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動真格了

作者:叱咤風云
    1119動真格了

    陸云正在回憶著和周全在一起風-的日子,根本就沒有怎么留意到王詩雨。

    俗話說的好,這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王詩雨雖然已經在各種因素下說出了喜歡兩個字,但是陸云心神卻依舊被周全所勾走,周全對他來說,仿佛就是勾命的無常鬼。

    不過,對于女人如衣服這句話,陸云卻是完全的不贊同,甚至是嗤之以鼻,女人如衣服,若是當真如衣服的話,為啥那些男人卻將自家的女人看的嚴嚴實實的,甚至是當自己身邊的女人多看別的男人一眼的時候,都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自家的衣服自己穿,身為手足的兄弟,卻是沒份兒嘍,所以這兄弟都是光膀子不穿衣服的,若是穿了衣服的話,那那句‘朋友妻不可欺,兄弟妻不可騎’的話,可就變成一句空談了。

    心神暢游在回憶之中的陸云,卻突然發覺到自己那搭起帳篷的家伙事兒,突然之間便被人一手抓住了,那感覺仿佛是被一團軟綿綿的棉花包裹住了一樣,十分舒服。

    陸云猛然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一臉愕然的看著面紅耳赤的王詩雨,低頭看了看,沒錯,抓著自己家伙事兒的那只小手,恰好就是王詩雨的,這妮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主動了,雖然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挑明,但是這舉動也太過大淡了,以前王詩雨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的啊。

    看著王詩雨紅撲撲的臉頰,陸云可以確定,自己現在可以下手了。當即便伸手過去,一把便將王詩雨右邊的酥-胸抓在了手中,一股軟綿綿的感覺頓時傳來,陸云志得意滿,慢慢的揉-捏了起來。

    王詩雨被那種羞人的感覺折磨著,不知不覺間用手抓住了陸云的家伙事兒,但是卻沒有想到的是,陸云這家伙趁機對自己展開了侵襲。

    右邊的高聳被陸云抓捏著,王詩雨渾身冷不丁的顫抖了一下,心神也隨之恢復,卻發覺自己的手抓著陸云的家伙事兒,仿佛是有人指導過一樣,一上一下的套-弄著,這情景讓王詩雨更加的羞澀,腦中轟的一聲,頓時一片空白。

    過了半晌,王詩雨方才迅速的將手縮了回去,心頭砰砰亂跳,想到方才那種羞人的感覺,在想到自己居然不知不覺的抓住了陸云的家伙事兒,以前不是沒有抓住過陸云的大家伙,但是卻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那極為剛硬的家伙,在自己的手心跳動著,仿佛一只蠢蠢欲動的野獸,隨時都想要將自己吞噬。

    傲嬌的棉花球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王詩雨猛然低下頭,方才發現自己的右邊的雪峰,居然被陸云肆意的揉-捏著,隨著他的五指不斷的變幻著各種形狀……

    “陸云,會被發現的?!蓖跏晷叩穆懲ê?,鑒于之前自己先抓了陸云的家伙事兒,兩人之間的關系又已經挑明,王詩雨出奇的沒有用呵斥的語氣對陸云說話,而是很羞澀的對陸云緩緩說著,于此同時還將身子刻意的側轉了一下。

    看到王詩雨羞澀的小臉兒,陸云如何能夠放棄,反正是王詩雨先抓的自己,自己現在的行為只不過是抓回來而已,但是很顯然的,王詩雨怕被別的同學發現,那么,為了避免被人發現,還能夠讓自己的手不離開那柔軟的雪峰的唯一方法,便是將手從側面伸進王詩雨的上衣中去。

    陸云之所以,心中會有這么一個想法,完全是看到了王詩雨對自己抓著她的雪峰,完全沒有一絲的怒氣表現出來,所以才大膽的做出了那么一個決定。

    想到就做啊,陸云從來就不是婆婆媽媽的性格,在王詩雨話音落地的同時,便已經將手從那柔軟傲嬌的雪峰之上拿了下來。

    王詩雨見此情形,馬上松了一口氣,然而不等她心中升起別的念頭,一只手猛然便伸進了自己的衣服內,從側邊伸進去,一路沿著自己光滑的肌膚向上,再次抓住了自己那座傲嬌的雪峰。

    如此一來,王詩雨一顆心瞬間便提到了嗓子眼,這……這陸云也太大膽了,方才在衣服外邊抓著自己的雪峰的時候,自己還能夠側身一下,避免被別人看到,現在這樣,卻是一下便將自己的上衣的半邊掀了起來,雖然只要自己身子前傾一下,便可以徹底的阻擋住別人的視線,但是畢竟自己心里發虛呀。

    撥了一下陸云的手臂,試圖提醒陸云一下,現在正在上課呢,這么做會被老師發現,卻完全沒有收到意想之中的效果,好嘛,王詩雨一咬牙,便趴在了課桌上,側頭用充滿哀求的目光看著陸云。

    陸云嘻嘻一笑,同樣趴在課桌上,小聲說道:“詩雨啊,這次你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先抓我的,把我的火勾起來了,怎么也要幫我滅火不是?!?br />
    王詩雨紅著臉道:“陸云,你這樣我很害怕,放手行不,你說怎么給你滅火,我幫你滅?!彼淙恢纜皆瓶謚械拿鴰鶚鞘裁匆饉?,自己也不會真的幫著陸云滅火,但是先讓陸云的手爪子從自己的雪峰上拿下去才是目前最為重要的。

    王詩雨趴在課桌上,毫無疑問的那兩座傲嬌的雪峰也同樣杵在了課桌的邊沿上,陸云的手正抓著一個雪峰,自然也被杵在了上邊,只不過五指還能夠自由的活動,不時的隔著那層罩罩的布料,在上邊輕輕的捏上幾下。

    “真的?”陸云問道。他自然不會相信王詩雨說的是真的,抓瞎雪山都這樣緊張,更別說是給自己滅火了,還是跟小玉兒同桌的時候好啊,不管啥時候自己都能變著法子的讓她給自己滅火。

    一邊感受著王詩雨雪山上傳來的熱意和柔軟彈性,陸云一邊不由將目光望向了梁紅玉那邊,此時梁紅玉正在全神聽課,陸云一想到以前和小玉兒同桌的時候做過的那些事情,那褲子里的家伙事兒便瘋了一般的想要脫困而出。

    王詩雨也顧不上別的了,現在就想著先讓陸云把手從自己的衣服內拿出去,待陸云話音落地之后,便忙不迭的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履行所說過的話。

    陸云嘿嘿一笑,果真將手硬生生的從那雪上之上撤了下去,卻并沒有從王詩雨的衣服內抽離出來,而是停在她的腰間,五指輕柔的撫摸著她腰間的肌膚。

    滑-潤而有彈性,陸云不僅感嘆王詩雨的皮膚當真稱得上是膚如凝脂呀。

    腰間被陸云輕輕的撫-摸著,王詩雨感覺分外的癢,想笑卻不敢笑出聲來,只能強行忍著,可憐巴巴的看著陸云,輕聲說道:’我都已經答應你了,你把手拿出去吧?!?br />
    陸云壞笑一聲道:“這個,你還沒有說要怎么樣幫我滅火呢?”說著,陸云將自己的身體向王詩雨挪了挪,那高蹺的家伙事兒在她露出來的雪白肌膚上邊蹭了兩下。

    王詩雨頓時便是一個哆嗦,顫抖著聲音,小聲說道:“我……我用手……”

    見陸云不為所動,急忙說道:“那你說要怎么辦才能幫你滅火?”

    陸云自然早就已經想好了,只是最終還是要看王詩雨自己配合不配合自己了。

    當即,陸云便說道:“詩雨,你也別給我用手弄了,看你這樣子也根本就不敢。既然你不敢的話,那我就幫你弄,我現在憋得慌,你也癢的厲害吧,我用手給你止癢,順便也算是讓我滅火了?!?br />
    說完,陸云那停留在王詩雨腰間的手指,忽然之間便溜進了她的褲腰中,這一舉動,嚇的王詩雨差點兒就叫出生來,急忙用手去阻止陸云。

    陸云說的沒錯,王詩雨這會兒身體無比的空虛,伴隨著一陣奇癢,但是卻從來沒有想過會要陸云的手鉆進自己的群里里邊去呀,這比抓著自己的雪山,更加的讓王詩雨擔驚受怕。

    手指已經觸摸到王詩雨裙子里的小褲褲,這無疑讓陸云更加的瘋狂,所有的情緒在這一瞬間被調動了起來,家伙事兒更加的威猛無鑄,只等著在合適的時候,好好的沖鋒陷陣一番。

    小褲褲的布料很薄,比小玉兒她們穿的那種都要薄一些,陸云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布料做成的,唯一知道的是在小褲褲里邊,隱藏著自己想要的東西。

    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的起伏也比之先前要劇烈的多,王詩雨睜大了雙眼盯著陸云,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對陸云說過喜歡他,這家伙馬上就會對自己做出這么曖昧的事情。

    不過,此時說什么都已經晚了,王詩雨雖然摁住了陸云的手繼續下去,但是卻也不敢大幅度的將他的手從自己的裙子里抽離出來,。

    王詩雨有些暗惱自己去宿舍的時候,為啥會換上這條裙子呢,若是依舊穿著一條褲子的話,有腰帶做阻攔,陸云的手根本就不可能這么順利的觸摸到自己的小褲褲。

    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