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節 再飛一次

作者:沒有窩的魚
    只不過事情沒有袁蕾想的容易,她披著被子給袁蓓開了門,卻發現袁蓓喝的已經醉眼朦朧了,她歪歪斜斜的進了房間,直接倒在床上,沒過幾秒鐘竟然睡著了。

    “喝成這樣了?”沈文不解的看著袁蕾。

    “興許是遇見難纏的客人了,哎,那就讓她睡吧!”到底是親姐妹,袁蕾還是很心疼姐姐的。

    “那我怎么辦?”沈文的意思是戰斗還沒結束呢。

    袁蕾主動拉著沈文的手放在自己的身體上,撫摸著她溫暖而細膩的肌膚,沈文感覺自己渾身的細胞又變得興奮起來,手從她柔軟的腰際漸漸向上游移,抓住她的一只乳峰用力揉捏起來。

    袁蕾乳峰非常柔軟,比沈文的手掌要大多了,沈文一邊不能抑制的撫摸著她的身體,一邊把她抱放在大床上。

    袁蕾瞇著眼睛,臉上盡是艷若桃花的春情,從現在的角度看過去,她橫陳在沈文面前,見她那潔白而細膩胸部起伏不止,沈文忍不住捏上一把。

    她身上散發的成熟韻味深深地吸引了沈文,而接下來是光滑如綢緞細膩的小腹,她雪白勻稱的美腿和雙腿末端緊緊夾在中間,是稀疏油亮的絨毛,閃著的光澤,似乎在歡迎沈文的到來。

    沈文無法用詞語來形容眼前的美景了,只覺得口干舌燥,頭腦也泛起一陣陣熱浪,沈文迫不及待的把手伸進了她的后庭中,摸索著,探尋著。

    袁蕾被沈文弄得她不停地扭動,液體很快流出將沈文的手濕潤了……沈文的手一邊肆虐在她的根部,一邊貼著她翹臀的撫弄著。

    “啊……不要……弄那里……唔”袁蕾此刻激烈的扭動著身體,小嘴中頻頻發出些如泣如訴的呻吟聲,掙扎的夾緊,握住沈文的大手以防止沈文進一步在她下面扣挖,同時氣息急促的哀求著,“那里有點疼啊……”

    “啊……難受死了……”

    袁蕾被沈文的技藝撫弄的扭動翹臀往上挺著,一雙玉手不住的在沈文的胸膛上抓撓這,口中發出的嬌喘,“啊,受不了了……好舒服啊”她彎起把的翹臀越抬越高,嬌羞難耐的吶喊著“癢死啦……快來吧……求你啦……你快嘛”。

    看著她饑渴難耐的神情,沈文也不再挑逗她,扶著她的柳腰,分身按照一定的節奏向她進攻,直把她弄得呻吟出聲,語無倫次。

    看著她那潔白如玉絕沒任何瑕疵的背股真是一大享受,那秀美的曲線更像是鍾天地之靈秀,動人之極。

    不用很久,袁蕾便到了極限,她緊摟著沈文,腰部努力的往上頂,口中叫道:“??!我要死了,好弟弟……??!”

    “你喜歡被我干嗎……”

    “你……我不告訴你”袁蕾被沈文直白的問話弄得面紅耳赤,羞惱的閉上嫵媚勾魂的雙目。

    突然沈文看到床邊有微微滾動的聲響,忙悄悄的扭過頭,卻見袁蓓正對著他們,而不知道什么時候,袁蓓的被子已經踢騰開了,上衣的幾個紐扣也完全解開,露出而有彈性的,粉紅色的乳暈在雪白的襯托下嬌艷奪目,胸前的小乳鴿已經相當可觀了,雖然沒有袁蕾這么豐滿,但是形狀也相當的優美,稚嫩得簡直令人不忍心觸碰。

    沈文的目光順著她那光滑的脊背掠向,頓時被那處女那神圣的領地所吸引,明顯的可以看出裙下內褲上一團水痕……頓時無盡的在沈文胸中攀升,沈文快要發瘋了……

    看來袁蓓并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醉的這么嚴重,而是一直在豎著耳朵偷聽,沈文現在才發現她的呼吸急促,這個發現讓沈文心中興奮異常,因此故意將聲音弄得非常大,小腹猛烈撞擊著袁蕾的豐臀,發出清脆的“啪,啪!”聲。

    一開始袁蕾明顯的不適應,秀發凌亂的飛濺著,嬌軀不住的顫抖著低呼,“喔……快把我的腿放下……受不了啦呀……輕點呀”香汗濕漉漉的從身體內滲出……

    但是很快她就顧不上了許多,狂躁地扭動肥腰來迎合沈文每一次侵入,口中嬌喘連連:“好棒,好,用力……”

    而沈文則時刻關注著袁蓓的騷動,只見她似乎被他們的舉動所感染,口中咬著被子的一端,身體的蠕動越來越劇烈,看到她的反映沈文更加興奮起來,而此刻袁蕾只是閉著眼睛享受……

    沈文偷偷的騰出右手鉆進被子,用手撫上袁蓓滾燙的身體。剛剛一接觸,她的身體頓時一硬,繼而驚慌失措的抓住沈文的手臂,可能是怕驚動了袁蕾,袁蓓此刻一動也不敢動。

    此刻袁蕾的俏臉上完全是欲仙欲死欲罷不能的神情,她的玉手緊緊的環抱住沈文的脖子,修長的美腿也牢牢的勾住沈文的腰肢,迎合扭動著嬌嫩粉臀配合著沈文的動作。

    為了讓袁蓓徹底的放松,沈文的手指輕柔的撫弄著她的小腹,一點點的上移,不安份地滑過她的掖下,最后終于撫摸到她的乳峰,他的手掌按壓在她嬌小的花蕾上輕輕搓揉著。

    袁蓓沒有抗議,只是在被子中輕輕地喘息。

    沈文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輕柔的動作帶給她刺激,漸漸的她的開始嬌挺起來……

    而她的手也不再阻止沈文,而是在沈文的撫摸下漸漸進入佳境,呼吸明顯急促了許多……沈文的手重新一路朝下,她配合著略微分開,迎接沈文的來訪,嘴中也發出不可辨聞的嗯嗯聲,我們倆就這樣默無聲息的交流……

    經過長激情澎湃的交鋒,沈文周身的快意也開始向跨下凝聚,速度更加迅猛起來,而此起彼伏的讓袁蕾近乎虛脫,渾身顫抖著在沈文的身下擺動,浪態飛揚,很快就再次達到了。

    伴隨著袁蕾的陣陣收縮,沈文也把生命的種子全部撒播在她后庭的花心。

    一場有聲的戰爭結束了,而一場隱蔽無聲的戰爭才算是正式打響,沈文翻身躺在中間,拉了拉被子蓋住兩人的身體,然后將手重新鉆進了袁蓓的被子中。

    沈文立即就感到那雙嬌嫩間的熱氣,彎曲著一根指頭就在根部上撥劃著,袁蓓禁不住全身顫抖,腿根流出的液體再次沾濕了沈文的手指……

    袁蓓拉著被角在床上慢慢的蠕動著,整個人兒完全在沈文的懷中,凌亂的頭發刺激著沈文的鼻孔,輕微的在沈文的耳旁呻吟著。

    隨著她青澀的呻吟聲,一陣陣體香酒氣都吸入沈文的鼻孔當中,讓沈文不由得也有些醉了。

    袁蓓嘴中噴出淡淡的酒氣,而她的手也引導著沈文撫摸上她的乳峰,羞澀的閉上眼睛根本不敢看沈文。那陣陣的酥軟麻癢,更是舒服得她幾乎想高聲歡叫,渾身無力的任沈文擺弄著。

    沈文則繼續用舌頭在她的耳垂、眉角、頸項上連續不斷的淺吻細舔,最后慢慢的朝下過渡,在她淺紅色突起的上輕輕一吸,袁蓓頓時渾身一震,“嗯……哼……”

    她的雙手緊緊的抓著沈文的頭發,嘴里咬著貝齒發出了如泣似訴的嬌哼,沈文吻得性起,火熱的舌頭連續到袁蓓雪白細嫩的乳鴿上如雨點般落下急促的吻,同時另一只手繼續在她的根部抵壓著輕撫,感受著她扭動嬌軀帶動根部那一陣陣的酥麻快感。

    沈文貪婪吸著的粉紅色花蕾,舌尖不停的挑弄撩撥,只把她弄得蝕骨般的呻吟聲越叫越響:“唔,別……再舔……嗯……”

    沈文其實早已經按耐不住了,炙熱早已經頂著她的小腹。

    沈文很久就夢想這樣的3p大戰,那種超越倫理的禁忌快感讓任何男人都為之激動。但是世上不是每一個男人都能有機會實現這樣的夢想,你可以這是男人內心黑暗的,也可以是人類劣根性里最敗壞的思想,但是他的確帶給了人們前所未有的享受。

    現在,一切夢想變成現實。在袁蕾、袁蓓姐妹花的服侍之下,沈文的這種潛意識終于得到了發泄的機會。

    看著袁蓓,沈文心中不禁一蕩,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袁蓓小臉一紅,美眸一閉,紅嘟嘟的小嘴噘了起來,沈文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袁蓓立時火熱的反應了起來,激情的回吻著沈文。

    一番口舌之交后,沈文放開了嬌喘微微、媚眼如絲的袁蓓,將她放倒在了床上,袁蓓四肢大張,滿臉通紅的望著沈文,眼神里充滿了期待。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仿佛射出萬千的柔情,仿佛要將沈文熔化一般。

    沈文輕輕的在袁蓓的一只玉臂上撫摸著,殊緩她緊張的情緒。

    當袁蓓的花房里已經泥濘不堪了,不住的有玉露滲出,還帶著女人的幽香。

    “啊……”

    伴隨著沈文的雙手不停的玩弄,袁蓓從唇間吐出了的呻吟,嬌軀也不斷的涌出快感,弄的她是嬌喘連連不已。

    沈文放下她的雙腿爬起身來,只見滿臉通紅的她還禁閉著眼睛,臉上還蕩漾著一種滿足的媚神情,顯然她還在回味的余韻。

    “袁蓓呀!你這對小巧的乳鴿還真可愛,還真讓人愛不釋手?!?br />
    “反正人家的身體都是你的了,隨便你要怎么玩弄都可以呀?!?br />
    袁蓓的俏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并且像蕩婦一樣的挺起了嬌軀,響應著沈文的撫摸。

    這時沈文的手從袁蓓那無一絲贅肉、平滑柔嫩的小腹緩緩流下去,來到了袁蓓的草原上面,而袁蓓很合作的自動微挺豐臀,雙腿也往兩邊大張的等待著。

    沈文伸出中指,袁蓓給沈文這突來刺激的一擊,樂得高聲叫了出來,纖腰也扭擺得更加而有力了,濕潤粘稠的泉水也不停的流出,粘的沈文滿手都是。

    “袁蓓,我要來了!”沈文微微的道。

    袁蓓沒有回答,她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于是微微的把雙腿張開來,屁股抬高了一點點,雙手抓住了床上的被子,身體一陣陣的顫抖。

    “啊……”

    當沈文猛力的將進入之后,只聽袁蓓高聲哀叫著:“哎唷……好大啊,痛死人家了……啊,好痛呀,停一停,我不要了啦!”

    但沈文并沒有因為袁蓓的痛苦的悲鳴而停止挺進的速度,反而發揮自己那熟練的技巧。

    先在淺處充份的搖動后,在突然猛力的深入到底部,沈文的動作更加賣力了,每一次都讓袁蓓不由得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而袁蓓也響應著沈文,一頭柔細的秀發因汗水而貼在臉頰上,眉頭緊緊皺起,臉色通紅,眼神中流轉焦點不定,嬌嫩的嬌軀也不停的挺動,雙腿伸縮著,剛才的疼痛早已被她拋到九霄云外了。

    袁蕾看到姐姐已經和沈文達成了一片,躺著休息了一會,現在主動將的圓臀不停的扭擺上挺,雙手勾在沈文脖子上,雙腿也緊緊的抵著沈文的熊腰,好讓沈文能進入袁蓓更深,讓她更爽。

    在這同時,袁蓓花園中圣泉滿溢,一次又一次的泄身,讓她的兩腿之間不斷的濕潤,也讓沈文粗大的家伙插的更深更快。

    沈文在沖擊的過程當中,卻發現了特別的事情!

    從袁蓓的花園中所流出的圣泉如同露珠般的晶瑩剔透,而窄小的花園洞口內不停滴下的泉水同絲絲的細雨一般,就好象有千萬只手輕輕的在撫摸著他的小兄弟。

    特別是在花園內部有著明顯層次的嫩肉,不停的包圍著小弟,產生出一種像是的感覺,當他將兄弟抽出再深深的插入之后,花園中立刻就發出了強力的收縮和蠕動,肉壁會從四周開始壓迫著小兄弟,更是令他會忘情而不斷地擺動著腰部,袁蕾的技術是后天的,而袁蓓竟然是天生的尤物。

    沈文情不自禁地贊嘆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艷福真是不淺,遇見這對姐妹花真的是極品了。

    袁蓓伸出那纖細如雪般白晰的手指來,緊握著沈文粗大的兄弟來磨蹭著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使體內氣息更加濃厚,并且分開綻放紅嫩的唇瓣,來引導沈文更深的進出。

    當那小沈文愈深入,袁蓓蠕動的身子,也正表現的高漲,沒有辦法去控制自己浪的叫聲,她雙手本能地伸向沈文的上,指甲深深陷入其中,順勢將大家伙一次又一次的送進自己身體最隱密的深處。

    還是首次玩這種激情游戲的袁蓓,才初次上陣就遇上了沈文這么強悍的家伙,也讓她舒爽的挺著圓臀不停的迎合著。

    沈文休息一陣后,雙手揉著袁蓓的一對玉大力按了下去,真是彈力十足、手感滑嫩得很。

    一陣又一陣的酥麻酸癢慢慢的傳遍了袁蓓的全身,這時她停止了挺動,翻身起來,跨坐在沈文結實的小腹上,纖細白嫩的雙手撐在沈文的胸前,高翹的圓臀開始扭動旋轉著,并地擺動著纖腰,還不時的上下套弄吞吐著粗大的家伙,深處的花心也不停的磨轉著。

    袁蕾趴在姐姐身上,揉捏她胸前的一對豐乳。

    袁蓓隨著她自己的感覺,有時會重重的坐下將大寶貝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旋轉腰部、扭著圓臀,有時會急促的上下套弄,快速的讓寶貝進出。

    “哎唷……再頂深一點,唔……要弄死了啦!”

    忽然,袁蓓的圓臀轉速突然一停。

    “你怎么啦?”

    沈文感覺袁蓓停下動作,趕忙問。

    袁蓓媚眼如絲,又開始旋動自己的圓臀,片刻之后,她再度呻吟著:“啊,人家沒氣力啦!”

    話一完,袁蓓的整個嬌軀,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沈文這時雙手抓緊了袁蓓的纖腰,配合著自己的動作用力將小弟向上頂挺,幾乎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深處。

    如此了一陣,袁蓓的來臨,全身進入忘我狀態,直至沈文將全部射進她的體內,袁蓓受到滾燙的沖擊,身心全線失守,身體崩潰,全身酥軟,靈魂剎那空白,帶著最后的歡悅昏死過去

    歡迎訪問 本站的永久域名:.,簡單好記!覺得好的話請推薦給您的朋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