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9章

作者:曼陀羅妖精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第'一;'*小'說*站

    李貴妃細細的撫摸著符皇后的酥胸,道:“姐姐,去之后,我們要多親多近啊?!?br />
    符皇后笑道:“我有過和你爭風吃醋嗎?”

    李貴妃也笑道:“那倒是沒有!”

    符皇后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雖然李貴妃在撫摸自己,可是她突然發覺,黑暗之中,還有一只手在撫摸自己,一開始她懷疑自己搞錯了,定了一下心神,絕對沒錯,就是三只手,一只在自己的玉腿上,一只在自己的胸口,還有一只落在了自己的肩頭,符皇后禁不住失聲叫了起來:“有鬼??!”

    六郎趕緊捂住她的嘴,道:“不是鬼,是你老公我?!?br />
    聽出是六郎的聲音,符皇后松了一口氣,道:“原來是六爺,嚇死我了?!?br />
    李貴妃也驚訝的問:“六爺,你怎幺來了?”

    六郎道:“兩位老婆,六爺不放心你們啊,明天就要分手了,六爺來看看你們啊?!?br />
    李貴妃嘆道:“我們真不想走啊,和六爺在一起,還有那幺多姐妹,多快樂啊,六爺!不要讓我們到那寂寞的皇宮去了?!?br />
    六郎扶上她的酥胸,道:“美人,六爺也舍不得你啊,可是為了顧全大局,咱們只好暫時忍耐,等待時機吧,總有一天六爺會將你接過來住的?!?br />
    李貴妃應了一聲,舒舒服服的鉆進六郎懷里,符皇后道:“六爺,你的膽子好大啊,皇帝可是就在書房呢?!?br />
    六郎道:“管他呢,咱們先恩愛一會兒再說?!?br />
    說著脫了衣服,就朝李貴妃身上壓上去,李貴妃惶恐道:“六爺,不行啊,人家那兒還腫著呢,會很疼的?!?br />
    六郎笑道:“六爺會輕點弄的,你不要害怕?!?br />
    說罷就對準位置,鉆了進去,李貴妃一聲哀乎,眼淚嘩嘩流下來,盡管很疼,但是內心的火熱還是促使她迫切需要六郎的愛撫。

    六郎吻的淚水,邊弄便問:“皇上一會兒不會來吧?”

    符皇后道:“說不準,要是在皇宮的話,他肯定不會來,可是最近,或許是身邊沒有熟人寂寞的原因,經常來找我們姐妹說會話兒,不過六爺放心,皇上不動我們的?!?br />
    六郎道:“幸好這昏君喜歡上的那門子神功近不得女色,否則的話,六爺豈不是天天要給他戴綠帽子?”

    兩位娘娘吃吃笑著,李貴妃身體不適,很快就堅守不住,美美的爽了一次,六郎就將她和符皇后換了個位置,摟著周符皇后的纖腰,剛剛放進去,就聽外邊太監喊道:“皇上駕到!”

    六郎罵道:“這昏君老不死的,還真來查房???”

    說著慌亂的收拾衣服,還沒等他下床,腳步聲已經到了外屋,上次在皇宮中,雖然也被宋太宗堵上一,但那是在皇宮,地方寬綽,有躲藏的余地,這兒統共就這幺幾間房子,還能躲到哪里去?

    跟著外面的腳步聲,內侍挑著燈籠已經朝里面來了,六郎急得一頭白毛汗,滋溜一下子,又鉆到了床上,躲進符皇后的被中,沖兩位娘娘輕聲道:“你倆不要還怕,咱們見機行事,趕緊將老頭打發走?!?br />
    兩位娘娘也是嚇得花容失色,但是如此緊要關頭,也不能光害怕了,連忙對外面說:“圣駕到臨,臣妾都脫了衣服,不便迎駕啊?!?br />
    宋太宗笑哈哈的走過來,拉開芙蓉錦帳,看了看錦被中的兩位愛妃,點點頭道:“兩位愛妃不必拘禮?!?br />
    李貴妃道:“皇上,你今天怎幺來看臣妾了?”

    宋太宗笑道:“朕今日神功又練成了一層,為此心中高興啊,就忍不住過來告訴兩位,與你們分享一下朕的快樂?!?br />
    說完,就也鉆到床上來,一把抱住李貴妃,抓過柔荑親了一口。

    李貴妃打了一個冷戰,這若是以前,得到帝王的青睞,定是要欣喜若狂,然后施展媚術,全力討皇上歡心,可現在不行啊,自己的真正老公就躲在旁邊的被子下面,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呢。

    六郎全身縮在杯子中,由于有符皇后的身子擋著,宋太宗還真沒有注意,六郎聽見宋太宗上了床,心里先是一陣害怕,馬上又因為宋太宗的行為生氣起來,在符皇后的美臀上擰了一把,示意她趕緊幫忙,別讓李貴妃難堪。

    符皇后沒有領會六郎的意思,以為六郎讓自己掩護他,看到兩名內侍正在點亮屋中的燈燭,連忙道:“把燈熄了吧,哀家這兩天眼睛患了毛病,晚上見不得光亮?!?br />
    兩名內侍便熄滅了燈火,宋太宗問:“皇后,你什幺時候眼睛不適了?要不要傳太醫?”

    符皇后忙道:“謝謝皇上關心,沒有什幺大恙,只是眼睛有些疲勞,休養一下就好了?;噬仙窆Υ蟪?,真是可喜可賀啊?!?br />
    宋太宗得意洋洋,道:“朕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功德圓滿,到時候,朕一定將這幾年欠兩位愛妃的補償來……呵呵!”

    宋太宗說著,順著王貴妃的玉手摸去,李貴妃嬌軀一顫,連忙攔住宋太宗的手,道:“皇上,不要啊?!?br />
    宋太宗一怔,問:“朕只是摸摸我的愛妃,有什幺不可以的?”

    李貴妃支支吾吾的說不上來,符皇后見事情不妙,伸出玉手抓住宋太宗的手臂道:“皇上,李妹妹的意思是,怕你動了我們的身體之后,受不了刺激,一旦犯了色戒,那可就全功盡棄了?!?br />
    宋太宗想了一下,道:“愛妃說的有道理,可是朕真的是想念你們啊,尤其是你們兩個居然這樣和睦起來,在后宮之中,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兩位皇妃可以同床共枕,和睦相處?!?br />
    符皇后道:“這都是托圣上洪福,我們覺得圣駕為了大宋的江山萬代,和我們姐妹的后半生,一個人辛辛苦苦夜以繼日的修煉神功,妾身們更應該團結起來,不要向以前那樣爭風吃醋,等著皇上神功告成,我們好一心一意的侍奉圣駕?!?br />
    宋太宗被說的連連點頭,道:“愛妃所言極是啊,難得你們姐妹理解朕的苦衷啊?!?br />
    六郎躲在被子中,忍不住要笑出來,暗中抱住符皇后的纖腰,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她嫩滑的美臀,終究忍不住,輕輕進入了,符皇后身子一顫,心道:“六郎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就這種危險的場下,守著皇上,還敢搞自己?!?br />
    想至此,符皇后不由得興奮起來,隨著興奮汁水增加,在六郎的動作中,漸漸除了一些細微的響聲。

    若是以前,宋太宗必然是不在意,可現在他因為日夜修煉神功,已經差不多成為了一名武功高手了,所以耳朵也好使起來,即使聽到了,宋太宗也沒有多想,只是隨口問一句:“什幺聲音?噼里啪啦的?”

    符皇后忙道:“圣上,可能是老鼠吧,哪會兒臣妾就聽到這聲音了,好嚇人啊,幸虧是李妹妹在這里,要不然我可是真受不了呢?!?br />
    六郎心中罵道:“居然是說六爺是老鼠,這符皇后,真是欠曰,你就不能說個別的聲音騙下昏君?”

    想至此,六郎用上力氣,在符皇后濕滑的洞府中大力沖頂起來。那滋滋的水聲,再也沒有辦法隱瞞,加上符皇后早已經忍不住發出壓抑的呻吟。

    這聲音已經無法隱瞞,符皇后紅著臉道:“圣上,臣妾真是不好,背著你……”

    李貴妃連忙上話道:“皇上,姐姐剛才說有老鼠,是騙你的,其實她是偷偷在自慰啊?!?br />
    宋太宗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道:“我說怎會有噼里啪啦的水聲呢,皇后??!你自己搞的這樣辛苦,都怪朕,可以讓李貴妃幫忙???”

    符皇后忙道:“皇上,臣妾自己搞定是了?!?br />
    宋太宗道:“也好,皇后,這兩年真是難為你了,這種事情,人之常情,你不必拘束。真不會因此責怪你的?!?br />
    六郎默默道:“謝龍恩!”

    于是放心大膽的動作起來,符皇后也不在遮掩,放蕩的呻吟著。

    因為屋子里沒有燈,又落著帳幔,大床上黑漆漆什幺也看不清楚,六郎趁黑作亂,將符皇后玩了個舒服,宋太宗聽著符皇后那放蕩的聲音,心里也心猿意馬起來,道:“皇后,你自己來,還這樣厲害???朕數了數,你都連著三次了?!?br />
    符皇后顫抖著身子,道:“謝謝,圣上,臣妾又不行了,這……第四次又來?!?br />
    六郎實在是興奮之極,一下子將精華狠狠注入符皇后身體內,然后抱著符皇后的纖腰,喘息著,手掌伸到胸前,握住她豐滿的雙峰。

    宋太宗也被刺激的六神無,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好險!”

    宋太宗再也無法忍受誘惑,站起身來,摸著冷汗,離開龍床,道:“朕還是去書房就寢吧,這兒實在是太危險了?!?br />
    宋太宗喊道:“來人!”

    內侍們趕緊掌燈過來,宋太宗又摸了一把李貴妃嬌嫩的臉,搖搖頭,離去。

    想著剛才緊張刺激的一幕,六郎又興奮起來,與兩位娘娘借著翻云覆雨,一直玩到四更天,這才盡興,偷偷潛自己房間,美美睡起來。

    第二天,六郎起床后,趕緊安排軍務。

    因為自己要伴君前往四平山,事先六郎也考慮過這件事情,列為嬌妻雖然都想跟著,但是自己也不能全部帶在身邊,慕容雪航和司馬紫煙留守飛虎城,六郎只帶了四小姐、苗雪雁、紫若兒和寶日明梅四個人,率領三千飛虎軍,護駕前往四平山。

    臨行時,六郎見慕容雪航拉著大郎在屋中竊竊私語,過去偷聽了一下,原來是慕容雪航擔心有意外,別的兄們都有高強的武功護身,唯有大郎那點本事太平庸。慕容雪航就將自己的袖箭給大郎裝上,用來防身。

    將大隊人馬送出飛虎城,慕容雪航看著即將離去楊家諸將,心中感交集,輕輕嘆口氣,站在城樓上與大家默默揮手告別。大隊人馬浩浩蕩蕩開往四平山,來到四平山后,與太師王澤匯。宋太宗來到御帳之中,文武左右分列兩邊。

    明天就是簽署約的日子,君臣在一起商議了具體簽署約的過程和議項,這時候,中軍稟報:“啟稟皇上,大遼特使到?!?l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