷刺的象征。

    「如何?」。

    大叔完全無視阿哲的抗議怡柔嘟起小嘴,最后緩緩的說「主人的要求...

    母狗都接受....但母狗有個請求...請主人讓母狗幫老公戴套...」。

    怡柔的話再次刺痛阿哲,大叔那剛無套完仍濕淋淋的肉棒在他面前揚威,而

    現在身為老公的他要插入卻被要求戴套???「妳這破麻!被干爛了還有臉說」

    「也好,看妳老公反應這么大,不如說說理由吧」。

    大叔笑著說「對不起老公,小柔的子宮只想接受主人的精液,只想要他的孩

    子」。

    怡柔雙手合十向阿哲輕輕的道歉,但她的言論更是讓阿哲無法接受,阿哲拼

    命的掙扎,但無奈身體都被束縛著,只能乖乖的被妻子套上套子。

    怡柔再次趴在阿哲身上胸前那柔軟與彈性俱佳的胸部擠壓變形,兩點嫣紅搭

    配著怡柔滿是紅暈的美顏,讓阿哲覺得自己的陰莖變得更硬了。

    (不行?。⒄埽餳絲墑竊諭媾愕母星?,不能動心?。┌?br />
    哲感到怡柔抓住自己的陰莖,隨即一個動作。

    「?。?。

    阿哲不禁喊了出來,陰莖浸淫在一個溫暖的地方,阿哲不用看也知道這是他

    睽違已久的妻子的陰道。

    怡柔的小穴帶來的觸感跟先前的琪琪那年輕富有緊縮性的小穴完全不同。

    怡柔的更像是被人用手抓著,雖不用力,但不斷蠕動收縮的感覺就像是被人

    不斷揉捏陰莖似的,即使現在兩人都沒有動,怡柔的小穴仍不斷再給予阿哲強烈

    的快感。

    「睽違已久的怡柔小穴如何啊,表哥?」。

    「你.....」。

    阿哲緊咬牙關怒斥大叔,他正強忍著快感。

    (小柔的小穴以前有這么厲害嗎....)「那么小母狗久等啰」。

    大叔用肉棒抵著怡柔的屁股,故意用肉棒在她屁股上甩了兩下啪啪的聲響。

    「請主人盡情享受母狗怡柔的變態屁股....」。

    怡柔滿臉通紅的趴在阿哲胸口說著淫話,那嬌羞的樣子讓阿哲心臟又漏了一

    拍,但胸前的佳人卻是對著另一位男人示好。

    「妳這賤貨有沒有這么不知羞恥」。

    阿哲對著眼前的妻子罵道怡柔沒有回應,忽然發出嗚的一聲,阿哲感受到在

    怡柔體內的陰莖受到強力的擠壓,忽然的收縮讓他差點就把持不住。

    隨即激烈的啪啪聲響傳來,大叔壓著怡柔的頭讓她更阿哲有更緊密的接觸。

    「阿哲老弟啊,在多罵一點,這母狗最喜歡被人罵了,是不是賤母狗」。

    啪啪啪,大叔一邊用力干,一邊用手拍打怡柔的屁股。

    「是....是....嗚.....老公....再多罵一點....賤

    貨母狗小柔....最喜歡被....人這樣...嗚....主人的....

    雞巴好大....老公的雞巴....也好硬....嗚....」。

    「賤母狗還想要主人服務?自己動」。

    大叔從背后環抱怡柔,下體停止抽動,在旁舔著怡柔的臉頰。

    「母狗臉這么紅,看起來真可愛啊」

    「嗚...主人....不要笑人家啦...喔...」。

    怡柔開始搖擺著腰肢,雙眼緊閉著,一臉笑意的享受著下身的快感。

    「怎么?可愛怕人家說啊,我的可愛賤母狗怡柔奶大屁股翹,又會搖,兩根

    雞巴插起來是不是很爽?說說看哪根比較舒服?」。

    大叔繼續親吻著怡柔的臉,那雙大手環抱著怡柔,揉捏怡柔的巨乳,手指用

    力夾著乳頭享受著怡柔自己搖擺屁股的性愛。

    「主人...大壞蛋.....這樣....母狗....會太愛你...

    .嗚...喔~爽....很爽....母狗超喜歡....雞巴....阿嗚

    ...又要去了....嗚嗚...當然是...插在屁股的大雞巴...比較

    好....」。

    「妳這....」。

    阿哲想對眼前這對狗男女反擊,但怡柔的小穴所帶來的快感太過強烈,讓他

    的腦袋有些停頓。

    「主人的大雞巴....又硬.....又大.....跟插在小穴...

    .的老公雞巴....差太多...啊嗚...」。

    阿哲不得不承認他的陰莖像是被緊壓著似,怡柔每一個擺動,都帶給他極強

    烈的刺激,而這緊縮感更多來自于在屁股里的那根大肉棒。

    「母狗真會說,來跟主人親親」。

    大叔在怡柔旁嘟著嘴,怡柔嬌羞的嘟起小嘴啾啾的回應著,兩人甜蜜的世界

    就像阿哲不存在似的。

    忽然啪的一聲,怡柔的臉變了一下,隨即又來兩三聲啪!啪!啪!阿哲的陰

    莖也隨著聲響感受到更強烈的擠壓,看著大叔上身的肌肉暴漲,大叔強力的擺動

    身體每一下都用力的撞在怡柔白嫩的屁股上,擊出一聲又一聲的淫穢聲響。

    如果阿哲可以看到兩人的交合處,就能見到大叔粗壯的陰莖向外抽出時,碩

    大的龜頭把怡柔嬌嫩的朣肉粗暴的向外拉,隨即強而有力的向內撞去。

    阿哲正想說些什么時,腦袋一片空白,唯一的感官僅剩怡柔高聲放蕩的呻吟。

    「啊?。魅耍美骱Γ腹返鈉ü桑恍辛?br />
    .....啊啊?。忠チ耍∥兀 ?。

    「啊?。梗“。魅耍腹罰。?br />
    ...?。擔?。

    阿哲模煳的視線中,看著大叔全身用力瘋狂般的快速搖動身體,啪啪啪啪啪

    ,而怡柔雙手用力抓著他的肩,指甲都插進肉里,讓他略感疼痛,兩眼呆滯的看

    著前方,嘴巴大張,口水不斷溢出,胸前的巨乳則被大叔用力捏著,白皙的肌膚

    整個泛紅,即使這樣也感覺得到她整個人帶著喜悅的感覺。

    「啊啊?。秩チ耍““ ?。

    阿哲的陰莖早因射精變小后掉了出來,癱軟無力的躺在他的肚皮上,而套在

    上面的套子里滿是白濁的液體,阿哲從沒有射出這么大量過。

    阿哲哀傷的想著這一切竟是來自別人羞辱他與玩弄他妻子而來....阿哲

    閉上眼承受著妻子在他身上因另一個男人所造成的搖動,還有那在他身上抓出血

    痕的雙手,不知過了多久,妻子攤在他胸前大口大口喘息著,阿哲緩緩的睜開眼。

    「滿足了嗎?小母狗」。

    只見到大叔溫柔著親著怡柔的臉頰,怡柔滿臉紅潮嬌羞地嘟起嘴巴眼睛滿是

    笑意的說「人家還想要...」?!桓鲆豢淳橢朗橋緣姆?br />
    間擺設,一個嬌小可愛的少女趴在書桌前意興闌珊地看著眼前的書本。

    叮的一聲,少女像被電到似的彈了起來抓起旁邊的手機,身上居家的衣服竟

    起了一陣波瀾上下用力的搖晃。

    「啊~~~~!主人又玩得這么開心??!過分!過分!過分!你還記得人家

    才該是女主角嗎??!家家最討厭你了!臭主人」。

    少女按下語音鍵后送出。

    手機畫面上停留著一張照片。

    一張大床上三個赤裸的身體,中間是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滿臉笑容的看著

    鏡頭,他環抱著左邊一個身材姣好白皙肌膚的女人,女人親吻著男人的臉,兩手

    向鏡頭比YA,白嫩的乳肉在男人胸膛上變型,但依舊能看到上面被蓋了一個圓

    印「主人專屬」,女人的裸背上也寫著「最愛主人大雞巴的人妻賤母狗怡柔」,

    最令人吃驚的是女人紅嫩的下體兩穴都被插入透明圓柱,讓人可以清楚看到內部

    構造,并一眼就看到滿滿的白濁液體。

    最逗趣的是照片的右側有一個被固定在床上怒視兩人的男人,男人的雞巴套

    著滿是精液的套子垂軟在肚皮上,而男人身上寫著「母狗怡柔的綠帽老公,愿意

    把老婆給主人干」,左側臉上還被寫了小字「怡柔轉讓穴印」,右側則是一個紅

    印的女性性器的印子...【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