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兩對騷母女

作者:笨蛋英子
    小雄通過雨陽的舅媽認識了月藍以后,每兩個禮拜見一次面,她自第一次被小雄cao過時,因為掀起小雄的雞ba是剛從黃淑妃屁眼中抽出來的,沒有給小雄口交惹得小雄不高興。

    等第二次單獨見面時,她百般逢迎小雄,不但給小雄口交,就只自己不經常用的后庭也讓小雄cao個爽。

    從那天開始小雄才知道,月藍對口交有著強烈的偏愛,小雄喜歡當月藍的嘴滿含著他的雞ba時,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嫵媚地向上望著他,當她的嘴在雞ba上上下套弄時,常常面帶微笑,眼睛里閃耀著淘氣的光芒。

    她的曲線也是優美的,苗條而不失成熟性感女人的豐滿,乳房并不大,卻有著一對大而敏感喜歡被小雄玩弄的rǔ頭。

    在床上,地板上,廚房里的餐桌上,月藍是個風情萬千的尤物,她對性愉悅著年輕人般強烈的興趣,對她得到的都給予熱情的回報。

    她的后部柔軟而結實,有著令人贊嘆的曲線,當小雄跪在這樣的女人身后,被她的屁股頂著時,會感受到高度的性快感。

    不過,現在有個小問題,她的女兒初倩因為學校宿舍改建,搬回家里來住,初倩已經十八歲了,能夠在男孩們面前買弄風情了,象大多數現代的年輕人一樣,初倩比她的媽媽懂得更多有關性的事情。

    月藍對女兒的一切表現出極大的耐心和寬容。問題究竟在哪兒?

    初倩是個非常漂亮的美人兒,有一雙充滿熱情的明亮的大眼睛。臉頰上略有些雀斑,令小雄不安的是,就是當小雄與月藍想秘密干些勾當時,她總是在眼前晃來晃去,月藍曾經告訴小雄她的女兒是想監視她的母親,不讓她變得過分狂野。

    有一天在個昏暗而羅曼諦克的餐廳里用完餐后,他們又一次談論起這個話題,都笑了起來。

    月藍是雙性戀的,這個初倩早在幾年前就知道了,在初倩出生后,月藍便與男人絕緣了,直到她二十五歲生日那天才重新投入男人的懷抱。

    小雄玩樂似地評論說,也許他們應該向初倩展示一次縱欲的狂歡,讓她知道她一直想知道的東西,究竟是什么,月藍在餐桌的另一邊凝視著他,微笑著緩緩地說:“也許我們可以……”

    望著小雄因為驚異而張大的眼睛,大笑起來。

    當初倩從學?;乩春?,她經常在白天上課,晚上外出赴約會,這樣小雄與月藍大多在白天約會,干他們想干的事情。

    元旦后的一個下午,小雄又來到月藍的家中,一進門小雄就抱住月藍親吻著,月藍說:“初倩在家呢!”

    “哦?她今天沒去上課?”

    月藍點點頭,“倩兒,有些東西想讓你看?!?br />
    月藍說。

    “哦?值得我的期待嗎?”

    小雄微笑,看著她的眼睛,試圖搜尋什么。

    “我認為你一定想知道是什么?!?br />
    月藍說,眼波流動。

    小雄做了個深呼吸,跟著月藍走進起居室,月藍召喚著初倩。

    一會兒,她的臥室的門打開了,初倩走進起居室,這時小雄的呼吸變得短促。

    初倩站在他面前,穿著短小的橙黃色比基尼。

    小雄能看到的每個部位都是光滑而呈健康的棕褐色,比基尼是高腰式的,長且窄的倒三角嵌在在初倩豐腴的大腿間,而它的上部看上去被初倩豐滿的胸部頂得高高的。兩塊小小的三角形的布片罩住她的乳房,似乎隨時有被撐裂而滑落從而顯露出她的rǔ頭的危險。

    初倩轉過身,微笑著左右扭頭,向小雄展示她的背部。她的背幾乎是赤裸的,只有一根細細的,橙黃色布條系在脖子上,細細的帶子系在腰間,和遮住前陰的三角片相對的是蓋在屁股上的窄小的布片她完美的屁股簡直可以說是無遮掩的。

    小雄感到大腿根部漸漸直立,初倩在原地又轉了一圈,露齒而笑。

    “你喜歡嗎?”

    初倩天真無邪地問。

    小雄輕輕吹聲口哨,“太棒了!”

    月藍對著初倩笑著,初倩走到小雄面前的椅子前坐下,兩腿交叉,“我跑了好幾家店才買到這個的!”

    初倩說。

    小雄嘆著氣,試圖使自己更舒適一些,當他想交疊雙腿時,他那漸漸粗大的雞ba頂在他的褲子上。

    月藍注意到這一點并將她的手放到他的腿上,這實際上于事無補。

    初倩跳起來,宣布她要去打個電話,吃吃笑著走出房間,小雄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

    “顯然她長大了,不是嗎?”

    月藍說。

    “是的!”

    小雄說,吻著月藍,“而且她很清楚這一點?!?br />
    “她打電話時,我們何不偷偷摸摸進入我的臥室關上門呢?”

    月藍提議,“我確信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們走進月藍的臥室,小雄關上房門,當他轉過身,月藍讓衣服滑落在地板上,如靜靜的流水一般向小雄輕步移去,然后替他寬衣解帶,小雄伸向她的體側將她拉向自己,吻著她。

    幾分鐘過后,他們躺在月藍的床上,月藍的屁股在小雄的嘴上,她的嘴唇緊緊地吸住他的雞ba。

    小雄聽到輕微的聲響,他想知道是否是初倩在門外偷聽,想到她那成熟適婚的18歲肉體,在她的衣服下卻幾乎一絲不掛,手指在肉體上游移,兩人的喉管里發出“咕咕”的聲音,真個銷魂呀!

    他的雞ba立刻因為充滿活力而微微脹痛,月藍呻吟著將屁股壓在他的臉上,小雄吸舔著她滴汁的小B……

    月藍再次高聲呻吟,扳開小雄的雙腿,舔著他的兩個睪丸,雞ba頂在她的脖子上,月藍更用力地將yīn戶擠壓在小雄的臉上,用她那多汁的小B在小雄的臉上研磨。

    小雄感到有什么東西將他放在月藍屁股上的手拿開,然后將手腕繃緊,他現在毫無辦法,眼前除了月藍的屁股,什么也看不到,很快他發現他的另一只手也被綁到一起了,突然月藍從他的身上離開,將個什么東西綁在他的右踝上,然后強制地將他因反抗而不停踢動的左踝也綁到一起,最后離開床上,站在一旁。

    這時小雄發現自己被柔軟而結實的繩子束綁在床上,站在床邊的是初倩,仍然穿著橙黃色的泳衣,還有月藍,赤條條的。

    母女倆看著小雄,然后月藍告訴他放松些,初倩來到床的另一邊,當月藍壓緊他的右邊時,初倩壓緊他的左邊。

    直到他的手被牢牢壓在床頭板上,她們行動迅速,用堅韌的皮帶將他的手固定在床上,接著她們對他的腿也同樣這么干,初倩跪在他的左腿上,面向他的腳,她的屁股便展現在小雄的眼前。

    她現在看上去更加性感了,初倩轉過臉,向下看著小雄粗硬的雞ba,“媽,你一點也沒有夸大,真的好棒??!”

    她說,溫柔地用手上下套弄著小雄二十二公分長的大雞ba。

    月藍笑著搖搖頭,正要張嘴說話,這時門鈴聲響起,月藍穿上罩衣,離開房間。

    “你們想干什么?”

    小雄問初倩。

    她狡黠地一笑,在他的雞ba頭上一吻:“你會發現的!”

    小雄聽到有聲音從客廳那邊過來,聲音在客廳里停留了很久,然后月藍進來,身后跟著一個小巧玲瓏的,可愛的裸體女人,看上去比月藍大幾歲,還有一個同樣赤裸裸的女孩,跟初倩歲數差不多。

    這個婦人身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多點,身材苗條,乳房只是凸起的肉團,皮膚呈自然的淡黃色,有著深色的rǔ頭,烏黑的短發,使她看上去很性感。

    那個女孩比婦人高幾公分,大概也不到一米六,長長的頭發垂到腰間,尖挺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輕微晃蕩,焗成茶色的頭發跟她柔軟的雙腿間厚亂的細毛相稱,她的嘴略有些大,嘴角掛著迷人的微笑。

    “這是何麗梅,我的鄰居,這是她的女兒,小瑛?!?br />
    月藍介紹說。

    “衣服真漂亮!”

    小瑛對初倩說,“你什么時候買的?”

    “兩天前!”

    “倩兒,你還穿著衣服?”

    月藍略帶些不悅的呵斥女兒。

    初倩從床上站起,跨在小雄的胯上,開始慢慢地脫下衣服,首先是系在脖子上的帶子,然后從背后解開,她將溫熱的乳罩丟在小雄的雞ba上,這使得他稍微抽動一下。

    當初倩含笑向下望著小雄時,她的乳房輕輕地搖晃,雙手的拇指和食指輕佻地鉤住底部的帶子,小雄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身體,渴望看到那玩意泳衣)從她身上滑落,帶子上的結在滑動,泳衣的下半部跟著從兩腿間向下滑,懸垂在她的下前方,遮住小雄的視線,最后,初倩解下這個潮濕的、散發著熱氣的織物扔到小雄的胸上,讓他看著。

    “哦,真漂亮!”

    “倩兒,真性感?!?br />
    小瑛補充說。

    初倩將她的小B周圍刮得干干凈凈,陰毛曾經生長的地方在周圍潔白皮膚的映襯下格外光亮。

    小雄可以看見她閃光的粉紅色的yin唇,還有從她陰縫的上部突出的yin蒂,他的雞ba因為這y蕩的景象而陣陣悸動。

    初倩走到小雄的左邊站住,小瑛爬上小雄的身體,懸垂的乳房在他長大粗硬的雞ba上晃蕩,她跪在床上,開始舔著初倩光溜溜的小B,并向小雄展示自己陰毛叢生的yīn戶。

    看著這兩個女孩子的“春宮秀”小雄的雞ba勃起與小腹成45度,活力十足地上下彈動。

    當她們的女兒們口交時,月藍和何麗梅坐在床邊,相互愛撫著對方。

    小雄欲火焚身,覺得自己似乎就要爆炸了,在他四周環繞著女性的肉體,卻把他遺忘了,幾滴陰水從雞ba頭上滲出,緩緩地沿著雞ba向下流。

    何麗梅拿出一根長長的羽毛,將它劃過小雄的睪丸,經過雞ba的下側向下移到他的大腿。

    “放松些!”

    月藍說,“享受這一刻的愉悅吧!”

    小雄呻吟著……

    初倩和小瑛慢慢地變換成性感的69式,因為吸舔小B而從嘴里發出“啾啾”聲,促使小雄的雞ba吐出更多的液體。

    何麗梅開始跪在床上用羽毛遍歷小雄的全身,在他的rǔ頭上劃圈,然后輕輕地勾勒他胸部的輪廓。

    月藍躺在何麗梅的兩腿間,使勁吸著這個小女人的yīn戶發出極大的聲響。

    小雄看到何麗梅的皮膚因為興奮而微微發紅,rǔ頭變硬,鼻翼上滲出細細的汗粒。

    另一邊,小瑛的屁股放縱地在初倩的臉上扭動,兩個女孩的乳房看上去似乎要被她們壓扁變形了。

    何麗梅發出低叫,當她要泄的時候,她弓起背部,將頭擱在小雄的腹部。

    她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會兒,然后小雄看著月藍吻著她鄰居的yīn戶坐起來,她的臉因為沾滿了何麗梅的y汁而閃光,她向前移動,狂熱地吻著小雄,臉部磨擦著小雄的面龐,舌頭猛烈地舔舐他的雙唇。

    伴隨著一聲尖叫,睡床首先從小雄的左側開始劇烈搖晃,這使得月藍離開小雄的身體,他們向小雄的左邊望去——小瑛和初倩正使勁地將彼此的小B壓在對方的嘴上研磨,身體躍動,發出浪叫聲。

    初倩首先泄了,雙腿高高舉起然后緊緊夾住小瑛的頭,她的屁股向上抬起,呻吟著將嘴唇更加湊近小瑛流汁的小B,小雄可以看見小瑛的yin水沿著初倩泛著紅暈的臉頰緩緩向下流,小瑛的身體抽搐然后顫抖,從喉管里發出低沉哀怨的鳴咽聲,當她向后坐時柔軟且圓胖的屁股收緊,在初倩的臉上使勁地搖擺……

    過了一會,小瑛發出一聲長長的,溫柔的“哦”身體僵硬,無力地從初倩身上翻下來。

    當兩個女孩劇烈地喘息時,小雄凝視著它們足有幾分鐘。

    “性感的女孩們!”

    何麗梅笑著說,她的手在月藍美麗的屁股上摩挲著。

    小瑛從初倩身上翻下來,面朝上躺著,她的腿大大地張開,使小雄更好地看到她濕透的小B,她的腿濕淋淋地閃閃發光,乳房上汗津津的,她微笑著香舌在齒間不經意地一劃,顯得更加甜蜜和性感。

    初倩翻轉身,爬過來吻著小雄,月藍看著她的女兒將沾滿y汁的舌頭擠入小雄的嘴里,然后將乳房在他的胸脯上摩擦,小雄從初倩的舌上品嘗著小瑛甜美的y汁。

    小瑛挨在旁邊,嘴唇緊貼著他的嘴唇,長長的舌頭滑入他的嘴里,挑逗著他,小雄同樣品嘗著初倩的y汁,吸住這個火辣辣的女孩光滑的舌頭,不讓一滴漏掉。

    小瑛移開去,大張著雙腿,讓月藍舔著她光滑的yīn戶。

    初倩向上爬,跨騎在小雄的臉上,調整著讓自己的肉體剛好能讓小雄夠不著。

    何麗梅取出一個震蕩器將它插入初倩的小B,它開始“嗡嗡”叫起來,隨著震蕩器的每一次抽插,當它深深地進入初倩的yin道,何麗梅用拇指撥弄著初倩突出的yin蒂。

    小雄看到當震蕩器抽出時,初倩粉紅色的yin唇緊緊包圍住它,而當它再次插入時,yin唇也深深陷入隱沒在桃源春洞里。

    初倩那光溜溜的yīn戶能夠清楚地顯現出因為yin道肉壁的每一次痙攣,而皮膚收縮留下的柔軟的折痕,她的屁股隨著何麗梅抽插的節奏前后擺動,小雄向上看到何麗梅的嘴含住初倩的左乳,牙齒輕啃吸舔著從乳房上極度凸起的rǔ頭,他看到初倩的y汁大量滲出沿著震蕩器向下濡濕了何麗梅的手,當初倩嘆息著顫抖了幾次之后,他的雞ba簡直要爆炸了。

    何麗梅拿開震蕩器,初倩向下將光溜溜的yīn戶壓在小雄的嘴唇上,小雄的舌頭輕輕彈擊她的yin蒂,她的yīn戶開始擺動,將汁液涂滿小雄的臉,用她多汁的小B使勁擠壓著小雄的臉。

    “飲我的蜜汁!”

    初倩深情地嘆息著。

    她的y汁流下,小雄從她那光華的,搖擺的小B上把它們舔得清潔溜溜,初倩泄了幾次,然后有氣無力地從他身上滑下跌落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何麗梅很快爬上小雄的身體,面向他的腿,小B湊近他的舌頭,小雄也舔著她的小B,感覺別有一種風味。何麗梅粗糙的陰毛磨著他的鼻孔,癢癢的……

    何麗梅喘息著,小雄感到何麗梅的肉體在他的舌頭的攻擊下而痙攣。

    小雄將舌頭推擠入何麗梅的yin道,舔食著她的yin水,直到她爬開去,身體因為泄身后的余感而微微顫抖。

    小瑛移到小雄的兩腿間,從他的屁眼向上舔到兩個睪丸,用她靈巧的舌頭在他的性感帶上挑逗著,她用舌頭挑起每一個睪丸,然后再讓它從舌尖掉下來,又將舌頭放在兩個睪丸之間,將它們全部挑起。

    小雄喘息著,又有幾滴液體從他的馬眼里滲出,慢慢往下流……

    初倩也過來舔著這股細流,這時她倆的母親在床邊親吻吸舔著對方的rǔ頭。

    小雄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切,惟恐這是一場春夢,哪怕這是春夢一場,他也希望記住每一個消魂時刻。

    兩個年輕的女孩在小雄的雞ba上方彼此親吻,他感到一種不斷加深擴大的欲望,他弓起身體,將雞ba送到她們的嘴邊,小瑛轉過臉,張嘴含住雞ba,然后以平滑的節奏低頭慢慢將雞ba吞入,直到她的鼻子碰到小雄的陰毛。

    小雄二十二公分的大雞ba舒適地??吭諦$兩艫暮砉芾?,他感到自己要射了,小瑛緩緩地前后晃動她的腦袋,小雄越來越確信,一股巨涌眼看要從他的體內噴薄而出,這時小瑛不失時機地離開他的雞ba,用手捏住,延遲他的噴發。

    小雄又一次呻吟,屁股搖晃著,雞ba向上挺動……

    小瑛對他啟齒一笑,然后,手指仍然緊緊握住雞ba,低頭將嘴唇貼近她的手指,初倩帶著敬畏的心情在一旁觀看。

    一會兒,小瑛坐起吻了初倩,兩個女孩望著小雄,微笑著挑逗他。

    月藍進一步推動事態發展:“我認為他準備好了,孩子們!”

    她吃吃笑著說,這時何麗梅坐在她的大腿上,她們相互親吻,玩弄著彼此的rǔ頭。

    小瑛更加貼近小雄的雞ba,初倩伸手向下探,將小瑛的一雙乳房放在小雄的雞ba的兩側,用手擠壓著乳房使它們夾住小雄的雞ba,這時小瑛用舌頭舔著嘴唇,y蕩地微笑著,低頭咬住雞ba,舌頭輕快地舔刮著gui頭下的那道棱。

    小雄呻吟著,y蕩地擺動他的屁股,gui頭在小瑛的嘴里做著活塞運動,他的睪丸撞擊著小瑛的乳房,而小瑛則象吸管一樣吸吮著他的雞ba……

    初倩向下移動,將小瑛的屁股向兩邊分開,用舌頭舔著她的屁眼,小瑛在小雄的雞ba下發出喘息聲。

    這個時候,小雄感到體內一股洪流如潮汐般升起,急速地通過他的大腿根部,從雞ba里噴出。

    “雄哥,射在她的嘴里!”

    月藍說。

    “小瑛喜歡這樣,射在她的嘴里?!?br />
    何麗梅補充道,雙手捻住月藍的一對rǔ頭。

    “讓jīng液充盈她的嘴巴,雄哥,讓我們品嘗你的jīng液吧!”

    初倩催促著。

    小瑛抬起嘴,眼睛直視小雄:“射在我的嘴里,讓我喝你的jīng液吧!”

    小雄大聲呻吟著,感覺到雞ba激射出一股急流,滾燙而粘稠的jīng液如噴泉般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幾寸長的弧線,射入小瑛張大的嘴里。

    第一發持續了1秒多,她閉上嘴巴,吞咽著,小雄又發射第二發了,濺到小瑛的嘴唇、下巴上,滴到她的乳房上。

    當又一發子彈發射出來后,他向前將雞ba塞入小瑛的嘴里。

    “射到我女兒身上!”

    何麗梅叫出聲來,“讓你的jīng液濕透她的全身?!?br />
    小瑛的嘴吸住小雄的雞ba,小雄又在她嘴里發射了兩三發,感到自己的jīng液已經充滿她的口腔。

    小瑛向后仰,初倩開始用手握住他的雞ba頂在小瑛的脖子和乳房上,壓榨著,濃白的jīng液在小瑛的皮膚上流淌,從她的下巴向下滴。

    初倩吸著他的雞ba,小雄也在她嘴里發射了兩三發,最后小雄又一次噴發,這次他射到初倩的左乳上,將它浸濕了。

    jīng液仍然從他的雞ba流出,女人們將它抹到臉上,嘴唇上,用手壓榨著他的雞ba,貪婪地索取著更多。

    然后她們親吻,分享著彼此擁有的jīng液,含著滿嘴的jīng液,舌頭伸入對方的嘴里,深深地攪拌……

    當分開時,她們嬉鬧地對望,咽下濃稠的jīng液然后再次親吻。

    小瑛坐起來,小雄的jīng液在她沉甸甸的乳房上留下斑斑點點的污跡,她挑起小雄半硬的雞ba,坐在上面,將雞ba擠入她濕透的yin道。

    月藍坐起身,將小瑛的一邊乳房舔干凈,初倩舔著另一邊。何麗梅走過去舔著初倩左邊的rǔ頭,將jīng液舔去并用唾沫清潔著這個女孩的乳房。

    小瑛在小雄的雞ba上扭動著,呻吟著,感覺它再次膨脹,小瑛加快了聳套的速度……

    只有五分鐘,小瑛就來了高氵朝,尖叫著從小雄身上栽倒在一邊。

    “該我了!”

    初倩笑瞇瞇的上來,背對著小雄把他的雞ba吞進B縫中,“哇!滿滿的,好爽??!”

    媽媽月藍問:“比你的那些男朋友如何?”

    “這才叫雞ba呢!他們的跟雄哥比,就是個嬰兒一般!”

    初倩臉上蕩漾著y靡的微笑,身體上下聳動……

    小瑛在一邊喘息著說:“cao死我了!真過癮!月藍阿姨,你今天找的這個雞ba真棒!”

    月藍得意的笑著,將自己的腳伸到小瑛的yīn戶上勾弄說:“這會可喂飽你這小騷B了吧!”

    小瑛耳邊想起初倩y蕩的叫床聲,她說:“休息一會兒,我還有給地方很空虛著呢!”

    她的媽媽何麗梅擰一下她的屁股說:“你這騷丫頭,屁眼比B還騷性!”

    小瑛“哎喲!”

    一聲道:“隨你??!遺傳基因嘛!”

    “胡說!你小姨父給你屁眼開苞時候,看你叫的那個慘??!跟我比,你差遠了,當年你姥爺給我屁眼開苞時候,我可是一聲都沒吭!”

    小雄聽著初倩的叫床,又聽到她們的對話,心下明白這幾個都是騷浪非常的女人,特別是何麗梅母女還都有著亂論的經驗呢!今天有得爽了!

    初倩的小B內開始痙攣,一股陰精從子宮中泄了出來,她哼哼著渾身無力的伏在小雄的身上。

    月藍問:“倩兒,雄哥射了嗎?”

    “嗯……沒……沒有呢!”

    初倩有氣無力的回答。

    “你來吧!”

    月藍推了何麗梅一把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

    何麗梅將初倩扶下來,她低頭含住小雄的雞ba吸吮了幾口,然后跨上去,扒開自己流著yin水的B,將小雄的gui頭放到yin唇間,向下坐去……

    “哦!真的……好充實……嗯……”

    麗梅呻吟著把雞ba整根的吞了下去,大gui頭就頂到她的花心,她y浪的扭動起來……

    “對不起,雄哥!”

    月藍伏在小雄耳邊輕聲說,“沒和你商量,就把她們母女倆叫來了,你不會怪我吧!”

    小雄搖搖頭說:“有這么騷浪的Bcao,我怎么會怪你呢!”

    月藍說:“麗梅和我一樣都是沒有老公的,你可以放心大膽的cao,以后要是感興趣,隨時可以來找她,她可比我騷多了!”

    小雄向上挺動著下體問:“她曾經是你的同性伙伴吧?”

    “嗯……你說的沒錯,我們是先成為伙伴,后成鄰居的!”

    月藍說。

    “松開我吧!讓我狠狠的cao你們!”

    月藍點點頭,看到小瑛仿佛已經恢復了體力,說:“小瑛,過來幫阿姨將雄哥的捆綁解開!”

    小瑛應了一聲爬過來和月藍一起將小雄的捆綁解開。

    小雄伸手抱住何麗梅,挺起上身,將何麗梅壓在身下,雙手托住她的腿彎,幾乎將她身體對折,大雞ba狠狠的在她B腔中抽插著……

    “哦……好狠啊……啊……啊……啊……啊……大雞ba真厲害……啊……啊……cao死了……啊……啊……嗯哼……哦……哦……”

    何麗梅雙目迷離,晃動著腦袋y浪的叫喊著。

    剛才在小雄身上聳套的時候來的高氵朝還沒有退去,就被小雄這番疾風暴雨般的cao插,又一波高氵朝涌起,讓她B中快感連連,大有一種喘不上來氣的感覺。

    “啊……我……我不行了……嗯哼……月藍,救命啊……嗯……啊……”

    她喘息著呼喚月藍,但是小雄根本不放開她,月藍插不上手來。

    小雄在何麗梅的喘息越來越微弱的時候,“啊……哈……”

    大叫著,將jīng液射在她緊縮的B腔中……

    雞ba抽了出來,轉身面對著月藍,月藍跪伏到床上,把屁股高高翹起來,小雄扶著半硬的雞ba插進她的B縫中,緩緩的抽插……

    小瑛跪伏到媽媽雙腿間,用舌頭舔舐從媽媽B縫內流出的小雄的jīng液和媽媽的陰精……

    好一對y浪風騷的母女??!小雄在小瑛屁股上拍了一把掌問:“小瑛,你的屁眼洗過了嗎?”

    小瑛嬌笑著說:“我每天都灌腸的,今天來這之前又格外的灌了一次!”

    為了讓小雄放心,她把振蕩器塞進自己的屁眼中,然后在拿出來給小雄看,上面果然很干凈,一點污垢也沒有。

    小雄點點頭,大雞ba在月藍的B中又變得堅硬無比,何麗梅喘息著說:“我的媽??!我從十四歲開始caoB,今天第一次見到這么厲害的雞ba,射了精不軟,還這么快就恢復硬度,這還是人嗎?有多少女人夠你cao??!”

    小雄笑著不語,大雞ba只管在月藍的B中抽插頂撞,還用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月藍的屁眼中扣弄著……

    月藍呻吟著浪叫著,屁股扭動起來,一對nǎi子在身下晃動,劃出白色的波浪。

    小雄的雞ba猛烈的頂擊著月藍的B腔,gui頭撞擊花心,令月藍很快的就達到了巔峰,呼叫著渾身抖動不停。

    陰精泄了出來,將小雄的gui頭泡在里面,小雄頂住了她的花心感受她B腔內緊縮帶來的快感,直到她的顫抖停止,才抽出了雞ba放到月藍的屁眼上,在初倩的注視中,gui頭陷了進去,再用力前挺,整個的雞ba向里滑入,到根,抽插……

    小瑛從媽媽雙腿間抬起身子,轉頭看到小雄的雞ba在月藍阿姨的屁眼中抽插,她眼饞的盯著那時隱時現的雞ba,舔了舔唇角,一頭拱進月藍的身下,微微仰頭在月藍流著yin水的B縫上親了一口,然后含住yin唇吸吮著……

    月藍的屁眼被小雄的雞ba抽cao著,漲麻的快感讓她歡喜,突然看到眼前有一個熱氣騰騰的嫩B,哪里還分泌著yin水,她湊過嘴巴吻住小瑛的B縫,舌頭伸進去,汲取那里的yin水……

    小雄的雞ba在月藍屁眼中抽插了一會兒,感到有柔軟的東西在舔舐自己的睪丸,低頭一看是小瑛那張y蕩的臉孔,他將雞ba從月藍屁眼中抽出來,放到小瑛唇邊。

    小瑛一把攥在手心里,張嘴含住gui頭吸吮舔舐起來,小雄只給她舔舐了一分鐘就離開她的嘴巴,再次cao進月藍的屁眼里。

    又抽插了百多下,月藍的屁眼一陣悸動,直腸裹吸著小雄的雞ba,同時小瑛感到月藍阿姨的B中泉涌般的泄出很多的液體,她大口的吞咽著……

    月藍無力的伏在床上呻吟著喘息著……

    小雄的雞ba離開她的屁眼,轉身到何麗梅的嘴邊,何麗梅叼住小雄的雞ba吸裹著,仿佛這是一根美味的雪糕一般。

    與此同時小雄伸手將小瑛的身體轉過來,抓住她的腳踝向上提起,在她屁股下面墊了一個枕頭,然后從何麗梅嘴巴里抽出雞ba,狠狠的插進小瑛的屁眼中……

    小瑛的屁眼顏色比月藍的要深一點,但是屁眼中卻比月藍要緊湊,要不是雞ba上有何麗梅的口水,抽插起來一定很困難。

    “哦……我的媽呀……啊……大雞ba……捅到肚子里了……啊……好漲……好麻……哦……哦……哦……好哥哥……啊……我的屁眼好癢啊……使勁cao我……啊……啊……啊……啊……啊……啊……哎喲……真好……哦……哦……啊……cao進肚子里了……啊……啊……真過癮……啊……啊……啊……cao我……啊……啊……哦哦哦哦哦……cao我……哦哦……啊……啊……啊……哦……爽啊……喲……啊……cao我……使勁cao吧……啊……啊……”

    小瑛雖然今年才十九歲,但是已經有九年的行經驗了,十歲的時候被班主任老師開了苞,后來被爸爸發現,爸爸勒索了她老師五萬塊錢后,把小瑛打了一頓,然后按在床上cao到她暈了過去。

    十三歲那年,小姨父給她屁眼開了苞,從此后,她渾身上下三個洞任男人玩弄,十五歲時候,爸爸和媽媽離婚,她跟了媽媽,加入到媽媽和月藍阿姨之間的同性作愛中,當然也沒放棄在外面和男人勾搭,有時候也把處的好一點的男孩帶回家和媽媽一起分享,被這一帶的小混混們稱為“公車小妞”當小瑛達到高氵朝的時候,小雄把雞ba抽出來放到初倩的嘴邊,初倩皺了皺眉頭,和她媽媽第一次被小雄cao時情況一樣,不太愿意給剛從別人屁眼中抽出來的雞ba口交。

    她正憂郁間,何麗梅搶過來,張嘴含住gui頭,用力的裹吸了幾口,然后慢慢的吸吮著,舌頭圍著gui頭舔舐起來……

    月藍看到女兒的這種表情,她嘆了口氣低聲的對女兒說:“你會后悔的!”

    “為什么?”

    初倩看這媽媽問。

    月藍看小雄一眼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是的,很快的她就知道為什么了。

    何麗梅給小雄口交后,蹶起屁股讓小雄cao她的屁眼,小雄在何麗梅的屁眼和小B中輪流cao干,直到何麗梅又來了兩次高氵朝,小雄抽出雞ba對準月藍。

    月藍過來將小雄的雞ba頂在自己的乳房上,用手將何麗梅的yin水涂抹在rǔ頭上,小雄的雞ba一陣陣地抽搐,將濃白的jīng液噴射在她的乳房上,一些濺到她的臉上。

    月藍狼吞虎咽的舔著雞ba,全然不顧她的臉被小雄的jīng液浸濕了。

    小瑛過來在月藍身上舔舐小雄的jīng液,初倩也跪在一邊等待小雄來cao她的屁眼,但是小雄下了地說:“我有點餓了,你們誰去弄點吃的,我去沖個澡!”

    “我去!”

    月藍說,“知道你今天要來,我菜都買好了!”

    何麗梅也爬了起來,不顧身體的疲勞說:“我去幫你!小瑛,你回趟家,把咱家冰箱里的螃蟹拿來,再拿瓶紅酒過來!”

    小瑛應了一聲跳下地,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初倩空喜歡一場,臉色頓時黯淡下來,倒在床上雙眼含著淚花。

    不一會兒媽媽月藍又進來,看了她一眼說:“你這丫頭真是的,都被cao成那樣了,還顧忌這么多!”

    “媽……我……”

    初倩的眼淚掉了出來。

    “他在洗澡,你還不進去服侍他,道個歉!記住,讓你干啥就干啥!”

    “嗯……”

    初倩下了地走出臥室拉開衛生間的門,看到小雄正站在蓮蓬頭下往身上涂抹沐浴露,很顯然后背有的地方夠不著。

    初倩走過去,“雄哥……”

    伸手給小雄涂抹后背,小雄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她將沐浴露涂抹均勻后,把自己的身體貼了上去,用乳房在小雄后背上蹭著,“雄哥,我……我錯了!”

    小雄還是沒有吱聲,雙手扶著墻壁,雙腿微微分開。

    初倩的眼淚又掉了下來,身體貼著小雄的后背滑落著蹲到地上,掰開小雄兩片結識的臀丘,舌頭就舔了上去……

    小雄呻吟了一聲,雙手死死的按住墻壁,屁股微微的往后翹了翹,初倩的舌頭在小雄顏色略深的屁眼上勾舔著,氣息也吹拂在小雄的后面,讓小雄感到一絲絲快感,他的心開始軟了,心里已經原諒初倩了,但是他沒有表示出來,要看看這個y亂的女孩到底能作到什么程度。

    初倩的舌尖棄而不舍的在小雄的屁眼上耕耘,一只小手還伸到前面攥住小雄的雞ba擼動著。

    突然小雄感到一絲尿意,他將屁股挪開說:“等一下,我撒潑尿!”

    轉身往坐便走過去。

    初倩離開想到自己看過的《金瓶梅》中,李瓶兒為了取悅西門慶而喝他尿液的情節,頓時跪行到小雄身邊說:“讓我來!”

    伸手將小雄的身體扳了過來,握住小雄的雞ba,仰起臉張開嘴巴說:“來吧!”

    當小瑛從家里拿來螃蟹和紅酒放到廚房后,進臥室沒有看到初倩,她問月藍阿姨:“初倩呢?”

    月藍說:“在衛生間幫著雄哥洗澡呢!”

    小瑛甩脫了外套,拉開衛生間的門,正看到初倩跪在小雄身前,小雄的雞ba中激射出的尿液,淋在初倩的頭上、臉上、嘴里、身上……

    初倩看到小瑛進來,看到自己用身體承接小雄的尿液,頓時不好意思的漲得俏臉通紅。

    小瑛沒想到剛才不肯舔舐小雄從她媽媽屁眼中退出來的雞ba,而現在卻肯喝小雄的尿液,一股說不上來的酸溜溜的感覺襲上心頭,這丫頭比自己還能豁得出去。

    實際在小雄到來之前,月藍母女和何麗梅母女就已經商量好了,今天要盡量的取悅小雄,期待從他身上得到實惠。

    具體是什么實惠呢?

    原來何麗梅和月藍一樣都是作點小本生意,現在經濟如此的不景氣,已經一連三個月沒有利潤了。

    月藍認識小雄后,知道了他的身份,也知道就是在他家作傭人,一個月最少都能得到一千多,如果肯獻身還會得到更多。

    女兒念的是職業高中,來年六七月份就畢業了,現在連大學生都不到工作,何況是學酒店轉業的女兒,就是找到了又能怎樣?一個月才幾百塊錢,不夠她自己消費的。

    于是就有了籠絡小雄,自己不懶,洗衣做飯收拾衛生什么都可以,如果能進入他家作傭人,等女兒畢業后也弄進去,這樣娘倆一個月能收入好幾千。

    但是又怕娘倆進去后由于地位卑下,被早進去的人欺負,就把何麗梅拉上,何麗梅一聽有這好事,自然是千肯萬肯。

    她的女兒小瑛現在一個服裝店給人家賣服裝,每月工資才六百元錢,少的可憐,于是就和月藍商量如何能博取小雄的歡心,進到他家里去,所以才有了今天這y蕩而下賤的聚會。

    小瑛正在愣神的功夫,小雄已經將初倩抱了起來,拿起蓮蓬頭將沖洗她的身體。

    小瑛依在門框上看著小雄把初倩的身體沖洗干凈,讓初倩扶著墻壁彎腰站好,他從后面掰開初倩雪白的屁股,雞ba插進初倩的嫩B中抽插起來……

    當初倩的B中yin水漸漸多了起來,她開始呻吟時候,小雄雞ba從里面抽出來,上面都是初倩的yin水,頂到初倩美麗的菊門上,用力頂入……

    在初倩的浪叫中,大雞ba整個刺了進去,這四個女人中初倩的屁眼最緊,就是有yin水的潤滑,抽拉起來還是有點困難,雞ba有點痛,“初倩,你這是第幾次肛交?”

    小雄問。

    “嗯……嗯……嗯……第……第四次……嗯……”

    初倩皺著眉頭呻吟著說。

    “哦……”

    小雄知道她的屁眼很少被cao,還沒有適應,就把雞ba抽出來,拿過沐浴露涂抹在自己的雞ba上,用手擼動幾下,沐浴露泛起了泡沫,才再次插進初倩的屁眼中。

    這次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cao起來很順暢,大雞ba在里面抽插自如,初倩也不感到那么難受了,哼哼呀呀的配合著小雄cao干而扭動屁股和腰肢……

    小瑛看到這里轉身要走,被小雄叫?。骸澳愕紉幌?!過來!”

    小瑛走了過來,小雄伸手按在她的肩頭上,讓她和初倩一個姿勢趴在墻壁上。

    小雄cao了一會兒初倩,抽出來再插進小瑛的B中,狠狠的cao了百多下,然后再cao進小瑛的屁眼中……

    等初倩的喘息平穩后,再cao進初倩的屁眼……

    如此反復的cao干兩個女孩下體的四個洞眼,直至要shè精時候抽出雞ba,讓兩個女孩跪倒在地上,擼著雞ba把jīng液射到兩個女孩的臉上,然后在她倆互相舔舐對方臉上的jīng液的時候,他自己去沖洗身上的沐浴露……

    吃飯的時候,一男四女都是裸著身子,吃得很香艷……

    一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吃晚飯后,月藍委婉的說出她們的打算,小雄笑著說:“這個簡單,就是一句話的事情,這樣吧!下個禮拜一你和麗梅就過去,小瑛呢暫時不能過去,等我的新莊園建好后,那么大的地方目前的人手肯定不夠,到那是小瑛和初倩在過去。你們不用擔心,沒人會欺負你們的,但是我可丑話說頭里,必須做好本職的工作,手腳要干凈,只要你們好好的干,我不會虧待你們的!”

    兩對母女自然是感激萬分,小雄接著說:“目前你們倆過去也不能住在那里,一是地方不太夠了,二是現在有人在告我,我總得避避鋒芒,希望你們能理解!”

    收拾好餐具后,五個人又拱進臥室開始第二輪的y亂……

    晚上回到家里,雪嵐和小綺正在等候小雄,小綺這孩子學習很優秀,每次全學年考試都是第一名,年年是校、市、省級三好學生和優秀學生干部。

    這次和美國洛杉磯一所中學交換學生,全市給了三個名額,她們學校分到一個,小綺被選中了。

    她本意是要去的,但是高一的她想到要在美國呆一年多,要到高二結束才能回來,這一年多不能在雄哥身邊,就有些猶豫。

    小雄和雪嵐作她的工作,還答應她回到美國去看她的,她才高興的把表格填了,這個寒假結束后,也就是過完春節就走。

    小雄的雙手緊緊抓著美少女的大腿,就像一對熊掌似的。

    美少女散亂的發絲貼黏在她秀氣的臉龐上,似痛非痛的神情在半空中搖晃著,隨著小雄每一次的抽送而激烈的掙扎。

    小雄停止了動作,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美少女緊閉的雙眼好像在期待什么似的。無論如何,美少女的表情露出一看就明白的欲望,她緊緊的抱住了小雄。

    小雄把美少女抱到桌子上,強而有力的雙手緊托著美少女的身體,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雄的十個指頭深深陷落在美少女柔軟的體膚里。

    看來美少女的渴望已完全被激發起來了,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唇覆在小雄的唇上,舌頭直探他溫軟的口中,小雄熱烈的回應著。

    美少女順勢滑向小雄的耳際,滑向他厚實的胸膛,小雄微微閉起了雙眼,任憑這美少女的舌頭的侵略,從他的表情上,不難看出他是多么享受這一切。

    美少女停止了動作,顯然的在等小雄的反應,小雄笑了起來,他把美少女平放在桌上,雙手推向美少女的雙峰,兩顆渾圓的肉球在小雄的一陣擠壓之后,滿滿的發漲了起來,略帶暗褐色的乳暈也愈發的堅挺起來。

    小雄俯身親吻這突出的rǔ頭,在一陣舌頭的翻攪后,美少女的身體已出現了一種y亂的面貌,她那腓紅的臉龐、紊亂的呼吸,讓整個房閑游雜著一種炙熱的氣息。

    美少女滿臉笑意的伸手往小雄的身體探去,看得出來她好像是握住了什么。

    沒錯!是小雄的雞ba,美少女微笑著撫摸著它,在她反覆的搓揉之下,小雄的ròu棒巳肆無忌憚的昂首起來。

    美少女以一種色情的眼神望著小雄,“你真是個喂不飽的女孩!”

    小雄說。

    美少女搖搖頭:“人家就是覺得好舒服喲,雖然我已經來了兩次高氵朝了,但是我還要!雄哥,把你的小綺女兒cao暈吧!”

    小雄笑著說:“剛才讓你媽媽爽了兩三次,又讓你爽了兩次,好歹你讓我休息一下吧!”

    “你才不用休息咧!看看你的雞ba,它直挺挺的杵在那兒!這表示你還有能力的??!”

    小雄的臉上滿是笑意,那是充滿驕傲的笑意,這不禁讓坐在一邊喘息的雪嵐也笑了,眼前這個年青人簡直是超人嘛!

    “還想再來一次嗎?”

    小雄問。

    小綺猛點頭:“當然!”

    一種類似命令的口氣。

    小雄有些不以為然的搖著頭:“我不喜歡你的口氣。聽著,要我滿足你可以,但是你得求我!”

    小雄停了一下,“至少不是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br />
    美少女撇了撇嘴說:“我才不管你呢!我想要就要。女兒命令爸爸,也是撒嬌喲!”

    說完這句話之后,美少女把自己的腰主動的迎向小雄的股間。

    “??!”

    美少女滿足的叫了一聲,但小雄卻立刻阻止了美少女的享受,他抱住了美少女的身體,讓她無法再扭動。

    不過小雄并沒有退出美少女的身體,他那根粗壯的雞ba還留在美少女的B內,這已經夠讓美少女發瘋了。

    她的嘴圍繞著小雄、她的乳房也緊貼著小雄、她像痙攣似的搓摩著他的頭發、她在小雄的耳邊不停的囈語。

    不過小雄并不為所動,美少女試圖撞擊小雄的身體,想從這短暫的撞擊中求得一絲絲的快感!

    但小雄還是制止了美少女的行為,在小綺那片濃密的黑森林里,早已變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沼澤,她像一個在沙漠中長期間旅行的流浪者,仰望著上天的甘霖,她口中喃喃而語。

    “你說什么?”

    小雄大聲的問。

    “cao進來吧!”

    美少女的聲音像游絲般,“拜托,給我吧!我真的受不了!”

    “是嗎?”

    小雄撫摸著美少女的頭發,“那么你是不是聽話了呢?”

    美少女像發瘋似的點頭,小雄滿意的扳開她的雙腿,而她也盡力的配合,她迫不及待的要求小雄立刻進入,“噢……來吧……來cao我吧!”

    美少女隨著小雄抽送的動作而瘋狂著。

    小雄配合著自己濁重的呼吸迎向美少女“盛開的花朵”他不停的進攻著,裸露的背部一前一后的在她的雙腿間動作著。

    小雄就像騎在一匹馬身上一樣,揮舞著自己的權杖指揮著美少女身體的擺動……

    美少女簡直變成一攤泥巴了,在極度的快感下任自己爽成一灘爛泥。

    小雄緊緊把持著小綺的大腿,他的動作愈發的兇猛了起來,像一只野獸般的沖撞著她嬌嫩多汁的小B,她yin唇想必在他反覆的摩擦之間,得到了充分的快樂,只見美少女披頭散發的囈語著,汗水淋漓的迎接小雄的雞ba的cao干。

    “啊……就是這里……快一點……”

    美少女嬌喘著喊道,“再深一點……我快了……啊……再來……我快泄了……啊……我的好爸爸……啊……”

    一陣超高分貝的吶喊,美少女無聲無息的松開了她的雙手。

    但小雄的動作并沒有停止,他依舊是維持著高昂的情緒,任意的玩弄著美少女的身體。

    突然抽出了雞ba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把美少女的身子翻了過來,雙手接住美少女的胯間一拉,小綺的身體瞬間拱了起來。小雄的雞ba頂進她美麗的菊花蕾中,由背后往她的屁眼中探索……

    美少女悶哼著,顯然,小雄的的新動作讓她又有了新的知覺。

    小雄邊抽送邊玩弄著她垂下來的乳房,在地心引力的影響下,美少女的乳房顯得更加的凸出動人,小雄緊緊的握住它們,配合著自己的動作而揉捏著。

    美少女抬起了頭,口中爆出一陣的浪語,“啊……好哥哥……啊……啊……好色的爸爸……啊……啊……嗯哼……cao死女兒的屁眼了……啊……啊……啊……”

    兩條赤裸身體已經是濕答答的了,讓人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由于汗水的緣故,才讓這兩人能有如此緊密的結合,彷佛兩人的股間的交會是被汗水黏貼的。

    雪嵐看到小雄在自己女兒小綺身上已經馳騁了一個多小時了,他好像還沒準備完事似的,不禁替女兒擔心起來。

    “哦……哦……”

    這會小雄囈語起來了,他臉上的表情一副快死的樣子,但是又好像很陶醉,“就要了!我要來了!”

    小雄的表情開始扭曲了起來,動作也愈加猛烈。

    過了一會,小雄抽出了雞ba躥到雪嵐身邊,坐在椅子上的雪嵐低下頭,張開嘴巴含住小雄的雞ba吸裹著……

    小雄不斷的顫抖著,馬眼中噴射出濃濃的jīng液,激打在雪嵐嬌弱的舌頭上,雪嵐屏住呼吸,大口的吞咽著這吃慣了的精華,心中那種柔柔的情愫再次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