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8 暴走

作者:叱咤風云
    1338章暴走

    柳蕓敲開了張寧臥室的門,展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張梨花帶雨的臉頰,雙眼紅腫,顯然在陸云離開的這一小段的時間內,張寧哭的很厲害,很傷心,傷陸云的話,何曾不是傷她自己呢?

    張寧沒有想到陸云會去而復返,更沒有想到是和嫂子一起過來的,神色有些憔悴的她,站在屋門后,有些不知所措。

    柳蕓一看張寧這副樣子,心中一疼,朝站在身后的陸云說道:“小云,咱們進屋?!?br />
    陸云用力的點了點頭,雙眼始終凝視在張寧臉上,而張寧的目光卻有些躲閃,不敢直接面對陸云那火辣辣的眼神,向后退了兩部之后,讓柳蕓和陸云兩人進了屋。

    剛一進屋,在陸云把屋門關閉的剎那間,柳蕓突然輕輕把張寧抱在懷里,忍不住哽咽道:“小寧,都怪嫂子對你關心不夠,讓你受了這么多的苦,你放心吧,只要有嫂子在,以后絕對不會讓你哥在帶著你出去遭罪?!?br />
    發自肺腑的言語,伴隨著自責的心緒,使得柳蕓再說完這句話之后,忍不住痛哭起來,為張寧受了這么久的痛楚所哭泣。

    張寧愕然,顯然沒有想到嫂子過來之后,會說出這番話來,難道……難道是哥把那件事情告訴了嫂子么?

    只是,這件事情屬于絕密,哥雖然對嫂子百依百順,但是卻又怎么會忤逆師門的意愿,而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呢?

    張寧想不明白,但是卻被柳蕓的言語所感動,偷偷瞧了陸云一眼之后,兩人相互擁抱著,低聲抽泣。

    “嫂子,我沒事兒,能堅持?!閉拍懷繕乃檔?。

    “扯,你哥一個大老爺們都不去做的事情,卻要讓你去做,嫂子不同意,這事兒以后就不會再進行下去,小寧,你聽嫂子的,不管你們之前發生過什么事情,以后,你只屬于你自己,不屬于任何人為了某件事情而成為她們手中的犧牲品,堅決不!”柳蕓聲音顫抖,然而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堅決,眼神中那堅決之色,似乎已經擺明了她的態度,只要有她柳蕓在,不管是誰,以后都不容許這種自殘的事情發生。

    張寧無言,有的只是清淚不斷從好看的眸子中滑落。

    直到此時,張寧才最終明白,嫂子還是知道那件極為隱秘的事情。

    陸云在一邊聽的有些迷糊,但是卻已經確定了張寧身上之所以有那么多可怖的傷疤,極為有可能是奉了師命,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心蘭姐豈不是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么?

    柳蕓說了這么多,并沒有具體透露到底是什么事情,陸云也不想問,既然柳蕓再言談間沒有透露出絲毫來,那顯然這件事情對張義他們極為隱秘,就算自己已經把柳蕓給上了,也還是沒有知道那件事情的權利。

    不過,既然這件事情是出于師門,那作為大師姐的鐵心蘭已經很清楚,陸云琢磨著自己是不是該去心蘭姐那兒探探口風呢?

    在張寧和柳蕓旁若無人的抽泣的時候,陸云卻轉身開門走了出去,目標直奔自己的宿舍,那兒還有一些藥膏,足夠幫張寧把后背上的傷痕再一次的去除,然而只是去除傷疤的話,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無奈之舉啊。

    盡管如此,陸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把藥膏拿了回來。

    回到張寧的臥室的時候,張寧和柳蕓兩人已經坐在了床上,柳蕓握著張寧的手,兩人在小聲的說著悄悄話。

    見陸云突然闖了進來,已經停止哭泣的兩人同時望了過去,張寧一如之前,只是看了陸云一眼之后,眼中便閃過一絲愧疚,急忙扭過了頭去,而柳蕓卻是盯著陸云道:“臭小子,你剛剛跑出去做什么了?”

    陸云沒有說話,手中抓著那個小瓶子,來到床邊后,看著張寧道:“寧姐,你起身,轉過身去?!?br />
    張寧有些遲疑,陸云要做什么,她很清楚,但是有嫂子在這兒呢,若是被陸云像以前那樣給自己涂抹藥物的話,想想就感覺羞人。

    面對陸云灼灼的眼神,張寧本能的想說些什么,但是身子卻鬼使神差一般的站了起來,而后背對著陸云,緊抿著雙-唇,一言不發。

    “小云,你這是要做啥,當著我的面欺負小寧?”柳蕓柳眉倒豎,兇巴巴的朝著陸云喝道。

    陸云搖了搖頭,眼見著張寧已經轉過身去,回應道:“嫂子,你過來幫我個忙?!?br />
    柳蕓狐疑的看了陸云一眼,終究還是起身,和陸云并肩站在了一起。

    然而,令柳蕓差點暴走的是,當她和陸云并肩站在一起之后,這鳥人居然一把將張寧的睡裙掀了起來,那粉紅色的小褲褲瞬間一覽無余,“你……”

    剛要暴走的柳蕓準備怒沖沖的喝問,然而,只是說出一個字之后,整個人便如遭雷擊,目光中充滿恐懼和震驚的望著那猶如一條條蚰蜒,縱橫交錯的疤痕,全身的汗毛在一瞬間全部炸了起來。

    “這……這怎么可能,這……小寧怎么會……”柳蕓目瞪口呆,整個人仿佛傻了似的,話都說不利索。

    看了一眼失態的柳蕓,陸云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隨后把手里的藥瓶塞到她手里,冷然道:“把里面的藥吐沫在寧姐的傷疤上,很快這些傷疤就會脫落,變成以前光潔無瑕的樣子?!?br />
    畢竟是有柳蕓在場,陸云若是一直都這么盯著張寧的后背看的話,有占人便宜耍流氓的嫌疑,是以,這一次讓柳蕓來給張寧吐沫藥物比較合適。

    而,陸云最大的心思,卻還是讓柳蕓知道,張寧到底遭受了多大的苦楚,后背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疤,足以震撼柳蕓的心,讓她更加堅決的阻止張義以后帶著張寧去做那些不為人知的殘忍事情。

    柳蕓看了看手中的藥瓶,詫異的扭頭看著陸云道:“小云,這……這藥真的管用?”

    陸云點了點頭,隨機轉過了身。

    柳蕓呼出一口氣,顫抖著雙手,打開藥瓶開始把里面已經不多的藥物一點點的輕柔的涂抹在張寧的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