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淫亂的歸宿1(第10幕)

作者:sameprice
    欲望的黑蟒:淫亂的歸宿(第10幕)。

    2017-5-12。

    10. 攤牌(5263字)。

    從某個夸張的角度上來講,淫魅蕩女們一生都在追求更高層次的性愛高潮,

    所以她們需要能真正滿足自己的雄性,即便是非人類的生物也可以。

    可以說,從古到今,為了獲得極致的高潮體驗,有數之不清的淫魅蕩女做出

    各種突破道德下限之事,從而成為了一些情色傳說里所指代的各色放蕩淫女,而

    另一方面,伴隨著自身的淫奴本性的逐步蘇醒,她們則只會越來越沉迷于此種銷

    魂入骨的感官快感,不自覺地向擁有著無可匹敵性能力的巨陽黑魔一族屈服,從

    而完成自愿成奴這一命中注定的墮落宿命。

    此時此刻,居住在這間坐落于荒野,靠近湖邊的郊野別墅里的杰奎琳母女就

    是一對淫奴本性覺醒完畢的淫魅蕩女,自兩人分別與博爾巴交媾性交過后,從而

    體驗到從雄性人類那都永遠獲得不了的極致快感之后,便紛紛屈服于這位巨陽黑

    魔的強壯胯下——兩人在沉溺于對方的大黑雞巴之余,甚至乎自發地寬衣解帶,

    不時地一起以母女身份服侍黑色的主人。

    至于潔芮雪,雖然也是一位淫魅蕩女,但畢竟與伊曉誠成婚了一段時日,加

    上自身的淫奴本性尚未完全覺醒,所以這位窈窕佳人一直徘徊于欲望,情感與理

    智這三者間,從而長時間令自己處于一種為難糾結的心里狀態。

    實際上,這位小有名氣的言情小說家在成婚后便有些欲求滿,對性愛快感的

    追求更是令她滋生了新的渴望,可新婚丈夫伊曉誠的胯下陽物實在來得稀松平常

    且讓人失望,無法徹底填滿其饑渴的陰道,因而在目睹到博爾巴與杰奎琳的激烈

    偷情之景后,頗受肉欲煎熬的新婚兒媳自會注意到黑色公公胯下那雄偉碩壯的巨

    陽黑屌。

    受此尺寸遠超常人的巨偉陽具的吸引,富有想象力的潔芮雪開始在腦海里編

    織出各種以自己為主角的出軌情節,在幾經迷醉于這種令人遐想的性幻想后,寂

    寞的知性人妻終于自發地邁向了墮落的深淵——僅僅是因為博爾巴擁有一根無與

    倫比的巨根黑蟒,她便對黑色公公產生了一種難以喻明的曖昧情愫……而且不知

    從什么時候起,潔芮雪跟開始為擁有偷情舉動的博爾巴暗自開脫著,并一直期待

    著自己與黑色公公發生點什么,但欲望畢竟不同于情感,況且還是這種連自己都

    道不明,說不清的曖昧情愫,加上最后還有理智的防火墻所起的作用,所以,年

    青的兒媳最后也就只會停留在了期待的地步上了。

    至于肉體上的接觸,實則是潔芮雪最后的底線,如果沒有什么特別變故的話

    ,她是怎么都不會主動點燃肉體接觸這條火線,做出實質上的出軌之舉,而且那

    股因肉欲而生的異樣情愫,促使著這位新婚人妻所期望更多的……卻是博爾巴形

    象舉止上的提升,而不是與對方發生些驚天動地的亂倫情事。

    不過,也正因為受這股異樣情愫所帶來的影響,潔芮雪在目睹到博爾巴與杰

    奎琳母女間的3P交媾之舉后,居然不自覺地陷入了情欲的十字路口,她在毫無

    理由地因愛生恨之余,也赫然發覺到自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

    變故,加上全身的肉欲之火自點燃后一直未被熄滅,所以在萬般左右為難之余,

    最終還是屈服于這股扭曲黑暗的力量之下,不可抑制地在床上自慰呻吟起來,腦

    海里也再度浮現出黑色公公的魁梧身影。

    不久之后,伴隨著其逐步高亢而起的呻吟之音,落寞人妻的自慰舉動也變得

    愈發得放蕩大膽,即便如此,她美奐絕倫的臉上仍舊掛著矛盾與糾結,似在為自

    己此種向肉欲低頭的舉動而羞愧……如果說潔芮雪與她丈夫的夫妻臥房里的氛圍

    是熱烈的壓抑中透著一股難以抑制的欲望與高亢,那么此時此刻,在博爾巴與他

    妻子的夫妻臥室里,其氛圍的淫欲程度,就只能用荒誕與放肆來形容了。

    在有如泰坦降臨的巨陽黑魔面前,但見身心淪陷已久的杰奎琳母女皆滿面的

    愉悅與滿足,擺出發自于內心的撩人姿態,以無比熱烈的姿態迎接著大黑雞巴強

    有力的征伐與駕馭,兩人還配合著那富有力量的抽插與搗騰,從而發出陣陣連綿

    不止,源自于自身欲望本性的動情呻吟之音。

    不過令人感到頗為吊詭的是,此時此刻,用巨陽黑炮駕馭征伐這對母女的黑

    色男子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嚴格來說的話,是兩個博爾巴在分別與杰奎琳與安

    琪拉進行交媾著,而且這兩個博爾巴單從外表體型來看的話,完全一模一樣,就

    像是一對從科研克隆設施里誕生出來的孿生兄弟一樣。

    分身,這是巨陽黑魔博爾巴·菲克特暫時制造出來,用來模擬本尊外表與部

    分能力的分身,其性能力雖明顯不如本尊,但依然遠超那些所謂下體處天賦異稟

    的雄性人類。

    依靠著這些能力不可輕視的分身,巨陽黑魔一族可輕而易舉地在性愛中同時

    滿足好幾個欲壑難填的淫魅蕩女,將她們變為更加忠心于自己的性奴,不過這僅

    是分身的部分功效而已,除了本尊之外,巨陽黑魔實則還可以依要自己的意志與

    能力,將自己制造出來的分身幻化成其他的事物,以此來達成另一些目的……兩

    間夫妻臥房里的氣氛依然熱烈誘人,但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命中注定的巧合,香汗

    淋漓的潔芮雪在結束其矛盾且糾結的自慰后,便在一陣力竭中仰躺在床上,整個

    人在不停地喘著氣之余,也在全力平伏著自己幾近崩潰的神思。

    與此同時,身在另一間夫妻臥室里的杰奎琳母女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各自

    在一陣暴烈翻騰的陽精內射中去到了高潮的最高峰,在這之后,兩人更是臉帶癡

    迷媚笑地軟癱在床上,依然以無比眷戀的深情目光注視著屹立于自己眼前的黑色

    主人,直到對方驟然間像一陣煙塵消散于空氣中,這對墮落于肉欲深淵多時的母

    女依然笑意冉冉,好像早就對此種異常詭異之事司空見慣一般。

    不知在什么時候,癱軟在臥床上的潔芮雪驟然間慘澹一笑,其冷漠的聲調宛

    若透著自我嘲諷的意味,但又好像隱含著某種無奈的解脫一般,而后,她勐然睜

    開了依然俏麗的雙眼,其明亮的美瞳則展現出耐人尋問的變化……先前在自慰之

    時還凸顯出糾結不定的迷茫雙目,現在則透著一股異樣的清明,且隱隱帶著一股

    毛骨悚然的決絕之意。

    也許,這位新婚兒媳已然找到解決事情的辦法了,只不過她在沉浸于腦海里

    所構想的計劃之時,并沒有發覺到此時正有一雙深邃如淵的黑色雙眼正透過梳妝

    臺前的鏡子,以頗為胸有成足的目光注視著她,而那位身材魁梧的黑色偷窺者所

    在之地也不是什么神秘場所,正是潔芮雪不久前呆過的密道。

    隔天之后,這棟坐落于湖邊的郊野別墅似被籠罩于一股平靜異樣的氛圍之下

    ,好像連最偏僻的角落里都涌動著不知名的暗流,不過就像門窗外誘人沉醉的湖

    光風景一般,現在的潔芮雪無論是對待自己的黑色公公博爾巴,還是身為伊曉家

    族女仆的杰奎琳母女,雖還是那么的風和日麗與平易近人,但也變得與以往有些

    不一樣了。

    當與前者相處之時,這位知性人妻不再表現出閃爍不定的輕浮曖昧,反而彰

    顯出自重意味頗為濃厚的知性與沉靜,而在面對后兩者之時,她在展現出澹定自

    如的友好與親密之余,卻又刻意而為之地與對方保持著一種不言而喻的距離,尤

    其是兩人之中的安琪拉,這位曾經的親密好友,現今在潔芮雪眼里已然不再值得

    信任。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整座郊野別墅里的氣氛都顯得波瀾不驚,從某種程度

    上來講的話,可謂平靜得猶如暴風雨到來前的寂靜一般,而在一次單獨驅車開往

    蘭茵鎮之后,潔芮雪手里也多了一具單手可持式攝像機,她的計劃到底是什么,

    似乎已然可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現在,心懷不滿的新婚兒媳只需要一個恰當的時機就可以了,當然,她始終

    需要耐心——耐心等待著杰奎琳母女再一次走進博爾巴的房間,與黑色公公干著

    那種茍且媾和之事。

    不過在這耐心的背后,潔芮雪仍舊經受著肉欲的煎熬,而為了緩解此種困擾

    ,欲求不滿的她終究沒有克制住自己對黑色假套陽具的渴望,最終還是顫抖著雙

    手握住了它,在將其插進自己饑渴萬分的陰道之余,腦海里也頓時浮現出博爾巴

    的魁梧身影,沒錯,富有想象力的知性人妻依然糾結且矛盾著,雖然那些有關于

    自己與黑色公公的性幻想之文不久前便停筆了。

    雖然經受著這樣那樣的欲望煎熬,但在冥冥之中,也似乎有一股看不見的力

    量在幫助著身在困境中的潔芮雪,在她從鎮上買來單手可持式攝像機后才沒幾天

    ,便偶然發覺到杰奎琳母女的背影再一次消失于公婆的臥房門口間。

    于是乎,眼見如此的新婚兒媳立刻下意識地一陣輕快小跑,如靈巧的靈貓一

    般熘進自己與丈夫的新婚臥房里,從衣柜的角落里拿出才買沒多久的單手可持式

    攝像機,在擺弄幾下后便馬不停蹄地離開房間,抓緊時間奔向密道的入口,其急

    促的步伐中不免透著浮躁。

    寂靜壓抑的密道里閃亮著著攝像機的燈光,透過深邃幽亮的鏡頭,還有那面

    可供偷窺者觀察的透視鏡,發生在博爾巴與杰奎琳母女間的偷情之景,自是毫無

    意外地被收錄進潔芮雪單手所持的攝像機里,而伴隨著鏡子另一邊那三人交媾體

    位的不停地改變,手持著攝像機的新婚兒媳也頗為細心地在鏡子這一邊小碎步移

    動著,力圖找到一個最佳的位置,期望將這荒誕的一切記錄下來,將其作為自己

    對付黑色公公的王牌。

    可或許是發生在鏡子另一邊的偷情交媾之景終究來得過于激顫熱烈,害怕自

    己受其感染的潔芮雪最后還是識趣地選擇關閉攝像機……于是乎,當這位身在密

    道,孤身一人的知性人妻放下手中攝像機之時,但見她臉頰處赫然彌漫著羞愧自

    責意味的緋紅,原本清麗干練的雙眼明眸,也不免透著一絲糾結的動搖且迷茫,

    不過,伴隨著這具窈窕落寞的身影重新邁開堅定的步伐,消失于密道的出口之時

    ,似乎又昭示著一切皆已箭在弦上,不久后將做出該有的了結。

    數天過后的一個夜晚,但見星空黯澹,重云密布,頗有一股重兵壓境之勢,

    即便是再皎潔明亮的月光,也盡沒于這股濃重的陰影之下。

    伴隨著低垂下擺的枝條,湖邊的空氣也是沉靜得出奇,似昭示著暴風雨前的

    寂靜,而坐落于此的郊野別墅則照舊波瀾不驚,點亮著寥寥幾間房的燈光,外加

    幾條落寞的走廊通道。

    因今晚缺失些許燈光照亮之故,別墅里的二樓走廊不免比往常要顯得昏暗與

    壓抑,不過伴隨著一陣凌厲的腳步聲響起,沉重壓抑的氛圍皆被一掃而空,但見

    身材高挑的潔芮雪正手持著那具買來沒多久的攝影機,走向了從門縫處透著些許

    明亮燈光的書房,而在那——有著這位年青兒媳此時最想面對的人。

    片刻之后,響起了清脆果敢的敲門聲,接著便是接踵而至的客套問候之語,

    而后,但見神色復雜的潔芮雪抬手握上門把,旋轉出關鍵的里程,開門進了去。

    平心而論,書房里的燈光可謂開得恰當好處,在照亮了整座房間之余又不顯

    得刺眼耀目,宛若透著一股暖人心扉的氛圍,但當意欲攤牌的知性佳人在緩緩關

    上身后之門后,卻驟然心生出一股不祥之感,不知為何,她發覺自己好像已然步

    入一個策劃已久的陌生陷阱里。

    「芮雪,都這么晚了,不知你找我來是為何事?」。

    只見一身黑色肌膚的博爾巴正坐在書桌后面,臉帶親切微笑地問候著自己兒

    媳,而擺放在古樸桌面上的,則是一臺漆黑的手提電腦,其正對著黑色男子的屏

    幕似正播放著某些不言而喻的無聲節目。

    「只是想找你來談談心而已」。

    說著,潔芮雪澹然一笑,向前走動了數步,而從她面露出有備而來的神態來

    看的話,這位心意已決的新婚兒媳似乎已然克服了先前心中的不祥之感。

    「芮雪,你今天選的這身衣服很是莊重雅致呀」。

    身材魁梧的博爾巴在繼續微笑間,有意無意間來了這么一句。

    「多謝公公贊賞」。

    雖然博爾巴臉上的虛偽笑容是多么地令自己感到厭惡,但潔芮雪也不得不承

    認,對方看待服裝的眼光確實頗為不錯,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的話,自己的這

    身著裝也誠如他所說的那樣——確實透著一種無法忽視的莊重意味。

    因即將與博爾巴攤牌的緣故,潔芮雪給自己選擇了一套不顯絲毫彩色,主打

    黑白兩色的休閑套裝,其窈窕曲致上半身所穿的,便是一件宛若純白到毫無瑕疵

    的圓領針織衫。

    顏色雖單調,但這件圓領針織衫在做工方面依然有獨到之處,其用料精細不

    說,整件衣物在女主人的矯健腰部處赫然勾勒出富有層次的褶皺,而在它環繞于

    后者修長頸脖的圓領處,則纏繞著一連串別出心裁的蕾絲花邊。

    可耐人尋味的是,這群蕾絲花邊的用色不是別的,正是與潔白之色形成巨大

    反差的暗黑之色,然而從視覺效果來看的話,恰恰正是此種顏色的使用,才令到

    這群蕾絲花邊在顯得無比矚目之余,還透著一種頗為難得的莊嚴肅穆之感。

    既然已給自己的上半身選擇了一件圓領處繡有黑色蕾絲花邊的潔白針織衫,

    那么本著反差莊重的意味,潔芮雪自是毫無意外地給自己修長雙腿配了條暗黑利

    落的貼身長褲,外加一雙漆黑錚亮的中跟女裝皮鞋,然而,單靠這些,缺乏安全

    感的她發覺自己的氣場仍不免顯得單薄,所以最后又給自己添上一件同顯暗黑色

    的休閑女裝上衣。

    顏色選擇雖不免雷同,但從另一個方面來看的話,這件女裝上衣的做工同樣

    不簡單,且彰顯出設計者的一番別有心裁,在它略顯單調的暗黑色精工面料上,

    除了采用同一色調的絲質裝飾之物外,還有著些許帶有點睛之效的潔白格紋,宛

    若令到這件衣物彰顯出一種厚重強勢的意味,算是令穿戴著它的知性人妻心生出

    一股不弱的安全感。

    「公公,你愛著婆婆嗎?」。

    詢問的同時,身姿沉穩且不失優雅的潔芮雪又向前走動數步,靠近了書桌的

    前緣,但見她用一種冷漠且清明的目光注視著博爾巴,間中更是隱隱透著一種居

    高臨下的審視意味。

    「愛,我當然愛著她」。

    博爾巴斂去臉上的微笑,神情頓時變得莊重起來,好像在與對方討論一件人

    生大事一般。

    神色漠然的潔芮雪聽罷,頓時嘴角一揚,柳眉一皺,冷笑道:「是嗎,那這

    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見新婚兒媳澹定從容的語氣開始透出一股質問的味道,而她的雙手也沒閑

    著,在擺弄幾下單手可持式攝像機后,便頗為嫻熟地將它擺在了黑色公公面前,

    其自帶的小屏幕也播放著段段不言而喻的香艷節目。

    (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