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男女的博弈?。?)

作者:沒有窩的魚
    [第7章  強權之下]

    第12節  男女的博弈?。?)

    “是的,沈書記規定的,群眾領兩份,黨員干部領一份!”張蝶心如實回答道。

    “那沈書記哪?也吃這些嗎?”司徒塵以為是這幫人在糊弄自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懷疑的問道。

    “沈書記自昨天到現在還未進一點食物,僅僅是喝了兩碗開水!”這話時張蝶心的煙圈一紅,強忍著沒滴出淚來,錢晨也是一副難過的表情。

    “那......那給我也來碗熱水吧!”司徒塵顯然沒想到會得出這樣的答案,只能避開那個話題道。

    “對不起,司徒市長,咱們的資源有限,不到吃飯時間不燒開水!”張蝶心滿臉歉意的道,張蝶心到不是有意給司徒塵難看,只是沒有合適的器具,點火燒水確實很麻煩。

    “司徒市長,傷員越來越多,咱們現在的醫療條件太差,醫療器材也太落后,一直這樣的話,恐怕很多受傷嚴重的群眾會無辜失去生命!您看這該怎么辦?”錢晨將現在的情況如實相告。

    聽到錢晨的話司徒塵精神一震道:“對,這個事很緊急,我看還是先聯系后方把沈書記送出去救治!”

    聽到司徒塵這樣,張蝶心道:“司徒市長,現在的嘉山離不開沈書記,市民們如果得知了沈書記離去,這會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會大大影響嘉山的穩定,會影響嘉山的救援工作!”

    司徒塵笑道:“張副市長,你這話就有些危言聳聽了,嘉山遇到了這么大的災難,整個的救災工作并不是沈書記一個人的事情,這是我們市委市政府的事情,有大家在這里,出不了什么事情,”

    “再了,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沈文同志的傷勢好轉考慮的,如果不立即進行救治,出了問題你我能夠承擔責任嗎?”

    司徒塵的話透出一種意思,假如沈文不送出去,有可能他就會有生命危險,聽到這話張蝶心和錢財對望一眼,眼神之中透出了擔憂,沈文至今昏迷不醒是大家的一塊心病。

    司徒塵見自己的話起了作用,繼續道:“鑒于沈文同志受了傷,無法指揮救災工作,我看這樣吧,現在一切就由我來指揮,希望大家從大局出發,一定要把工作抓起來,確保整個的救災工作不出現問題!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咱們三個人還不如沈書記一個人嗎?”

    司徒塵這話的有些低調,在暗示錢晨和張蝶心,沈文走了,這嘉山就是咱們三個人了算,這功勞也有你們一份!

    錢晨似乎有些猶豫,但是張蝶心明顯不吃這一套,開口道:“司徒市長,我個人認為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解決眾人的飲食問題,沈書記的事再大,那也僅僅是個人的事,幾十萬人等著吃飯哪!”

    張蝶心在嘉山雖然懷才不遇,得不到提拔,但是能走到副市長的位置畢竟也有自己的長處,她一眼便看出司徒塵的真正用意,沒等錢晨話便搶先了出來。

    萬一錢晨同意了,三個人二比一,到時沈文肯定會被送出去,沈文勞心瀝血的努力才有了現在的局面,不能轉手就被司徒塵撈去了。

    聽到張蝶心的話后,錢晨也意識到了司徒塵的用意,雖然沈文不在的情況下,由司徒塵負責是對的,但是看到司徒塵連沈文的情況都不去了解就急著搶權,這也太吃相難看了吧?

    司徒空似乎不介意張蝶心的話,但是卻很被沈文的手腕折服,想不到兩天的時間沈文就成功的在嘉山樹立起自己的威信,抬眼望了望一身白色套裝的張蝶心,盡管那身潔白的職業套裝已不再潔白,糊的滿滿的一層黃泥。

    下身一條很不合身的褲子穿的有點不倫不類,司徒塵很疑惑像張蝶心這么一個看起來很有品味的女人怎么會穿這么一身不搭配的衣服,他不知道的是張蝶心原來穿的肉色絲襪已經漏洞百出,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么一條能夠遮體的褲子。

    司徒塵此時的心情真的是不錯,本來他到來時看到了沈文已經把一切工作理順,自己也就是一個配角而已,沒想到這天上掉了一個大大的餡餅下來。

    沈文負傷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把這救災的功勞分一大半過來,甚至還會更多,沈文要是一直昏迷下去,自己不定會取而代之,很多被重物擊倒后的人都成了植物人,這沈文到底會不會哪?

    想到這里,司徒塵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只要沈文離開了嘉山,這里的一切就自己了算,到時的政績可就大了,至于市委書記的位子,那只能聽天由命了!

    “好了,咱們就不要爭論了,嘉山的救災工作已引起了全國的重視,我們一定要在這方面加大對外宣傳的力度,我有一個想法,咱們應該如實把全市的救災情況用攝像機、照相機等工具保留下來,這是一筆寶貴的材料!”

    司徒塵拿定了主意一會聯系后方派直升機,也就不再和眼前的二人嗦,在嘉山,現在自己才是最高領導,最終的拍板權在自己手中。

    錢晨道:“這個事情沈書記已經進行過安排,一直都是這樣進行的,只是先前我們的設備很簡陋,都是在廢墟中找到的一些數碼相機,在拍攝和攝制的質量上難以保證,現在好了,那邊的記者正在全程記錄救援工作?。?br />
    “又是沈書記?”司徒塵現在滿耳朵聽到的都是“沈書記”這三個字,心里已經到了極度敏感的地步,他再也不想聽到這三個字,便急聲道:“你們先去吧!”

    司徒塵并沒在意張蝶心和錢晨反映的問題,心里一心想著如何把沈文弄出去,沈文躺在這里,自己就靜不下心來工作,為了避免眾人自己的閑話。

    司徒塵邁步向遠處沈文的帳篷走去,走到近前只見帳篷外已經圍了許多的人,大家都是在聽到沈書記受了傷之后趕過來的,在這次的救災當中,要不是有沈文的各種果斷的救人措施,許多人都無法活過來,當然還有很多人沒得到沈文受傷的消息,不然的話可能會匯聚更多地人。

    “大家不要圍觀了,各司其職吧,不要把手頭的救援工作放下!”走到附近司徒塵沖著眾人嚷道。

    眾人紛紛回頭看了看這個油頭粉面,肥頭大耳的家伙,其中一個群眾跑過來狠狠的閃了司徒塵一巴掌,口中嚷道:“媽的,你算那根蔥,剛才就是你把老子推到石塊下的,該砸死的人是你!”

    聽到這話,附近的人慢慢向這邊圍了過來,很多人都把拳頭攥的啪啪響,想起眼前這個西裝革履、頗有官相的人才是罪魁禍首,眾人都是氣不打一處來。

    外面鬧的不可開交,帳篷內的醫療隊隊長馮霖卻在向錢晨和張蝶心匯報著:“剛在已經處理了傷口,需要觀察一下,有可能很快就會醒過來,我擔心有可能會有更大的內傷,如果有內傷就難辦了!”

    “沈書記,道路馬上就會打通了,現在的云嶺缺不了你啊,快醒過來吧?!彼淙恢郎蛭奶壞?,但張蝶心還是忍不住了出來,話隨著淚水流了下來。

    “張市長你不要太擔心了,沈書記沒事的,相信他很快就會醒過來的!”隊長馮霖本是嘉山市人民醫院的院長,出話來自然有一定的份兩。

    “真的嗎?馮院長?”張蝶心拭去眼角的淚水,急切的問道。

    “沈書記的傷并不要緊,他只是太勞累了,又沒有得到及時的食物補充,現在沈書記實際上是處在睡眠狀態!”馮霖滿臉自信的道。

    “噢,那就是好,沒事就好,謝謝你馮院長!”張蝶心雙手撫著胸口來回的摩挲著,一顆動蕩不安的心終于漸漸回歸原位了。

    “張市長,書記是我們大家的書記,你謝我干嘛?”馮霖眼睛躲躲閃閃的盯著張蝶心那雪白的胸口笑道。

    “沒事我先出去了,外面怎么這么吵!”張蝶心想起外界對馮霖評價,心中有些不安,連忙躲了出去。

    市人民醫院一直是個爛攤子,但是效益卻出奇的好,馮霖是一個全國知名的婦科專家,外面一直謠傳馮霖當了市醫院的院長后,大量的招進年輕漂亮的衛校畢業生,甚至在醫院門口都安排了兩個絕色佳麗輪流值班。

    特別是市人民醫院住院部,幾乎是天天爆滿,很多人有點小感冒都請求住院治療,而且大都申請昂貴的單人病房,人民醫院最漂亮的女孩也大都分在住院部,這就不難令人產生遐想了。

    走出帳篷見到眼前的場景,張蝶心大吼道:“住手,這是我們嘉山市市長司徒塵同志!”

    現場很亂,張蝶心的聲音很快便淹沒在吵嚷聲中,有幾個人的拳頭已經開始落在司徒塵的身上,司徒塵不停的跳躍躲閃著眾人的攻擊,張蝶心急的直跺腳。

    “住手,你們想干什么?”洪亮的聲音猛然從張蝶心的身后響起。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眾人漸漸平靜下來,在馮霖和錢晨的攙扶下,沈文緩慢的來到司徒塵身前,伸出手道:“司徒市長,你受委屈了!”

    就這么一伸手,背上的傷口痛的沈文咧了咧嘴,眾人注意到沈文的面色蒼白,顯然是失血過多的原因,誰也不敢出聲來惹的沈文生氣,現場的人都這么靜靜的注視著沈文。

    “大家......大......大家各司其職,不要耽誤了救援工作!”勉強完這句話,沈文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順著額旁流了下來。

    人們望了望就像在泥水中打過滾一樣,滿身泥濘的沈文,和旁邊那位西裝革履,皮鞋锃亮的司徒塵,漸漸的疏散開去。

    “沈書記,你終于醒了!”等眾人漸漸散去,張蝶心也大大松了一口氣笑道。

    “張市長,錢主任,我這一休息可就辛苦你們了!”沈文望著張蝶心和錢晨道。

    這時,站在旁邊的醫療隊副隊長郭大林觀察了沈文一陣道:“沈書記,你失血過多,要輸點液,暫時不能去工作,大家也不要打擾了沈書記?!?br />
    他雖然是醫生,但是,由于現在根本就沒有設備對沈文進行檢測,只能希望沈文盡可能的多休息一下。

    沈文知道自己主要是失血過多,背上的傷并不要緊,對郭大林道:“放心,我沒事,現在工作要緊?!鋇秸飫?,沈文問道:“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

    聽到這話驚魂未定的司徒塵接過話道:“通道就快打通,我聽到你受傷的消息可著急了,正準備聯系后方派一架直升機把你送出去?!?br />
    張蝶心看著司徒塵笑道:“現在沈書記沒事了,司徒市長可以安心工作了?!?br />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完司徒塵尷尬的搓了搓手。沈文混了那么長的時間,對于司徒塵的心態很容易就弄明白了,心中暗想,現在是關鍵時期,馬上就要打通通道了,這司徒塵那么急著跳出來,也真是利欲熏心

    亅.亅夢亅島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