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作者:曼陀羅妖精
    說話間已經來到正殿之上,六郎看到正殿中央牌匾上刻著一首詩,不由得讀出來:功若乾坤本無量,一入修神日月長。

    白頭唱盡紅顏恨,曾經滄海兩茫茫。

    “姥姥”上午起床后就感到身體不適,現在她依在銀霄殿的九轉銀鳳榻上,正一籌莫展的用手把玩著茶盞,白若新蔥,柔若無骨的纖長十指,指肚鮮亮富有光澤,一壺上品黃山毛尖,被手指把玩的已經涼了許久。姥姥前幾天派出去的五路人馬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她開始有些沉不住氣了,銀霄殿下面的弟子門人各個誠惶誠恐,面露懼色,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姥姥還有慌亂的時刻。

    身為圣殿十大護法的祝星辰碰碰沈千龍的手臂,低聲道:“老三,看姥姥今天的臉色可是十分不妙啊,在我印象中她老人家已經許多年沒有這種表情了,憂慮之后是煩躁,煩躁之后就是盛怒,又該有人倒霉了?!?br />
    沈千龍笑笑說:“二哥,你好像把姥姥的脾氣都吃透了?!?br />
    祝星辰看看自己殘缺了三根手指的左手說:“在姥姥身邊這么多年,要是連她老人家的性情都摸不準,小命早就交代了?!?br />
    隨后又道:“姥姥素來對你疼愛有加,我求三弟一件事情……”

    沈千龍接言道:“二哥想請我替九妹求個情?”

    他轉頭淡淡的看了祝星辰一眼。

    云羅上去復旨,夏明明攙扶著六郎過來見過幾位圣殿護法。

    沈千龍驚訝道:“明月,這位將軍是誰?”

    穆桂英嘆口氣,向兩位師叔簡單述說了自己的遭遇,又問兩位師叔這里發生了什么事。

    祝星辰搖頭嘆息道:“明神的元神馬上就要轉世了,姥姥說她已經與明神即將轉世的元神達成了共鳴,所以姥姥派出五路人馬出去尋找,但派出去的弟子大都肉眼凡胎,難以完成這個使命,但明神轉世的元神姥姥是勢在必得,不然她也不會如此焦慮,一旦任務不能完成,這五路人馬就勢必會受到處罰,我和九妹的感情想必你們也清楚……”

    沈千龍神色自若的說:“我絕不會袖手旁觀,但是姥姥的脾氣我不敢保證,有沒有那種造化,就看她自己了?!?br />
    銀鳳榻上的姥姥突然黛眉緊蹙,一只纖滑的玉手捂住心口,霍然“??!”

    的一聲叫出聲來,她那雙威嚴的星目流射出兩道駭人的神光,嚇的銀霄殿中所有的門眾都暗中打了一個冷戰。就見姥姥面部肌肉在痛苦中抽搐,原本高雅華貴的容顏變的扭曲,變形,她眉心部分靈光展現,五彩繽紛:“我的元神———還給我!”

    過了一刻,姥姥由痛苦中走出來,黯然道:“還是破散了,我苦等了半生,實指望與明神轉世的元神合一,沒想到,到頭來還是灰飛煙滅,哎……為什么?為什么命運讓我距離“成神”只差這么一步?”

    她說著說著勃然大怒,揮手將面前的石桌拍的粉碎,怒斥道:“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全是廢物,白癡……”

    下面的門眾嚇的全都齊刷刷跪倒,大喊:“姥姥息怒,姥姥息怒?!?br />
    姥姥怒火難消,又將身邊的法器統統摔到地上,方坐回銀鳳榻仍是余怒不消,沖下面道:“為了尋找明神轉世的元神,我派出五路人馬,可這五路人馬全是廢物,壞了我的千秋大事,等回來后,全部斬斷雙手,暫關黑水牢,此事由元葵負責,云羅,寧彩兒留下,其余人等退下,沒有我的法旨,不得入銀霄殿半步?!?br />
    祝星辰眼前一黑,險些暈倒,本想上前為那五路人馬求情,被沈千龍拉住,沈千龍低聲道:“你不要命了?姥姥正在氣頭上,說不定連你一起處罰,等會兒咱們再商量怎么辦?!?br />
    祝星辰也只好默默退下。

    看到姥姥盛怒的樣子,穆桂英不知道該怎么向姥姥請求給六郎看傷,卻見云羅湊到姥姥跟前,伏著姥姥的耳朵說了幾句話,姥姥點點頭,傳夏明明、六郎上去回話。六郎以前聽說過云羅的武功,陣前殺敵如探囊取物,連逍遙仙君都不是對手,自以為云羅的武功就是最好的,如今見到云羅對上面那個跟“白發魔女”一樣的女人畢恭畢敬,可想而知這個白發魔女必然厲害的難以想象,有空自己想辦法征服她。

    穆桂英跪倒給姥姥請安,求姥姥給六郎治傷。

    姥姥神態安詳,看過六郎的傷勢,卻沒有馬上表態。

    穆桂英難過的看看姥姥,說:“姥姥,楊將軍都是因為救我,才會這樣的,難道你也沒有解救的辦法?”

    姥姥神色凝重,重新坐回銀鳳榻,閉上眼睛說:“救他的辦法有兩個,但是都極為不易,第一個就是找到“洗神石”這東西乃是集日月之精華,千錘百煉而成的神石,天下只有一顆,原本在我派修神圣祖明神的手中,現在已經隨著明神化風而去,但是也有人說明神生前將這件東西贈送給了前大周皇帝柴榮。此物若是得到,既可以輔助神功速成,也可以醫治所有的傷病,只可惜多年來洗神石一直石沉大海,了無音訊。另一種辦法就是用本門的易元神功,這是我們修神界合神雙修的絕密法學,因為他已經有了八道元神,要想幫助她恢復元神,與她雙修的那個人必須要比他高出三道元神,否則,同樣會元神透支?!?br />
    六郎大駭,心道:“洗神石?難道就是龍姬給我吃的明神的本元?可是自己該不該告訴她,洗神石的下落?”

    穆桂英聽后,默默無語。

    六郎上前施禮說:“姥姥你老人家法力高強,給我治療不是正好嗎?

    姥姥微微嘆息說:“自從明神亡后,這銀霄殿再沒有出現過具備十一道元神之人,包括姥姥我在內!”

    姥姥咽了一口香茶,接著說:“你的元神已經有八道,而我只有十道,這……有些困難啊?!?br />
    穆桂英和六郎都吃驚地看著姥姥,“想必你么都知道明神與星煞魔君那驚天地泣鬼神的經典一戰,那一戰,明神雖然維護了修神界的尊嚴,也保證了天下蒼生的太平盛世,但是終究因為元神透支……而辭別人世。那星煞魔君與明神一樣,都是不滅金身,盡管肉體死亡了,他們的元神和馗羅都會轉生,星煞魔君臨死前用乾坤換血符,將自己轉世馗羅的萌芽種到了冰狼山的三葉神花之上……”

    說到這里,姥姥停下里,搖搖頭,良久才道:“我勸你們還是不要打那三葉神花的主意?!?br />
    夏六郎感悟道:“原來如此!”

    穆桂英又道:“姥姥,難道真的束手無策嗎?”

    六郎神色黯淡,輕聲說:“姥姥,我明白了!我不會因為我一個人的生命,而貽誤天下?!?br />
    姥姥嘆口氣說:“你明白就好,將軍!姥姥聽說過你的豐功偉績,姥姥愛惜你的才華,也不會看著你這么死去,雖然我不能使用易元神功,幫助你根除傷病,但是我可以用本派的氣吞無極延緩你的元神衰亡?!?br />
    六郎的眼睛一亮,感激的看著姥姥。

    穆桂英也是驚喜交加,姥姥吩咐寧采兒手捧“冰魄寒光?!卑咽卦諞齬牡蠲徘?,凡是擅闖者,殺無赦!又讓云羅去自己寢室取來藥匣,拿出一種名叫“續神膏”的丹藥給六郎服下一顆,然后對云羅、穆桂英說:“你們也下去吧,我給他療傷的時間會很長,大約要四個時辰,這段時間內,任何人都不要來打擾我,知道了嗎?”

    云羅回答是,帶領穆桂英離開銀簫宮大殿,穆桂英說自己要去望仙臺看望一下師父馬上回來,云羅點頭應允。

    外面突然有人大聲喊道:“云羅師姐!不好了……下面打起來了……”

    云羅出去詢問,得知銀霄宮外面確實發生了實情。

    姥姥派出去的五路人馬陸續回到月影峰,五個首領在山腳下竊竊私語,不敢冒然上山,姥姥交代的任務沒有完成,回去肯定要受到懲罰,房玄林年紀最輕,心眼也最活泛,他說道:“依我看,姥姥十分在意這次行動,咱們卻是無功而返,說不定會讓她大發雷霆,咱們還是商量一下待會兒如何辯解再回山上?!?br />
    沈慈擦擦額頭的汗水,說:“圣母不至于因此對我們五個痛下殺手吧,大不了挨頓臭罵罷了?!?br />
    銀霄殿第九護法戴青娥雙眉緊鎖,思量片刻說:“沈妹,姥姥向來心狠手辣,對待我們這些門人弟子從來不講情面。我看玄林說得對,真應該想想理由才是?!?br />
    沈慈半信半疑,又說:“姥姥也不是一點情面也不講啊,前些日子寧師姐失手打碎了圣母的“龍海玉鏡瓶”那里面裝的可是姥姥專用的凈面水啊,結果姥姥不也只罰寧師姐到思過崖面壁三日嗎?”

    戴青娥哼了一聲,道:“沈慈,你太天真了,你我怎么能跟寧師姐比?那只小狐貍有的是奇珍異術,能夠哄得圣母開心,也只有她能在能在星宿海玩轉乾坤,威震天下的四象神功也只有寧師姐可以繼承啊?!?br />
    沈慈聞罷,若有所思,不再吱聲。這時祝星辰由山上匆匆下來,將戴青娥叫住,催促其他人快些上山交令。待四人走后,祝星辰黯然道:“九妹,銀霄殿恐怕你再也不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