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偷窺

作者:沒有窩的魚
    沈文很是關心張玉翠,但終究怕村子有人閑言碎語,即便他不怕,但是張玉翠守節十幾年的名聲也會被自己敗壞了,這種事沈文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村子里對剛才的事情的流言蜚語沒傳多久,就淡忘了,畢竟現在是農忙季節,村中的勞動力又少,女人們也都要下地干活,所以實在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在閑談八卦上。沈文耐心的等了一個小時候,終于看到幾個婦人出了張玉翠的家里,才找了機會走了進去。

    “文哥,你來了?!?br />
    小美正在收拾東西,看到沈文有些意外和羞澀,畢竟那天晚上的時候,小美可以猜到一二,但是還是很高興的打了個招呼。

    沈文點點頭道:“你媽呢?”

    小美指了指屋子里道:“媽媽在洗澡呢,剛才她的身上弄的老臟了?!?br />
    “現在洗澡?”

    “嗯,文哥,你等會,我去河邊洗碗?!?br />
    “好,去吧,注意安全?!鄙蛭乃嬋詼V齙?。

    他聽到屋子里有洗澡的水聲,在他的腦海里,突然間出現了張玉翠全身赤裸的樣子,想到張玉翠那光滑的身體,沈文不由自主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唾沫,看著小美去了河洗碗,沈文的心兒不由的蠢蠢欲動了起來。

    他偷偷的向房門看去,那房門十分古老早,門板上已經有了不少裂縫,沈文四下敲了敲,院子里沒什么人,于是悄悄的湊了過去,透過門板的縫隙,沈文看到了張玉翠那朦朧白雪的身體,他覺得體內所有的血液陡然沸騰了,下身也一下子漲得難受,他一雙眼睛牢牢的盯著那雪白的胸脯,雖然現在不能用手摸到,但是他知道那是無比滑膩而且富有彈性的一對高山,他靜靜的站在門口,欣賞著房內的一片春光。

    她的身體顯得有些擦傷了,胸前那對大大的肉團白嫩而挺拔,兩粒細小的葡萄粒紅紅的凸起,一顆顆的水珠像是調皮的孩子一般,在她的胸口滑落,而那兩團大白兔,隨著張玉翠手指的揉搓顫巍巍的抖動。

    胸口再下面是平坦的小腹,可惜因為兩腿之間的部位淹沒在水里看不到。張玉翠并沒意識到在她對面的門后有雙饑餓的眼神正在注視著她,她閉著雙眼,慢慢地揉搓著自己的胸口,嬌嫩的嘴唇發出輕聲的囈語。

    幾分鐘之后,門縫里飄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張玉翠已經走了出來,成熟女人的驚艷在此刻凸顯無疑,沈文看著剛剛出浴的張玉翠,不由得呼吸為之一窒,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動起來……

    可能因為平時家里就她自己和小美的原因,癱瘓的老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張玉翠洗完澡后只是很隨意的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睡衣看起來是那種廉價的,但是穿在張玉翠那高挑曲線的身上,依然是美艷如仙,除此之外,睡衣里面什么都沒穿……

    沈文可以看見那雪白的大白兔和深深的溝壑,他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發燙了,胯下的玩意一下子堅硬起來。

    “村長,你在外面?”張玉翠問道,剛才沈文和小美的對話,他應該是聽到了。

    沈文推開門,走了進去,用手擋在自己的胯間,張玉翠一看沈文進來了,還雙手放在胯間,仿佛一下子明白了,她立馬就羞紅了小臉,想要回屋重新傳好衣服,但是這么做又過于明顯了,一時間兩人楞在那里,房間里氣氛有些尷尬曖昧起來。

    就在此時,小美從外面回來了,還沒進門,就開始嚷嚷起來,“村長,媽媽,你們在里面嗎?”

    張玉翠一聽,女兒回來了,趕緊進屋換成了衣裳,而沈文一個傻坐在椅子上等待著。

    “在,在房里?!鄙蛭幕卮?。

    “媽,我怎么剛吃好,就覺得餓了呢?!斃∶廊黿克頻某遄耪龐翊浜白?。

    張玉翠從房里出來,臉上還是有點尷尬,但是有些寵愛的道:“你早上就吃半碗飯,能不餓嗎?”

    張玉翠看著一臉饞像的女兒,數落道:“才多大點孩子啊,整天嚷嚷著要減肥,真是不像話,趕明兒在叫著餓,也沒人管你?!?br />
    小美嘻嘻一笑,搖了搖頭你不懂,這是慢慢養成的好習慣。她放下碗筷走進了房間,從屋子里拿出一些零食,坐在沈文面前吃了起來。

    然后對著張玉翠:“媽,你洗完澡的時候,真好看,這衣服也很好看?!?br />
    張玉翠有些害羞的道:“你小孩子家,懂的啥?亂話,媽媽好久沒買新衣服了呢?!?br />
    語氣中有了些許的失落,沈文連忙道:“玉翠嬸,等這個工程結束了,發了工錢,我給你們娘兩都買一件漂亮衣服?!?br />
    張玉翠看著沈文,眼神里充滿了喜悅,再看小美臉上的興奮笑容,也跟著道:“村長要是送俺衣服,那我肯定要穿的?!?br />
    小美大口的吃著零食,一邊在張玉翠身上比劃一陣,嘖嘖笑道:“媽,你身上這件衣服就好漂亮,看起來這么年輕的,咱們站在一起,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姐妹呢?!?br />
    “小丫頭又開始亂講了,不知羞,去去?!?br />
    張玉翠雖然是在數落女兒,但是臉上卻露出開心的笑容,這些年來為了女兒,她一年四季的操勞,也舍不得買一些好衣服穿,現在看女兒這么高興她也不想她什么,在小美去房間拿零食時候,她對沈文道:村長,您要是真的要買衣服,就給美兒買吧,我這么大年紀了,用不著?!?br />
    “玉翠嬸,我知道了,不過您一點也不老,哈哈,到時候一人一件,”沈文道。

    沈文看著張玉翠身上穿的這件粉紅色的裙子,笑著道:“你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和二十歲的姑娘沒有兩樣,我看著就很喜歡呢?!?br />
    “真的啊,這衣服還是當年我當姑娘的時候買下的,”

    張玉翠偷偷的瞟了沈文一眼,卻是連耳根子也紅了,看沈文低著頭,她隨即手忙腳亂的去了廚房,只是心里卻無比的高興。

    母女兩個都強烈要求沈文留下吃午飯,沈文也沒有拒絕,聊了一會兒,張玉翠開始洗菜,沈文便蹲下來幫忙,閑聊的時候問起她們家里的田地,才知道原來家里原先的二十多畝水田,現在只剩下十畝了。

    張玉翠嘆了口氣道:“現在的水田都是按照戶頭來分配的,我們家沒有主要勞動力,自然分的少了,以前的王大壯村長不太講道理,不過在村子好心人的幫忙下,也算留下了幾畝好地?!?br />
    “玉翠嬸,種不種地無所謂,等咱們這條路修好了,可以做點小生意,也不用太多勞力?!?br />
    沈文一邊洗菜,一邊道:“等路修好了,我們就開發旅游項目,到時候你們家就不想做點生意了?”“做生意?”

    她一時有些迷糊,也不知道沈文的生意是指什么。

    “是啊,你聽過什么農家樂沒有?”

    “知道呀,電視上經???,還有什么鄉村愛情故事呢,怎么不知道?!?br />
    “是啊,鄉村愛情故事里面那個就是一種農家樂,等我們的旅游開發可以進行了,你們就可以開個農家樂,做做農家菜,十畝水田可以養魚,還可以做?;閭聊?。反正我們這里環境好,到時候路修通了,城里人都會到我們這里過周末的?!?br />
    “這樣也行呀?村長您是讀書人,俺一個婦道人家,這些都不懂!”

    張玉翠覺得沈文的這是天方夜譚,“她一個婦道人家,哪里能做什么農家樂?!?br />
    “俺不知道,到時候真的要做,還要村長給俺幫忙呢?!閉龐翊湮拗目醋派蛭?。

    沈文笑著道:“沒問題,到時候玉翠嬸的農家樂做成了品牌公司,我就把工作辭了給你打工,你可別不要我呀?”

    “嗬!你越吹越大了,啥時候能輪到你給俺打工呢?!閉龐翊湫呱男ψ?,望了沈文一眼。

    沈文和她們東拉西扯的,聊著一些瑣碎的事情,雖然張玉翠對這件事情并不怎么相信,但是沈文卻記在了心理。

    吃過晚飯,沈文準備回去了,小美和張玉翠睡一張床,所以他想偷腥的話,基本不太可能了,只能起身告別,這時候,沈文突然接到了一條短消息。

    “泥地溝,案發現場,我等你?!崩炊絳諾娜蘇瞧輛ㄉ蠐旰?。,最新最快更新熱門,享受閱讀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