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作者:曼陀羅妖精
    “傳令,讓那船靠近,一進入射程范圍,五千弓弩手齊射,將那船擊沉!”

    吳越水師將軍也不管身邊的人怎么叫囂,就是不愿意出兵,還下達了這樣的一個命令,另外三家子弟,甚至是謝家自身的子弟,聽了都覺得丟人,面對這樣的敵人,應該是派出最精銳的士兵,利用小舟去將其打敗,因為洞庭湖水師這種特殊的小船比較堅固,船上的士兵人數也比較多,所以他們完全可以派出兩艘小舟出戰!

    眼看著孟良的車舟就要進入到吳越水師的射程范圍之內了,不斷前進的車舟卻停了下來,孟良沒那么傻,直接沖進其弓弩的射程范圍之內,至于敵船上的三弓弩因為戰船太大一般是很難射中車舟這樣的小船的,也就在車舟突然停下的瞬間,孟良拉動了三弓弩的機關,已經被點燃箭頭的巨箭呼嘯著射出,車舟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地調轉船頭,轉身就跑,也不管身后是什么情況。而孟良所射出的火箭則是直接命中了在最前面的巨艦船身,嚇得那巨艦上的士兵趕緊倒水滅火。有些氣急敗壞的吳越水師將軍馬上下令,前方戰船快速地使用三弓弩狙擊逃跑的車舟。

    身后巨箭破空的聲音不斷地呼嘯著,也不斷地有破水的聲音傳來,孟良的車舟就這樣有驚無險的回來了,這讓六郎與焦贊都松了一口氣,六郎之前的命令的確是讓孟良去挑釁一下,可沒說一定要孟良親自出馬,等孟良親自指揮著車舟上去,六郎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這下連一半的謝家子弟都忍不住了,稱霸長江多年的吳越水師怎么能被如此的羞辱,一大群人叫囂著要出陣,可水師將軍卻依舊命令眾人要冷靜,但這種情況怎么可能冷靜得下來,結果船上直接就吵開了。而六郎這邊卻只觀察到吳越水師的戰船依舊沒有進攻的意思,這讓六郎有些無奈地放下了望遠鏡,可就在這個時候,卻起風了!

    起風了!而且還是對吳越水師有利的東風,看著旗幟飄揚的方向,六郎笑了,這下就不用再派人去挑釁了,真的是省事了許多。

    上天已經給了他們勝利的預示,有了東風的幫助,船隊將快速地沖進河岸的淺灘,躲過攻城秤車的攻擊,上百艘的艨戰艦也將沖入裕溪河,再加上一百艘小舟的幫助,這一次不僅要徹底消滅洞庭湖水師,還要取下六郎的人頭!

    到了這種時候,吳越水師將軍再也壓不住了,如果他再壓制不發起進攻,甚至是下令撤退,下面的軍官與士兵就會嘩變,現在不僅是另外三家子弟的軍官聯合起來反對他,連他自身的謝家子弟都不怎么支持他,下面的普通士兵更是開始看不起他這個主帥,到最后他只能是選擇下令進攻,不過誰做先鋒,這就是另外一個很嚴重但必須快速解決的問題了。

    作為先鋒,死傷一定很大,四大家族子弟都要防備著另外三家借刀殺人,可所有人也都知道,如果真的爭論起來,那就要吵到天黑,如果三家一起想要犧牲某一家,但那也只是在水師內部,被犧牲的那一家,事后將會利用自身的優勢進行報復,而為了平衡與利益,吳越水師內部的某些人將會被家族直接犧牲掉。

    船上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說話,其實每個人內心都清楚其他人都在想什么,可暫時都不敢開口,這樣下去只是在拖延時間,而結果到最后一切的責任就又會怪到現在指揮的水師將軍身上,最后吳越水師的謝將軍終于是忍不住,開口說道:“先鋒十萬人!四家各出五千人,以巨艦為先鋒,直接沖擊淺灘,然后以小舟登陸,所有臨陣退縮者,斬!此外一百艨戰船與一百小舟在先鋒巨艦掩護下直接進口河口的洞庭湖水師,務必全殲洞庭湖水師!”

    命令下了,所有人就必須要執行,其實這里面占了好處的還是謝家,吃虧最大的則是南宮家,每家各出五千人,看起來似乎很公平,但如今謝家在水師內的權勢最大,人與戰船也最多。南宮家不僅人少,戰船也少??勺畬蟮奈侍饈?,另外兩家都沒有說什么,南宮家的人也沒辦法說什么。

    吳越水師終于有了動靜,最前方的四十艘“魚龍艦”、“黑鯊艦”開始升帆起錨,六郎從望遠鏡上看得很清楚,其他的吳越水師戰船也做好了戰斗準備,因此六郎馬上下達了進攻的準備,一百輛攻秤車快速地拉動轉盤,將彈射臺拉下,大概有普通石桌那么大的石頭被四個人一起用扁擔與麻繩抬起,慢慢地放在彈射臺上,所有攻城秤車的角度都已經調整好了,后方的那一百輛攻城秤車是等到敵人靠近后才發射的,覆蓋地點被調整到了淺灘處。

    江面上的吳越水師戰船敲起了震天的戰鼓,進攻的命令正式開始,先鋒四十艘“魚龍艦”、“黑鯊艦”全力向淺灘處沖鋒,在四十艘巨艦的身后,是一百艘艨戰艦與一百艘小舟,這兩百艘大小戰船全數分散,躲避在巨艦身后,所有戰船接著風力快速地沖向了各自的目標!

    “放!”

    指揮攻城秤車的萬戶看到了六郎所命令揮舞的令旗,自己馬上轉身,揮動了手中的一面小的紅旗,一百塊巨大的飛石呼嘯而出,從天空直奔正快速靠近的吳越水師戰船,一塊又一塊地巨石砸落在水中,引起了巨大的波浪,讓正在沖鋒的大小戰船一陣陣地晃動,一百塊巨石只命中了一塊,將一艘正在沖鋒的巨艦的甲板砸了個大窟窿,但可惜的是最后沒有砸穿船身。

    攻城秤車的攻擊頻率真的很慢,第一輪攻擊過后,當再次裝填完畢要進行第二輪攻擊時候,靠著東風的幫助,吳越水師的戰船已經沖過了路程的三分之一,不過當第二次一百塊巨石飛出的時候,終于是有了不錯的成績,一艘巨艦被兩塊巨石擊中,船頭一塊,船身甲板一塊,結果那艘巨艦就這樣快速地沉沒,而更大的戰果在巨艦的身后。兩百艘的艨戰船與小舟雖然盡量分散,但還是在第二輪飛石的攻擊下損失慘重,八艘艨戰船被飛石擊中而沉沒,落入水中的巨石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十幾艘小舟因為控制不住平衡而傾覆,但總體說來,吳越水師的傷亡并不大,依舊在全力進行沖鋒。

    吳越水師的戰船又近了,看到先鋒如此順利,吳越水師主力也開始了進攻的準備,此時沖在最前面的巨艦已經進入了三弓弩的射程范圍之后,三千架三弓弩全部使用火箭,士兵們快速地點燃了箭頭,三千支巨大變成了天空中特殊的星火,大部分都落到了越來越靠的船身上,慢慢地燒烤著船身,直到被船上的士兵用超長槍打落,或者是被水澆滅為止。

    越是靠近,越是危險,進攻中的吳越水師先鋒十分清楚,一旦到了淺灘處停泊,巨艦就很難轉身,江岸上的敵人只要使用普通的軍用弓就可以將火箭射到船身,但他們既然是先鋒,那就只能是有進無退,身后的主力還在等待著他們,而艨戰船與那些小舟也很快就要沖進裕溪河了。

    第三輪飛石的戰果再次擴大,最主要的是再次擊沉了兩艘巨艦,擊傷三艘。后面的艨戰船也又沉沒了五艘,十幾艘小舟再次傾覆,不過吳越水師士兵們再次將小舟翻了過來,重新上船再次前進。

    其實一直在沖鋒躲過巨石的吳越水師士兵們,內心很羨慕那些被巨石擊沉的同伴,只要人沒死,活著浮上來,那些失去巨艦的同伴就可以不用再沖鋒,然后游回后面的主力戰船那邊,雖然等下還要繼續進攻,但最起碼不用當先鋒!一旦沖進了淺灘,要是戰船被點燃或者擊沉,在敵人密集的箭雨攻擊下,能否活著游回去真的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吳越水師的巨艦終于是沖進了淺灘,巨艦極艱難地調轉船身,將戰船的側面正對著江岸上的敵人,吳越水師選擇了裕溪河的右岸作為進攻突破口,將戰船的側面轉為面對敵人,這是為了能夠擴大船上士兵的攻擊與躲避的范圍,同時在極不利的情況下,可以快速地撤退。觀察到遠方的先鋒已經沖到了淺灘處,吳越水師的主力也終于是開始了進攻。

    “拉弓!瞄準!點火!放!”

    當巨艦沖進淺灘時,五千盾牌手快速地排列開,組成盾陣。在他們的身后,是二十萬弓箭手,每個人所使用的都是火箭,有士兵舉著火把一排排地快速點燃,上萬支火箭集中攻擊一艘巨艦,這樣能夠大大地提高點燃敵人戰船的機會,不過吳越水師戰船上的敵人也會反擊,無法壓制敵人的反擊,己方這邊的傷亡也在不斷地增加。

    吳越水師的艨戰船與小舟終于是沖進了裕溪河內,戰船一進入裕溪河便全力向洞庭湖水師發起了進攻,在戰船數量上吳越水師還占據著一定的優勢,雖然處于逆流但風向卻對他們有利,沒有一個吳越水師士兵承認他們不如剛剛重新組建的洞庭湖水師,吳越水師的士兵無不士氣高昂,因為他們終于是有機會全殲只會偷襲與躲避的洞庭湖水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