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蕩婦相見歡

作者:笨蛋英子
    穎莉和鳳筠、姍姍一見如故,穎莉一手拉著一個,熱情的和兩個美婦人姐姐長妹妹短的聊著,心中對兒子的審美觀大家贊賞。

    中午親自下廚留鳳筠和姍姍吃飯,鳳筠沒有想到小雄的媽媽美麗至斯,對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高貴美婦人親近感極強。

    姍姍看著眼前這個美艷絕倫的美婦人,心中想的是:“如果我是小雄也不會不對這么個美艷高貴的媽媽不動心的!”

    吃過午飯后,穎莉帶著鳳筠和姍姍到頂樓小坐,不知不覺的話題就集中到了小雄的身上,鳳筠和姍姍面露羞澀。

    這時小雄帶著鳳仙和嘉珊上來,看到這兩個女人的臉上還泛著潮紅,鳳筠和姍姍都在想,小雄一定是剛和這兩個女人作過愛。

    小雄跟媽媽打過招呼,給鳳筠和姍姍介紹了鳳仙母女后,他毫無顧忌的脫光了衣服跳進泳池中游了起來。

    鳳筠和姍姍看到他如此粉放肆,臉都紅了起來。

    嘉珊跟母親說了句什么后,向鳳筠和姍姍點點頭,走到泳池邊,脫去外衣,露出了三點式,跳進泳池中追逐著小雄。

    鳳筠看到這個女孩的身材不比自己的女兒雪塵的差,也是暗自佩服小雄的眼光。

    而姍姍想的卻是,這個古鳳仙一笑一顰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她們母女一同在床上和小雄作愛會是什么樣呢?

    她們都可以放下臉面同床伺候小雄,而自己卻抹不開面子,和侄女同處一室,是不是有點太拘于世俗了?天長日久小雄還會對自己那么好嗎?

    泳池中小雄和嘉珊嬉鬧著,嘉珊的乳罩已經被小雄掀掉了,她嗔怪的追逐著小雄。

    姍姍的眼神不時的偷偷看過去,心底癢癢的。

    這時嘉珊留在泳池邊的衣服中手機響了,鳳仙走過去找到手機接聽后,喊著女兒:“嘉珊,店里來電話,讓你過去!”

    她已經習慣了女兒的新名字。

    嘉珊在小雄離家的這段日子,已經到美菱的店里上班了。聽到母親的話,她放棄了追逐小雄游了回來,上岸后拾起自己的衣服披上,對小雄的媽媽穎莉說:“莉姐,我去店里了??!”

    穎莉點點頭,鳳仙也告辭和女兒一起下了樓。

    穎莉沖著小雄說:“你是不是沒事干???還不帶鳳筠和姍姍兩位姐姐四處轉轉?”

    小雄吐了出舌頭爬了上來,鳳筠說:“姍姍,你跟他去吧!我想多陪莉姐聊聊!”

    姍姍點點頭,被小雄牽著手,幫著小雄拿著衣服下樓去了。

    “你別見怪啊,這孩子讓我慣壞了!”

    穎莉抱歉的對鳳筠說。

    “沒什么,我到是很喜歡他這種不拘小節的性格!”

    穎莉拉這鳳筠的手說:“你可一點也沒有大知識分子那種高傲的架子??!”

    “呵!知識分子也是人??!只要你別笑話我就好!”

    “怎么會呢?我憑什么笑話你呢?我不也是和自己的兒子……”

    “說真的,小雄這孩子真的讓人無法拒絕!”

    穎莉伸手撫摸鳳筠燒紅的臉蛋說:“是??!我們的鳳筠大美人在床上會是什么樣呢?”

    鳳筠的臉更紅了,“莉姐取笑我!”

    穎莉托起鳳筠的下顎說:“姐姐保養的真好!”

    說起了保養,兩個美麗的婦人更是有話聊了,各自說著自己的保養心得,越說越熱乎。

    漸漸的穎莉的呼吸急促起來,鳳筠察覺到穎莉的變化,她的身體也開始燥熱起來,低下了頭,看到穎莉那穿著高跟涼脫的雙腳,一只上戴著和妹妹幾乎一樣的足鏈和足戒,只是這是鳳凰,妹妹的是蝴蝶罷了。

    小雄給自己的女人的這兩樣東西原本只有蝴蝶、燕子、蜜蜂三種,但是隨著后來女人越來越多,層次也在變化,他就又定做了幾個鳳凰和孔雀,目前為止,只有媽媽穎莉帶著的是鳳凰。

    二姐美菱、雪嵐、都影、胡翎、菲菲戴的是孔雀。

    自然是標準這媽媽在這個家中至高無上的地位。

    鳳筠看到穎莉的腳趾十分的均勻秀美,是個趾甲涂著玫瑰色的指甲油,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漂亮嗎?”

    穎莉看到鳳筠在注視自己的雙腳,她驕傲的把腳抬了起來,鳳筠伸手接住點點頭說:“漂亮,好白嫩的腳,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滑嫩!”

    她的手在穎莉腳背上輕輕的撫摸著。

    “你的也不錯??!”

    穎莉彎腰抄起了鳳筠穿著絲襪的腳,脫去她腳上的拖鞋,“小雄親過你的腳沒有?”

    鳳筠羞澀的點點頭,穎莉說:“這孩子對女人的腳很在意,你可要好好的保持??!”

    由于今天鳳筠穿的是長褲,所以穿的是剛剛過腳踝的絲襪,穎莉輕輕的把她的肉色絲襪脫去,露出潔白的腳丫,看到她的腳丫很小巧細嫩,趾甲上什么也沒有涂,很自然。

    手指從鳳筠的腳趾間穿過說:“你的腳很柔軟!有時間讓歌兒給你坐坐足部保養,效果會更好!”

    說完,穎莉竟然在鳳筠的腳尖上親了一口,鳳筠羞澀的欲縮回腳,但是腳被穎莉攥在手里,她也不好太用力。

    穎莉笑著說:“看你,還不好意思了!”

    鳳筠真的是不好意思了,手里捏著穎莉的美足不知如何是好。但此刻穎莉卻又在她的腳尖上親了一口,然后香舌伸出在腳趾上輕輕的舔舐。

    鳳筠呻吟一聲,立刻禮尚往來的親吻著穎莉的腳趾,她到不是有什么戀足情結,就是看穎莉舔舐她的腳丫,她覺得自己也有必要回敬她,另一個原因是也想以此來討好穎莉,因為她是自己的小情人的媽媽。

    于是兩個美婦人互相凝視著舌頭在對方腳趾上勾舔起來……

    此刻,在小雄的房間的客廳中,姍姍躺在沙發上,雙腳搭在沙發背上,有半截腦袋露出在沙發外,小雄就一絲不掛的站在她的頭前,高高聳立的大雞ba被姍姍握在手心中,舌頭在gui頭上舔舐……

    苗圃赤裸著白如雪的肌膚跪在小雄身后,雙手扒著小雄的屁股,舌尖在小雄的肛門上勾舔,還不是的將舌尖往屁眼中擠入……

    小雄的左手扶著姍姍穿著黑色漁網絲襪的大腿,右手探進姍姍的雙腿間,由于她是頭沖下,腳在沙發背上,所以裙子已經滑落在腰間,露出紫色的丁字褲和黑色的吊襪帶,小雄的右手手指從姍姍丁字褲的前面伸進去,輕輕的搓著她美妙潮濕的小B……

    姍姍呻吟著把gui頭喊在唇間裹吸著,目光由羞澀到迷離以致于到渴望?!矬摶丫崩虻慕胖漢謐熘形?,穎莉的舌頭在鳳筠的趾縫間舔舐,兩個美婦人眼中的欲望愈來愈強,喘息都在漸漸的加重。

    穎莉的另一只腳抬起,伸到鳳筠的雙腿之間,隔著褲子踩揉鳳筠的陰部,鳳筠呻吟得更加厲害了,感到自己襠下的潮濕,不自然的扭動著玉體……

    穎莉突然收回了雙腳站起來,拉起了鳳筠不由分說的就吻住了她殷紅的嘴唇,鳳筠“嚶嚀”一聲沒有反抗的雙手環住了穎莉的腰,將她緊緊抱在身前,舌頭就伸了過去。

    穎莉捧著鳳筠的頭吸吮她的香舌,倆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彼此吃著對方的津液…………小雄的手指已經插入姍姍的B縫中,另只手把姍姍的一只腳拽過來,舌頭在絲襪腳上流連勾舔,雞ba已經深深伸的插進姍姍的嘴巴里,姍姍吞咽著嘴里的三分之二長的雞ba,吞吞吐吐并支支吾吾的浪吟……

    苗圃的一根食指插進小雄的屁眼中,頭已經拱進小雄的雙腿之間,舌頭勾舔沒有被姍姍含進嘴中的那截雞ba,偶爾還含住陰囊吸吮睪丸…………”

    姐姐真香!”

    穎莉收回了舌頭在鳳筠的臉蛋上狠狠的親了一口,鳳筠的臉上留下了紅紅的口紅印。

    穎莉身后將自己的寬大的家居休閑褲連同內褲一同褪到了膝蓋上,雙腿微微分開,抓住鳳筠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B上。

    鳳筠看到這個一根毛也不長的白虎B,是那么的干凈清爽,她咽了口唾液,手指彷佛彈琴般的在穎莉嬌嫩的B上輕輕的拂動……

    穎莉把鳳筠的褲子也脫了下去,在鳳筠的yīn戶上扣著,鳳筠此刻真的感到自己的不足,穎莉的扣B手法比她要嫻熟和有技巧的多。

    漸漸的倆人都感到身體燥熱,緩緩的躺倒在躺椅上,穎莉就壓在鳳筠的身上,扒開她的衣服,扯掉她的胸罩,看到一對白滑的溫軟的大nǎi子,奶頭挺立著,她張嘴叼住了奶頭,舌頭在奶頭上舔舐……

    “嗯……莉姐……嗯……”……姍姍終于耐不住這分刺激了,她顫抖著身軀,B中一陣陣痙攣,一股陰精噴了出來,小雄的手指粘著她的陰精回手放到苗圃的嘴邊,苗圃獻媚的含進嘴巴中吸吮著小雄的手指。

    一直到把小雄的手指舔舐干凈后,小雄從姍姍嘴巴中抽出了雞ba,在苗圃的臉蛋上拍擊著問:“小母狗,想不想我cao你?”

    苗圃跪在地上,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說:“主人,來cao我吧!我要主人的大雞ba盡情的cao我!”

    小雄抓住了她的腰,將她的屁股在提升了幾分,半蹲著把雞bacao進苗圃肥嫩的騷B中,“啊……主人哥哥……啊……啊……啊……cao得好深喲……啊……啊……啊……”

    耳邊聽著苗圃的呻吟,看著姍姍在喘息,小雄拍打著苗圃雪白的屁股說:“別閑著,給你姍姍姐嘴一個!”

    苗圃聽到少爺的吩咐,連忙把頭抬起了一點,手捧住姍姍的腦袋,就吻了過去,還把小舌頭伸進姍姍的嘴巴中,姍姍自從跟了小雄之后,在小雄的強迫下才有過和同是女人的姐姐接過吻,這是她和第二個女人接吻,她吸吮著苗圃的舌頭,情不自禁的呻吟著……

    這是小雄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響了,他扭身抓了起來,看號碼是宋祖英打來的,他接了電話,宋祖英告訴他,最近趙寶鋼導演正在籌劃一部新戲《落地請開手機》女主角準備啟用新人,人員還沒有敲定,她已經跟趙寶鋼導演聯系過了,趙寶鋼同意讓傅晶去試鏡。

    小雄自然在電話中對宋祖英表示感謝,宋祖英笑著說:“你的忙我還能不幫嗎?這小姑娘是不是個你有一腿???”

    “哈哈,還是你了解我!”

    “且!你早晚得讓女人累死!說真的還真挺想你。你是不是在干那個?怎么聽你那邊有呻吟聲???”

    “呵,姐姐你耳朵真尖,要不要讓她叫兩聲給你聽聽?”

    “死去吧,你!我才不聽呢,聽的我難受了,你又不在身邊,我說,你什么時候到北京來看我???”

    “一定一定!”

    互相掛斷了電話,小雄放下了手機,姍姍聽到電話中提到傅晶的名字,就用目光問小雄。

    小雄把雞ba從苗圃的B中抽了出來,伸手拉著姍姍的雙腿,將她的身體轉了過來,扶著她的腳踝,大雞ba從姍姍的內褲的褲腿縫之間cao進姍姍多汁的B腔中,姍姍悶哼了一聲,雙手挽住自己的大腿,迎合小雄的抽插……

    小雄一邊在她緊湊的B縫中cao干,一邊把她媽媽李秀明求自己給女傭傅晶幫忙的事情。

    姍姍心里頓時有些懷疑小雄是不是跟自己的媽媽也有一腿???否則媽媽怎么會那么相信他呢?但是這僅限于懷疑,沒有說出來。

    因為她也說不出來了,被小雄幾下猛攻,cao的只有喘息和呻吟的份了……

    苗圃舒服的坐在地上喘息,眼睛從小雄雙腿間看過去,看到小雄的雞ba在姍姍美麗的B上抽插,剛剛高氵朝后的她又有些動情了?!崩蛞丫箍繚詵矬奚砩?,左手的食指插進鳳筠的屁眼中,右手食指插進她的B縫里,舌頭圍著yin蒂舔舐……B縫中的yin水汩汩流出。

    鳳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漂,她的手指在穎莉嬌嫩的白虎B中扣弄著,舌頭在穎莉小巧美麗的菊花蕾上勾舔,從穎莉的B中流出的yin水滴落在鳳筠的頸子上……

    “嗯……莉姐……嗯……嗯……你的小屁眼真漂亮……嗯……”

    “哦……哦……鳳筠……哦哦……你的小B水真多……哦……哦……哦……姐姐的屁眼也很美啊……哦……哦……對……你的手指在往上扣……啊……啊……碰到我的G點了……啊……啊……啊……啊……姐姐真會扣B……啊……啊……啊……”

    “還是莉姐的手法好……嗯……扣得我……要高氵朝了……嗯……嗯……嗯……真舒服……莉姐……你……你……嗯……在我屁眼里的收拾在快點……啊……啊……天啊……哦……嗯哼……哎唷……啊……啊……啊……真舒坦……嗯……”

    穎莉的右手中指也插進鳳筠的B中,食指彎曲,對著鳳筠的G點高頻率的扣掏著,大拇指抵住她的yin蒂揉著,舌頭貼著自己左手的食指在鳳筠屁眼上的褶皺重重的勾舔……

    “啊……莉姐……啊……啊……莉姐……莉姐……啊……我……我……我不行了……啊……啊……哎唷……扣死我了……啊……啊……啊……啊……我來了……啊……”

    穎莉聽到鳳筠的浪叫,連忙把嘴巴對著她的B縫,舌頭在B門上的嫩肉舔舐,隨著鳳筠的一聲嘶叫,從她的小B中潮涌般的噴出了潮吹之水,不但灌滿了穎莉的口腔,就臉她潔白嫵媚的臉上都是。

    而就在這是,穎莉感到B里酥酥癢癢的,鳳筠手指的指甲在她的G點上輕輕劃過的瞬間,“啊……”

    的一聲叫喊,花心顫抖,鳳筠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夾吮著,心中暗暗感嘆穎莉B腔的吸力如此之強烈的時候,從穎莉的B縫中已經開始噴潮了,她連忙把嘴湊過去,也是滿嘴滿臉的潮吹之水……

    喘息……呻吟……兩具精白的肉體在蠕動…………在姍姍高呼著達到高氵朝的時候,小雄也噴射了,雞ba脈動著把jīng液噴射到姍姍的花心上,激燙得姍姍渾身顫抖,B心一個勁的痙攣。

    小雄等雞ba射完了精,抽出來放到苗圃嘴巴中,讓苗圃給吸舔。

    與此同時把姍姍的身體翻轉過去,扒下了她的內褲,手指在她褐色的菊門上扣著……

    姍姍撅著屁股喘息著,她知道一會兒將要有一場更為猛烈的肛交,幸好早晨聽從了大姐的勸告,把自己的直腸清理的干干凈凈,否則一會兒被cao出臟東西來該有多尷尬,多丟人???那會多么影響享受肛交的快感??!

    “準備好了嗎?寶貝兒!”

    小雄問。

    姍姍放松肛門低聲的說:“進來吧!”

    苗圃自然是個知趣的人,她松開嘴巴,讓小雄把雞ba退出去,而她在姍姍的屁眼上吐了兩口唾液,然后用舌頭將唾液往屁眼的縫隙中趕了趕,伸手扶住小雄的雞ba放到屁眼上。

    小雄贊賞的在苗圃的頭上摸了摸,屁股向前挺進,gui頭撐開了姍姍括約肌陷了進去……屁眼門口的褶皺展開了,雞ba向里面緩緩的插進……

    姍姍忍著微微的脹痛,感受那雞ba向屁眼里滑行的快感,她的雙手緊緊抓住沙發的靠墊,臉貼在沙發上,扭著頭注視小雄向她體內推進時的小心翼翼,打心眼里感激小雄是那么的在乎她的感受。

    當雞ba全部頂進去后,小雄的小腹和姍姍的屁股緊緊貼在一起,苗圃伸手在小雄陰囊上揉了揉,小雄感到無比的放松,雙手按著姍姍的雙胯,雞ba開始一下一下的抽送……

    “嗯……嗯……嗯……哥哥……嗯……”

    姍姍癡癡的呻吟,雪白滾圓的屁股迎合著小雄的cao插而扭動起來。

    小雄抽插著……cao干著……他抬起了左腳踩到沙發上,身體一前一后的挺動,粗大的雞ba在姍姍緊湊的屁眼中漸漸加快了速度。

    姍姍看到在自己臉前的小雄的腳趾在一下一下的勾縮著,控制不住自己想親吻這個帶給自己不同快感的男孩,于是,在這個男孩的腳趾上親了一口,再親一口,然后用舌頭在小雄的大腳趾上舔舐著……

    小雄的大腳趾被她的口水沾濕了,在陽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

    姍姍張嘴把這大腳趾含在嘴巴里輕輕的吸吮起來,彷佛嬰兒裹奶般……

    小雄歡快的cao著,看到腳下的美婦一邊給自己cao著屁眼,一邊舔舐他的腳趾,那種縱入花叢,君臨天下的征服感,讓他的內心對這些臣服于自己大雞ba之下的女人們由衷的感謝。

    懷著這種感恩的心態,他的雞ba抽插的更加快、更加的猛烈……

    雞ba在光滑的直腸內的抽動,讓姍姍的心在飛,嘴巴緊緊的含住小雄的腳趾,屁股敏捷的扭動,那根大ròu棒強烈的沖擊她的身體,她終于忍不住松開嘴巴,高聲的呼叫一聲:“??!……cao死我了……”

    花心顫抖著泄出了陰精……

    小雄感受到到她屁眼隔壁yin道的痙攣,他再次狠狠的頂了幾頂,把姍姍cao得兩眼翻白,才把雞ba抽了出來,喘息著坐到姍姍的身邊。

    苗圃跪過來,抓住雞ba放在自己的嘴巴里吸了吸,再伸手從姍姍的B上掏了把yin水涂在自己的屁眼上,然后背對著小雄坐了上去,“哦……”

    哼著把大gui頭吞進了屁眼內。

    松開手,調整了一下身體下坐的角度,讓自己的雙腳踩在小雄的雙腿上,雙手回到伸手撐在小雄的雙臂上,身體下沉,將大雞ba整根吞入了直腸內。

    小雄伸手扶著苗圃的后腰,苗圃就開始上下聳套起來……

    從前面可以看到苗圃已經脫光了毛的B在往外滲淌著晶瑩的液體,隨著她上下聳動,胸前一對堅挺的乳房在晃動,劃出一波波乳浪……

    姍姍抬起身體靠在小雄的肩頭上,小雄扭頭問:“舒服了,是嗎?”

    “嗯……”

    姍姍嬌媚的把嘴湊了過去,含住小雄的耳垂吸嘬了兩口,“你是最棒的!”

    說著吻住小雄的唇,舌頭伸進小雄嘴巴里,把他的舌頭勾引出來,吸到自己的嘴里,溫柔的吸吮著…………穎莉和鳳筠緊緊的摟抱在一起,同樣殷紅的嘴唇吻在一起,兩條舌頭互相糾纏吮吸……

    好半天倆人的嘴才分開,鳳筠紅著臉說:“莉姐,你吻得我喘不上來氣!”

    穎莉在她臉蛋上輕輕的撫摸著說:“姐姐的舌頭好柔軟??!”

    鳳筠看著穎莉的雙眼說:“莉姐,我……該走了……”

    “鳳筠,留下來吧!今天別回去了,好不好?”

    “這……”

    “一會兒給雨塵打個電話,晚上我請你們吃飯!”

    “這……太麻煩了吧?”

    “我們是一家人嘛,客氣什么?”

    鳳筠聽到一家人三個字,臉紅的發燒,內心里卻很是受用。

    穎莉摟著鳳筠的腰肢,鳳筠也摟著她,倆人親如姐妹般的在樓頂邊聊邊散著步。

    晚上在宏春酒樓穎莉請鳳筠、姍姍和雪塵雨塵姐妹,作陪的是雪嵐。

    由于穎莉沒有叫小雄,所以小雄沒有到場,他在家中和都影、婷婷廝混。今天小雄才知道婷婷是個蒙古族人,出生在烏魯木齊,那時候她叫烏娜,七歲的時候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喪生,然后她就由一對和父母關系密切的漢族夫婦收養,那對漢族夫婦自己不能生育,對她視同己出。

    這對夫婦雖然日子過的很艱辛,但是也把她供到了大學畢業,當她參見工作后要回報養父養母的是后,老兩口由于常年的辛勞和營養不良,在一年之內相繼去世,她在痛苦之余將自己的姓氏該成了養父的性,以養母的名字作自己的名字,才有了現在這個甘婷婷這個名字。

    開始的時候,婷婷很拘謹,當著第三者的面和小雄作愛是她從沒有想過的,特別又是在都影的面前。

    但是當看到都影一改初次見面的冷艷,在小雄的面前表現得那么y賤的時候,她漸漸的也放開了自己,享受這初次3P游戲的刺激,以致于后來小雄的師母秀娟和她的女兒小鷗加入進來的時候,婷婷一點也沒有感到意外,并且觸類旁通,很快的就學會了幫助小雄去挑逗別的女人。

    當小雄把雞ba插進秀娟的屁眼的時候,婷婷看得目瞪口呆,雖然聽說過肛交這回事,但是她可從來沒有嘗試過,這也是第一次親眼所見。

    都影看到婷婷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低聲的問:“你沒有過?”

    婷婷搖搖頭,眼睛盯著小雄的雞ba在秀娟的屁眼中抽插,而秀娟在女兒小鷗的小嫩B上舔舐著。

    “想不想試試?”

    都影的手指在婷婷光滑的玉體上撫摸著。

    婷婷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她心里想:她們能作到的我就一定能作到,千萬不能讓她們小瞧了我。

    “那我來幫你吧!”

    都影牽著婷婷的手走出臥室到衛生間去了。

    婷婷經過刺激而羞恥的灌腸后,滿臉潮紅的跟著都影回到臥室,看到小雄已經在秀娟的屁眼中射了精,小鷗伏在小雄的雞ba上,用她的小嘴在小雄的雞ba上吸吮著。

    都影讓婷婷跪伏在床頭,她從床頭柜中取出了潤滑劑,擠出一些到婷婷菊門的褶皺上,然后手指沾著潤滑劑往婷婷漂亮的褐色小屁眼中插去……

    “嗯……”

    婷婷呻吟著忍受這來自舒擴肌的脹塞感。

    手指每動一下菊花蕾都象含羞草一樣往里收縮一下,她的屁眼中火熱的蠕動,手指在里面抽抽插插,讓婷婷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過的感覺,她不停的呻吟,扭動……

    看到婷婷的屁眼一點一點的擴展開來,都影在她的屁眼上親了一口,然后沖小雄招招手,小雄就爬了過來。

    婷婷雙手交叉疊在一起,頭枕在雙手上,雙腿彎曲跪著,屁股抬的老高。

    哇,婷婷狗趴式的樣子好迷人啊,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紅紅沖血的菊花蕾上由于有潤滑劑在顯得黏黏呼呼的,那迷人的小屁眼在一下一下的收縮著,頓時小雄全身的血液都往雞ba沖。

    跪在婷婷的屁股后面,用手慢慢的撫摩著那滑滑的皮膚,把整個屁股都摸遍了,調準位置,對準婷婷的小菊花用力一挺,gui頭就進去了,被緊緊的裹住。

    婷婷悶哼了一聲,身子往前沖了一下,但馬上又自己往回遞,小雄懷著對婷婷無比的熱愛開始用力挺動著。

    婷婷的肛門由于疼痛,不自覺的收縮和擴張。

    小雄掌握著節奏,縮的時候拔出來,張的時候挺進去,越來他越興奮,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大,有時候抽出來時只剩一個gui頭還夾在婷婷的屁眼里,再整根往里插進去。

    “嗯……嗯……”

    婷婷隨著小雄的動作加大在減弱,而脹脹的麻痹感越來越強烈起來,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來。

    小雄更加興奮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抓著婷婷的屁股,手指因為太用力而發白。

    大概插了半個小時左右,小雄終于忍不住要射了,連忙加快抽插了幾下,用力往婷婷的屁眼里一挺,整根插進去,雞ba在婷婷的屁眼一陣激烈的顫抖,射了出來。

    這時婷婷已經四肢酸軟,渾身無力的趴在床上喘息,小雄伏在她的背上,雞ba也沒舍得拔出來,半軟半硬的留在婷婷的屁眼里。

    “痛嗎?”

    小雄問她。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痛?不痛?”

    “嗯……剛進來拓開我的括約肌的時候有那么一點同,當雞ba插進來的時候,有中要排便的脹痛感,但是隨著你雞ba的抽插,撞擊我的直腸壁,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活!”

    這是都影在一邊說:“雄哥,把你的雞ba拔出來吧,我教她收肛術!”

    小雄從婷婷身上下來,躺在床上,小鷗拿著一個濕巾擦了幾下小雄的雞ba,放在嘴巴里含吮了幾下,然后坐到小雄的下體上,用嬌嫩的小B吞下雞ba,面帶滿足的表情上下聳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