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0

作者:水堯兒
    ☆、Lesson 49(激)

    厚實的地毯鋪滿一地,陸琰將頭發掙脫的散亂的王雅茜甩在地上,而後似乎想起什麼,又把她抱起來扔在軟綿的大床上。

    她身上的那身大紅色的龍鳳褂刺痛他的眼,三下五除二的將衣裙撕成碎片。雪白的大床上襯著她的蜜肌黑發,她的妝容俏麗嬌媚,一想到今夜她頂著這張嬌豔的容顏睡在其他男人的身邊,陸琰心里一陣邪火爆射。

    “陸琰,你為什麼就不能放了我,我已經被你侮辱成這樣,你還不滿意嗎…??!”

    她說了一般,就被他利刃一般的刺進身體,干澀的甬道阻攔他的進攻?!澳闥韙壹親×?,你是我陸琰的女人,生是我陸琰的人,死也是他媽我陸琰的死人!”

    王雅茜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緊緊握住他的小臂,指甲都扣進去去抓,“求你,別做,我不行,不可以…”

    “呵,還沒結婚就為他守身如玉了?少給我戴綠帽子,你敢讓找誰,我就敢讓他難過!”他以為她求自己不要做下去是為了丁強,怒極一下下撞擊進入,將她欲說出來的話生生吞咽回去。

    她捂著小腹忍受著那不適的感覺,淚漣漣的求饒,“輕點,不要再往里去了,痛…”

    見她臉色不好唇色發白,他還是緩了下動作,“輕點你不長記性,Cāo這麼多回了,你怎麼老喊疼?”陸琰食指按壓他的rǔ頭,將奶尖按進去又勾出來的玩著。

    玩完又低頭在奶尖上吸咬,一邊舔一邊呢喃著,“你要跟他在一起是為了氣我的是不是?你故意惹我生氣是要報復我的對不對?”

    王雅茜不語,他捏著她的下顎沖著自己,“你信不信我讓丁強消失,嗯?”

    “是我連累了強哥,是我求他娶我的,是我想報復你,你別遷怒別人行不行?”從今天酒店他出現的那場面來看,他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她不想害了丁強。

    陸琰被她那一句強哥刺激的獸性大發,推起她的雙腿往里沖,幾乎將她半個身體推的直立,他跪直身子根根沒入,垂著頭看她的xiāo穴張開嘴咬住自己的大ròu棒往里吞,那感覺興奮的要死。

    那花穴溢出的蜜液被插的倒流,流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里面不再干澀,水量大的驚人,濕滑異常讓他流連忘返。

    “這sāo穴,這輩子也只得我一個人Cāo,這yín水,這一生也只能給我一個人流!”陸琰放下她的腿,讓她平躺在床上,合并起她的雙腿從中間擠入,這姿勢更緊些,不過若是沒有強大的性器和濕潤的蜜汁配合,無法體會其中的奧妙。

    這樣更方便他舔吸她的蜜rǔ,“好軟好香,好像大了點,看看這兩年,你的nǎi子至少升了兩個罩杯,可都是我的功勞?!?br />
    “別咬,痛…”

    他點點頭,改咬為吸,力量大的好像非要吸出奶水一樣,王雅茜感覺rǔ尖傳來的疼痛,抬手去推他的頭,他偏不離開的大力吸,身下也開始剛才的動作。

    “小婊子,干你真他媽爽,Cāo你這xiāo穴,比吸粉都嗨!你爽不爽,舒不舒服,嗯?舒不舒服?”

    花穴被他插的刺刺的疼,他氣極,只想發泄,想把身下的少女Cāo服為止,Cāo到她再也不敢逃離他去把一生托付給另一個男人。他將ròu棒調整了位置往更深處插,只有那溫暖的子宮,才是他最喜歡的棲息地。

    “陸琰,你要弄死我是不是?你狠狠插往死干吧!我這里,這里有你的種!”王雅茜哭喊著大叫,他總是那麼深的侵入,guī頭都穿過花心了,她真怕他的大玩意會戳到那顆小小的胚胎上,傷害到它。

    陸琰受驚過度,在雙重刺激下拔出來的同時,粘濁的白液也跟著肉棍的晃動灑了一圈,他又驚又喜的指著她的小腹,“你說什麼?這里有我的孩子?你懷孕了?”

    作家的話:

    總得讓陸阿變先吃飽了再說嘛 你們說是不是呢?

    感謝 楓纓 的禮物金 和 nuse008 的禮物 我會加油的!

    ☆、Lesson 50

    還未來得及享受那即將當爹的喜悅之中,陸琰的臉色唰的煞白,王雅茜沒有回答他的話就暈厥過去,雪白的床單沾染上她的血跡。

    他手指摸上她的臉,摸到的是濕濕涼涼一臉的淚,“怎麼流血了,怎麼會這樣…茜茜,你醒醒,你說話…”

    陸琰抱起她,胡亂的用被單裹好套上自己衣服,抱她下床的時候雙腿都緊張的打顫,他從未有過這麼驚慌失措的時候,哪怕是她要逃離。

    急診室門口,時間漫長的令人恐懼,陸琰抱著頭坐在長椅上,默默的祈禱著她不要有事。

    醫生從手術室里推門出來,略顯滄桑的眼睛狠戾的看著他。陸琰被她看的心底發毛,很怕從那個藍色的大口罩里傳出不好的信息。

    摘下口罩,原來是那位嚴厲卻心善的婦科主任,也就是之前勸王雅茜不要做流產的老太太。

    “她是你什麼人?”老太太問。

    “她是我愛人,她怎麼樣?有沒有危險?孩子…”陸琰想起那一小攤血,不敢再問下去?!澳慊怪賴爰侵⒆??之前讓她求著別人偷偷來流產,現在又不管不顧弄的這麼狠,我都說了她的子宮很脆弱,這次要是流了,以後也甭想生!”

    陸琰嚇的臉色鐵青,“什麼意思?她怎麼樣了?你為什麼這麼說?”

    “頭三個月是保胎的關鍵,這丫頭身上的痕跡證明之前受過很強烈的姓交,懷著孩子這麼激烈是會血崩的,是會死人的你懂不懂?看著你斯斯文文的模樣,居然這麼對女朋友,我在考慮要不要報警!”

    他當然不怕報警,前公安局局長是他老子,他老子去世後讓他舅舅接手,他舅舅還能因為這事抓他不成,不過醫生的話還是成功的刺激到他,流產以後生不出孩子來,還有血崩,是會死人的。

    老太太見他半響沒有說話,以為是他真的怕了,緩下語氣勸解道:“還好孩子目前是保住了,不過不能保證胎兒能平安落地。我瞧著那姑娘歲數不大,可憐見兒的,你要是真想要這孩子,就好好護他們周全,若不想要,趁早打掉也省了折騰?!?br />
    陸琰下巴揚起堅定的說道:“誰說我不要,母子我都要定了!”

    “茜茜,你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水?”王雅茜覺得自己好像睡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睜開眼睛竟是一室純白,她瞇眼看到眼前的兩張熟悉的俏臉,輕輕的說了句,“我這是在哪里?”

    嗓音沙啞的不像話,讓顏希舞和李佳怡強忍著才迫使自己不流下淚來,李佳怡拿起桌上的杯子,顏希舞將她扶起來靠著枕頭坐直,李佳怡喂她一邊喝水一邊說:“里面加了蜜桃糖哦,很甜的?!?br />
    “謝謝?!蓖躚跑綰認氯?,果然唇齒香甜,她想起什麼,抬手撫向小腹?!昂⒆用皇碌?,你不要急?!毖障N杷?,“我和佳佳已經教訓陸琰那個混蛋了,你真傻,為什麼都不跟我們說?!?br />
    還未開口淚就落下,此時此刻,她似乎有了依靠,不想哭出來,去遏制不住淚水,抬手用手背去擦眼,被顏希舞制止,拿了紙巾給她擦拭,“不哭了,以後有我和佳佳在,沒人敢欺負你?!?br />
    李佳怡握著拳頭說,“茜茜不怕哦,我們家孟老師可是三屆散打冠軍哦!”

    王雅茜破涕為笑,有她們在,真好。

    作家的話:

    陸琰下巴揚起堅定的說道:“誰說我不要,母子我都要定了!”

    艾瑪,各種有愛有木有?!各種自信有木有?!各種霸氣有木有啊有木有!~

    謝謝 愛吃糖 小盆友的禮物 你是小攻咩?那我是啥呢?俺才是總攻好麼!

    ☆、Lesson 51(眉、翡 H)

    於翡和柳如眉在美國注冊結婚了,婚禮很簡單,在小教堂里請了個面目慈祥的教父為他們主持,兩個人在神的見證下歸屬於彼此。

    這一切還得歸功於那張被柳如眉沾著口紅按下的手印。那天折騰了太久,最後昏睡過去的時候已經分不清是早晨還是傍晚,於翡走下床撿起那張按了手印的紙,開心的落上一吻。

    待柳如眉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有夫之婦。於翡刮了胡子剪了頭發,還拉著她去拍了幾張婚紗照,借著影棚的衣物直接去了附近的教堂舉行了儀式,在這一連串的高頻率帶領下,等她反應過來時,什麼都已經塵埃落定。

    床上,於翡將她的脖間種下一顆明晃晃的小草莓,舔了幾下笑呵呵的說,“給你打上記號,從今天開始,你是我於翡的老婆了!”

    柳如眉笑笑,親吻他好看的眉目,這個執著的男孩,歷經曲折最終為她所有,她感動,她知足。

    “眉兒?!?br />
    “嗯?”她回望著他。

    “我給你預約了婦科醫師,你去把避孕環摘了吧,如果你暫時不想生孩子,那我就用套好了,我聽說那東西在身體里待久了不好,還會長在肉里,會造成很多婦科疾病?!?br />
    柳如眉心里一暖,抱住他恢復精壯的腰桿,低低的應了聲,“都聽你的?!?br />
    手術前後都不能進行性生活,於翡也開始著手紐約舞蹈學院的入學準備,兩個人安安靜靜的過了幾天無欲無求的日子,就像平常的夫妻一樣,手牽手去買菜做飯,擁抱著彼此入眠。

    柳如眉接到了美國巴利斯舞蹈團的邀請,答應第二天上午去報道。

    她早早起床梳洗干凈,準備好好打扮打扮,讓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她的動作很輕,沐浴完的時候於翡還在睡,她悄悄的拿著梳妝臺上的化妝品去浴室里打扮。

    正將濃密的睫毛涂的更加纖長,浴袍的腰帶就松開了,鏡子里露出她豐滿的雙rǔ。

    她看到鏡子中的他,抬手裹上浴袍,“怎麼醒了,再多睡會吧?!被案賬低?,浴袍就被他扯掉,赤裸裸的嬌軀映在鏡子里。

    “干嘛呀?別鬧了,我一會要去報道呢,松開?!彼氖執蛟謁街晃趙謁穜ǔ上的狼爪上。

    “老婆,一大清早的打扮這麼漂亮,去哪報道給誰看啊?!彼畝?,揉著她的碩rǔ。

    柳如眉反抗不過,軟著嗓音求著,“回來再弄好不好,第一次見面就遲到不太好…”

    “遲到才說明你金貴,讓他們那群外國佬等著!”於翡握住她的腰固定住,身子一低將晨勃的大ròu棒順著細縫頂了進去。

    “啊…”柳如眉覺得自己被他一下子頂開了,接著就是被他油鹽不進的狂頂猛干。

    “老外都變態,萬一你被他們哪個盯上了怎麼辦?他們可不管你是不是有夫之婦,都想拿著大**巴干你的小緊逼?!膘遏湟怖雌?,也不是養不起她,為什麼就老想著往外跑呢!

    狂風暴雨式的性愛讓柳如眉雙手搭著洗手盆搖搖欲墜,梳妝鏡里的她瞇著眼臉色緋紅?!澳惚鳶訝碩枷氤燒庋饋壞恪彼慕諾閽詰厴隙家靜蛔×?。

    “那你答應我,只工作到有寶寶為止?!彼罩鈉ü膳九玖較?,雪白的臀肉頓時一片掌痕?!爸懶?,有寶寶就不跳了…饒了我吧,乖啊…”

    於翡將肉棍次次穿入,掰著她的臉吻住她的唇,“老婆,你是我的老婆,我的…”

    作家的話:

    這兩位終於是修成正果叻,後面的番外還會有他倆串場哦~

    阿梨頌 amy_xh_goh 乃們的禮物俺收到鳥 群麼麼 下一章繼續小可憐那對~

    ☆、Lesson 52(陸、茜 劇情向)

    王雅茜出院了,顏希舞和李佳怡都想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他們倆都一個住在方政家,一個住在孟思城家,自己家的房子都空了出來,只是偶爾帶著自家男人回去住上幾次,擦擦灰塵。

    陸琰翻翻白眼,說了句:“不勞費心,我的女人我的娃,我自己會照顧好!”

    王雅茜沒辦法,陸琰用丁強去威脅她,如果她不從,他就叫丁強好看。其次,她也不好意思去麻煩兩個姐妹,肚子里的孩子需要營養和更好的照顧,她可以對不起自己,不能對不起寶寶。

    在顏希舞和李佳怡的威逼下,陸琰保證會好好對待王雅茜,不然她們會第一時間出現接走她。

    市區里最寧靜的一處別墅區,就在那買房如燒錢的黃金地段上,所有人在擁擠的蝸居里都豔羨著能住在這里面的人們。馨雅桂閣,園區里只有十幾幢別墅,不僅是有錢人才能住的進來。

    王雅茜是聽說過這里的,不過她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夠住進來。

    她還是第一次來到陸琰的家,大院里的草坪修剪整齊,一進門,一個中年婦女笑嘻嘻的走了出來,“陸先生,您回來了?!?br />
    陸琰點點頭,介紹著,“這位就是你要照顧的孕婦,李嫂,以後就勞你多費心了?!?br />
    “我媽媽呢?”王雅茜問道,王嫂答說,“妹子吃完午飯在屋里睡覺呢,你們還沒吃飯呢吧,我去給你們做,**湯還在砂鍋里溫著呢,很快就好?!?br />
    王媽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接進這麼大的房子里,接她來的小夥子告訴她自己是她女兒的丈夫,她的大腦轉不過來了,她的女兒茜茜不還在念高中嗎?怎麼時間那麼快,一晃都結婚了?不過見到女兒之後她總算是安心了。

    陸琰對她很好很禮貌,李嫂跟她住樓下,王雅茜和陸琰睡樓上,晚上,梳洗好的王雅茜自覺的睡到了客房。

    “我就洗個澡的功夫,你怎麼就自己跑到這邊來了?”陸琰的頭發還滴著水,不滿意的瞅著她。

    她垂眸,用木梳梳理頭發,“我懷孕了,不能陪你睡?!?br />
    陸琰郁悶,上次給她弄出血也是他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這丫頭怎麼還生氣呢?

    他一把橫抱起來將她抱回主臥,輕輕的將她放在灰藍色的大床上,在她掙扎間擁住她威脅道:“別亂動,小心碰到寶寶?!?br />
    這一聲真有用,王雅茜立馬安靜了?!拔乙裁凰狄愀墑讒?,你怕什麼?好了,睡覺?!彼低?,他關掉床頭燈,屋里一片漆黑。她被他抱在懷里,不可思議的嗅著他身上的松木香氣,這,好像是他們第一次抱在一起睡覺吧,居然會這麼安寧。

    陸琰閉著眼,赤裸的xiōng膛上清楚的感覺到眼睛滴流轉的小人兒睫毛的刺撓,他悶聲道,“你要是睡不著,可以幫我擼,正好我也有了感覺?!?br />
    聞言的小人兒嚇得趕緊緊閉上眼睛將頭埋在他懷里不敢再動,黑暗里的男人嘴角勾起濃濃的笑意。

    學校那邊,陸琰已經辦了病假,為了能讓她高中順利畢業,他沒有給她辦休學。本來他打算辭職不干了,想到家里還會安排無聊的工作給他,他想想,還是在這混吧,工資不多,但是悠閑,最主要的是還有各種假期。

    作家的話:

    謝謝 愛吃糖 和 haohaowanzhao 的禮物,抱抱!感謝支持!

    寫這章和上章陸變、小可憐的劇情時,比H還有感覺,尤其是他用BABY去威脅小可憐的時候,有愛到爆??!潛移默化神馬的,看出來了咩?

    ☆、Lesson 53(H)

    每天在家王雅茜都過的很充實,高三的學業沒有太多新知識,她可以在家自學。

    “喂,喂,你想讓我的兒子成一個書呆子嗎?別學了,下來喝湯!”陸琰站在書房門口,手圈在xiōng前看著她。

    王雅茜只得放下筆,無聲的嘟囔著跟著他下樓。

    媽媽跟李嫂坐在沙發上正在做小孩子的罩衫,看到她下來,拿著漂亮的花布對她笑嘻嘻的叨咕,王雅茜摸摸剛隆起的肚皮,一陣由內而外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當然,如果孩子的爹不是那個混蛋,她就更幸福了。

    喝完湯,顏希舞和李佳怡的電話就打過來,趁今天休息,要帶她這個小孕婦出去走走。於是,陸某人又化身小司機,給孩兒他媽開車去了。

    在商業街聚頭,陸琰瞅著其他兩對男女,不滿的低吼,“你不是說就她們兩嘛,怎麼老爺們也都跟著出來了?”

    王雅茜也疑惑,她也不知道好嗎!

    孟思城從機車上下來,面無表情的說,“我怕佳佳一個人出來不安全?!狽秸仕始?,“我就知道你們都得跟著出來,所以我很有先見之明的就跟出來了?!?br />
    陸琰啐一口,一群老婆奴!擦,他忘了里面也有他自己。

    三個丫頭嘰嘰喳喳的在前面走著,遇見這個也看看,遇到那個也問問,小女生的天性釋放的淋漓盡致。

    三個男人手插在褲兜走在後面,漫無目的地跟著自家的姑娘在商場里逛。

    逛街之後,李佳怡提議去吃火鍋,顏希舞和王雅茜也舉手稱贊,幾個男人面面相看,最後還是跟著走進了火鍋店。

    散臺的人太多又沒冷氣,陸琰選了個包間,知道孕婦不能吃辣,又點的鴛鴦鍋,羊肉肥牛豆腐皮,魚丸蔬菜各種菇,三個小姑娘點滿一桌子。

    顏希舞嗜辣,一直守著著麻辣鍋還要沾著辣醬吃,小嘴吃的紅汪汪的,方政看的賊心大亂,在她去洗手間的時候也跟著溜了出去。

    方便過後的顏希舞正在手盆前洗手,鏡子里閃過一個人影就被拉進隔間鎖上了門。

    “你干嗎呀!這里是女廁!”顏希舞低呼,xiōng部已經被大掌探進去包圍。

    方政最近有點低落,眉姨飛去美國,他們理所當然的住在一起,而他的小姑娘卻不像以前那麼千萬百計的勾引他了,難道真的是距離才能產生美?

    一對椒rǔ在他推高衣服以後釋放出來,兩只粉團被他從背後握在手里,兩根食指的指肚在粉蕊上不斷轉圈。

    穿裙子就是方便,撩起來就能肆意的做壞事,方政騰出一只手將手指插進去來回勾弄幾下,就感覺到了濕潤。

    將她底褲往邊上一扒,整跟釋放出的火熱就往里面塞,顏希舞靠在墻壁,才剛濕潤的身子還有點痛,松著穴配合他擠進去。

    方政有意要折磨她,進去了也不大動,淺淺慢慢的磨蹭,細細的扭轉,鬧的她只難受,“阿政,快一點,重一點…”

    “小舞,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方政第一次覺得自卑,他真怕她遇見更陽光的男孩,帶她飛遠。

    顏希舞閃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阿政,你在說什麼啊,我讓你快點做,你想哪去了?!?br />
    他自嘲的笑笑,好像是自己太多心,深吸口氣握著她的rǔ往深處撞去,像是證明自己依舊朝氣蓬勃的氣勢幾乎把花徑刺穿。

    “??!”顏希舞趕緊閉上嘴阻擋尖叫,戰栗著被他插的連連撞墻,臉上卻露出得意的表情,這男人啊,還真是越大越幼稚!

    作家的話:

    陸琰:“喂,喂,你想讓我的兒子成一個書呆子嗎?”

    王雅茜(翻翻白眼)“難道跟你一樣成變態?!”

    大家感覺不到陸變變的感情嗎?對於一個變態來說,這無一不是在潛移默化的改變??!有木有???

    ☆、Lesson 54(甜)

    飯桌上,李佳怡見顏希舞這麼久還沒回了就要去洗手間看看,孟思城拉住她沒讓她去,見她吃了那麼多東西怕她不消化,就要下樓給她去旁邊的便利店買養樂多,李佳怡還想吃果凍,索性就跟著孟思城一塊去了。

    包房里一下就剩了王雅茜和陸琰兩個人,她吃的差不多了,就低頭擺弄著剛才在商場里買的小衣服,粉粉嫩嫩的,男孩女孩都能穿。

    “很可愛啊,也不知道這肚子里的是兒子還是女兒?!甭界踩灘蛔〉母鋅?,見她不語,就把嘴巴湊了過去,王雅茜躲來躲去也沒能躲掉。

    “你這一懷孕,我就當起了和尚來?!彼蛭撬拇槳?。王雅茜怕他欲望上來不管不顧,趕緊說著好話哄著,“雖然過了三個月可以那個,可我身子不好,你又那麼厲害,我怕孩子…”

    “別說了,我知道,還有幾個月忍忍就過去了,不過你看我這麼乖的份上,晚上給我咬咬行嗎?”

    “咬咬?”王雅茜傻乎乎的看著他?!吧墊?,你把字拆開!”

    “口——交?陸琰你這個流氓!”王雅茜將小衣服扔在他頭上。

    回到家天都黑了,李嫂和王媽媽正在沙發上看電視,李嫂人好又勤快,沒事總陪著王雅茜媽媽聊天。

    王雅茜在沙發上跟著聊了一會就上樓去了,陸琰見她進屋就橫抱起來坐在床邊沒完沒了的親,她懷著孕的身子豐腴起來,軟軟香香的,十分好抱。

    這平時吃肉慣了的野狼,冷不丁的吃起素來也真不習慣,憋了太久,親一親都憋的發疼,火辣辣的吻著她,爭奪她嘴巴里的蜜津,大手鉆進衣衫摸上她發面團一樣的nǎi子。

    原本就碩大的蜜桃現在已經發育的他一手根本都無法掌握,拉開她的衣服低著頭就含上蜜棗一樣的rǔ尖兒。

    啾啾的吸著rǔ頭,連帶rǔ暈也往嘴巴里吸,他真受不了,再忍下去估計都廢了,咒罵一句揉著她的rǔ說,“給你兩個選擇,讓**,我輕輕的保證不傷到孩子。不然你就給我咬咬,給你三個數時間考慮?!?br />
    王雅茜死也不肯他進去的,他那狼性一進去啥都想不起來,還輕輕個毛線!委曲求全只好選咬咬。

    她很少給他做這事,她知道陸琰人是變態,在這點上還好,做愛比較熱衷於插穴,很少逼著她口交或者rǔ交之類的事情,開菊的事兒根本他連提都沒提過,偶爾手指滑過那里,也是為了刺激情欲沒有插進去過,她哪知道陸琰不是不想,只是看她太小舍不得!

    對於陸琰能對自己有舍不得這樣的心態,王雅茜是合計都沒往那邊合計過的。

    粗大的yīnjīng塞滿她的嘴巴,一出一進都要頂上她的嗓子眼,可還有那麼多沒有塞進去,陸琰情不自禁的按著她的頭壓了壓,就聽到她要嘔出來的聲音,趕緊拿了出來。

    最後沒辦法,只能拉她起來,大手握著她的小手包住自己的大ròu棒,來來回回的套弄,一只手揉著她的rǔ房親著她的小嘴兒,搞了老半天才弄了出來。

    陸琰shè精之後靠在床頭上嘆口氣,“兒子,你趕緊出來吧,你爹忍不住了??!”

    作家的話:

    謝謝 mandy5bsp;的圣代 很涼爽~~

    小甜蜜有木有?甜不甜,你們說,甜不甜

    ☆、Lesson 55(反轉)

    於翡高興的要死了,因為他要當爸爸啦!

    他在醫院大樓抱著柳如眉歡呼,像個快樂的孩子一樣。他其實是不想那麼早就當爹的,可是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去阻止自己的女人出去拋頭露面,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

    這下好了,有了孩子,她也不能再出去蹦躂,以後乖乖的在家相夫教子,這才是他最想要的。

    顏希舞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憂喜參半,開心的是因為媽媽的幸福,難過的是,她以後要叫於翡什麼呢?小爸爸嗎?!

    柳如眉得了產前憂慮癥,她是在家待住了,每天開始胡思亂想,於翡每天都去學院上課,每次回來就看見她淚汪汪的看著自己。

    “翡,學校里漂亮的洋妞不少吧….你的舞伴跳舞的時候會不會往你身上貼啊… ”

    於翡趕緊過去抱起她,“老婆,你想多了,我天天目不斜視的去上課,上次你去看我跳舞之後我就換了曲目選了男子現代舞,不去跳舞臺劇了,你別瞎合計啊,乖…”

    自打上次柳如眉去學??此?,正好趕上個金發碧眼的大波妹對舞,坦露的大nǎi子老往自己的身上貼,被她看見,回家鬧個不停,哭著喊著要回國。不知哄了多久才哄好,現在根本不敢跟女人搭話,生怕她知道一生氣就跑了。

    不過於翡也被虐的開心,這女人還是第一次這麼對自己撒嬌發脾氣呢,懷孕的她,可愛至極。

    離臨盆還有半個月,醫生建議她多運動,陸琰帶著王雅茜去附近的公園散步,平時都是在園區里溜達的,最近園區修整路面,里面灰大路不好走,只能到外面的公園去走走。

    秋天的傍晚清爽適宜,王雅茜摸著圓滾滾的肚皮感慨萬千,她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半年前還禽獸一樣的男人,此時此刻會溫柔的牽著她的手,帶著她散步。

    側目看去,他左臉上被她抓的傷只剩下了淡淡的一條,其他兩條已經恢復的差不多,這一條有些深,大概是不會愈合了。

    感覺到她在看自己,陸琰邪邪的笑笑,“怎麼,長的太帥讓你眼發直了?”

    王雅茜趕緊轉移目光,說了句自戀狂。

    她的小手包裹在他暖暖的大手里,微風拂過,心里好像也被什麼填滿起來。

    “砰!”詭異的槍聲劃破和諧的氣氛,公園里散步的人都像驚弓之鳥一樣尖叫著亂跑,王雅茜看到對面穿著風衣舉著手槍的男人,再轉頭看著身邊的陸琰,他的xiōng前綻開一朵觸目驚心的血花。

    “??!”在王雅茜的驚叫聲中,陸琰已經慢慢倒下去。

    “茜茜,跟我走?!倍∏渴棧厙?,將手伸向她?!扒扛?,你瘋了嗎?你是在殺人,殺人??!”王雅茜哭著大喊。

    “我是在解救你??!我已經訂好了船票,快點跟我走,離這個畜生遠遠的,我會照顧好你和孩子的?!倍∏坷鶿氖?。

    陸琰擰著眉深深的看著她,眼睛一眨不眨,怕他一眨眼,他的姑娘就會選擇跟他離開。

    “不,我不會跟你走,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你怎麼可以…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求你了,強哥,我求求你…”王雅茜跪在他面前,泣不成聲。

    丁強撥了電話依舊想帶她離開,“他活不了了,他那麼對你,你還… ”

    “你快走吧,強哥,我不想你有事,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就算他死,我也要陪著他!”

    丁強握拳,忿然離去。

    “陸琰,你不要睡啊,救護車很快就來了,我就在這陪著你,哪兒也不去?!蓖躚跑繢氖?,跪在他身邊。

    “別哭,小心肚子里的孩子?!甭界罩氖?,自顧自的說道,“其實,我有一個不幸的童年…陸曉是我母親…”

    作家的話:

    然後然後陸琰永遠的閉上了眼睛從此yīn陽兩隔全文完

    貌似聽到板磚砸過來的聲音,灰快臥倒

    ☆、Lesson 56(劇情向)

    眾所周知,本市的市長是個女人,叫陸曉。陸琰的父親劉琦是倒插門,一個專業的大頭兵,靠著陸家的關系當上了公安局局長,屬於門外威風,門里憋屈的男人。

    有了孩子也隨妻姓,陸曉很忙,陸琰自從有記憶開始,每天環繞的都是名牌玩具和父親劉琦的虐待。

    劉琦有事沒事就拽著他一頓打,還用手銬把他銬在床頭不給他飯吃,再後來還往家帶女人,當著他的面前親熱。

    陸曉什麼都不知道,他也不敢說,說了就是更狠的毒打,陸曉見孩子不開心只會留下大把的鈔票和名貴的玩具哄他開心。

    陸琰的第一次是被他父親的女人搶走的,說是他父親的女人,還不說是哪個酒店里的高級妓女,她滿足了男人的獸欲,從劉琦的房間走出來,路過他的房間正好看到他被銬在床上。

    十四歲的男孩,干干凈凈的,身上還有些青紫的被打痕跡,那女人瞬間來了興趣,用枕巾堵上他的嘴,騎在他身上,嘴巴含了幾下就讓男孩的性器硬了起來,她激動的坐了上去,逼的清秀的男孩連連shè精。

    劉琦腦出血死掉的時候,陸琰就在旁邊看著,他看著自己的父親倒在他面前,心里還有淡淡的快意,就連葬禮上,他只是冷著臉看著劉琦的黑白照片,一滴眼淚也流不出。

    陸琰絮絮叨叨的說著,臉色越來越蒼白,王雅茜用來按壓傷口止血的淺色外衫也已經浸透了鮮血。

    “茜茜,我對不起你,別恨我…還有,好好的把我們的孩子養大… 雖然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你了…原諒我… ”

    他的話就像遺言,王雅茜哭著阻止他,“別說了,求求你,你會沒事的,我們的孩子不能沒有爸爸,求求你…”

    陸琰虛弱的扯了一抹微笑,眼睛慢慢失去光彩,“憐不明何由如癡如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深,陸情深”

    當救護車到來的時候,王雅茜已經趴在陸琰身上昏了過去,兩個人的手緊緊攥在一起,費了好大勁才給他們分離。

    產房里,死去活來的嚎叫聲傳出來的字字撼人,王雅茜流著眼淚一邊使勁一邊高聲大喊著,“陸琰,你這個混蛋,不許死,不能死…”

    顏希舞趕到的時候,孩子已經生了下來,七斤六兩的大胖小子,安靜的在保溫箱里睡著,她走到王雅茜的面前,將她抱在懷里,“茜茜,別怕,你還有我們?!?br />
    陸曉找到王雅茜的病房,派秘書去辦理轉VIP病房的手續,她的嫡孫,應該享受最好的待遇,電視里風華正茂的女強人此時一臉憔悴的握著她的手,“好孩子,委屈你了,好好養身子,媽再來看你?!?br />
    陸曉指派的人幫她打理好一切,比如孩子的戶口,比如坐月子?!奧角檣?,這麼酸的名字,你不怕小胖胖以後嫌棄???”李佳怡抱著小小的孩子,坐在王雅茜的病床邊。

    王雅茜手間的動作停住,喉間一澀,鼻尖酸酸的,“那時候,陸琰起的,情深,陸情深… ”

    顏希舞剜了李佳怡一眼,怪她哪壺不開提哪壺,李佳怡縮縮脖子自認失言,顏希舞將孩子抱了過去,拍拍王雅茜的肩膀,“胖胖該吃奶睡覺了?!?br />
    撩起上衣將rǔ頭對準胖胖的小嘴,孩子觸到張開嘴巴吧唧吧唧的喝著,王雅茜看著懷里的孩子,眉目一天天向陸琰的模樣靠近,心里一酸,大滴淚水滾落下來。

    淚滴打在胖胖的臉上,他吐出奶頭,像是感受到母親的背上,憋紅了小臉張大嘴巴啼哭著。

    作家的話:

    擦……昨晚的這章沒傳上去……害親們久等了……SORRY……

    我要是說陸琰掛了,以後小可憐和兒子相依為伴孤獨終老,你們會打死我麼……o(︶︿︶)o

    謝謝 caroljx 寶貝和 麗麗 寶貝的禮物 炎炎夏日 碼字難過 不過有你們的支持 俺很開心~

    ☆、Lesson 57(甜)

    陸曉將她接回陸琰的家,吩咐李嫂好好照顧著,又安排了個金牌月嫂帶孩子,王媽媽傻兮兮的看到外孫,高興的合不攏嘴。

    孩子一滿月,一天比一天長得快,王雅茜抱著孩子躺在閣樓的玻璃天窗下的躺椅上曬太陽。

    她在胖胖的奶香味中睡的安逸,渾然不知有人已經悄聲走了進來。

    “茜茜,我回來了… ”

    胖胖醒了,小眼睛亮晶晶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手舞足蹈的咯咯笑了起來,他單手從她懷里抱起孩子,不滿的低頭吻吻熟睡人兒的鼻尖,“兒子都醒了,當媽媽的還睡得這麼熟?!?br />
    小家夥被他單手抱在懷里,托著屁股和自己對視,小家夥上去就是一個大啵,哈喇子全蹭在男人的臉上,可他卻樂的跟撿了金子似的。

    王雅茜閉著眼習慣的去摸摸懷里的孩子,懷里空空如也,嚇得立馬驚醒,見到躺椅邊坐著個男人,她含著淚水喚了聲,“陸琰…”

    陸琰心理變態,心臟長的也變態,他的心是歪的,所以丁強那一槍子彈沒正中要害,只是血流的太多,他又是變態的熊貓血型,子彈取出來就被陸曉送到國外去治療,也是怕王雅茜看見他這樣難受。

    不過王雅茜一直都是以為大家都在騙她,怕她一時想不開抱著孩子撒手人寰。當陸琰真真實實的坐在她身邊的時候,她竟不敢觸摸,怕還是在夢中沒有醒來。

    陸琰吻下來的時候她就哭了,眼淚不停的傾瀉,還輕輕的抽泣,她摟著他的脖子火熱的親吻,淚水流到他的嘴里,澀澀苦苦的。

    “茜茜,我沒死,我回來了,你高興麼?”他抵著她的額頭,深情的看著她的眼睛?!奧界?,別再扔下我…你知道我多害怕,我找不到你,我以為他們騙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哭了,我這不是完好無缺的站在你面前了嘛?!甭界孜撬謀羌獍哺У?。

    王雅茜將唇蓋在他的嘴巴上,舌頭迅速的鉆了進去,攪得里面風生水起,小手也慢慢撫上他胯下的鼓囊。

    她的手撕扯他的襯衫,聽到他的悶哼,將衣服拽開,他的左xiōng還包著厚厚的紗布。

    “呵呵,我偷跑回來的,這地方還需要一陣子才能愈合?!甭界首髑崴傻男Φ??!吧倒??!彼訟呂?,坐回躺椅上。陸琰一臉急躁的拉著她的小手覆在那處火熱上,“哎,我說,你不能挑撥起來就給我扔下不管??!”

    王雅茜白了一眼,“你還沒好呢,老實點吧!”陸琰嘿嘿一笑,“沒事的,我躺著,你上來,碰不到的?!?br />
    “色狼… ”

    大概是生了孩子的關系,他進去的時候她不會再覺得疼了,可被塞的滿滿當當的感覺還是讓她眉頭緊皺。

    她坐在他身上,還沒完全適應那充實的感覺?!氨Ρ炊?,你在那坐著不動有什麼意思啊,快動動啊?!彼罩那掏衛蠢椿鼗氐幕斡?。

    “呃…”交合在一起的位置很深,她一動,他就插的更深。陸琰將躺椅的靠背調整了高度,坐起來與她對視。她的蜜桃rǔ因晃動還掛著有人的rǔ汁,長大的rǔ尖像熟透的櫻桃,引得他頷首納入口中。

    王雅茜配合著扭著腰畫圈,漲漲的rǔ被他吸的干干凈凈,她來氣的拍打他的背,“你都吃了,胖胖吃什麼?”

    陸琰舌尖在上面勾著舔舔,“偶爾吃一頓奶粉也沒問題的,你奶水真甜,看來我以後要跟兒子爭食了!”

    作家的話:

    木哈哈哈 不用挨打了 謝謝 我是快樂的bsp;的禮物哦 乃是要不就不粗線 粗線就是驚喜 哈哈

    ☆、Lesson 58(還甜)

    陸琰傷好的七七八八,陸曉就開始籌辦他倆的婚禮,說總不能讓孫子名不正言不順的長大。

    他們沒有告發丁強,可他還是去警察局自首了,王雅茜求陸琰看在以往的他對自己的照顧,不想去為難他,最後陸琰托人給判了個三年有期徒刑,也就算了。

    王雅茜的年齡根本不夠結婚的歲數,陸曉給她改了戶口本上的年齡,還把之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給塵封了。

    大喜的日子,陸家這麼顯赫的身份當然婚禮十分奢華,不過也因此他們將保密工作做的極好,沒有接到邀請函的人一概進不去。

    婚禮和孩子的滿月一起辦,必然都是極好的,顏希舞和李佳怡帶著自家的男人作為伴娘伴郎站在新郎新娘身邊,看到這場面都不禁咂舌。

    方政不屑的扶扶眼鏡,道了聲“嘩眾取寵?!泵纖汲竊虻蛻諦÷芾虻納肀咚檔?,“我們以後在教堂辦,可以嗎?”李佳怡想起後來他跟自己說過初夜時他做過的那個夢,臉色通紅的點點頭。

    “媳婦兒,我喝醉了…”陸琰摟著她的肩膀往樓上走,他剛才特意找經理訂了個總統套房,兒子也被老媽帶走,洞房花燭夜,他可不能浪費嘍!

    跌跌撞撞的將他扶到房間,進了門就被他壓在墻上。她穿著敬酒時穿的大紅色旗袍,腿間開著高高的叉。

    陸琰的手猴急的探進去摸著那滑嫩的大腿,舔著她的唇瓣,“今兒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得盡興?!?br />
    價值不菲的手工縫制旗袍嘶啦啦扯壞,露出她的蜜色嬌軀。陸琰的兩眼噴氣大火,里面她只貼了兩個小小的rǔ貼和一條大紅色的T-BACK!

    扯掉她的rǔ貼,手下去抹了一把,滿是濕濕滑滑,急切的將她抱到床上,壓上去揉捏她的rǔ房,將擠出來的奶水吸進嘴里。

    甜美的rǔ汁滑過他的喉,王雅茜聽到他“咕嚕、咕嚕”的吞咽聲,覺得極度色情。

    掰開雙腿,將陷進股溝里的紅色丁字褲細帶使勁一拽,花肉被包住它的那塊變形的布料擠的咧開,他眸色一沈,吻下了去,潺潺溪水流的更多更猛。

    “小蕩婦,想要了是吧?!甭界嗤飛旖ソ梁?,牙齒輕咬花穴上的貝肉,舌尖來來回回的舔著里面的褶皺。

    王雅茜不安的扭動著,迷離的眼眸含著秋水,慌亂著喊道,“陸琰,別折磨我… ”

    陸琰將早就支起來的欲望用全力塞了進去,硬硬的粗壯插的又深又狠?!奧界?,你要戳穿我嗎?”

    “親愛的,你這yín蕩的小身子已經習慣了我的強悍,溫溫柔柔的你還不滿足呢!”他插的深入,將她抱起來,頭窩在她美好的豐rǔ前。

    王雅茜的雙腿配合的纏上他的腰,被他深深的頂弄著?!耙槐叱閱桃槐逤āo穴,真他媽爽!寶貝兒,叫出來,這里沒有人會聽到,叫給我聽,我喜歡聽你叫床的聲音?!?br />
    她被他頂的上下顛簸,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羞澀之余在他肩膀上狠咬下去。

    誰知道這一下更刺激了變態的陸少,他愉悅的低吼,將她按回床上,抬起她的屁股將她騰空,兩條腿倒立著大大的分開著,他的肉jīng直上直下的插了進去,更猛更狠。

    她感到血液倒流腦子也開始混沌起來,只知道下面的xiāo穴被他插的連連噴水,她叫的嗓子都啞了。

    陸琰噴出來後停留了幾秒抽了出來,她的身子就重重的落了下去,他趴了下去躺在她的xiōng前,磨磨蹭蹭的去舔她的rǔ,吸弄著rǔ汁。

    他壞心的抬起頭,將兩只手用力一捏,rǔ汁直沖沖的噴射到他張開的嘴巴里,氣的王雅茜抬手捶打他。

    “媳婦兒,我還要…”他兄弟又站起來了,他也知道她累了,就把她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肩上,不等她回應就挺身而入,呼哧呼哧的跟老牛似的耕耘起來。

    作家的話:

    終於特麼結婚了,為娘不容易啊~~~打滾求支持,票票啥的砸過來~

    ☆、Lesson 59  (H)

    顏希舞考進了本市的T大,方政也巴巴的辭了工作去了T大當起輔導員,還是他們班的輔導員。

    “阿政,白天晚上都在一起你不會厭煩嗎?”顏希舞被他擠在新教學樓的實驗室里,頂的連連嬌喘。

    方政聞言一個狠頂,“難道你覺得厭煩?”

    “呃…輕點,不是啊,我覺得天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多無聊啊…”顏希舞還想說什麼,見到方政的眼里有了一絲慍怒趕緊住了嘴。

    “你這招蜂引蝶的體質,我能撒手不管嗎?這都第幾封情書了,???”方政將一疊情書從上衣兜里抽出來晃在她面前。抱起她的屁股玩命的干,“壞丫頭,就知道給我惹事!”

    方政一邊抽插一邊思考,是不是該去做手術了,結扎了太久也該放出來了,弄個孩子出來,是不是就能把心放到肚子里了?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陸琰那麼執著的想往王雅茜的子宮里塞進去一個娃娃了。

    而李佳怡那邊,她沒去上大學,則報了個淑女家政學習班。她本身對學習就不感興趣,孟思城也不想她太累,總之以後都是在家做全職太太,上不上大學無所謂。

    李佳怡又不是那種愛花錢的女孩,只要每天有好吃的吃,有孟思城在身邊,她就很滿足了。

    “佳佳,你在干嘛?”孟思城回到家,走進廚房目瞪口呆。聽到動靜的小蘿莉喜滋滋的轉過來嬌笑著,“我在給思城做晚餐哦!”

    “不是,我是想問你為什麼要穿成這樣… ”

    他的小丫頭,正赤身裸體穿著小碎花的蕾絲邊圍裙,拿著湯勺站在廚房,這真的是在做飯嗎?

    孟思城將她抱上流理臺,親吻她小巧的rǔ房?!八汲?,飯要好了,先吃飯再…”這時候他哪還有心思吃飯,舌尖只能舔弄著她的嬌rǔ,手指探向她的xiāo穴,試探她有沒有準備好。

    將她的小嫩腿分開踏在臺上,私密花園大幅度的呈現出來,握著肉jīng頂著那窄縫,那里還是那麼窄,總像初次那麼緊。

    費勁的推進去,將ròu棒全身沒入,基本上完全進去的時候就已經頂在她嬌嫩的花宮上了。

    李佳怡身子後仰雙手撐在臺板上,緊繃繃的嫩肉夾著他的粗jīng,又緊又舒服,“佳佳,你這里,好像大了點?!彼嘀膔ǔ。

    她低頭看,好像是大了那麼一點點,不過比起王雅茜和顏希舞,還差了好多耶,穿過rǔ她能看見他的粗壯在自己幾近沒有毛發的xiāo穴中進進出出,一陣快感刺激襲來,她舒服的嬌吟起來。

    孟思城做了一半,就咬著牙抽出來,將柜子中的套套拿出來戴上,插回去繼續奮戰。

    李佳怡的小臉搭在他的肩膀上做了個鬼臉,他當然看不到,也更不會想到他的親親寶貝在圓圓的小套套上扎了若干個細微的小洞洞!

    小蘿莉心里想的是: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墻梯,自己在家太無聊了,茜茜家的胖胖好可愛,她也想弄個小寶寶來玩玩。

    春暖花開的時候,於翡和柳如眉回來了,一人懷里還抱著一個可愛的小男孩,顏希舞郁悶的看著兩個人叫了聲:“媽媽,小爸爸… ”

    於翡滿意的點點頭,塞給她一個旅行箱和一個大紅包,“里面都是你的禮物,一會打開看看吧!”

    而方政則咬牙切齒的朝著比自己小了七八歲的於翡叫了聲“小姨夫?!膘遏淶奔匆菜α爍齟蠛彀旁謁稚?,訕訕的笑著說:“乖了?!?br />
    作家的話:

    方政郁悶了,十幾歲的孩子是他岳父啊~~~

    謝謝 李琪 的禮物哦 三個小電扇 一杯圣代一杯冰沙 水水好爽好開心哦

    還有 西西西西zzZ 小盆友的禮物 謝謝乃~~

    還有一章就要結文了 好舍不得奧……

    ☆、Lesson 60(完結、H)

    於翡家臨海別墅,月光傾灑海邊,一對璧人在沙灘上漫步,走著走著便摟做一團,甜甜膩膩的打鬧著,他們是方政和顏希舞。

    王雅茜坐在遠處的礁石上,安靜的看著月亮,享受這片刻的寧謐。只見一個人影竄了過來,摟著她在旁邊坐下,見四下沒人,抓耳撓腮的道了句,“媳婦兒,趁沒人,咱打個炮唄!”

    孟思城帶著李佳怡上了游艇,擺弄幾下將游艇開了起來,在小人兒的驚呼聲中開到了海中央,他抱著她上了甲板,扯掉她的短褲長驅而入。

    別墅頂樓的露天花園,於翡把門鎖的死死的,將柳如眉按在花叢間,Cāo起家夥提槍就刺。

    陸情深、方淺淺、於耀、於輝和孟瑤,五個寶貝蛋郁悶的坐在一起,他們的爹娘都消失了呢!好像趁他們被騙在游戲室里搶東西玩的時候,幾個大人都全部閃光了!

    幾個孩子深深的感覺到,自己被爹媽拋棄了。

    陸情深一臉面癱的拿著手中的IPAD,打著最嗨的網游,不屑的說,“都擺個苦瓜臉干毛,也不是第一次被丟下了,還沒習慣啊?!?br />
    方淺淺嘆口氣,“算了,我們玩疊疊樂好了?!彼咎躋徊悴愕陌諍?,這是他們幾個聚在一起時經久不衰的游戲。

    於耀、於輝都圍了過來,孟瑤也拿起骰子準備拋擲,陸情深面無表情的道了句,“幼稚的游戲,我才不玩?!?br />
    於耀說道:“誰輸了就讓大家親一下!”大家紛紛贊同。陸情深放下手里的IPAD把方淺淺拽走。

    “深深,干嘛不讓我玩???”她撅起嘴巴不滿意的說?!熬湍隳侵巧?,不得被他們親死!不許玩?!?br />
    “為什麼???”方淺淺小嘴巴嘟嘟的看著他。陸情深用嘴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深深的吻了下去?!耙蛭闃荒莧夢儀??!?br />
    柳如眉的花穴被於翡插的yín水肆流,粗長的棒子根根搗向深宮。兩人就在頂樓的露天花園里,不管不顧的Cāo起來,yín水灌溉了人工草地的沃土上。

    “眉兒,我愛你,謝謝你嫁給我,還給我一對兒子,哦,你的小逼還是這麼能擠,這輩子我是搭在你身上了,下輩子也要你!”他一邊說,一邊一抖一抖的干著,想要給她的子宮打上烙印,生生世世只為他所用。

    游艇在海上隨著波浪起伏,李佳怡也被孟思城打樁機一樣的抽送弄的極速癲狂?!八汲?,好…好厲害…受不了了…”

    孟思城從來就不是個善於表達的人,他的感情都集中在他下面的那根粗硬上,只能用無盡的狠重去詮釋他對她的愛。

    “阿政… ”

    “別說話,抱著我,感受我?!狽秸燜俚某椴迤鵠?,他們躺在私人海灘上,以天為蓋地為廬,就這麼糾纏著彼此滿懷激情的做著愛。

    海浪涌向岸邊的時候,海水輕輕的舔吻她的腳丫,讓顏希舞的感覺更加刺激,xiāo穴也縮的一緊一緊的,爽的方政頭皮發麻,失控的將肉棍插進她的子宮。

    礁石上,陸琰提著王雅茜的纖腿大大分開,握著她的一邊腳腕將她頂靠在後面的礁石上,跪在她的腿間狠力抽插,旁邊只有海浪的拍打聲,在自然界里交合讓身心完全的放松,靈與肉之間又上升了一個感知。

    “小騷貨,小逼又緊又暖,我總是Cāo不夠,怎麼辦?”陸琰低聲說道?!按?*巴愛死你這嫩逼了,舒服的想永遠插在里面不出來,你說我天天插在里面睡覺,怎麼還插不夠呢… ”

    王雅茜習慣了他的污言穢語,也懶得理他,夾著穴只求他趕緊出來。

    當四對夫妻舒爽過後走回別墅,就聽到游戲室傳來哭唧唧的嚎哭聲。幾個人聽到趕緊跑去查看,只見十歲的陸情深一臉認真的抱著六歲的方淺淺拿著IPAD打游戲。而七歲的孟瑤坐在地毯上沖著九歲的於耀、於輝嚎啕大哭。

    “寶貝,怎麼了?”李佳怡跑過去抱起自家的小小蘿莉,心疼的哄著。只聽小小蘿莉指著自己紅腫的小嘴巴哭道,“於耀哥哥和於輝哥哥把我的小嘴都親疼了,嗚嗚嗚,媽媽,痛痛…”

    於翡當機立斷一手抱起一個兒子,躲開一臉炭黑的孟思城。方政則趕緊抱回自家愛女,不滿的告示女兒,“離變態家的小變態遠點!”

    四個女人無語相望,三個男孩兩個女孩,貌似不夠分啊…

    作家的話:

    授課方式今日正式完結,感謝各位親的大力支持,oopy 我是快樂的bsp;謝謝你們兩的禮物哦~

    明日沒有意外的話,會開新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