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274

作者:笨蛋英子
    273.美女柔情今年的五一長假,小雄讓胡翎帶領公司的優秀員工到韓國三日

    游,從天津上船天仁號到韓國仁川,在從仁川到首爾,在首爾玩了一天,然后去

    釜山,在釜山玩半天到濟州島,在濟州島玩了一天,在回到仁川,從仁川乘天仁

    回到天津,從天津到北京,在北京又游覽了一天。

    而小雄在家里幾乎沒有出門,大姐和吳剛去廣西桂林玩了,豆豆隨著胡翎去

    了韓國旅游。

    小雄每日里在家中和情婦們鬼混。

    5 月1 日,天氣不錯,心情也不錯,一大早都影和趙卉就一前一后分別來到

    了小雄的家里,為了哄兩個女人開心,小雄說服小棉湊局打麻將,但是小棉的確

    是不會玩,玩了幾把就沒有興趣了,正好沈鳳柔和小月來了,小棉就下了桌倒給

    了鳳柔。

    小雄故意個下家的都影吃牌,讓她胡,實際都影也不喜歡麻將,但是知道小

    雄的一片心,也就故意作出很興奮的樣子,反正是點炮的累,胡牌的也累。

    不知不覺的就到了吃中午飯的時候,小棉和小月已經作好了五個菜,鳳柔說

    :“不玩了吧!我去看看她倆作的怎么樣了?”

    一上午的麻將,都影贏了一千多點,鳳柔贏了五百多,趙卉贏了二百多,只

    有小雄自己輸。

    在鳳柔進廚房和小棉小月一起做飯的時候,小雄把都影和趙卉拉到了樓上的

    臥室里。

    兩個女郎自然知道這個小色狼要干什么,也就順著他跟他上了樓。

    進了臥室,小雄就把都影抱在懷里坐到床上,在都影的紅唇上吻起來,都影

    千嬌百媚的勾住小雄的脖子,舌頭在小雄口腔里舔舐……

    趙卉解開自己的衣扣,露出粉紅色的rǔ罩,回手把rǔ罩解開,蹦出了一對雪

    白結實的rǔ房,自己搓了搓,蹲到地上,解開小雄的褲帶,把小雄的**巴掏了出

    來,看著勃起的紫紅色的guī頭,在唇邊親了親,調皮的用小舌頭在馬眼上挑舔了

    幾下。

    小雄的手伸進了都老師的懷里,隔著xiōng罩搓揉她豐滿的rǔ房說:“寶貝兒,

    想死我了!”

    都影纖纖玉指在小雄鼻頭上輕輕一點說:“撒謊!”

    “真的!”小雄張嘴咬住了都影的手指吸吮著,都影說:“想我什么?你身

    邊那么多女人,連個電話都不給我打,還說想我!”

    小雄看到美麗的都影在自己懷里撒嬌的樣子,手上緊了緊,捏著都影的rǔ尖,

    都影用另只手在他臉蛋上拍了一下說:“輕點!”

    小雄的**巴已經被美麗的女大學生含在嘴里吸裹起來,她的舌頭靈巧而溫柔,

    小雄說:“小卉,你的舌頭練的不一般喲!”

    趙卉沒有說話只是抬眼嫵媚的看著他,嘴巴吸吮這guī頭。都影說:“人家小

    卉為了取悅你,你不許笑話她!”

    “我沒有笑她呀!,我是贊美她!”小雄吐出了老師的手指,在都影的唇邊

    輕輕的吻舔,一只手滑過她的小腹,伸到裙子下,食指挑開都影三角褲的前端,

    捏住了她一片肥嫩的yīn唇搓揉著……

    “嗯……”美麗性感的都影櫻桃小嘴里發出了膩人的呻吟聲,嬌軀也不安的

    輕輕扭動。

    小雄的大拇指按在美女的yīn蒂上揉搓,食指伸進了她的Bī縫內,而他的中指

    十分技巧的頂在美女的菊花蕾上揉弄……

    都影的呻吟開始還是低沉平淡的,在食指進入Bī縫中攪動的時候,她的呻吟

    變的有節奏了,有了抑揚頓挫,而當中指在菊蕾上輕揉了幾下,頂進她的屁眼時,

    都影的呻吟突然高亢起來。

    伴隨著高亢的呻吟是身體的劇烈顫抖,雙手緊緊的勾住小雄的頭頸,修長的

    絲襪大腿把小雄的手夾住,屁股在上下的顛簸……

    “嗯……要命……嗯……嗯……老公……嗯……啊……”

    趙卉加緊了含吮**巴,抬眼正好看到都影的下體處,小雄的手指在她Bī和屁

    眼上動作,從Bī里涌出的yín水滴落在小雄的腿上。

    趙卉伸出一只手的中指把小雄腿上的yín水抹起來,放在嘴邊用舌頭舔了舔,

    味道是甘美之中微微帶點咸,她重新又把**巴含在嘴巴中,用深喉技巧把**巴含

    進了四分之三,大guī頭就已經頂到了她的喉嚨口,喉嚨蠕動著吮吸guī頭……

    “嗯啊……嗯……嗯哈……嗯……哦……哦哦哦哦哦……老公……嗯哈……

    嗯……”都影感覺身體在飛,一股快樂的yīn精從子宮內狂瀉而出。

    小雄把美女老師的身體托了起來,輕輕推開了趙卉的頭,把**巴從都影的內

    褲腿縫間探進去,把沾滿了趙卉唾液的guī頭頂在美女老師的屁眼上。

    高氵朝后的都影知道小雄要干什么,她把身體大開,放松舒括肌,任大guī頭刺

    進自己的屁眼里……

    小雄的**巴插進了都影的屁眼里,托著美女的兩條長腿,**巴想上挺動,在

    她的屁眼里抽插。

    “嗯……啊……嗯……啊……啊……”都影的肛門里被**巴磨得酥酥麻麻,

    很是受用……

    **巴被奇緊的腸道裹住,把小雄弄的舒暢非常,真是越cao越有勁,越cao越痛

    快,他兩手托住美女老師的腿子,“影寶寶,你的屁眼比小Bī還要過癮,真是爽

    死我了?!?br />
    這時的都影已經又泄了兩次,連呻吟的力氣也沒有了。

    小雄把都影放到床上,都影臉貼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小雄站在床邊使勁

    的cao著她的后庭。

    攬過趙卉的腰,和她接吻。

    “唔…”趙卉有些陶醉了,感到男人的手從裙子的下面伸了進來,在自己圓

    潤的屁股上揉捏著,“雄…我要…”

    就在這時,都影突然大叫了起來,“啊…要來了…要來了…快啊…”她的屁

    股拼命的向后頂著。

    小雄又在趙卉的櫻唇上吻了一下,放開她,“等我把咱們都老師伺候好了,

    我一定全心全意的cao你,咱們的機會有的是!”

    小雄又狠狠的cao著都影,都影大叫道:“好哥哥,好老公,你要cao死我了!

    我夠了……哎唷……嗯啊……啊……啊……”

    趙卉立刻趴到都影身旁,“影姐,你什么夠了?”

    都影的高氵朝迫在眉睫,哪有工夫理別人,“要了…啊…泄了啊…”

    小雄抽出了**巴,都影的屁眼一時還不能收緊,就像在屁股上開了個大洞一

    樣。

    小雄又壓到了趙卉身上,“小卉,讓我來cao你吧!”他一邊說著,一邊把趙

    卉的內褲扒了下來,開始在她的小Bī上親吻。

    沒兩下,趙卉的aì液就流了出來,“嗯…雄…我愛你…嗯…”她雙手按住愛

    人的頭,輕輕向上挺著屁股,配合他的口交。

    在一旁大喘著氣的都影,看著趙卉一臉的幸福模樣,心里不得不佩服小雄的

    厲害。她用頭一頂枕頭,落下時就和趙卉吻在了一起。

    趙卉的舌頭就伸進了都影的嘴巴中,兩個女人吻的難解難分,小雄自然也要

    湊一下熱鬧,他把**巴插入趙卉春潮泛濫的嫩Bī中,一邊挺動,一邊壓下上身,

    左手捏著她的rǔ房,右手揪住都影的頭發,把她的頭拉開一點,三個人的舌頭就

    全伸在外面,互相舔著。

    小雄拉過一個枕頭墊在趙卉的屁股下,又把都影抱過來跪坐在她的小肚子上,

    從柜子里拿出電動yáng具插入都影的Bī縫中,讓兩個女人繼續接吻,自己一邊cao著

    趙卉,一邊揉著都影的nǎi子,還在她的yīn唇和肛門上又親又舔。

    二女被這個命中的魔星玩的嗞哇亂叫、高氵朝疊起,小雄又給趙卉穿上那條皮

    內褲,自己躺在床上,讓都影騎在他的腰上,**巴杵進xiāo穴里,然后趙卉從后面

    捅進都影的屁眼里,一起開始抽插。

    “啊…天啊…不要一起來…我會…啊…會死掉的…啊…啊…”都影簡直快被

    奸瘋了,能感到兩根堅硬的棍棒隔著腸壁和yīn道壁撞到一起,她已經有了騰云駕

    霧的幻覺,生怕自己叫出不堪入耳的話來,只好用和男人瘋狂的接吻來堵自己的

    嘴。

    可yín言浪語還是從兩人的嘴唇中漏了出來,“老公啊…要被你cao死了…趙卉

    …屁眼兒被你插的好爽…啊…老公…玩死我吧…我要死在你的大**巴下…啊…”

    小雄和趙卉見都影如此的熱情興奮,也被她所感染,不由的提高了抽插的速

    度和力量。

    這一來,都影更是快感如潮,連到三次高氵朝,昏了過去。

    小雄又把目標轉向趙卉,抱著她坐在床尾,猛干二十多分鐘,因為知道她在

    安全期,就直接射入了她的小Bī深處。

    小雄撫摸著趙卉嬌美的身子,和她一起享受性愛后的溫存,無限愛憐的在她

    臉上、唇上親吻。

    趙卉好像感受到了愛人對自己的依戀和不舍,撫弄著他的頭發,“雄,你知

    道嗎?我是如此的愛著你…”

    “嗯,我知道,我了解!寶貝兒!”小雄緊緊抱住了趙卉。

    “好肉麻,好騷性喲!”都影已經醒了過來,靠在床頭,調笑說。

    趙卉從男人的懷里掙開,抱住了都影說:“我肉麻,我騷性?是誰剛才被cao

    的直叫???老公啊…要被你cao死了…趙卉…屁眼兒被你插的好爽…啊…老公…玩

    死我吧…我要死在你的大**巴下…啊…”

    聽到趙卉學著自己剛才的叫床,都影的臉紅的似晚霞一般,在著趙卉的腋下

    搔著說:“你還說……”

    “咯咯!好姐姐,饒了我吧!”

    看著兩個性感的美女嬉鬧,小雄心滿意足的靠在床頭喘息。

    都影和趙卉有很多地方很相像,都是那么的知性和性感,并且非常的善解人

    意,知道如何在精神層次上滿足小雄,令小雄開心。

    “吃飯了!”小月推開門,探進了一個頭,看到地上的趙卉的內褲和rǔ罩,

    以及三個衣衫不整的人,臉紅了紅,說完就退了出去。

    “你那找這么個小丫頭,挺清純的!我喜歡!”都影下了床整理衣服問。

    “呵呵,你喜歡就送給你吧!”

    吃過午飯后,菲菲來了,她看到了趙卉就嚷道:“好你個趙卉啊,現在知道

    撇開我自己來找男人了???!什么姐妹?”

    趙卉陪著笑說:“對不起菲菲!今天早晨給你打手機,你關的喲!我只好自

    己來了,我保證下次一定到你家找你,好不好?”

    菲菲在只好的腦袋上彈了個爆栗說:“算你有良心,可不許忘了我這個媒人

    ??!”

    “什么媒人?不過是個拉批條的!”都影笑著抱著膀子說。

    “呵呵,你和雄哥是誰拉的批條???”菲菲從后面抱住了都影的腰肢。

    “我們是自由戀愛!”

    “且!”菲菲在都影的rǔ房上捏了一把說,“去你的自由戀愛吧!還不是被

    自己的學生先上了車!”

    “打??!他不是我的學生,我沒有教過他一節課!”都影反駁說。

    小雄拉過菲菲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你一來就欺負我的影寶寶!看我

    怎么懲罰你!”

    “真肉麻,還影寶寶呢!”菲菲做了哆嗦的動作。

    小雄把她往都影和趙卉的身前一推說:“把這小騷丫頭扒光,我要懲罰她!”

    菲菲嬌笑著往樓上跑,被都影和趙卉在樓梯上抓住,按在那里就開始扒她的

    衣服,菲菲象征性的掙扎了幾下,就任她倆把她剝了個精光。

    菲菲本來就不多的yīn毛被她自己刮的干干凈凈,把美妙的yīn戶顯得白白凈凈,

    煞是好看。

    小雄走了過去,把菲菲扶了起來,看到菲菲的蠻腰上束著一個白銀的腰鏈,

    腰鏈上掛了一個八卦的玉制平安扣,這個平安扣是小雄前不久給她的。

    菲菲看到小雄在注意她的腰鏈,就把腰肢扭了扭,問:“好看嗎?”

    “好看,過幾天我給你換成白金的會更漂亮!”小雄摟住了她的腰在她光潔

    挺翹的屁股上撫摸。

    菲菲的手伸到小雄褲襠上說:“帶我去你臥室吧!”

    小雄把她的身體轉過去,“去臥室干什么?就在這里不好嗎?”

    菲菲咯咯的嬌笑著說:“你要我表演給她們看???”

    “這里除了小柔和小月,誰沒看過你被cao的模樣?”小雄說著就把自己的**

    巴掏了出來,頂到了菲菲的臀縫間。

    菲菲回眸看了看客廳中的都影、趙卉、鳳柔,扶住了樓梯的欄桿,屁股向后

    翹了翹說:“那你就來吧!”

    小雄雙手按住了菲菲的屁股,下體向前挺去,**巴就插進了美少女的Bī中。

    菲菲雙腿分開,左腳抬起放到上一級臺階上,右手扶著欄桿,左手伸到小雄

    腰間說:“哥,使勁干我!”

    小雄自然是不會放過她的,大刀闊斧的抽插頂撞,cao了十幾下,菲菲的yīn道

    里就開始分泌yín水了。

    “嗯……哦……哦……哦……雄哥……哦……老公……嗯……嗯……”

    小月從廚房出來,坐到鳳柔身邊,看著小雄cao干菲菲,鳳柔在她耳邊說:

    “看到沒有,這個女孩是市長的女兒!”

    “真的?”小月驚奇的瞪大了雙眼,趙卉回頭說:“有什么希奇的,別說是

    市長的女兒,就是是市長的老婆,雄哥都照cao不誤!”

    小雄cao了一會兒,托起了菲菲的左腿,放到欄桿上,身體往前湊了湊,**巴

    根頂在菲菲的Bī上,用力的cao著,菲菲此刻是心神俱蕩,只覺得身體輕飄飄的要

    飛一般,大**巴在她身體里沖撞得她很舒服。

    “嗯……啊……啊……哦……啊……好老公……嗯……嗯……啊……cao……

    cao……cao……cao我……啊……啊……啊……啊……cao我……啊……啊……就這樣

    ……哦……舒服……啊……啊……啊……啊……哥哥……cao死我吧……??!哎唷

    ……啊……啊……啊……我要飛了……啊……啊……啊……”

    隨著菲菲的叫聲,從倆人交合處滴落的yín水,把樓梯上的地毯打濕了一小塊。

    小雄回頭沖小月招招手,小月還沒明白什么意思,鳳柔推了她一把說:“叫你呢!”

    小月站了起來,慢慢的走過去,站在小雄身邊不知所措。都影在她肩頭上拍

    了一下說:“把你的衣服脫了!”

    小月含羞依言把自己的衣裙一件一件的脫去,都影又說:“用你的嘴巴去服

    侍小雄!”

    小月跪倒在樓梯的臺階上,伸手扒開了小雄兩瓣屁股,在他屁股上吻了吻,

    伸出舌頭去舔舐他的屁眼。

    小雄回手在她頭上拍了拍以示鼓勵,**巴一刻不停的在菲菲Bī里抽頂……

    都影走回到鳳柔身邊,伸手把鳳柔拽了起來,“柔姐!”托起了鳳柔的下顎

    說,“你真美!”

    鳳柔雙手搭在都影的腰肢上說:“我老了,妹妹才是個美人兒呢!”

    都影現在一心都在小雄身上,自然對和小雄有關系的女人也就很是關照和愛

    護,她看到鳳柔殷紅的小嘴在說話時掀動,很是誘惑,就貼了過去,在鳳柔的嘴

    巴上輕輕吻了一下。

    鳳柔很配合的一只手滑了上去,在都影后背上緊了緊,舌頭伸了出來渡入都

    影的齒間,和都影的舌頭糾纏起來。

    以前都影不太接受和姐妹們之間的同性行為,自從那次小雄從北京回來后,

    倆人玩了強奸的游戲后,她徹底的開放自己,變得異常的豪放、大膽,甚至到有

    次主動約小雄到她的辦公室里當著雷娟的面作愛。

    小雄在菲菲高氵朝來臨的歡叫中把**巴插進了菲菲的屁眼中,一邊cao著菲菲的

    肛門,一邊拍打菲菲的屁股。

    小棉從廚房出來,端著杯水走到小雄身邊說:“少爺,喝口水吧!”小雄就

    著小棉的手喝了兩口水,伸手在小棉臉蛋上摸了一把說:“乖!”

    小棉紅著臉回到茶幾邊把水杯放到上面,站在那里興奮的看著都影和鳳柔接

    吻。

    趙卉招呼小棉說:“過來,咱倆也別閑著!讓我稀罕稀罕少爺的小寶貝兒!”

    拉過了小棉緊緊抱住,“告訴我,平時少爺是怎么cao你的!”

    小棉嬌羞的扭動腰肢說:“卉姐姐就欺負我!”

    “我那里敢欺負你??!你是少爺身邊的紅人,我巴結還來不及喲!”上下齊

    手在小棉身上亂摸。

    小雄把菲菲cao得渾身酸軟,支持不住了,身體搖搖欲墜,小雄扶緊了她,又

    頂cao了五十多下,才把**巴抽出來,轉身塞到小月嘴巴里,小月加緊了吸吮,終

    于把小雄的jīng液吸了出來,吃下jīng液,舔干凈**巴,松開了嘴巴。

    小雄拉起小月說:“你要多和你干媽學學!”

    “知道了!”

    小雄走下了樓梯來到都影和鳳柔身邊,在兩人接吻的唇角親了親,把倆人的

    頭向下按去。

    都影和鳳柔蹲到了地上,眼前是小雄shè精后依舊堅挺的**巴,兩張嘴離開了

    一段距離,但是舌尖相抵,一起放在小雄guī頭上,一左一右用舌頭把小雄的**巴

    托起來,上唇包住了yīnjīng的柱體,左右晃動著頭吮磨**巴。

    開始幾下配合的不是很好,時而使**巴脫離了某一個人的唇舌,但是大約十

    幾下后就找到了默契,配合得天衣無縫。

    小雄舒服的看著兩個美女用嘴巴愛撫自己的**巴,伸手在倆個美女的秀發上

    撫摸。

    都影和是第一次和鳳柔配合為小雄口交,倆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好的默契,

    不禁互相看了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

    都影收回了舌頭,含住了guī頭,鳳柔舌頭滑到小雄**巴的根部,輕輕的一卷

    把睪丸含進嘴巴里用力的吸吮……

    趙卉松開了小棉,跪倒在小雄身后,舌頭毫不猶豫的舔舐到小雄的肛門上,

    輕巧的勾動,靈活的舔舐。

    而乖巧的小棉走到小月身邊,把小月拉了過來,在小月耳邊低低的說了什么,

    然后她解開自己的衣服,把自己脫光,躺倒在地板上,頭拱進了都影的雙腿間,

    扒開都影的內褲,舌頭就在都影的小嫩Bī上肆意的勾舔……

    小月也把自己脫光了,她拱進干媽的胯下的裙子內,伸手把干媽的內褲從褲

    縫處扒開,手指插進干媽的Bī中,而舌頭在干媽的屁眼上舔舐……

    菲菲穿上了衣服說:“雄哥,我走了啊,我家里今天聚餐,我是偷溜出來的!”

    她推開了門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這棟洋房。

    小雄舒服的發出低低的呻吟,一把拉起了鳳柔說:“寶貝兒,我要cao你!”

    鳳柔風情萬種的沖小雄飛了個媚眼,把自己的裙子和內褲脫去,轉身跪在沙

    發上,雙手扶著沙發的背,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小雄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

    一巴掌,雪白的屁股上出現了五個紅紅的手指印,大**巴頂到了她的yīn唇間,向

    前一挺,**巴就cao了進去。

    鳳柔的Bī早已經是濕潤的了,**巴在里面暢通無阻的抽插頂撞……cao干著艷

    婦騷浪的Bī……

    “哦……哦……老公……哦……我的大**巴兒子……啊……cao我……啊……

    好哥哥……啊……啊……啊……啊……哦……好女婿……哎唷……cao死我吧……

    啊……啊……啊……啊……啊……啊……騷Bī好興奮啊……啊……”

    小雄的**巴好像上了弦的鐘擺,快而急的抽頂,直cao得鳳柔歡快的浪叫。

    都影站了起來,把自己脫的只剩下長筒絲襪,扭動腰肢坐到鳳柔身邊,鳳柔

    看到都影美麗的掛著yín水的yīn戶,她咯咯一陣浪笑,低下頭伏在都影襠上,咬住

    都影的兩片yīn唇吸吮起來……

    趙卉知道自己該做什么,她拱到小雄腿下面,揚起了頭在小雄和鳳柔交合處

    勾舔……

    知趣的小棉卻捧起了都影的左腳,把絲襪腳放在自己的邊輕輕的舔吻,時而

    咬著腳尖吸吮……

    小月也模仿小棉去吻撫都影的右腳。

    “哎唷……啊……啊……啊……啊……啊……啊……cao……啊……啊……cao

    我……啊……啊……啊……cao我……啊……啊……嗯哼……啊……啊……??!舒

    服喲……啊……啊……老公……啊……啊……啊……使勁cao我……啊……啊……

    在用點力……啊……我……我……就要來了……啊……啊……cao死我吧!我愛你

    的大**巴……啊……啊……大**巴哥哥……啊…………啊……啊……??!??!??!

    ??!??!??!——”

    鳳柔尖叫著從子宮內噴出了潮水,澆灌在小雄的guī頭上,隨著**巴的抽動被

    帶了出來,滴落在趙卉的舌頭上,舌頭在快速的舔舐……

    小雄的**巴濕淋淋的從鳳柔Bī里拔出來,回手把小月拽了過來,按在沙發上,

    扛起她的左腿,大**巴一下就貫進了她緊湊的小嫩Bī里,一下就把小月cao的張著

    嘴巴,急促的呼吸,只覺得**巴捅得很深,仿佛要從口腔里透出來……

    鳳柔還在都影的嫩Bī上舔舐,舔得都影渾身顫抖,她感覺鳳柔的舌頭仿佛是

    個精靈般,知道自己哪里癢,哪塊肉需要,舔得她欲仙欲死……

    “哦……好姐姐……啊……啊……你……舔到我心里去了……啊……啊……

    好舒服……啊……啊……好癢喲……啊……啊……啊……啊……啊……”

    鳳柔的舌頭往都影的Bī縫里鉆,還用一根手指頂進她的屁眼里攪動,讓都影

    舒服的高氵朝涌至,渾身抖動不?!?br />
    小雄狠狠的cao著小月,原本單薄的小月現在變得豐盈起來,身上充滿了一種

    純樸的性感。

    圓圓的臉蛋上時常掛著幸福的微笑,豆豆說她傻兮兮的一天到晚的笑個沒完。

    小雄cao著她,把一只手的食指伸到她的嘴里,她呻吟著吸吮小雄的手指,下

    體向上挺動,還不時的低頭看自己被cao的地方。

    她看到自己的小巧嬌嫩的Bī被粗大的**巴一進一出,帶動yīn唇翻動,yín水被

    攪得泛著rǔ白色的泡沫,她的心幸福的不得了,只盼著這樣一直被cao下去,永不

    停止才好。

    此刻都影已經達到了高氵朝和鳳柔抱在一起互相親吻著、愛撫著。

    小棉卻在小雄身后貼在他后背上,推著小雄的屁股,幫他cao小月。

    小雄感受著小棉rǔ房在自己后背上的摩擦,屁股蹭到小棉的yīn毛,他扭過頭

    和小棉接了個吻,吸咂了幾口她的舌頭,接著更加用力的cao干小月。

    小月在性高氵朝到來的時候的面部表情似痛苦似歡樂的,在小雄狠狠cao干下,

    她終于發出一聲很快的叫喊,雙手緊緊的抓住都影的腳跟,下體向上挺起,然后

    軟軟的回落到沙發上。

    小雄又夾緊頂了頂,在要shè精的一瞬間把**巴抽出來,跳上了沙發放到了都

    影和鳳柔唇邊,guī頭里噴出的jīng液擊打在倆美女的臉上,倆美女舔干凈小雄的**

    巴,在互相舔舐對方臉上的jīng液,然后又吻在一起,攪動對方嘴巴里的jīng液,最

    后才吞了下去。

    都影扭頭看到小雄已經坐在沙發上,小棉含著他的**巴在口交,她摟著鳳柔

    說:“柔姐,想和你結拜!”

    “什么?”

    “我想和你拜個干姐妹,行嗎?我在這里沒有什么親戚,不知道為什么看到

    你,就覺得特別投緣,想認你做干姐姐!”

    “真的嗎?我一個家庭婦女,背景又不太光彩,你是個老師,多高貴的身份,

    我怎么能攀得上???”

    “看你說的,一個教書的有什么高貴的,在說就算高貴,不也是服服帖帖的

    被小雄cao嗎?我們沒什么不同的,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要是這么說,我就……好妹妹!”

    “姐姐!”都影和鳳柔摟抱得更緊了,小月更是識趣的在都影腳上親了已經

    一口說:“姨!我現在不但有了美麗的媽媽還有了漂亮的小姨!”

    都影回手把小月也摟過來,三張性感的小嘴就吻在了一起,三條靈巧的舌頭

    在互相勾動……

    小棉看到她們親親熱熱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小雄看在了眼里,他在小棉

    的頭發上撫摸著,心里另有盤算。

    當小棉覺得小雄的**巴硬度已經足夠的時候,她站起來,跨到小雄腿上,手

    扶著**巴對準了自己的Bī,狠狠的向下坐去,把碩大的**巴吞進了小Bī內,還快

    的上下聳套……

    小雄扶著小棉的腰肢,下體向上挺動,大**巴在小棉的Bī腔內頂擊沖插……

    “嗯……嗯……少爺……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哦

    ……啊……嗯……”

    小雄伏在小棉的耳邊低聲的問:“小棉,使勁,把少爺伺候舒服了,少爺給

    你找個干媽!”

    小棉兩眼放出興奮的光彩,嬌小玲瓏的身體上下扭動不停,小Bī里流出了許

    多的yín水,交合處發出“噗呲!噗呲!”響聲……

    “叮咚……”門鈴響了,趙卉蹦到門邊從可視門鏡看到是安琪和一個美麗的

    女郎,她不認識馮瑞,自然不知道和安琪在一起的是安琪的小姨馮瑞。

    “雄哥,是安琪,還有個女的我沒見過!”

    “開門吧,可能是馮瑞,你沒見過!”

    對于馮瑞,這里的幾個女人除了小棉見過,別人還真沒有見過,但是鳳柔聽

    小雄提過這個新加入的女郎。

    大開大門,在大開房門,安琪和馮瑞一前一后進來,看到客廳里的情景,安

    琪到沒什么,馮瑞卻是第一次見,俏臉騰的就紅了,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站在

    門口發愣。

    安琪回手拽了她一下,說:“發什么呆??!丑媳婦早晚要見公婆的!”

    鳳柔和都影手拉手迎了上去,鳳柔說:“這時馮瑞妹妹吧!這么俊的女孩怎

    么說是丑媳婦呢?你要是丑,我們還能見人嗎?”用另只手拉住了馮瑞。

    馮瑞看到拉自己手的這個少婦,衣襟敞開,露出一對豐滿的rǔ房,下體赤裸,

    yīn毛上還粘有未干的體液,知道一定是剛被干完。

    而另一個性感而美麗的姑娘真是天人一般的漂亮,自己從沒有見過這么美的

    美女,讓她有些自愧不如啊。

    赤身裸體的都影伸出一只柔荑,“我叫都影!歡迎你!”

    馮瑞松開被安琪拉住的手和都影握了一下說:“我叫……馮瑞!你好!”她

    掃了一眼小雄,看到小雄正托著小棉的身體在挺動,她的臉更紅了。

    小雄和安琪馮瑞打了招呼,安琪撅著小嘴說:“雄哥,你好偏心啊,為什么

    不叫我們?”

    “冤枉,你問問她們是我叫來的嗎?”

    鳳柔說:“安琪,沒人叫的,自己想來就來嘛!”那邊趙卉和小月已經和馮

    瑞互相介紹了。

    小雄笑著說:“安琪,你和阿瑞準備下,馬上就該你們了!”

    “我才不要呢!”安琪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已經拉著小姨往小棉臥室的衛

    生間走去。

    ×××××××××

    馮瑞在衛生間里磨磨蹭蹭,安琪都出去好半天了,她也不肯出來,當客廳里

    傳來安琪興奮的叫喊聲時,她的身體燥熱的難以平息。

    一會兒,聽不到了安琪的叫聲,卻傳來了腳步聲,越來越近,馮瑞的心怦怦

    的亂跳,好緊張??!

    衛生間的門被拉開,一絲不掛的小雄面帶著邪邪的微笑探頭進來,“你不會

    是讓浴缸給淹了吧!”

    馮瑞白了他一眼,雙手捂著自己的xiōng口說:“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小雄走了進來,門也沒有關,就抱住了她。

    “我……怕她們笑話我!”

    “誰敢?誰敢笑話我的阿瑞寶貝兒?”小雄的雙手貼在她敏感的rǔ房上,輕

    輕地揉捏,她就已經開始嬌柔作聲,小雄發現她在愛撫之下,兩腿上居然yín液多

    到可以滴下來的時候,知道她在衛生間內聽到外面的caoBī聲已經是欲火難禁了。

    馮瑞把身子挨過來貼著小雄,手也主動地伸了過來,抓著小雄的ròu棒,開始

    套弄起來。

    水柱噴撒在他倆的身上,然后開始擁吻起來。她慢慢地蹲下身體,然后將小

    雄的**巴含在嘴里,她的舌頭靈巧地挑逗著小雄,小雄的ròu棒配合著她的動作,

    在她的嘴里慢慢地漲大,她也很有技巧地配合著**巴的漲大,將**巴慢慢地吐出,

    而且她的手也不斷地玩弄著睪丸……

    馮瑞在剛才就已經想好了,既然跟了小雄就應該順應他,自己雖然沒有都影

    漂亮,但是自己是搞體Cāo的,身體的柔韌性一定會比她好的,自己可以在床上展

    示自己。

    小雄把水龍頭關好,然后閉上眼睛慢慢地享受她的服務,不知道過了多久,

    她有些受不了了,就吐出小雄的**巴,然后說:“好人,你真是厲害,我們到床

    上好好地玩玩吧?!”

    小雄跟她擦干身體,然后就這樣來到小棉的床上,小雄要她躺下之后,拿起

    枕頭,墊在她的屁股跟腰之間,讓她的下半身騰了起來,然后分開她的雙腿,讓

    自己的身體來到她的兩腿之間,一手搓揉她的xiōng部,一手摳摸她的小Bī,很快地,

    她的小Bī就yín潮泛濫了!

    小雄見時機成熟,就把**巴對準她的Bī口,用手扶著,開始在她的Bī口上下

    磨蹭,而且在磨蹭之中,慢慢地讓guī頭陷入她兩腿之間的裂縫里面。

    她的雙腿這時候分得更開了,小雄慢慢地讓guī頭更陷入她的體內,她仰起上

    身,看著**巴正在慢慢地插入她的小Bī里面!

    “快……快一點……快一點插進來吧……快啊……我求求你……雄哥……嗯

    ……對……插得更深一點吧………嗯……唔……好……對……就是這樣……喔…

    …你的**巴好粗……好大啊……”

    小雄慢慢地讓自己的**巴滑入她的yīn道里面,就開始抽送起來了,小雄跪在

    她的雙腿之間,兩手按在她的rǔ房上面,腰開始輕輕地擺動起來。

    小雄讓**巴在她的yīn道里面不疾不徐地抽動起來,而且雙手也不斷地按揉她

    的雙rǔ,她的反應很快地就High起來,而且全身都變得興奮無比!

    小雄的抽送速度配合著她的興奮程度而不斷地加快,她的雙手緊緊地抓著小

    雄的手臂,下身也配合著他的cao插,而不斷地上下擺動,嘴里更是不斷地吐出yín

    言浪語,讓小雄干得更加起勁!

    小雄用力的抽送,她的雙腿也在小雄的cao干之下,愈抬愈高,臉上的表情看

    得真是令人yín興大起,腰自然擺得更加起勁了。

    “啊……唔…唔……真是棒……天啊……我小…Bī……好像……要冒火了…

    …我頭暈了……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唔…唔…啊喲……啊喲

    ……啊喲……要命……我腰好酸……好……酸……啊喲……啊喲……不行了……

    我不行了……啊喲……”

    她這時候腰扭了幾下,yīn道一吮一吮的抽搐著,小雄知道她已經達到了高氵朝,

    于是就把**巴深深地插入她的小Bī里面,等待著她的高氵朝來臨!

    “啊……啊……”

    這時候小雄把**巴從她體內抽出來,她整個人無力地攤在床上,小雄兩腿分

    開,橫跨過她的身體,跪在床上,將**巴伸到她的面前,她看到小雄的**巴依然

    硬挺著的時候,很識趣地張開嘴巴,含著guī頭,吮了幾下之后,她就開始向小雄

    撒嬌,說被玩得這樣累,而且剛剛也吮得嘴巴都酸了,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沒有辦法?!你還有一個洞雄哥沒有鉆過呢!”不知道什么時候安琪她們

    都聚在門口看熱鬧,羞得馮瑞拉過了被子把自己的頭蓋住。

    “什么洞?”馮瑞顫抖著聲音問,其實她知道的,安琪對她說過小雄喜歡cao

    女人的屁眼,但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實在是難為情。

    小雄把她轉過身來,然后讓她趴在床上,剛剛墊在屁股下面的枕頭,這時候

    變成墊在小腹上面。

    小雄將**巴對準了她的屁眼,緩緩地抵了進去。她雖然想要反抗,但手腳酸

    軟加上小雄的手抓著她的身體,她很快地也就放棄了反抗的念頭。

    **巴穿過她的肛門時,有些辛苦。因為她的肛門繃得很緊,小雄在她肛門上

    吐了幾口唾液,還是費了好大的氣力才讓guī頭插入,接下來的功夫就比較輕松了。

    小雄慢慢地抽送,她也開始低低地呻吟起來……

    小雄試著放開她的雙手,她只是收回雙手然后撐在床上,下半身依然是乖乖

    地讓小雄繼續cao,這時候小雄的雙手改扶在她的腰上,然后讓抽送的速度加快,

    搞得她是直呼過癮!

    “喔……喔……喔……好棒喔……我好舒服喲……這樣的感覺……真好……

    對……繼……續……繼續cao……啊…啊……啊…啊……”

    已經到這個份上了,也就顧不得人前的羞恥,只盼小雄更家寵愛她,更加喜

    歡cao她。

    她肛門的緊縮感覺隨著**巴的抽送漸漸地消失,繼之而起的是她的肛門幾乎

    像是完全開放似的軟軟地包著**巴,那種溫熱的感覺真是很舒服,而且也令人有

    cao干的沖動。

    小雄抽送了三百多下之后,她整個人又再次達到高氵朝,小雄也在她屁眼里射

    了精,將**巴插在她的后洞里面,閉上雙眼等她自己慢慢地恢復平靜。

    ※※※※※※※※※

    274.美女騷情半天小雄感覺自己的臉上有暖風撫過,睜開了雙眼,看到趴伏

    在自己身下的馮瑞扭過頭來在自己的臉上吹著氣,而小雄的**巴早已經從她的屁

    眼里滑落出來。

    “調皮!”就把她反過來摟抱著,對準她的嘴巴就親吻了下去。

    她在小雄剛吻上她的時候,稍微地楞了一下,但是隨即閉上眼睛,朱唇微啟,

    就跟小雄吻了起來。

    小雄的舌頭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當她的嘴唇輕輕地張開時,他舌尖就

    已經從那裂縫中滑了進去,接著就進入了她的嘴里,兩條舌頭在互相的勾舔吸吮。

    當小雄趴到她的兩腿之間,用舌頭不斷地去舔弄她那美妙的洞穴。她低低地

    呻吟,顯然她已經再度地被喚醒性愛的快樂了,她雙手不斷地搓揉自己的xiōng部,

    看到她搓得那般快活,小雄舔得更加起勁!

    這時候小雄將手指也插進她的小Bī里面,她的下半身開始上下擺動起來了,

    小Bī里面也愈來愈濕滑,小雄起身,分開她的雙腿,然后讓硬挺的**巴慢慢地滑

    入她濕熱的yīn道里面。

    當小雄的**巴慢慢滑入的時候,她忍不住地就開始呻吟了,小雄并沒有馬上

    就把**巴完全地插入,而是只插入一半,然后就開始抽送起來,他的動作很輕柔

    很緩慢,而且拿開她的雙手,替而代之的是小雄的雙手放到了她的雙rǔ之上,并

    且開始配合著下身的動作,輕輕地抓揉起來。

    “嗯……嗯……嗯……嗯……好……好舒服……真好……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

    小雄慢慢地抽動,她漸漸地覺得有些不能夠滿足,所以也主動地開始將自己

    的下體往上迎合,小雄看到她這樣的表現知道她已經開始興奮了,于是配合著她

    的動作,讓**巴可以更深入一些,但是小雄還不準備完全地插入。

    隨著**巴的更深入,她暫時地又滿意了,臉上顯露出快活的神情,小雄已經

    抽送了快要三百下,于是把**巴抽出來,然后要她轉身趴在床上,就用狗交媾的

    方式從后面插入她的Bī內!這樣的方式,**巴進入的時候,對于yīn道刺激的部位

    又完全不一樣。

    再度開始先插入一半,然后繼續慢慢地抽送,不過這時候不再把玩她的rǔ房,

    而是用手指沾了一些她小Bī里面不斷流出的yín液,然后輕輕地按揉她的肛門!

    她哼哼著繼續沉浸被cao干的快活當中。

    “嗯……嗯……嗯……嗯……嗯……好棒……我……好喜歡這樣的感覺……

    真是太棒了……嗯……嗯……嗯……嗯……啊喲……啊喲……”

    等小雄又抽送了近兩百下之后,小雄要她再度躺著,然后扛起她的雙腿,將

    **巴插入之后,這次用著與前兩次完全截然不同的快速抽送來cao干她,而且深cao

    大抽地干,搞得她很快地就達到了高氵朝!

    “嗯……嗯……嗯……好舒服……喔……哦……哦……哦……嗯………嗯…

    …哦……哦……”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唔……唔

    ……唔……嗯……嗯……嗯……啊……喔……啊……吱……啊……唔……哇……

    啊……唔……耶……啊……啊……唔……”

    “嗚……嗚……嗚……天啊……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我要丟了……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丟了……啊……啊……啊

    ……”

    當滿意的閉上了雙眼舒服的喘息時,小雄離開了她的身體,躺在一邊撫摸她

    的玉體。

    鳳柔走了進來很迅速地爬到床上去,然后含住馮瑞的rǔ頭,輕輕地吮弄起來。

    女人的動作總是比男人來得輕柔,馮瑞起先還有些矜持,但是她很快的就被鳳柔

    所征服,這時候她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抵抗被挑逗的感覺,她閉上眼睛,享受被鳳

    柔舔弄的快感!

    當鳳柔舔弄馮瑞的時候,小雄伸手過去輕輕地摳弄她的小Bī,當然另外一只

    手,也伸了過去摳摸鳳柔的下身,好為待會的游戲預作準備。

    現在的馮瑞已經有著豐富的經驗,她挺起下體讓小雄可以輕易地來摳摸,小

    雄的手指分別插入她的小Bī以及屁眼,她現在已經隨時隨地都會準備好乾凈的屁

    眼,好讓小雄可以用她來滿足性需求!

    雖然鳳柔跟馮瑞兩的人的小Bī很快地就濕潤了起來,但是小雄決定讓馮瑞再

    多等一會,所以就抽出手指,爬到鳳柔的身后,慢慢地將ròu棒插入她的小Bī里面。

    鳳柔吐出馮瑞的rǔ頭,閉上眼睛,細細地體會ròu棒插入身體時的快感!她感

    覺到ròu棒一寸寸地分開她的yīn道,然后慢慢地進入,那種充實感不斷地隨著**巴

    的進入而充滿在自己的體內。

    “啊……”

    她終于忍不住地發出了叫喊,那種叫喊里面充滿了贊嘆以及滿足的感覺,然

    后**巴就開始抽送了起來!

    在許多次的經驗之中,小雄知道該如何來取悅她,也知道如何可以讓她很快

    地就浪起來!

    今天他要在馮瑞面前讓她看看一個女人是可以在**巴之下獲得多大的快感與

    達到怎樣的高氵朝!所以小雄開始了或深或淺不一的抽送,**巴在鳳柔的Bī里不斷

    地抽送,她的身體也開始不由自主地擺動起來,小雄注意到馮瑞很專注地看著他

    與鳳柔之間的互動關系,所以就更加地賣弄了!

    “嗯……嗯……嗯……嗯……嗯……嗯……好舒服……對……用力……用力

    地cao我……好舒服喔……快……用力……啊……啊……啊……”

    “……用手抓我的nǎi子……啊……啊……對……對……愈用力愈好……對…

    ……天啊……啊…啊……啊……啊……就是這樣……奸yín我吧……cao我吧……讓

    我的小Bī……被你的大**巴……干爆吧……對……對……啊…啊……啊……啊…

    …啊……啊喲……啊喲……”

    在鳳柔的要求之下,馮瑞伸出雙手,不斷地搓揉著她的雙rǔ,鳳柔在小雄跟

    馮瑞的聯手之下,就更加浪了起來,她整個人不斷地搖擺著,像是羊癲瘋發作一

    般的抖動著,小Bī也開始了有規律的抽搐,這時候馮瑞停手下來,她看到鳳柔這

    般地快活,自己也開始心癢起來,她自己搓揉著nǎi子,也用手指摳摸著自己的小

    Bī,她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想要讓小雄cao入了,但小雄還舍不得放過鳳柔呢!

    小雄的**巴抽送速度一下比一下快,鳳柔整個人像是鴕鳥一般地將頭壓在床

    上,然后兩腿幾乎無力跪著,完全依靠小雄的雙手拉住才勉強地跪著著。

    他倆的身體劈啪劈啪地撞擊著,而她的呻吟浪叫也愈來愈夸張了!

    “嗯……我……好…爽……我…被…你…干…得……好…爽……喔……喔…

    …喔……唔…嗯…唔…嗯…啊…喔……耶……吱……哇……喔……喔……啊啊…

    …哇……吱……啊……啊……耶……喔……喔……啊……啊……唔……嗯……唔

    ……嗯……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唔……唔

    ……唔……嗯……嗯……嗯……啊……喔……啊……吱……啊……唔……哇……

    啊……唔……耶……啊……啊……唔……”

    “嗯……嗯……嗯……啊喲……啊吱……好棒喔……快……快一點……用你

    的**巴……狠狠地cao我……我是個婊子……我的小Bī……欠大**巴哥哥……來cao

    ……對……對……快……就是這樣……好爽……好棒……喔……喔…喔……”

    鳳柔終于無力地軟倒下去,小雄將**巴朝著馮瑞,她很識相地就躺在床上,

    然后兩腿劈開,等著男人cao入!

    小雄用著像是伏地挺身的姿勢,只將**巴cao入她的小Bī里面,然后運用腰力

    讓**巴不斷地在她的小Bī里面進出,這樣的方式可以讓她很清楚地看見小Bī被cao

    的模樣,她看得津津有味,也浪叫贊嘆不已!

    “啊……啊……啊……好棒啊………我的小Bī……被cao得好爽……嗯……嗯

    ……嗯……嗯……大**巴……cao得我好快活……好棒喲……快……快啊……大**

    巴……用力地cao……cao……讓我好好地快活……快活……讓小妹妹……被大**巴

    哥哥……cao爛……cao爆……”

    或許是受到剛剛鳳柔的yín言浪語的刺激,也或者是她早已壓抑在內心已久的

    真正想法,小雄沒有想到馮瑞自己會說出這樣低賤的話語,但是他喜歡!

    這時候小雄已經抽送了兩百來下,暫時將**巴深深地插入之后,然后讓她的

    雙腿跨過他的腰間,伸到他的背后……接著小雄慢慢地將她抱起來,然后他一邊

    走一邊讓她的身軀上下挪動的方式,來到了客廳。

    客廳里都影正和幾個女孩子在聊天,看到小雄邊cao馮瑞邊走了過來,她看到

    小雄眼神里沖她示意著,就跑上了樓……

    小雄坐在沙發上面,然后讓馮瑞跨坐在他的身上,她兩手撩撥著自己的頭發,

    接著她自己開始擺動自己的腰肢,讓依然插在她小Bī里面的**巴開始隨著她的身

    軀扭動而在她的yīn道里面產生不同的滋味,她閉上眼睛,朱唇微啟,而且還不時

    伸出舌頭舔弄著自己的嘴唇,那副模樣,真是十足的蕩婦模樣。

    這個時候都影已經也來到了客廳,她的胯下多出了一條細細長長的塑膠棒,

    小雄要她先沾弄一些yín液,然后慢慢地從馮瑞的屁眼里面cao弄進去!

    這樣變成了小雄跟都影聯合奸yín馮瑞。她的反應出乎小雄想像的激烈,她猛

    烈地擺動自己的下半身,但是無論她的身體往上或往下,總是會有一根插入、一

    根抽出!這樣連續且明顯的刺激,讓她整個人幾乎要瘋狂了!

    她兩手撐在沙發上面,張口大叫地擺動著身軀,小雄也一邊上下挺動**巴,

    一邊抓揉著她的rǔ房,她整個人在擺動了三四十下之后,張口大叫“啊…啊……”

    數聲之后,就不斷地泄身!她體內噴出一股股的yīn精,足足持續噴出了一分鐘有

    余,當她頹然趴下的時候,小雄看到她已經翻白眼了,而且無力地跌落在他的身

    上!

    小雄跟都影將她放到了沙發上面,要安琪趴在沙發上,然后從后面cao入,不

    斷地抽干起來……

    安琪知道這是小雄最喜歡cao干女人的姿勢,因為這樣可以讓他徹底地滿足征

    服女人的欲望,而且覺得有讓她們屈服的感覺,她極力地迎合,也用yín賤的言語

    喊叫,讓小雄更滿足自己的征服欲。

    “嗯……我…好…爽……我…被…你…干…得……好…爽……喔……喔……

    喔……唔…嗯…唔…嗯…啊…喔……耶……吱……哇……喔……喔……啊……哇

    ……吱……啊……啊……耶……喔……喔……啊……啊……唔……嗯……唔……

    嗯……嗯……”

    “安琪……不行了……我要不行了……”

    “等一下……我要射出來了……你等一下……”

    “啊……啊……”安琪依然還是忍不住地泄身,小雄暫時停下,讓她回口氣

    后,再快速地抽送數十下,然后精關一松,讓jīng液深深地射入她的體內!

    馮瑞簡直深深的迷戀上了這種作愛方式,她喘過了氣后,緊緊的抱住小雄,

    不在顧忌別人如何的看她,眼睛里流著淚水,在小雄的xiōng口上舔舐著,討好小雄。

    小雄對鳳柔說:“你帶著小棉和小月去市場買點海鮮回來!”

    趙卉說:“別帶我的份??!我四點二十的火車,我要回家看我爸媽!”

    ×××××××××

    雖然趙卉走了,但是在吃晚飯的時候,宮巍巍卻來了,晚飯后鳳柔領著小月

    也走了,馮瑞拱進書房上網去了,而安琪上了頂樓坐在花棚里聽音樂。

    小雄就擁著都影和趙卉、宮巍巍在沙發上看電視。

    看著湖南衛視上媚俗的李湘在做作的嘰嘰喳喳,宮巍巍瞥了瞥嘴說:“我頂

    討厭這個騷Bī了!”

    都影和趙卉也深有同感,小雄笑嘻嘻的說:“討厭不討厭也拐不到我們什么

    事!”

    趙卉坐在小雄懷里,勾著他的脖子說:“雄哥,聽說這李湘很騷的,想個辦

    法你去cao她!”

    “且!你以為你老公是萬能的???誰都能cao到???”

    “有什么?連陳好、范冰冰、郭晶晶、鞠萍、王小丫、董卿、宋祖英……這

    些比她腕大的你都cao了,還懼她???”都影眼含譏諷的笑容。

    小雄在都影的腳丫上捏了捏說:“我到不是懼什么,我和你們一樣的討厭她,

    沒有性欲!”

    宮巍巍說:“你不好糟蹋她!就想你虐待菊奴那樣!”

    “你錯了!宮姐,我沒有糟蹋菊奴,反而是很喜歡她的忠誠,我也不算虐待,

    只是一種調情的手段而已!”

    “聽聽,咱們的老公多仁義??!”都影笑的花枝招展。

    “你不用諷刺我,我對你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是嗎?”趙卉說,“不一樣,你對影姐和翎姐就比對我們好!”

    “小丫頭,胡說什么?”都影說,“你看你的雄哥現在就是抱著你在懷里,

    他咋沒有抱我???”

    “嘻嘻嘻,那給你吧!”趙卉站了起來說,“我要洗澡了!”

    “到上面我的臥室去!”小雄說。

    “我也去!”宮巍巍拉著趙卉的手一起上了樓。

    都影看到兩女走了,就在小雄面前把衣服脫的干干凈凈,見他直勾勾的目光

    盯著她的rǔ房,酥嫩白皙的纖手輕撫著那一點嫣紅,笑著說道:“還看不夠?”

    廢話,當然看不夠了,這么好的身材,不看簡直是暴斂天物。那兩點嫣紅猶

    如兩粒鮮嫩的紫葡萄,rǔ暈很淺,配合都影魔鬼般的身材、白皙嬌嫩的肌膚,實

    在是讓人垂涎欲滴。

    兩條筆直的大腿,匯合處是修剪如條狀的芳草地,rǔ浪臀波,小雄只能大暈

    其浪了。

    都影見小雄傻呆呆地沒有回答,伏下身來,一雙美rǔ幾乎擦著他下頜,一卷

    丁香,舔了舔唇瓣,低聲說道:“想不想要姐姐呢?”

    成熟女子的肉香混合著KENZO 清泉香水的淡雅味道撲鼻而來,妖媚的軀體仿

    佛散發著驚人的熱力。我對都影喜歡KENZO 這個小日本設計師造的香水一直很奇

    怪,因為KENZO 和PRADA 幾乎完全是兩種風格的品牌,清泉這個牌子(L ‘EAU

    PAR KENZO )的香水味道很淡雅,混合著些薄荷味道。直到前兩天無聊翻看了一

    下胡翎帶的時尚雜志,才知道這個牌子是高田賢三才推出的,味道淡雅清純,其

    中有一句點睛之語讓小雄很是欣賞“清新而性感的水”。

    “咦?你們兩個人好有趣???”趙卉笑嘻嘻地出現在了樓梯上,小雄扭頭看

    她。

    裹著大浴巾的身體似乎還蒸騰著水汽,肩膀上的水滴一滴一滴晶瑩剔透,濕

    漉漉的發絲一卷一卷,浴后的嬌顏顯得那么,那么,只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

    飾才能形容吧。

    小雄推開了都影走上樓梯說:“我去看看宮姐!”

    “看什么?就說要去cao她就得了唄!”都影跟在后面也上了樓梯說,“小卉,

    出水芙蓉??!”

    蒸騰的霧氣當中,宮巍巍妖艷的身姿若隱若現,嫵媚的面龐正對著噴頭,嬌

    挺得酥rǔ在水霧的遮掩下格外誘人。

    小雄飛快地脫掉三角褲,大步踏入了浴缸,從背后用力的抱住了宮巍巍嫩滑

    的身軀,觸手是她的那一抹豐挺,宮巍巍妖媚的聲音在小雄耳邊響起:“你終于

    還是來了?!?br />
    言罷,一身膩到骨子的嘆息自宮巍巍喉間發出,然后她反手摟住了小雄的腰

    背。

    小雄將宮姐的豐臀抬起,從背后狠狠的進入了她美妙的甬道,觸感溫潤濕滑,

    伴隨著宮姐地嬌呼,小雄在這瞬間完全地沉浸在cao干宮姐的Bī中。

    雖熱被小雄猝不及防的突進弄的有些狼狽,但宮姐轉瞬即調整過來,并做出

    反擊。

    那一頭在水絲挑繞下的發絲,由著浴室龍頭的噴淋而隨著小雄的聳動而游弋

    著。

    媚眼如絲,膩人的呻吟婉轉回蕩在浴室之內,有時似喘不過氣來,壓抑在喉

    間的聲音有若蚊吶,幾不可聞。有時卻又放浪吟啼,yín靡放縱。

    宮姐豐腴相間的嬌軀,嫩滑的脊背上是不斷冒起又滑落的水滴,挺翹的玉臀

    不停的呼應著小雄的聳動。

    小雄伸手摟住宮姐xiōng前的那一抹嬌挺,渾然不顧因為沖動而已然有些失控的

    力量,只顧狠狠地捏揉、把搓,雖然不能看見那豐挺在他撫弄下的形狀變化,但

    可想見其千變萬化的妖艷風姿。

    小雄的抽插快速而有力,但宮姐的Bī穴開始有規律的收縮之后,小雄開始感

    覺強烈的噴射欲望越來越強烈,這個姿勢配合著宮姐有力的收縮,隨著幾記有力

    的長打,終于,麻感從小雄和宮姐的連接處開始擴散,瞬間在頭皮、腰椎產生共

    鳴,然后一股無與倫比的美感隨著他強烈的噴射而在他腦間爆開。

    小腿彎仿佛耗盡了所有的力量,不停的隨著噴射的頻率而一彎一彎,似乎已

    支撐不住小雄的身體。

    宮姐的強力收縮并沒有因為小雄的噴射而減弱,反而加強了,小雄甚至能感

    覺到那Bī腔有如手掌般的握感,又有如嗜血的妖精要吸光他所有的精華。

    小雄俯下身體,抱緊了宮姐柔嫩的身體,任飄灑的水霧擊打在他的發間。

    豐盈在懷,兩具濕滑的身體膩在一起,宮姐乖巧的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晃

    動著玉臀。

    關閉了水龍,宮姐扭過臉緊緊地吻住了我,嬌滑的香舌纏了過來,在小雄口

    間蠕動著。

    靈動!香膩!癡纏!

    宮姐感覺到了小雄的**巴依舊的堅挺,玉臀扭動的頻率開始加快,哦,天,

    那一緊一縮的蠕動又開始了,**巴在這規律的韻動下一點一點地更加壯大。

    “啊……你這個壞小子……來吧……”宮姐膩聲低吟,粉臀開始前后的擺動。

    小雄開始揉搓起宮姐那一對豪rǔ,用手指飛快地撥弄著丹紅,下身也開始勻

    速的突進。

    水珠在宮姐的脊背四散滾動,發絲隨著透露的擺動不停的甩出水滴,隨著小

    雄動作的加大,宮姐的身體逐漸的彎了下去,豐聳的雪臀高高的挺起,每一次的

    沖擊都深深地刺入宮姐的蜜凹深處,宮姐的喘叫聲浪逐步的加大。

    “哦……用力……寶貝……”

    “啊……你個壞家伙……這么深……呃……不……”

    鶯聲軟語,嘶喘哼呼,小雄的心理開始膨脹起來。

    這個嫵媚至極的媚娘,迷死人不賠命的妖精,如今不也是在自己身下嬌喘么?

    小雄雙目迷蒙,身下宮姐白皙粉嫩的身子開始幻化,只有兩人連接出的濕滑

    才是他此刻的神息所在。

    “噗……噗……”

    濕膩的蜜道在小雄大力的沖擊下泛出yín靡至極的聲響,撞擊在宮姐雪臀的聲

    音在耳邊不?;叵?,由于小雄的速度漸增,再加上體位的關系,宮姐已經無法自

    如的運用收縮技巧,只能在小雄偶爾的停歇中發力。

    這一刻,小雄身心舒暢無比。

    啃咬……舔啄……小雄在宮姐的脖彎頸項處不停的肆虐。

    宮姐轉過身來將雪白雙腿盤踞在小雄腰際,緊緊咬住他的肩頭。

    他們已經從浴缸轉戰到了洗手臺,宮姐俏臉粉紅,散發著驚人的魅力,眉眼

    之間嬌波橫流,鼻尖已見微細的汗珠。

    高亢的呻吟在室內回旋,宮姐的喘叫開始沒有規律可循,從開始的有意識的

    吟叫,到現在完全沒有字節的呻吟,宮姐似乎開始進入舒爽的周期。

    小雄心中暗喜,你這個騷貨,我一定要cao你到爬不起來。

    小雄開始逐漸的加快速度,一進一出俱是大開大合,**巴每次都是深深地抵

    在宮姐浪Bī深處做一次回旋擺動,再拉出凹洞邊沿,再大力的進擊,勢大而力沉。

    小雄可以明顯感到宮姐蜜汁的分泌越來越多,和他上次噴射后的rǔ白yín汁混

    濁在一起,低頭看去,那汁液從兩人了連接處不斷的涌出,又不斷地被推進。

    騰出手來揉搓著那雪玉般的凸起,讓那豐挺在小雄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狀。

    宮姐摟著小雄的頸項,臉頰的異常的紅潤,明顯的情動不已,眼波橫流間,

    媚態撩人。

    小雄看著宮姐,眼神火熱,如狼似虎。宮姐的眼神迷離,腮紅似血。

    吻,糾纏……舌,舔噬。

    宮姐的丁香舌尖在小雄的唇間、臉頰、眉宇、鼻尖不停的滑動,小雄閉目享

    受著,下身的沖擊開始柔緩。

    從開始的突擊猛進,到現在的溫柔纏綿,令宮巍巍舒爽的高氵朝迭起。

    冰涼的洗手臺此刻已經被兩具火熱的軀體暖熱,腿根觸碰竟有了些溫潤感覺。

    宮姐的蜜Bī又開始強烈的蠕動起來,小雄停止了抽動,感受著。

    “壞蛋……我夾死你……讓你cao我……讓你cao我……”

    “啊……壞弟弟……讓姐姐舒服一下……來……快點”

    “哦……哥哥……你好厲害……cao死了我吧……”

    “我不行了……噢……”

    忽然,兩具火熱的身體圍了過來。

    都影和趙卉終于來了。

    宮姐忽然用力的聳動起來,玉臀籍著洗臉臺光滑的大理石臺面左右擺動著,

    星目半瞇,嬌喘連連,rǔ浪臀波,煞是好看。

    也不知道是都影還是趙卉用火熱灼人的嬌軀貼在小雄后背,綿軟但彈性十足

    的玉峰開始不時的擠壓摩擦,蹭來蹭去,素手在小雄股間游走撫慰……

    小雄用力揉捏著宮姐堅實挺拔的雪玉山峰……

    嗯?一雙纖纖玉臂從小雄腋下伸出,抓住了宮姐的臂膀,一帶動,三人緊密

    地擁在了一起。后面火熱的身軀開始輾轉磨壓,小雄甚至能感覺到股臀處被微微

    細茸碾磨的麻癢。雖然不能大幅的進行抽插,但他可以有意識的挑動粗壯的**巴

    在宮姐的Bī內一抖一抖地尋釁。

    宮姐半閉的眼睛里蓄滿的嬌膩水波似要漫溢出來,婉轉承歡。

    白皙雪玉般的身子似乎渲染著艷麗的紅暈,脖頸間、鼻歙處微見香汗,如清

    晨綻放的花瓣上鮮嫩的露珠,讓宮姐本已嫵媚之極的嬌容充滿驚人的誘惑力。

    宮姐的大腿忽然從小雄身側被拽了過去,身子不由得和他貼的更為緊密。

    小雄扭頭:都影的那張如花容顏正在小雄的肩胛骨處廝磨,面若桃花,宛如

    粉荷滴露般的麗色讓此刻的小雄更加興奮。

    感受著都影胴體的摩擦,清楚地感受到肌膚的柔軟與彈性。后背上的雪玉雙

    峰正自嬌挺,那峰巒頂部的凸起如豆般在小雄背間擠壓,能感覺到它們的硬挺。

    情動的都影,端的是艷若桃李。

    而趙卉則在擠靠著都影瓊,手里握的正是宮姐的腳腕,此刻正在不停的推推

    拉拉,讓宮姐的隱秘妙處和小雄的**巴做著親密接觸。

    趙卉一頭濃密的長發青絲,此刻有點雜亂地披散在赤裸裸的柔嫩玉肩之上,

    充滿活力,蓬松之中,伴和著靚麗的紅暈滿臉的嬌顏,水嫩似溢的妙目流露出一

    絲放浪風流的神采。

    再往下看,趙卉的rǔ峰渾圓挺翹,似有著堅實豐盈的質感,淡淡褐紅色的rǔ

    暈與嫣紅兩點,展露出趙卉赫然已經瓜熟蒂落的風姿。

    纖腰圓臀,趙卉有著曼妙的曲線,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圓凹之下,濃黑

    細絨傍胯而生,逶迤秘艷,在胯腿線條的凹凸起伏中,讓人忍不住想探索其延伸

    而下隱秘而生的茵茵草茸凹處洞天。

    任何男人在這種境況下都會血脈賁張,睜目欲裂吧。

    在這yín靡嬌縱的場景之下,小雄反而頭腦清醒起來。古人說,春宵一刻值千

    金,芙蓉帳暖。

    那么,面對這旖旎場景,只有忘卻所有煩擾,全心享受吧。

    思索間,都影和趙卉已經分開到他兩側,將宮姐雪白豐腴的大腿高擎在空中,

    讓小雄可以仔細地觀賞到宮姐的私密隱凹處,看情汁花蜜,泛濫橫流。

    配合著都影的廝磨推動,當然還有宮姐Bī的收縮,小雄放開身心,抽插更加

    的兇猛起來。

    哼喘……痙攣……收縮。

    “啊……”宮姐地吟聲浪語嬌膩無比……“哎唷……啊……啊……你們兩個

    丫頭……啊……幫他作踐我……啊……啊……啊……cao死我了……啊……啊……

    啊……哎唷……啊……好過癮啊……啊……啊……啊……”

    如花似玉的青春絕色,一左一右偎在小雄身邊奉迎服侍……

    三條各具風姿的嬌嫩軀體在眼前幻化出無窮的魅力……

    神仙也不過如此吧。

    沖刺……突進……旋回……熱吻……舔舐……舌纏……

    身前的宮姐已顫抖如蝶,嬌喘不疊。身旁都影和趙卉柔弱似水艷媚入骨的渴

    求眼波又卻又牽引了小雄的心神。

    粉腮玉頸,雪嫩透紅,媚態撩人,又有哪個男人能夠抗拒得了這等風流陣仗?

    不知沖刺了多久,小雄只知道**巴積累的快感已經到了臨界點,但在他幾次

    強忍的克制下,還在頑強地努力著,宮姐蜜洞完全不見初時的收縮,泥濘一片,

    汁液橫流,進出極為便利。

    宮姐的肉體終于禁不住小雄的強力沖刺,已全然情動于中,熱烈其外,正自

    盡情地將動人魂魄的身體完全松展,向征服者作出最嫵媚的投誠……

    不知過了多久,經過披荊斬棘,小雄也開始向頂峰沖刺。

    “cao死你,你這個小yín婦,cao死你,騷Bī!”小雄口出穢言,沖刺,沖刺。

    “啊,cao死我,快點,快給我,我要你射我……”

    “就不射你,cao爛你……”

    趙卉:“加油……用力……cao……”

    都影:“快……唔……射我……射我……”

    “唔,射你,我要射你嘴里,臉上,射死你?!斃⌒圩?,面對著媚眼如絲

    的湊過紅唇的都影,伸出舌尖和她吻在一處。

    趙卉則不堪忍受似的和宮姐吻在了一起,舌與舌,唇和唇,纏綿而激烈。玉

    手在小雄和宮姐的絞合處撫弄著宮姐的yīn蒂一點,抖動,磨搓,讓宮姐不斷的顫

    動。

    終于,宮姐暗啞地呻吟一聲,嬌軀后仰,如泥癱軟,高氵朝了。

    小雄死死的抵在那yín糜騷Bī深處,感受著宮姐的興奮和欣喜,感受著她的綿

    軟和無力。

    那熟悉的收縮再次襲來,讓本以無力的承受刺激的**巴再也不堪忍受,他低

    聲呻吟,將介于臨界點的火熱**巴拔出,扭向了一邊的都影。

    都影知趣的蹲下身子迎接,還沒等進入都影唇舌之間,已經開始噴射,在都

    影的粉嫩臉頰上流下小雄的印記。

    都影快速地將還在噴射的**巴納入口中,吸吮起來。

    “哦……”小雄長舒一口氣,心內爽快至極。

    都影舔舐著,整個柱身被溢出的白漿和都影的口液混合在一起,在浴室柔和

    的燈光下泛著晶瑩的光澤。

    宮姐無力的靠在洗手臺的鏡面上,趙卉則輕輕地撫弄著宮姐的rǔ峰,兩人都

    看著都影,看著這yín糜至極的場面。

    四人重新洗過身體后,三女各套了一件小雄的襯衫,襯衫剛剛遮住屁股,小

    雄套上一條短褲,帶著她們上了頂樓,看到安琪靠在躺椅上,閉著雙眼欣賞著蕭

    亞軒的歌曲。

    她聽到腳步聲,睜開了眼睛,站起來把躺椅讓給小雄,小雄躺到了上面,四

    個美女圍坐在他的身邊。

    只是小棉端著盤子上來,一瓶酒,六個杯子,放到了桌子上說:“少爺,我

    先休息了!”

    “過來坐吧!”都影說。

    “不了,我累了!”

    小雄揮了揮手,“你把馮瑞叫來!”

    小棉退下,不一會兒馮瑞上來了,安琪給她搬了把椅子讓她坐。

    美麗的花叢中,聽著動人的歌曲,身邊圍坐著五個貌若天仙的美女,小雄感

    到身份的愜意。

    都影伸手十指在小雄的頭發上梳理,而安琪在小雄左腿上輕輕的捶打,馮瑞

    在他右腿上捶打,趙卉把頭靠在小雄xiōng口上,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宮巍巍捧起小雄的一只腳輕輕的按著,說:“看把你舒服的,像個地主老財

    似的!”

    “錯!是皇帝,你們都是我的愛妃!”小雄笑嘻嘻的說。

    都影十指用了用力抓撓他的頭皮說:“有時候覺得自己挺賤的,怎么就會喜

    歡上你這個好色的小屁孩呢???”

    小雄回手按住都影的rǔ房說:“小屁孩怎么了?小屁孩還不cao得你嗷嗷的叫!”

    都影嘆了口氣,“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這句話引起了其余幾個女郎的共鳴,心里都在想:“我到底喜歡他什么呢?

    錢嗎?從沒有想過花他一分錢;帥嗎?也不是非常的帥啊,甚至有時候非常的yín

    邪!為什么呢?或許就是這份yín邪吸引了自己吧?難道我真的就是個沉迷性欲的

    騷貨嗎?但是為什么對別的男人就騷不起來呢?甚至還有點冷若冰霜。為什么?”

    這時,對講機里傳來小棉的聲音:“少爺,陳小姐來了?”

    “哪兒陳小姐?”

    “你還認識那個陳小姐?”是陳好的聲音。

    小雄呵呵一笑說:“是你??!”

    都影站了起來說:“我下去接一下吧!”然后下樓到小雄房間把自己留在這

    里的睡衣找來穿上,下去接陳好。

    過了一會兒,都影自己一個人上了樓頂,“她說洗個澡就上來,還帶了個美

    女來!”

    “誰?”小雄問。

    “一會兒你自己看吧,她說要給你個驚喜!”都影又坐了下來。

    宮巍巍四下看了看說:“哦,椅子不夠用了!”

    “我去拿!”安琪說,“陳好可是我的偶像喲!”她屁顛屁顛的跑到健身房

    里去拿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