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好熱啊

作者:叱咤風云
    泡進開水里?!

    陸云現在的感覺已經不是僅僅泡進熱水里那么簡單了,身體越來越熱,腹內更是熱浪翻涌若沸,直如踏進了火爐一般,燒灼的他牙根都癢了起來。

    “楊老師,我身體好像著火了一樣,難受死了?!?br />
    陸云用力甩了甩有些發昏的腦瓜子,迷迷糊糊的奔著一側的洗臉盆而去。

    “呵呵,先苦后甜嘛?!?br />
    楊艷萍伸手抓住了陸云的手臂,膩聲笑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天你在課堂上問我的問題?”

    陸云現在口干舌燥,渾身難受的要死,哪想的起來問過什么問題,目光盯著洗臉盆里的半盆水,恨不得馬上過去,一盆子倒在腦袋上,但是楊艷萍的手勁出奇的大,他掙了幾掙,非但沒有掙開,反而被楊艷萍向后拉了幾步。

    “呃,楊老師我不記得問過你什么問題了?!甭皆粕袂榛秀鋇?,“我現在熱得很,想用冷水洗把臉?!?br />
    楊艷萍吸了最后一口煙,把煙霧噴在陸云臉上,咯咯笑道:“這么小的年紀,就這么健忘,還是老師來告訴你吧?!?br />
    陸云恍惚點頭,盼著楊艷萍趕緊完,當頭澆一盆冷水滅火。

    楊艷萍似乎知道陸云現在的感受,成心折磨他似地,慢悠悠地道:“那節課上,你不是問老師,女人和男人做那事的時候,既然女人比男人舒服,為什么女人在被強奸時,為什么會反抗么?”

    陸云晃了晃腦袋,這才想起那節生物課上,自己確實這么問過,但是楊艷萍當場便給了自己答案,而且那答案可以是滴水不漏,毫無破綻可言,為毛這**現在又提起,難道是想找后腿,找自己的麻煩?!

    “楊老師,您那天不是應經給出答案了嗎?”

    “呵呵,那天的答案并不正確,現在老師在重新給你一個新的答案,你先坐下來,老師慢慢講給你聽?!?br />
    陸云沒有辦法,只能依言低著頭坐了下來,然而當他忍受著全身的火熱,抬起頭想準備聽楊艷萍解答時,驀然發現,楊艷萍的雙腿不知什么時候,居然大膽的叉開了,陸云此時,恰好能夠看見裙子里邊的無限春光。

    火!熱!火熱!

    這一刻,全身的火熱全部匯聚在丹田處,頃刻間爆裂開來,洪水之勢襲遍四肢百骸,化作無休止的**。

    楊艷萍瞇眼瞧著陸云的變化,性、感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嫵媚至極的蕩笑,纖細白皙的手指,有意無意的在露出半截的雪白大腿上撩過,鼻中發出輕不可聞的嬌吟聲,微微急促的喘息,使得胸前的兩座雪山輕微的起伏,比之波濤洶涌的亂顫,更具誘惑力。

    艸了,這**難道是在勾引老子?

    忍受著欲、火的煎熬,陸云茫然想著,雙眼卻依舊盯著完全暴露在眼前的裙子里:渾圓結實的大腿之間,是一條淡粉色的小內=褲,褲底高高隆起,包裹著令人神思暇往的迷人地帶。

    你媽的,老子怎么現在有種被強、奸的感覺捏!

    火焰狂撩,胯間帳篷高高搭起,沖天的擎天柱暴漲怒挺。

    楊艷萍笑瞇瞇滴道:“老師,告訴你真正的答案,其實并不是那女人要拼命反抗,而是那男人太過粗暴而已?!泵難廴縊?,雙頰酡紅,勾魂奪魄般望著陸云,手上的動作越發大膽。

    “楊老師,你……你沒什么事情的話,我想先回去了,這天太熱了,我估計是中暑了?!?br />
    乖乖,陸云的小老弟就快要爆炸了,在待下去非被楊艷萍撩撥死。

    “是啊,老師也覺得好熱啊?!?br />
    楊艷萍著,站起身,手指輕動緩緩脫掉了上衣,兩座白花花晃人眼球的雪峰,顫巍巍的彈了出來,那小的可憐的罩罩只能包裹住雪峰頂端的小顆粒而已,大半的肉團子都毫不保留的顯露出來,一道深不見底的壕溝,在兩座雪峰的擠壓中成一道誘人的直線,似乎在等待著撫弄揉捏。

    “陸云,你覺得熱的話,也像老師一樣脫掉外套吧,確實很涼快的?!?br />
    陸云此時腦中再迷糊,也知道楊艷萍這是在赤果果的挑逗,目光盯著那白花花的兩座雪峰,猛地站起身,一把將楊艷萍抱在懷里,兩團柔軟緊緊貼在胸膛上,不出的舒服,暴怒的小老弟頂在她柔軟的小腹上,隨著呼吸,一收一縮的動作著。

    楊艷萍咯咯輕笑,對陸云的突襲沒有絲毫的惱怒,反而雙手一環,抱住了他的脖頸,呵氣如蘭道:“小色鬼,讓老師來告訴你怎么做一個男人吧?!?br />
    做你媽!

    老子還用你教!

    陸云一把將她推倒在辦公桌上,睜著充滿欲火的雙目,野獸般盯著她,濃重的鼻息,又讓他看起來仿佛一頭發怒的公牛,微微弓著身子,仿佛迷失了本性一般,一俯身粗野的撕掉了那原本就小的可憐的罩罩,緊接著又將她的短裙哧的一聲撕裂了開來。

    楊艷萍躺在辦公桌上,全身只剩那一件淡粉色的小褲褲遮擋著最為重要的神秘地帶,稍稍抬起頭,看著陸云粗野的動作,臉上的表情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陸云看著光溜溜的楊艷萍,仿佛一具待宰的羔羊躺在辦公桌上,心中的火熱瞬間達到頂點,大腦充血,低低一聲咆哮,餓虎撲食般撲了上去。

    “咯咯,溫柔一點呀,這么心急,小心一會早早繳槍呀?!毖鈦奩妓勐Пё怕皆?,被壓住的身體一陣瘋狂的扭動,將那暴怒的帳篷順利引到了小底褲上。

    陸云肆意縱橫在身下那具火熱滾燙的軀體上,腦中漸漸失去了思考,唯一的念頭就是要征服她,一定要征服她!

    楊艷萍眉眼含笑,極力的配合著陸云,就在兩人就要進行最后的穿刺行動時,辦公室的門突然咣當一聲被人給踹了開來。

    “楊艷萍,你又在作惡了?!?br />
    一聲冷厲的喝聲帶著沖天怒意,驀然在辦公室內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