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作者:叱咤風云
    陸云自然想要繼續下去了,現在還沒有把身體內的精力全部釋放出來,怎么就能這么說完事兒就完事兒呢?!

    “當然要繼續了。 ”陸云嘿嘿一笑,頓時快馬加鞭,既然楊艷萍問了自己要不要繼續,很顯然的就知道自己肯定要繼續下去,這么問,就是要讓自己動作快一點兒,先前自己慢騰騰的小牛拉慢車,好歹的也是讓楊艷萍恢復了少許,現在正是自己發揮余熱的時候了。

    啪!

    撞擊的聲響接連不斷,說來也奇怪,這女人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可到了床上做起那事兒的時候,一個瘦瘦的小身板兒,卻是能夠承受一個大胖子將身體全部的毫無保留的壓在她們到身上,即便是一個小時都不會有什么困難,更者,那密地之間的撞擊力道也是非同小可,尤其是像陸云這么能折騰的,力道更是不是一般的男人可以比擬,的撞擊著原本被女人?;ず苧廈艿牡卮?,一聲聲的撞擊之下卻不是痛苦,而是無限的爽感,女人啊,真他么的奇怪,平時的時候在男人面前表現的完全是弱勢一方,可到了床上之后,雖說大多數的女人依舊還是被男人壓在身下,被動的承受,可這被動的承受,也需要很大的承受力來完成,無疑,女人在這方面很牛掰,甚至是在做那事兒的時候很鄙視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當然,陸云絕對不會是在被女人鄙視的范疇之內,這小子強悍的戰斗力,足以讓任何一個女人在享受極致愉悅的同時,也深深的對他在心底產生一絲恐懼。

    對,就是恐懼。

    現在的楊艷萍在陸云的沖擊下,就是這種心態,恐懼,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在楊艷萍心底慢慢的蔓延,難道真的是陸云的沖刺撞擊力道讓她難以承受么?

    不然,前文咱們說過,楊艷萍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若是想要讓陸云盡快的釋放出來的話, 完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這種以身體和身體直接來的觸碰,更加的讓楊艷萍感到著迷,她恨不得讓陸云直接把自己頂死才好,那種雖然痛但是更多的卻是醉人的舒爽的感覺,讓楊艷萍自己都無法忍心使出一些手段來針對陸云。

    所以,在身體和身體的直接對話之中,楊艷萍完全落在了下風。

    突然之間產生的一個念頭,讓正在經受著陸云瘋狂沖擊的楊艷萍腦海中忽然升起:陸云再和自己的死對頭鐵心蘭做那事兒的時候,不知道鐵心蘭會不會也像自己一樣,根本就無法能夠讓陸云使出全力來折騰自己?!

    十分鐘,十分鐘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這完全取決于一個人的心境或是在做什么事情。

    別的事情權且不說,但是在床上的話,十分鐘對于一個男人來說,真不算什么,十分鐘的時間讓一個猛男直接釋放出來,可能么?

    答案有兩種,若是這片土地上的男人來說,在女人的肚皮上折騰十分鐘,完全是一種奢望,但是對于陸云來說的話,十分鐘時間真是不夠用,很短暫。

    相應的,十分鐘對于現在的楊艷萍來說,也并不是輕松就容易度過的,甚至是有點兒煎熬,在無盡的快-感中的煎熬,下邊那張水淋淋的小嘴兒,不知道已經被陸云沖擊成了什么樣子,陸云這么兇猛,這么長時間的折騰,讓楊艷萍很是懷疑,自己原本粉嫩嫩的小嘴兒,會不會讓陸云折騰的時間長了,變成黑木耳呢?

    吹牛皮的人總會說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現在對于楊艷萍來說,怎么度過這十分鐘才是最讓她在意的問題,看著在自己身上瘋狂耕耘的陸云,楊艷萍一邊被沖擊的迷迷糊糊的,一邊還不由的想到,自己這么下去的話,下邊的那張小嘴兒是不是真的要被陸云弄壞了?

    若是真的被陸云弄壞了的話,自己以后可怎么辦,這與生俱來的怪病,如何才能夠徹底的痊愈呢?

    忍吧,為了自己以后的病痛,一切只有忍了。

    想到這兒,楊艷萍暗地里咬了咬牙,雙腿忽然之間便勾在了陸云的腰上,讓自己下邊的那張小嘴兒更加的向上,迎合著陸云一般的沖刺。

    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