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女教師的美腿

作者:海岸線文學網
    “啊……”

    下課后,邦夫想走時,聽到身后傳來聲音?;贗房吹轎魑擦嶙擁母吒蟾ㄔ諤逵菖潘堤塹姆煜獨鋝荒芏?。

    邦夫急忙向四周看。確定沒有別人就下決心要去幫忙。

    玲子也沒有露出驚慌的樣子。脫下高跟鞋,蹲下身,想把卡住的鞋后跟拉出來。

    “我來弄吧?!?br />
    邦夫說完,連自己都驚訝的從口袋掏出手帕,攤在玲子的腳下。

    “謝謝?!?br />
    玲子道謝后,毫不猶豫的把腳放在手帕上。邦夫紅著臉,抓住還留下玲子體溫的高跟鞋,想從水溝蓋拔出高跟鞋。鞋跟沒有輕易的拔出來。邦夫此刻的心情是很想一直看她的腳。

    辰已邦夫十七歲,剛升高中三年級。臉色稍白,戴一副度數頗深的眼鏡,是典型的k書蟲。對任何運動都不擅長。西尾玲子是這個月才來的國文老師,約二十五、六歲。西尾大學畢業后在某他高中教了三年,然后轉到本校。

    年紀雖輕,但很沉著,像面具一樣少有表情。長得很美,然予人冷漠的印象。

    鳳眼的眼尾上翹,修長的雙腿走在校園里確實引人注意。連女生都仰慕她,當然邦夫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

    從她的身上能感受到巫女或占卜師那種妖媚的神秘感,當然也有男生說她像虐待狂俱樂部的女王。其實,也不能算說錯了。玲子在上課時要求很嚴,有要求完美的性格,用女王形容她可以說很適合。

    玲子到任后就擔任邦夫這一班導師,在班上的成績最好,又是班長的邦夫,很光榮的第一個被玲子記住其姓名。

    邦夫比那些不成熟的高中女生更被玲子吸引。現在他摸到玲子的高跟鞋,而且微風中飄動的裙子傳來成熟女人的體臭。

    玲子腳底下踩著手帕,一定會留下腳的味道。

    可是不能在這里拖太久時間。邦夫不希望玲子對他產生笨男人的感覺。小心翼翼的不使其弄斷后跟,總算拔出高跟鞋。

    “請……”

    邦夫好像真的變成仆人,把高跟鞋送到玲子的腳下,一直到她穿好為止,雙手沒有離開高跟鞋。玲子的腳尖進入高跟鞋,對眼前所展開的優雅動作,邦夫為之陶醉。

    玲子對學生的這種服務,似乎沒有什么反應,很泰然的把鞋穿好。邦夫急忙把手帕摺好,放在口袋里,站起身。

    邦夫心想:也許會侮辱神圣的玲子??墑侵雷約航裉旎丶液?,一會會拿出這條手帕聞味道,并且手y。

    “謝謝,可是真意外?!?br />
    “……”

    “你竟然除了功課之外,還有關心的事?!?br />
    玲子面無表情的說。

    可能是指他突然跪在女人的面前,毫不遲疑的發揮紳土精神的情形。邦夫覺得自己的企圖好像被她看穿,感到很緊張,臉也紅了。

    “我正在到處看校內的情形,你能不能帶我走一走呢?”

    “是!”

    邦夫小學生似的回答。

    上任沒有幾天,可能還沒有仔細看過校內的設施。邦夫很高興的走在前面,享受和玲子在一起的幸福感。

    今天是新學期才開始不久的星期六,社團都在向一年級的新生招慕社員,所以社團的活動也要從下星期一才開始。體育館里空蕩蕩的,絕大多數的學生都離?;丶伊?。就在此時,聽到有人說:“嗨,西尾老師,要一起去喝咖啡嗎?”

    邦夫看到來者是擔任體育的石冢老師。石冢是和玲子一樣從其他學校轉來,看起來像大猩猩,粗暴,沒有體貼心的人。

    體育館里有體育老師們休息的小房間,石冢好像正向那里走去。

    “不用了,我剛拜托他帶我到各處看一看?!?br />
    “我來帶你吧,因為我對校內的情形完全熟悉了?!?br />
    石冢用溫柔的聲音說完后,轉過臉來對著邦夫惡狠狠的說:“還不快走!放學時間早過了!”

    看樣子,石冢也喜歡上個性強的玲子?;褂辛礁鋈聳峭鋇骼吹那濁懈邪?。

    而且就像邦夫討厭石冢那種沒有知性感的人一樣,石??吹絢書型的邦夫也感到厭惡。邦夫心想,今后的體育課一定有得瞧,於是向玲子一鞠躬后向校門走去。

    悄悄回頭看,正好是石冢摟玲子的腰,被迫走進體育館的后門。

    位於體育館的角落的小房間,是有兩扇門。今天沒有社團活動,所以往體育館內的門是鎖的。玲子原以為還有其他體育老師,結果是除石冢之外,沒有其他的人,不由得提高警戒心。房間是四坪大小。辦公桌外,墻上掛著木刀或竹刀,予人如同刑房的印象。只有在后門有一扇窗,看到校區的墻和樹。

    “怎么樣?對學生的感覺。像剛才那種沒見過太陽的綠豆芽,我看了就不舒服?!?br />
    事實上,上課只兩天,石冢卻擺出前輩的態度發表高見。

    他是三十歲的單身漢,只比玲子多一點經驗而已。房間的角落有小小的流理臺,也有咖啡壺。石冢說是要喝咖啡,卻坐在椅子上不動。不知是表示那種事應該女人來做,還是有比咖啡更好的事呢?

    “西尾老師,你有愛人嗎?”

    “沒有?!?br />
    “那么,今晚一起吃晚飯如何?反正明天是星期日?!?br />
    “不用了,我想快一點看一下學校的環境?!?br />
    玲子說完,從剛坐下的椅子站起來。沒想到,石冢也站起來,以強大的力量把玲子抱緊。

    “??!這是干什么!”

    玲子拼命用手推,想推開石冢的身體。

    “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歡了。你還是老實一點吧?!?br />
    好像只要干了,女人就會聽話的那種態度。玲子很冷靜,但敵不過體育老師的蠻力,只能不停的掙扎。等到玲子已經無力抗拒,石冢露出得意的笑容吻玲子。

    在這瞬間,玲子用力推開石冢,用高跟鞋的鞋尖踢他的跨下,停止掙札是要使石冢松懈。

    “哇!”

    石冢大叫一聲彎下身體,雙手壓在胯下。但沒有倒下去,痛苦和憤怒使臉通紅,用冒出血絲的眼睛瞪視玲子。

    “你很行,我就喜歡這樣強烈反抗的女人?!?br />
    石冢露出再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態度逼進玲子。玲子倒是感到意外。多少練過空手道,高跟鞋應該造成重擊,但石冢非但沒有倒下,反而阻檔了她的退路。事到如今,只有采用最后的手段。玲子冷靜的分析后說:“好吧,隨你吧?!?br />
    認命似的嘆一口氣,放松身上的力量。

    “真的嗎……”

    石冢雖然還保持戒心,但看到玲子的態度后,表情也緩和不少。受到打擊的睪丸大概也恢復了。

    “但在這里不行。你也不想在校內引起問題吧?!?br />
    石冢也覺得有道理。對方同意的話,又何必急著在這樣沒有床的房間行事。

    “在那里才行呢?”

    “明天下午到我的公寓來吧?!?br />
    “今天,現在去不行嗎?”

    “今天不行,我妹妹來了?!?br />
    “明天真的沒有問題嗎?”

    “沒有?!?br />
    “好吧,為表示誠意,讓我吻一下?!?br />
    石冢說完,又粗魯的抱緊玲子接吻。玲子這一次沒有拒絕,保持冷漠的表情。

    石冢伸入舌頭,但玲子緊閉嘴唇和牙齒,拒絕石冢的入侵。

    石冢大概想到剛才受到攻擊的痛苦,沒有進一步采取行動,放開玲子說:“明天下午一點我會去,不要忘記?!?br />
    石冢說完,回到椅子上坐下,點燃香煙。玲子整理凌亂的頭發,不像深受打擊的樣子,以穩定的步伐從后門走出去。關上門時,玲子臉色大變,因為看到邦夫站在那里。

    “你看到了?!?br />
    玲子瞪著邦夫,皺起眉頭。邦夫確實從后門的旁邊窗戶看到里面的一切過程。

    可是不知道該如何幫助玲子,慌張的站在那里。如果跑去叫人,可能功勞會被人搶走,玲子又表現腳踢的堅強一面,不久后就不再拒絕接吻,可能是和解了。

    總之,邦夫連采取行動的時間也沒有。只是看到被那種男人強吻,就有說不出的嫉妒和傷心,差一點要落淚。

    “為什么不來救我?”

    玲子認完,突然給邦夫一記耳光。

    “??!”

    眼鏡脫落,邦夫尖叫。玲子的怒氣未消,像要吐出石冢給她的惡感,把口水吐在邦夫的臉上。說她是女老師,不如說是女王。

    一佗濕濕的東西貼在邦夫的鼻梁上。對挨打或吐口水的屈辱,不如惹美麗的玲子生氣更使邦夫感到悲哀??墑竅嚳吹?,有一種甜美的感覺充斥郊夫的全身也是事實。

    即便挨打,也是被玲子的手摸到,就算是口水,本來也是只有接吻才能得到的東西。邦夫甚至覺的最好玲子能這樣一直責備他。當伸出手指輕拭臉上的唾液時,玲子已經不在邦夫的眼前了。

    第二天,星期天下午一點鐘,石冢來到玲子的公寓。按門鈴后,來開門的是穿高中制服的女生。

    “嗯?玲……西尾老師呢?”

    石冢的臉上顯然出現失落感??贍芰嶙幼蛺燜檔拿妹冒?,原來她還沒有走。

    “我姐姐……外出不在家……”

    不等少女說完,石冢就進去,開始脫鞋。

    “今天和她約好了。我等她回來,我是她的同事石冢,你聽說了吧?!?br />
    “是……”

    看到少女點頭,石冢毫不客氣的走進去。石冢在客廳的沙發坐下時,少女無可奈何的替石冢倒一杯茶。石冢露出好色的眼光看少女??贍蓯欠叛Ш籩苯永湊飫?,沒有換制服。

    “這個少女大概很快就要離開了吧?!?br />
    “你姐姐去那里了?”

    “她回橫濱家了?!?br />
    “什么?去橫濱了?”

    “是。她要到晚上才會回來。要我留下來看家?!?br />
    “怎么會這樣。對我的事有沒有交代?”

    “她說有急事沒有辦法,請你回去?!?br />
    “開什么玩笑!果然騙了我?!?br />
    石冢無法發怒氣,同時也處理不了強烈的性欲望??吹窖矍暗拿郎倥?,產生控制不住的性欲。而且房里仍舊留有玲子的甜美體臭,一直刺激著石冢的感官。

    “我姐姐不是會騙人的人。說好了做什么事嗎?”

    少女好像聽到對姐姐不利的話,感到有些不服氣的樣子。

    “我說出來,你能替她辦到嗎?”

    “是……只要我做得到的事……”

    “是嗎?那就解決這個問題吧?!?br />
    石冢指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胯下。

    “唔……”

    少女倒吸一口氣。石冢的欲望高昂到在所不惜的程度。錯在玲子不守諾言,況且,現在的高中女生只要多給一點零用錢,大概不成問題。

    “要看看里面嗎?這是保健課的內容?!?br />
    石冢站起來,擋在門口,解開腰帶。然后脫下褲子和內褲,露出勃起的guī頭對正少女。

    “啊……”

    少女大叫一聲后退,碰到床,跌坐在地上。趁這個機會,石冢沖上去,壓住少女的身體后,不讓她喊叫,把自己的嘴壓在少女的嘴上。

    “唔……”

    呼吸困難,不由得張開嘴唇或牙齒,石冢的舌頭立刻侵入嘴內。少女繼續用力抗拒。

    “不要亂動!”

    石冢站起來,從自己脫下來的褲子拔出腰帶。

    “啊……”

    “我看你還是老實一點吧?!?br />
    石冢讓少女伏臥,雙手扭到背后,用皮帶困綁??刂粕習肷硨?,石冢掀起少女的裙子,從少女的背后用力拉下三角褲。

    “不要……不要……”

    少女拼命的哀求。石??吹窖┌椎鈉ü尚朔艿耐滔驢謁?。

    就在此時。

    “到此為止了!”

    柜子的門窗突然打開,從里面出來的是玲子。而且還手拿錄影機,鏡頭對著石?;乖諗納?。

    “這……這……”

    石冢瞪大眼睛,想了解狀況。

    “強奸未成年少女未遂,真是一大丑聞,而且還是高中老師想強奸其他學校的女生,新聞記者一定會很高興這則消息?!?br />
    玲子帶著冷笑說。

    石冢的表情立刻蒼白,勃起的yīn莖很快的萎縮。

    “不想公開這個錄影帶,就再也不要接近我?!?br />
    “你利用你妹妹,這還算是人嗎?”

    “野獸沒有資格說這種話,還不快走?!?br />
    石冢聽玲子這樣說,只好穿上內褲,想到從玲子手里搶走錄影機,可是想封住兩個人的嘴實在不容易。

    “可惡!你給我記住……”

    石冢撂下狠話,也忘了拿回困綁少女的皮帶,提著褲子走了。

    “老師……快解開……”

    房里恢復清靜時,倒在地上的少女說。取下假發時,露出沒有戴眼鏡的邦夫的臉。

    “他吻你時,幸虧你忍耐了?;褂?,脫三角褲時是從后面,不然可麻煩了?!?br />
    玲子這才放下錄影機,像在贊美邦夫的演技,愉快的笑了??墑前罘虻男睦錆苣壓?,因為被那種男人占有了初吻。

    昨晚突然接到玲子的電話,確實感到驚訝。今天上午來到這里聽到計劃后,邦夫很高興,因為有了恢復名譽的機會。對打扮成女生,學女生說話固然有排斥感,但這是為了打擊石冢,?;ち嶙?。

    而且能穿上玲子高中時代的記念品的制服,把邦夫引進奇妙的顛倒世界。穿上女生制服,取下眼鏡,戴上假發,即便不是到任不久的石冢,也認不出邦夫,甚至根本看不出是男孩。

    “你這樣很漂亮,再讓我欣賞一下?!?br />
    玲子冷冷的看著邦夫,又把假發戴回到邦夫的頭上。

    “老……老師……”

    邦夫仍舊伏臥在地上扭動身體。雙手不能動,裙子又撩起,還露出屁股。

    “想要我給你解開嗎?那就要誠實的回答?!?br />
    玲子坐在床邊,腳伸到邦夫的面前。

    “你坦白的說,昨天用我踩過的手帕做了什么?”

    玲子的口吻沒有責備,而是看透了他的心事,用取笑的口吻說:“怎么了?想解開雙手就要誠實的回答?!?br />
    玲子拿起床下的拖鞋,打邦夫的屁股。

    “噢……”

    沒有保留力量,讓邦夫產生甜美的痛感。石冢走了之后,房里只剩下玲子,特別覺得房里和女生制服都充滿玲子的芳香。

    邦夫誠實的回答。不是因為怕挨打,而是坦白說出來后希望得到她更多的斥責。

    “我手y了……”

    “想著什么?”

    “聞著沾在手帕上的老師的味道……”

    “你喜歡老師的腳嗎?”

    “是……”

    “喜歡這樣的味道嗎?”

    玲子突然用穿絲襪的腳壓在邦夫的臉上。玲子本來就不喜歡被動,凡事都求主動,更喜歡玩弄柔順的男人。邦夫看起來很老實,又能保密,又這樣瞳憬她,用來解決欲求不滿,可以說是最好的對象。

    玲子的腳味使邦夫陶醉,剎那間忘了雙手被綁,以及屁股赤裸的事。邦夫是伏臥的,所以勃起的yīn莖沒有被看到。玲子很快的收回腳,但這一次是脫下絲襪,露出赤腳,做出讓邦夫可以自由行動的姿勢。

    邦夫像毛毛蟲一樣扭動身體爬過去,吻玲子的腳尖。邦夫毫不猶豫的把舌頭伸入趾縫里。玲子沒有發出聲音,但腳顫抖一下,腳趾在邦夫的嘴里,怕癢似的扭動。

    邦夫也舔另一腳后,從腳跟向上前進。不知道能舔到那里,只有把頭伸入雙腿間,慢慢的向上舔,準備舔到受到斥責為止。

    邦夫現在才知道為什么喜歡玲子的腳。因為腳是連到陌生的神秘地帶。邦夫鉆入大腿間,玲子也沒有阻止,甚至還把腿分開,希望他繼續前進的樣子。

    邦夫的頭進入迷你裙,鼻尖來到三角褲的中心。透過一層薄布,聞到成熟女人的味道。

    “……”

    玲子沒有說話,用力吸一口氣,伸手到自己的三角褲,把三角褲的中心向旁邊拉開。出現柔軟的陰毛和濕潤的花瓣。

    邦夫如做夢般輕舔花瓣?;ò昀鏌緋雒壑?,舌頭碰到柔軟的黏膜,感到特別舒服。每一根陰毛都好像充滿女老師的體臭。伸出舌頭時,舌頭好像被吸進去。

    就這樣向上舔時,碰到堅硬的突出部,與此同時,玲子的大腿顫抖一下。

    玲子依舊無言,用另一只手輕撫邦夫的假發。邦夫知道,玲子的陰核有快感,於是把舌頭集中在那里。玲子把三角褲拉開更大,親手拉開陰核的包皮,讓邦夫愛撫。肉縫很快溢出蜜汁,沾在邦夫的嘴上。

    “離開一下……”

    玲子說完,抬起屁股,自己脫去三角褲,然后解開困綁邦夫雙手的皮帶。

    “我可以脫衣服了嗎?”

    邦夫從地上爬起來,指著自己身上的女生制服。

    “不行!我要和變成女生的你繼續玩?!?br />
    玲子把邦夫推倒在床上伏臥。這樣看起來,玲子不但有虐待狂女王的素質,還有同性戀的傾向。

    玲子突然從上面吻邦夫的嘴。甜美的呼吸和柔軟的嘴唇,使得邦夫完全忘了石冢帶來的不快感。

    “女孩是不適合這種東西的?!?br />
    玲子低頭看仰臥的邦夫,撩起裙子。三角褲也是玲子的,預測石冢那家伙至少會撩起裙子,所以也換上女用三角褲。

    現在三角褲也被玲子脫去。玲子伸手輕握童男子勃起的yīn莖。

    “噢……”

    已經沒有被困綁,但邦夫好像受到玲子的無形困綁,身體不能動。玲子彎下上身,長發碰及邦夫的大腿根,帶來一陣騷癢。

    玲子對緊張的邦夫說:“你要忍耐。如果射出來,我就把它咬斷?!?br />
    邦夫嚇壞了。他覺得玲子說到做得到。就在心理還沒有準備好時,邦夫的yīn莖已經被玲子吞入嘴里。

    “唔……”

    強烈的快感使邦夫發出哼聲。如果是被玲子咬斷,邦夫也是心甘情愿,希望就這樣達到shè精的高氵朝??墑橇嶙擁畝韃⒉磺苛?,只是輕輕的含在嘴里。目的是確定硬度,能使yīn莖勃起到最大限。

    yīn莖沾滿唾液時,玲子的嘴離開,然后騎到邦夫的肚子上。

    “我會很少動,所以你要盡量忍耐,知道嗎?”

    這時候,玲子可能興奮了,臉頰泛紅。用手握住聳立的yīn莖,屁股從正上方慢慢落下。yīn莖立刻進入濕潤、溫熱的ròu洞內。

    “啊……唔……不行了……”

    邦夫立刻產生強烈快感,投降的說出心里的話。玲子雖說不會動,但yīn莖插入到底的摩擦過程中,邦夫很快的達到高氵朝的頂點。

    邦夫覺得那里太舒服了。沒有經驗的童貞少年又那么瞳憬玲子,在全身緊張,顫抖之下,向玲子的ròu洞噴出jīng液。

    玲子知道他開始shè精,屁股便上下活動。

    “啊……”

    邦夫發出哼聲。最后的一滴jīng液也被玲子擠了出去。強烈的高氵朝過后,邦夫才體會到和瞳憬的老師真的結合為一體。

    玲子的體重壓在胯下,陰毛互相摩擦,ròu洞包及yīn莖的快感,使shè精后的yīn莖開始振動。shè精后的yīn莖沒有萎縮,再度在玲子的ròu洞里開始勃起。

    “好,你就這樣……”

    玲子用刮目相看的口吻說完,上半身撲倒在邦夫的身上。

    上下運動變成前后運動,玲子甜美的呼吸噴在邦夫的耳根。邦夫的快感也激烈上升,從下面抱緊玲子,由下面抬起屁股,配合玲子的節奏。

    這一次就是和ròu洞里的嫩肉摩擦,也不會擔心立刻會shè精。而且,聽到玲子的呼吸變急促,知道她有快感,使得邦夫無比的高興。

    確實,玲子的動作變快,動作時發出噗吱噗吱的聲音,證明她溢出大量的蜜汁。邦夫的陰囊也沾上蜜汁變濕潤。

    “唔……好舒服……”

    玲子用興奮的口吻說完,咬邦夫的耳朵,然后又和邦夫熱吻。

    “啊……好……我要了……”

    玲子說完,使上半身向后仰,同時身體痙攣。與此同時,包夾邦夫的yīn莖的ròu洞猛烈收縮,好像要把yīn莖吸入更深處似的蠕動。

    “啊……又要射了……”

    邦夫很快的達到第二次高氵朝。雖然量沒有先前那么多,但快感使他全身振動。

    玲子呼吸急促的發出哼聲,拼命搖頭,使頭發飛舞。就在邦夫把jīng液完全射出時,才全身無力的壓在邦夫的身上。

    “從全校的學生和男老師中,只有我被玲子老師看中……”

    感受到玲子的體重,邦夫陶醉在無比的幸福感之中……

    不久,玲子很滿足的爬起來,去浴室淋浴。外面的天色已暗。

    “我們去吃晚餐。你打電話回家說晚一點回去?!?br />
    玲子開始換外出的服裝。

    “請把衣服還給我吧……”

    這時,邦夫的身上仍舊穿著女生制服。

    “就這樣吧。吃完飯還會回來這里的?!?br />
    “這……”

    玲子用嚴肅的口吻說:“知道嗎?和我發生關系的不是你,是虛構的,分不出男女的人?!?br />
    邦夫聽了,只是點頭。不是自己,只要打扮成女生就能和玲子在一起,邦夫覺得這樣也很滿足。

    兩個人來到玄關??吹攪嶙雍諫母吒?,邦夫想起昨天的情景,於是用雙手扶好高跟鞋讓玲子穿。

    玲子也露出理所當然的態度,把腳伸入高跟鞋里面。邦夫想到晚飯后還會回到這里,一定會有美妙的事情發生。準備到那時要更積極的愛撫玲子的玉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