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作者:曼陀羅妖精
    鄭秀影畢竟沉得住氣,擦擦眼睛,吩咐眾女道:“別哭了,趕緊照爹的吩咐行事,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思菱妹子,你帶八個丫頭和六郎到后院,就看她們自己的造化,誰能被六郎看中。其余人都留在此地,送爹爹和相公們入土為安?!?br />
    一個姿色秀麗的婦人應了一聲,沖六郎道:“六郎,跟我來吧?!?br />
    然后領著八個年紀在十三四歲到十七八歲之間的少女,將六郎帶到后院。后院因為敵人還沒有攻進來,還沒有受到什么破壞,一切完好無損。

    那婦人將六郎和八個少女帶到一間臥室,待全進了屋,她對六郎道:“我是謹梅她娘,姓陸,這丫頭的爹死得早,被我慣壞了,以后還要請你多關照?!?br />
    原來這婦人是「川中飛鳳」溫謹梅的母親陸思菱。

    六郎點頭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謹梅的?!?br />
    陸思菱滿意的點點頭,然后對六郎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謹梅的幾位堂姐和堂妹……”

    說著一一為六郎介紹,六郎這才知道八位少女的名字,分別是堂姐:溫素心、溫輕云、溫媛蝶,堂妹溫念霜、溫千秋、溫香玉、溫千柔、溫向薇,其中年紀最大的溫素心是十八歲,年紀最小的溫向薇只有十四歲半。現在八女就像是被皇帝選秀一般,個個是玉靨酡紅,一半是害羞,一半是因為中了「煉獄門」的「修羅和合散」的緣故。

    六郎不知眾女的到底現在的感受如何,于是向身旁的溫素心問道:“素心姐,你們現在有什么感覺?”

    溫素心聞言羞得臉通紅,說不出話來,陸思菱紅著臉道:“六郎,她們都還是處子之身,心中的感受不知該怎么形容,就讓娘告訴你吧。她們現在的感受是丹田火熱,全身又麻又癢,春心蕩漾,這還只是開始,過不了多一會就會欲火焚身,渾身騷癢難耐。你喜歡誰就挑誰吧,你以前與別的女子歡好過嗎?”

    六郎紅著臉點點頭,陸思菱道:“這樣更好,你知道該怎么做了?!?br />
    六郎的目光從八女臉上掃視過去,八女全都羞紅了臉,低下了頭,六郎心中卻在想:“個個花容玉貌,難道真的沒有辦法挽救嗎?”

    腦海中突然一閃,有了個主意。陸思菱看六郎遲遲不作決定,也替她們著急:“六郎啊,時間不多了,你要快點做決定啊?!?br />
    六郎答道:“我突然想起我身上有一種靈藥,興許能有作用?!?br />
    說話間,伸手到懷中取出裝仙果的玉瓶。

    陸思菱聞言道:“什么靈藥,先拿一顆來試試,別浪費了靈藥?!?br />
    六郎聞言取出一顆交給陸思菱,陸思菱也不問是什么,倒入口中,只覺口感清涼,被漸漸升起的欲火沖昏的頭腦為之一清,頓時感覺丹田的熱度降低了不少,忙喜道:“果然有用,雖然不能解除欲火,但緩解多了,這樣我們的時間就多了?!?br />
    六郎聞言忙將玉瓶交給陸思菱,陸思菱倒出八顆讓八女服下,八女也感覺心頭之火去掉不少,陸思菱對最小的溫向薇道:“向薇,你拿去給大嬸,讓她們也服下?!?br />
    溫向薇立刻去了,陸思菱回頭一看都還站著,忙對眾女和六郎道:“你們怎么還站著,素心,你先來,媛蝶、輕云,你們兩服侍六郎脫衣?!?br />
    三女聞言,雖然都羞紅了臉,但也不再遲疑,溫素心開始脫衣,溫媛蝶和溫輕云兩人則過來幫助六郎脫衣,陸思菱則并沒有離去的意思,向眾女在吩咐著一些注意事項。六郎在眾目睽睽之下,也是紅著臉,但此時也顧不了許多,救人要緊。

    溫素心柳眉星眸,瑤鼻???,膚如凝脂,此時胸前繩結已經解開,只見淡藍色肚兜下雙峰微顫,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雙峰頓挺立在空氣中,雪白的酥胸美麗而驕傲,乳峰頂一顆紅櫻桃誘人之極。溫素心解開腰帶,除去絲綢長褲扯下,一條薄綾的淡粉色褻褲展現在眼前,上面繡了一只嬌小的鳳凰。溫素心略一停頓,將褻褲脫下,成熟、健美、雪白的肉體完全裸露出來。與此同時,六郎也是渾身光潔溜溜,當他的龍槍呈現在眾女面前時,少女都羞紅著臉不敢看。陸思菱卻看得心驚肉跳,心說:好大的龍槍。當下忙提醒六郎和眾女道:“六郎,你的龍槍太大,待會要溫柔一些,否則丫頭們會受不住?!?br />
    六郎紅著臉點點頭,將溫素心摟入懷中,熟練的吻了起來,只覺溫素心性感的軀體充滿活力,充滿質感,真正的羞花閉月,六郎用他靈活老練的舌頭梳遍溫素心的雪白的肉體。溫素心突然感到渾身一陣燥熱,下體一陣熱流涌出。六郎也感覺到了溫素心身體的變化,俯身觀看,只見芳草地涌現出一串晶瑩的露珠,分開飽滿的濕滑玉門,兩片赤貝肉緊夾著一個讓人瘋狂的小仙女,輕輕一觸,就會引起溫素心的顫栗,兩片濕滑玉門緊守著少女最後一道防線。

    溫素心已經被挑動情欲,此時更加不能自己,嬌慵無力的藕臂圈住六郎的脖頸,六郎只覺兩團綿軟的東西頂在自己胸前,不由得吻上溫素心的雙唇。剎那間溫暖如春的感覺涌上兩人的心頭,六郎吸吮著溫素心的嬌羞的香舌,覺得溫素心的舌尖分泌出陣陣津液,電流由兩人的雙唇射向全身。六郎有力的雙手用力搓揉著溫素心的圣潔的處女雙峰,溫素心只覺雙峰膨脹,尤其是乳尖,雪白的乳房首次經歷愛的洗禮,充滿了快樂,不停的彈跳,梨形的乳房頂部是鄢紅的乳暈,鮮紅的rǔ頭挺立著。六郎吸吮著這人間極品,心中快樂無法形容,溫素心那成熟的身體散發著無窮的魅力,讓六郎喜不自禁。

    六郎掏出自己的龍槍,近一尺長,粗如兒臂,紫紅色的大guī頭微微散發著熱氣,讓溫素心芳心怕怕。粗大的龍槍攻向桃源圣地,六郎用龍槍撥開大濕滑玉門,抵在小仙女上,用小仙女的aì液不斷潤滑,使龍槍摩擦yīn蒂。溫素心只覺一陣陣沖動由小仙女傳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電擊似的,禁不住想從喉嚨中發出呻吟,只好用力咬緊雙唇。

    溫素心心中有些害怕,六郎的本錢這麼雄厚,也不知道自己的迷人洞能否容下。小仙女激動得一次次的顫抖,雪白的小腹下端是細細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淺溝,龍槍就在淺溝上來回摩擦,有時guī頭的大棱溝刮到小仙女,引得一股股yín水流出來,順著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六郎的龍槍慢慢的挺進,已沖開濕滑玉門的防守,進入了溫素心的蜜洞,可是有一層薄膜頑強的在做最後的抵抗,六郎明白那是處女的特徵,這一層防線是那麼脆弱,但多少英雄豪杰為了它頭破血流。溫素心用手分開兩片濕濡濡的濕滑玉門,讓龍槍對準密洞,六郎緩緩地推進,終於擠進了溫素心的密洞。

    “啊……啊……啊……”

    溫素心的快意的呻喚:“六哥,進來吧,進來吧,姐姐要你,啊……”

    六郎覺得龍槍好像碰到一層薄膜,知道這是溫素心最寶貴的東西吧,于是說道:“素心姐,我要進去了?!?br />
    溫素心覺得六郎的龍槍壓迫著自己的處女膜,一陣痛楚襲來,撕裂樣的疼痛由下體傳遍全身,不由得夾緊雙腿:“痛……痛……六哥……”

    疼痛使得溫素心抽泣樣的吸氣。

    陸思菱在一旁不時提醒道:“六郎,要慢慢的,溫柔一些,別太猛了?!?br />
    六郎感到龍槍漸漸突破溫素心寶貴的防線,好像捅破窗戶紙一樣,龍槍漸漸沒入溫素心的yīn道。六郎愛撫著溫素心高聳的雙峰,親吻著鮮紅的雙唇,心中的快樂無法言表。慢慢地,溫素心痛處漸漸減輕,代之而來的是酸麻、酥癢,溫素心嬌喘細細的附在六郎的耳邊說:“六哥,你可以動了?!?br />
    六郎明白了,猛地將龍槍盡根沒入,這一下又滿、又狠,溫素心雖有思想準備,還是被插得大叫,由於直搗花心,溫素心只覺電流直入腦海,剎時間腦海中一片空白,時間彷佛靜止了。良久,才長出一口氣:“你插死姐姐了……”

    六郎受到鼓舞,一陣猛烈的抽插。

    “嗯……哦……六郎……姐姐不痛了……再快一點……對……再用力……一點……”

    “啊……嗯……哦……六郎……啊……對……好充實……”

    “啊……哦……好舒服……嗯……啊……”

    “啊……啊……六郎……姐姐……被你干死了……”

    “……啊……姐姐喜歡……啊……不要?!晌業膞iāo穴吧……”

    雖然溫素心是第一次,但人類的本能似乎不需要教,溫素心自由發揮的浪叫著,一旁的幾個少女自然個個臉紅心熱,但又滿懷好奇,瞪大了眼睛看著床上的劇烈運動。而身為過來人的陸思菱,則感覺不是那么好受,只覺得渾身發燙,xiāo穴里也是潮起潮落,幾乎不能自持。

    彷佛置身於暖洋洋的山谷看紅日升起,又像被漲潮的海水推著,一波又一波的隨波逐流,不管飄向何方。這就是做女人的快樂,做女人真好。溫素心快活得無法形容,只好用不連貫的詞語表達:“真好……來吧……六哥……使勁插我……喔喔……受不了……不要了……啊……六郎……插死我吧……”

    這時候的溫素心全是y聲浪語,哪有什麼俠女風度,原來的文靜、異重、貞潔、高雅的溫素心完全不見了,只見乳波臀浪,y語連連。六郎也快樂的不得了,龍槍不停的做活塞運動,guī頭刮著xiāo穴的嫩肉,甜美酣暢的感覺充滿著整個龍槍,繼而傳遍全身。在超大號龍槍的抽插下,溫素心漸漸達到高氵朝,龍槍在花心的摩擦使她花蕊不停收縮,一股股陰精奔涌而出,“啊……嗚嗚……不……行……了……六郎……啊……姐姐……丟了……”

    溫素心進入最快樂的小死狀態,全身繃直,繼而癱軟如泥。

    在溫素心的大叫聲中,六郎感到溫素心的xiāo穴肉壁不停的收緊,夾得龍槍舒適極了,一波一波的快感進入腦海。最後猛烈而快速的又抽插了十馀下,腰脊一麻,陽精猛烈地射入溫素心嬌小的秘穴里,大量的jīng液射入使花蕊受到更強烈得法刺激,二人同時達到人生的頂峰。

    “啊……燙死我了……”

    溫素心失神的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