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辦公室里的那點兒事

作者:叱咤風云
    嗖!

    一條長褲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在地上!

    嗖!

    一雙臭襪子被拋飛,悄無聲息的落在辦公桌上的茶杯上!

    嗖!

    淡雅潔白的長裙,飄飄悠悠的以極為優雅的姿勢在空中翻轉360度,完美的落在那條長褲上面滿分。

    嗖嗖嗖!

    繡著鴛鴦的罩罩,粉紅色的小褲褲,夾雜著幾根肉眼難以看到的黑得發亮毛發,悠悠然輕若浮羽般滑落在地面上。

    窄小的單人床隨著床上人兒的動作,猛烈的搖晃著,發出吱嘎吱嘎不堪負荷的呻吟聲。

    兩個坦白相對的人兒,緊緊的相擁在一起,狂熱的親吻遍布對方的身體,肢體的交纏將內心的狂熱引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天仙一般的鐵心蘭在陸云近乎摧殘的蹂躪下,雙頰紅絲如潮,貝齒緊咬著紅唇,纖纖玉指撫在陸云的背脊上,幾乎因歡悅將手指掐進了肉里。

    陸云純屬瞎貓碰上死耗子,一句異想天開的話語,卻讓鐵心蘭隱藏多年的容貌,毫無保留的在自己面前展現了出來,若這是鐵心蘭生性風流放蕩,那她為何會屢屢拒絕學校里的那些男老師的追求?又為何會將隱藏多年的本來面目恢復如初單單給陸云一人看?

    其中緣由或許只有鐵心蘭自己能夠解開。

    激情在繼續,糾纏永不停。

    鐵心蘭由一個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婦人,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具有絕世容姿的青春美少女,就算柳下惠那傻、逼重生,陸云也不相信他會做懷不亂。

    什么是***君子?

    陸云對君子的理解就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裝比,不2比,不傻比,三比。

    做到這三比,在陸云看來他就是正人君子。

    坐懷不亂!

    去你個王八綠球球的,除非你柳下惠是個太監,或者懷里做的是個超級恐龍,惡心還來不及,你***哪有心思動歪心眼?!

    畜牲,畜牲又怎么了?

    往前排個幾千幾萬年幾十萬年,猿算不算畜牲,裝13的人類,還***不是從畜牲演變過來的!

    吃個熟食,會幾句人話,就當自己是個東西了,歸根結底***在怎么改變也是從畜牲演變過來的,裝13,去看看屎殼郎是怎么滾糞球的!

    身下是貌若天仙的絕世美女,陸云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沖動,小老弟早就已經蓄勢待發,兇悍異常的頂在鐵心蘭的小腹上。

    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即使是上一次,鐵心蘭也從未有這種讓她想要不顧一切大聲呼喊的**那樣的兇悍之物,似乎比上一次更加的令人畏懼和向往了。

    身體跟隨著陸云的愛撫,禁不住的一陣輕顫,桃園中溪水涓涓流出,身心完全沉浸在了無以言表的歡愛之中。

    高聳的雪山上,兩顆鮮紅欲滴的鮮果,挺翹而傲嬌的承受著暴風雨的侵襲,猶如冬雪寒梅,狂風暴雪越是狂烈,它反而愈發的嬌艷動人。

    鐵心蘭在這一刻終于能夠全身心的以自己的本來面貌,接受陸云幾乎瘋狂的侵襲。

    狂風暴雨,雷霆閃電全部化作兇悍的動作,陸云的唇滑過鐵心蘭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靈巧無比的舔弄著那兩座高聳上面的鮮果,每一次動作,都令鐵心蘭身不由己的發出歡愉的嬌吟。

    纖細的手指柔柔地滑過陸云的胸膛和背脊,靈巧的香舌不時游走在陸云滿是汗水的臉頰,盡情抒發著內心火熱的同時,也將陸云心底的火焰徹底引燃。

    感受著鐵心蘭越來越滾燙的身軀,陸云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狂熱,分開鐵心蘭的雙腿,展開最為猛烈的進攻……

    ……

    如雨的汗水混合著濃重的喘息和嬌吟,在小小的辦公室里久久的回蕩著。

    鐵心蘭迎合著陸云一次次兇悍凌厲的進攻,每一次進攻完成,嬌嫩的身軀便不由自主的拱如虹橋,胸前的兩座高聳亦隨之起起落落。

    “心蘭姐,這一次要比上一次舒服多了?!狽芰Ω拋啪夢淳⒌牡卮?,陸云喘息著道。

    “嗯……只要你喜歡,姐隨時都任你采摘,嗯……好舒服啊,真的比上一次還要舒服……嗯……”

    鐵心蘭雙眼迷離,性感的紅唇微微張開,如蘭的氣息噴灑而出,讓陸云禁不住更加瘋狂的沖動。

    鐵心蘭雙腿勾著陸云的腰部,全力的迎合著陸云的侵襲,臉上的表情似愉悅又似痛苦,種種表情摻雜在一起,混合成最有力的催情劑……

    ……

    再美好的事情,也終有結束的那一刻,鐵心蘭再陸云的低吼聲中再次達到了那令人神魂向往的美妙巔峰。

    瘋狂過后,鐵心蘭整個人幾乎癱軟了下來,凌亂的氣息,久久不散的紅潮,小屁屁下那一片羞人的潮濕,無一不顯出她方才是多么的興奮和歡愉。

    陸云側身躺在她身邊,手中把玩著那令人愛不釋手的豐盈,低聲笑道:“心蘭姐,你剛才好瘋狂,我幾乎快要招架不住了?!?br />
    “小色鬼,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下舒服了吧,你現在還怕不怕我?”鐵心蘭張開小嘴,在陸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呵呵……”陸云笑而不答,把頭埋在她胸前,繼續著先前的工作。

    “哎呀,你剛剛還沒吃夠么?”鐵心蘭嬌嗲著推了推陸云。

    陸云模模糊糊地道:“沒有,一輩子都不會吃夠的?!?br />
    鐵心蘭微閉著雙目,任由陸云肆虐的一番,忽然臉色一正,雙手托起陸云的臉頰,嬌喘道:“陸云,你要答應我,永遠不要將我的偽裝告訴別人,這是我最后的一道防線,我不想讓除了你之外的第二個人知道這件事?!?br />
    陸云點點頭,也是一臉的肅容:“心蘭姐,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讓你我外的任何人知道,不過,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鐵心蘭一怔。

    陸云嘿嘿壞笑道:“很簡單,作為為你保守秘密的條件,你要讓我隨時都可以進出你的辦公室,不論任何時間,我都要你保證我在疲倦的時候,能夠躺在這張床上休息?!?br />
    陸云話中的意思,鐵心蘭如何聽不出來,笑罵道:“小色鬼,你還想長期霸占著我不成?”

    “成不成,那可都要看心蘭姐愿不愿意了,嘻嘻……”

    陸云嬉笑著,一把將鐵心蘭摟在了懷里,身子一翻,馬上將鐵心蘭箍在自己的身體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