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重返云嶺(3)

作者:沒有窩的魚
    [第7章  強權之下]

    第91節  重返云嶺(3)

    那兩團肥碩的乳房托起的粉紅色櫻桃不斷的調戲著自己的眼睛,這一刻,沈文感覺自己快把持不住了,她那曲線玲瓏,凹凸分明的身體,肌膚晶瑩透亮光滑圓潤,仿佛一不小心就可以吹彈得破!

    兩座鼓圓的圣女峰硬挺高聳,小腹平滑細膩,細腿修長,纖臂似香藕,腰細如折柳,最要命的是,此刻廉麗娜現在渾身不著一縷的和自己的身體糾纏在一起。

    廉麗娜緩緩的抱住沈文,坐在沈文懷里,雙腿夾住沈文的腰身,她那迷人性感的身體竟然也控制不住的發抖,香汗淋淋,眉頭微皺,嬌喘嚶嚶,胸前兩座山峰起伏不定,抖動生波,少女懷春,少婦發情,這都是燃燒前的預兆。

    看著懷中廉麗娜紅艷的臉頰,迷離的雙眼,沈文仿佛站在云端,他有一種強烈占有她的欲望。

    這一刻,他終于喪失了理智,他畢竟是一個和妻子長期分居的正常壯年男人,再加上酒精的刺激,終于兩團火熱的身體斜躺著相互交織倒在柔軟寬大的真皮沙發上......

    云嶺縣新路通車儀式搞得很熱鬧,省委書記萬孜牛赫然出席,省長賀慧芹在收到邀請之后,赫然表示自己的日程已滿,安排常務副省長張筱雨代替自己出席。

    省里兩位老板的態度使云嶺新路通車剪彩儀式顯得更為隆重,一個縣的通車儀式,竟然同時引起省一號二號的重視,這里面的文章很多人都在用心琢磨。

    在剪彩儀式前的講話中,萬孜牛給于云嶺縣的各項工作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作為云嶺的前任縣委書記的沈文,也被作為重要的客人,邀請坐在了主席臺。

    看著臺下那么多的人,沈文還是多少有一些的感慨,自己走過了許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路,他也看到了臺下許多的熟面孔,這讓他更增加了一份感慨,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從沈文的本心來,他是為云嶺的建設做出了很大貢獻的,但是現在風光無比的確是程靜雯。

    這幾天沈文一直在反思自己為官之道,此刻突然有了一種新的感悟,人貴知足,自己能夠走到今天已是萬幸之事,做任何的事情,只要本著盡心去做,本著多為大家做點好事就行了,管別人怎么去。

    云嶺新路的建成,無論這份政績放在誰的身上,得到益處的畢竟是云嶺的百姓,這就足夠了,何必斤斤計較自己個人的得失哪?

    程靜雯為這次的剪彩儀式準備的戲份很足,前面一條彩帶橫向攔住道路,彩帶后面是一排云嶺的公交車,借通車儀式的東風,云嶺縣正式開通公交車,兩件事無論哪件事對云嶺百姓來都是驚天動地之舉。

    站在主席臺前方的話筒前,微笑著望著圍觀的群眾,雙手疊在一起放在胸前,這種新式旗袍相比較老式旗袍最大的不同就是腿兩邊的開縫較低,畢竟這是莊重場合,露著大腿畢竟不雅。

    沈文坐在主席臺位置,恰好能看到程靜雯被旗袍緊緊包裹的臀部,中間那道深深地溝壑異常清晰,主席臺上包括萬孜牛在內的幾位都緊緊盯住程靜雯的那個位置,目光的方向都比較一致。

    “云嶺路通車剪彩儀式現在開始,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省委書記萬孜牛和常務副省長張筱雨同志為我們進行新路通車剪彩儀式!”

    程靜雯的話音剛落,現場立刻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歡聲雷動,鞭炮齊鳴,好一派熱鬧歡騰的氣氛。

    待萬孜牛和張筱雨拿著精致的剪子站在彩帶面前時,鞭炮聲及歡呼聲慢慢的消停下來,萬孜牛在中間位置拿著剪刀等待著開剪的那一刻,張筱雨微笑著以一個優美的姿勢亭亭玉立在萬孜牛的右手位置。

    程靜雯作為東道主自覺地站著最左側,三人都望著省臺攝像師的位置,只待攝像師一舉手便同時開工,望著眼前的一幕所有人都屏息凝視,拭目以待。

    “怎么不讓沈書記進行剪彩?沒有沈書記的勞碌,哪有今天這個儀式,現在的人真是坐享其成不知臉紅!”

    這一聲音異常洪亮,現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程靜雯聽到聲音更是臉色煞白,這句話的人雖然沒有提名道姓,但是字字句句卻都是針對自己而來。

    程靜雯假意平復自己的心情,斜眼瞅了一下穩穩坐在主席臺上的沈文,只見沈文雙目緊緊盯住一個方向,程靜雯放眼望去,只見在遠處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坐著一個面色如水的禿頭,禿頭的右手中拿著一個半斤裝的酒瓶。

    這個人正是四爺,沈文知道無戒大師是一個什么都不戒的和尚,至于四爺到底是不是和尚,沈文還真不知情,只是知道四爺是云嶺縣街道的小混混。

    他的話讓現場的人都很尷尬,萬孜牛和張筱雨以及程靜雯手中依然拿著剪刀做出剪的姿勢,最后還是張筱雨反應比較快,轉身回頭將自己的剪刀遞到沈文手中,雙手推著沈文的肩膀的將沈文推到彩帶前。

    見到這一幕程靜雯也反應過來了,連忙將自己的剪刀遞到張筱雨手中,自己神情落寞的坐在主席臺靠左邊的位置上,雙手托著腮幫看著站在前面的三人。

    自己處心積慮,希望借這次儀式自己能夠大放異彩,讓自己成為云嶺百姓心目中的好官,借此來樹立自己在云嶺縣獨一無二的地位,徹底將沈文對云嶺的影響力降到零點,千算萬算沒算到現場會有人來砸場子。

    想到這里,程靜雯看了看站在旁邊一臉笑容的縣委辦主任谷新強,心中的怒意更甚,現場的組織者就是谷新強,嚴把入場關,保證進入現場的人都是可信可靠的。

    程靜雯甚至提示谷新強可以把縣委縣政府各機關單位的員工拉來充當人數,為了這次盛會能夠順利召開,縣政府專門用了幾輛大巴車一大早把縣城的叫花子運到了鄰縣,這個禿頭喝酒的人到底是怎么進來的?他谷新強是干什么吃的?

    程靜雯亂想的一瞬間,前面的剪彩儀式已經完美結束,萬孜牛、張筱雨和沈文已經滿臉笑容的走了回來。

    程靜雯強裝笑臉走到話筒前,笑盈盈的宣布剪彩儀式到此結束,下面開始通車,隨著幾輛公交車的啟動,這次盛會就這么結束了!現場的領導分別上了一輛輛早就停好的轎子,百姓也就隨著一哄而散了。

    剪彩儀式之后是云嶺專門舉辦的酒會,其實也就是吃一頓飯的意思,這種飯局對于官場之人來是一個很好的拉近關系的機會,整個的縣委招待所餐廳里座無虛席,許多剛能夠進入到這里的人都把這次的吃飯看成了大事,每一個人的臉都是笑容。

    本來沈文是被安排到貴賓席的,和萬孜牛、張筱雨同桌,但是,沈文還是想與以前的同志們聚一聚,其中在邊上的一桌有人大聲喊道:“沈市長,到這邊來?”

    沈文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常務副縣長郝勝以及政法委書記韓沁香,公安局局長孟大奎,還有教育局局長馬曉麗等人已經上首位空了出來,見到這一桌都是自己過去提拔的鐵黨。

    沈文就微笑著走了過去,與郝勝握手道:“怎么樣,一切還順利吧?”

    郝勝握著沈文的手激動的道:“沈市長,一言難??!”

    聽到這話沈文微微皺眉,見到這一桌的位置在這間大廳中不起眼角落里,沈文似乎明白了什么,程靜雯上臺肯定會先拿著自己臨走前留下的這批人開刀,加上自己臨走前和縣長陳水一鬧得并不愉快,估計這批人在云嶺縣過的很是艱難。

    孟大奎握住沈文的手都有些顫動,實話,如果不是沈文的幫助,他知道自己至今肯定還在還在那個偏遠的山上,自從當了公安局長之后,他終于可以發揮自己的特長,專心辦案了,盡管在工作中時不時的會受到縣委縣政府在后面掣肘,盡管如此,孟大奎也以非常知足。

    由于沈文的加入,這一桌今晚顯得異常的熱鬧,幾位也都是敞開懷的喝,很快就都有了醉意,見到自己的老部下日子不好過,沈文心中也不是個滋味。

    但是官場就是如此殘酷,自己開以為他們創造機會,至于他們能不能借勢而起,這是自己無能為力的了,自己不能一直關照他們,盡管如此,沈文也意識到如果機會得當,還是應該扶持他們一把。

    整個吃飯的過程當中,沈文成了中心,大家談起云嶺縣的情況,沈文仿佛又回到了過去的年月,想到在坐的人里面有幾個一直都是站在自己這方,堅定的支持著自己時,沈文多少有些愧疚之情,自己如此發展,照顧他們的地方卻很少,下一步看來應該在這方面為他們做點事才對。

    沈文他們這一桌差不多是屬于最后吃完的一桌,大家都顯得很是熱烈,看到大家都已吃好,韓沁香道:“沈市長,要不,大家再去唱一曲?”

    郝勝高興道:“沈市長如果沒有其它的安排,一道去活動一下?”

    他也想進一步與沈文進行交流,這次的機會對他來真的是太好的一個機會,與郝勝、韓沁香一樣心理的人不少,大家都希望通過唱歌跳舞,加強與沈文的溝通。

    隨即郝勝又嘆道:“仿佛女同志少了一些,跳舞也只能男的與男的跳了!

    聽他得有趣,眾人哈哈大笑起來,教育局長馬曉麗笑道:“女同志還不好找?.正好,我們教育局就有很多女干部,召之即來,她們都是從全縣各個學校選拔的最優秀最出色的教師,知書達理,文雅內秀,只要各位領導需要,我把她們也請來?!?br />
    聽到這話在座的諸位男士心里都癢癢的,沈文心中卻有些不快,馬曉麗身為教育局長,怎么能毀壞教師在諸位心中的光輝的形象哪?

    不過現在這個社會物欲橫流,萬事萬物都在變質,教師也難以保證純潔無暇。

    見到幾位的興致頗高,沈文也不好掃他們的興,心想自己反正在這云嶺也沒有什么事,就去與大家再交流一下也好,正想答應時,就見程靜雯跑了過來。

    今天的儀式弄得大家心里都不舒服,這絲毫不影響程靜雯招呼客人的積極性,此時的程靜雯已經換了一身古式的旗袍,旗袍邊上的縫隙一直延伸到豐滿的臀部附近。

    在幾桌上來來回回的想花蝴蝶一樣的穿梭,很是惹眼,程靜雯先是和沈文簡單的握了下手,然后頗有醋意的道:“沈市長,張副省長剛才囑咐,叫你吃了飯之后到她的住處去一趟?!?br />
    “張省長找!”跟隨在沈文身后的眾人一聽這話,心中可就復雜起來,看來沈文的根基不是一般的深厚!

    想到沈文有那么深的根基時,大家對于緊緊跟住沈文之心也更強了,這是一棵參天的大樹,只要靠緊了,大家相信遲早都會獲利較豐。

    沈文看向大家歉意道:“看來我無法同你們一道去了!”聽到張筱雨叫自己過去,沈文估計應該是有什么事情要對自己交待,當然了,也有可能是看到自己到了云嶺,見見自己而已,或許張副省長體內有些東西需要排泄一下。

    想到這里沈文微微有些苦笑,現在自己走到哪都能碰到和自己有染的女人,這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次云嶺之行,先是碰到了被自己破了初次的施菲菲,又見到了張筱雨,加上程靜雯這就是三個女人,真不知是官位的魅力還是自己的魅力,導致有這樣的境遇。

    郝勝笑道:“省委領導請你去,這可是大事,我們什么時候再聚都行?!?br />
    韓沁香也道:“沈市長快去,別讓張省長久等了?!?br />
    沈文道:“這樣,我在云嶺再多待兩天,明后天我請程書記吃飯,到時邀請各位陪同?!?br />
    這是沈文想到的最好辦法,自己和程靜雯初次見面時相處的很融洽,感情頗深,之所以演變到今天,其間有很多不得已的原因,自己請客吃頓飯緩解下和程靜雯的關系。同時也算把自己在云嶺的班底交給程靜雯,這是兩利的事,聽到這話站在一邊的程靜雯果然微笑著道:“我們是東道主,怎么能讓沈市長請哪?到是我請諸位吧!”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亅.亅夢亅島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