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嬌艷美婦人

作者:笨蛋英子
    頭別向自己,湊上嘴去吮吸耿麗檀口內香甜的津液,讓她只能發出“咿咿唔唔”的悶哼。

    唇舌交纏的同時,兩人濕答答的下體也撞擊得“啪啪”有聲。

    聳動得性起,小雄索性將婦人的雙手反剪到背后,自己兩手各執住她一個手腕,讓她胸肩向前,豐臀后翹,看上去像是展翅飛翔一般。

    從后方看去,熱水打在耿麗烏云般的黑發上,然后順著光潔雪白的后背向下流,到了倒心形的豐美隆臀處分成好幾股噴濺開去……

    再向下,一根紫紅色的巨碩肉柱通體沾著亮晶晶的液體,分開雪團般的兩片臀峰,飛快地在菊花盛開般的狹小屁眼中進出,制造出無數細白的浴液泡沫,混合了水流又順著微顫的美腿迅速向下流去。

    “啊……啊……老公……老公,好漲呀……我的腿……腿沒勁了……啊……”

    耿麗的身子抖抖索索地向下沉,卻被小雄扯住手臂止住去勢。

    小雄越發加快抽送速度,百來下抽插后,他的快感也到了臨界點,后腰一麻,將gui頭緊緊頂在直腸的最深處,滾燙的精華毫無保留地注入深邃的直腸中。

    “啊……啊……燙……好燙啊……”

    耿麗前額抵在浴廂壁上,身體劇烈地擺動,力道大得讓小雄幾乎握不住她的手腕。

    “噗”地拔出雞ba,耿麗無力地扶倚著玻璃喘息,撅起的臀股間,乳白色的jīng液從屁眼中汩汩流出,沿著會陰向下,垂吊在艷紅色的yin唇上欲墜未墜,場面y靡之極。

    草草地清洗了一下,小雄用浴巾將婦人整個包裹起來,橫抱在懷里走出了衛生間,渾身無力的她像只小白羊般蜷在小雄懷里,只能軟綿綿地任他擺布。

    小憩了一會兒,躺在香噴噴的床上,小雄將自己和護士小梁的事情一絲不落地告訴她,然后問:“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小梁是你老公的侄女?”

    “本來中午越你吃飯,是想帶著她,我一個人真的應付不來你了,昨晚讓你搞得差點死了!”

    “既然你這么說,就原諒你了!”

    耿麗笑著說:“給你看點東西!”

    跳下地去打開電視下面的影碟機,然后從床廂的抽屜里拿出一張光碟放進影碟機中,然后上了床躺回到小雄身邊,拿起床頭柜上的??仄?,將電視轉換到AV頻道。

    電視屏幕上出現了一男一女的做愛鏡頭,不是很清晰,很顯然是偷拍的。

    當那兩人變換姿勢,女的在上面時,小雄才看清竟然是小梁,很顯然要比現在年輕,臉上還很稚嫩。

    “你偷拍的?”

    “嗯!那男的就是我老公!”

    耿麗往小雄身上靠了靠說,“他倆都不知道我偷拍了這個,就是我抓到他倆在床上那天,我都沒拿出來!”

    小雄笑著說:“你老公張的也蠻帥的嘛!”

    “是??!當初要不是看他張的帥,我會嫁他?”

    小雄捏了一把她腰上的肉說:“這么瞧不起人???”

    “你可能不知道!我軍醫大學畢業后,三年就當了主任,那時候好多人追求我,我都沒理會?!?br />
    耿麗嘴角上翹著,顯示出一股傲氣,“后來在一次和地方的八一聯誼上,我見到了他,他那時候在市政府作畢業前的實習,他是武漢大學社會系的?;蛐硎悄翹旌攘說憔?,怎么看都覺得他好,第一次用了觸電的感覺。我就千方百計的打聽他的情況,知道他家鄉在河北的一個小縣城里,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有一個哥哥已經結婚了,并且他在家鄉還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戀人?!?br />
    耿麗說到這里,將??仄鞣嘔氐醬餐飯襠轄幼潘擔骸拔揖蛻锨扒胨?,一連跳了三個曲子!第二天我就直接去市政府找到他,跟他挑明自己要和他處對象!”

    耿麗說到這里“噗哧”笑了。

    小雄問:“怎么了?笑什么?”

    “你想象不到他當時的表情,即有驚訝,也有受寵若驚,半天不說話,在我一再追問下,他說他家鄉有戀人。我就跟他說,你的情況我都了解了,你的戀人只是縣城里一個商店的售貨員,還是合同工。只要你同意和我在一起,第一,我可以幫忙讓你的那個戀人進工商、銀行或者稅務局;第二,你不是喜歡武漢嗎?我可以幫你畢業留在武漢,工作單位隨你挑!”

    小雄說:“你還真強勢??!我一直有個問題要問你,你的副院長位置是憑自己能力干上去的嗎?”

    “當然不是!就連我這個上校的軍銜都跟我的家族有關系,我也不瞞你了,我爺爺就是那個曾經在軍界赫赫有命的將軍!”

    小雄按著耿麗的歲數,推算他爺爺的年齡,大腦里立即就想到了一個人,“我的媽呀!你是他的孫女?聽傳說你爺爺會武術,身手和許世友將軍不相上下!”

    “那沒錯!我爺爺身上的傷疤就十好幾塊!”

    “你老公就答應你了?”

    小雄撫摸著耿麗的香肩。

    “當時沒有,可能不相信我這個比他大三歲的女人會有那么大的能力。后來當時的市委書記找了他,告訴他我的身份,他才相信我,于是主動來找我。我說話也算數,真的幫忙把他家鄉的女朋友給安排進銀行了,前兩年我陪他回老家上墳,聽說那個女的已經是他們那個小縣城的建設銀行的行長了!”

    耿麗臉上露出微笑,“他畢業后我就給弄進市政府做文秘,后來一點一點升遷,現在已經是市物價局的局長了?!?br />
    小雄搖了搖頭說:“他這樣永遠生活在你的光環下,真沒志氣!”

    “哪又怎么樣?如果沒有我,他會回那個縣城和那個戀人結婚,平平淡淡的生活,跟我在一起,即解決了那個女的工作問題,也讓他少奮斗多少年?”

    耿麗說完這些,就凝視著小雄的雙眼,盯了半晌忽然撲上來用香唇堵住了他的嘴,熱情似火地吮吻小雄的舌頭,咬小雄的嘴唇,雙臂也緊緊摟著他的腰背,勒得小雄差點兒喘不過氣來。

    “等……等一下!”

    被她連親帶啃將近一分鐘,小雄忍不住掙開她的懷抱,“你這是怎么啦?”

    耿麗側著頭斜睨著小雄,嘴角含笑眉黛含春,“如果要是你,我會跟你走的!”

    “那現在就跟我走吧!”

    她又呆看了小雄一小會兒,偎入他的懷里,嘆了一口氣:“唉,我都這般年齡了,過幾年人老珠黃的,你風化正茂,我才沒那么傻呢!”

    “你就是人老了,也不會珠黃的,有哥哥我的jīng液滋潤著你呢!”

    小雄捏著她的粉臉調笑著。

    “什么好東西都有個極限,總不會是長生不老的藥吧!”

    耿麗神色有些暗淡。

    小雄微微一笑說:“那也沒關系,等你八十歲了,我也這樣cao你!”

    將懷中婦人摟緊,一翻身又將她壓在了身下。

    “真的?你可別說……???你怎么……怎么就進去了?人家還沒準備好……唔……嗯嗯……哦……”

    臥室里再次響起耿副院長天籟般的呻吟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