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臨州城大小通吃(2)

作者:曼陀羅妖精
    慕容雪航看看六郎道:“小姑,我也不想瞞你,他就是令公第六子六郎!”

    慕容雨秋大吃一驚,道:“雪航!你好大膽子啊,難道不知道你家六公子和我們太原侯結下有多么深的仇恨嗎?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可不得了?!?br />
    慕容雨秋說著,緊張的站起來。

    六郎道:“小姑莫怕,我們來這里,只是路過,并沒有取你們臨州的意思,聽雪航說在臨州城有一位貌美如仙的姑姑,我們做晚輩的,理應來看望一下?!?br />
    慕容雨秋臉一紅,道:“六將軍真是會哄人高興,我雖然是雪航的姑姑,可是比她也大不了幾歲,我們慕容家為了北漢已經衰敗,我們姑侄也是很少有時間聚在一起說說心里話。另外,前不久六公子在山西鬧的可是沸沸揚揚,程世杰對你是恨之入骨,現在我家將軍已經是臨州城的總兵,奉命鎮守后蜀的邊關大門,這時候,你來我們家可真是有些不方便啊?!?br />
    慕容雪航趕緊道:“小姑,程世杰乃是禍國殃民的亂臣賊子,你怎么能跟他狼狽為奸?他先降宋,又叛宋,跟著他只會讓自己背上罵名的。后蜀國君更是昏庸無道,小姑應該棄暗投明,歸順大宋?!?br />
    慕容雨秋眉頭不展,來回踱步中,說道:“這件事,我也和你姑父說過,可是他總覺得深受孟昶重托,不想因為自己的前程而做出叛逆朋友的事情,就連我家姐姐也時常為這件事情和你姑父拌嘴?!?br />
    慕容雪航詫異道:“你家姐姐?”

    慕容雨秋淡淡一笑,道:“就是沈天豪的原配夫人林雪貞,這個林姐姐為人十分友善,對待我從來不當外人,我也十分敬重她,盡管我們都反對你姑父一味的效忠孟昶,但是你姑父他是當局者迷啊?!?br />
    六郎心中暗喜,心道:“這就好辦,看來六爺還要費一番腦子,將這臨州城給他來個順手牽羊?!?br />
    于是說道:“小姑,那么姑丈現在何處?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見他一下?”

    慕容雨秋道:“你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幸好他不在臨州城,要不然,你們兩個定是水火不能相容,非要拼個你死我活不可?!?br />
    六郎正色道:“那可不一定,他是我大嫂的姑父,再怎樣翻臉,我也不能以下犯上啊,大不了我耐心的和他講一講道理,讓他明白明白程世杰的為人,現在遼軍在飛虎城被我打敗,孟昶已經是窮途末路,跟著他不僅沒有好下場,后蜀早晚都會滅亡?!?br />
    慕容雨秋感嘆道:“六將軍所言極是,就怕我們老爺他聽不進去??!”

    六郎問:“姑丈現在去了哪里?”

    慕容雨秋道:“他跟著程世杰攻打鳳凰城去了?!?br />
    六郎問:“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孟昶和程世杰結盟了?”

    慕容雨秋點頭說:“確實是這樣。孟昶料到大宋早晚會對自己下手,就和程世杰結盟了?!?br />
    慕容雪航道:“原來如此,那么現在是誰在鎮守臨州城?”

    慕容雨秋道:“是我和我家大姐,臨州乃是重地,又是后蜀的門戶,將這兒交給外人,你姑丈他不放心啊?!?br />
    慕容雪航又問:“既然是這樣,程世杰又干嘛非得讓姑丈去前線打仗?”

    慕容雨秋想了想道:“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聽他好像說起過此事,西涼兵不僅能征善戰,尤其還養了一群赤虎神兵,就是用老虎組成的隊伍,沖鋒陷陣所向披靡。想破這赤虎神兵,必須要用一項絕技。你們是否記得當年諸葛武侯破南蠻的獅虎獸兵,武侯用的是麒麟八寶陣。現在麒麟八寶陣已經失傳,但是青城山有一絕技,能夠效仿,那就是司清苑的神形百變?!?br />
    慕容雪航問道:“這神形百變是為何物?”

    慕容雨秋說:“神形百變乃是青城山不傳之秘,普天之下也只有青城派掌門夫人司清苑會此絕技,神形百變中有一變化,可以將自身轉變為烈火麒麟,百獸之中赤虎雖然兇猛,但是唯懼麒麟。你姑父就是青城山的弟子,與青城派岳掌門更是親家,你表弟的新婚夫人岳靈靈就是岳掌門與司清苑的獨生女兒。所以程世杰才會想到利用你姑丈,你姑丈本來就對程世杰忠心耿耿,言聽計從,這不,前些日子,他爺倆就跟隨程世杰走了嗎?!?br />
    慕容雪航點點頭道:“原來是這么一回事,怪不得程狗這陣子顧不上打我們,原來他是想占領夢蘭西里大草原那塊肥肉啊?!?br />
    六郎道:“他不在正好,不瞞姑姑,我們倆就是要趕往玉門關找李德明商議聯盟之事的,看來我們和姑丈她老人家是做定了對頭了?!?br />
    慕容雨秋嘆口氣說:“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也不知道是應該幫你們那一邊?!?br />
    六郎卻道:“當然是哪邊伸張正義,你就幫哪邊了?!?br />
    慕容雪航道:“小姑,我們來這兒本來是不想給你添麻煩的,就是順道看那看你,你要是害怕惹禍上身,我們就告辭算了?!?br />
    慕容雪航說完就做出要走的樣子。慕容雨秋連忙攔住道:“雪航,看你說的,簡直把小姑我當成外人了。不管今后沈天豪是幫大遼還是幫大宋,我都是你的親姑姑,我身上流的畢竟是慕容家的血??!”

    慕容雪航聽她這樣說,感激的上前握住慕容雨秋的手道:“小姑,你真讓我感動,可是我還是不想看到我們和姑丈刀槍相見的那一刻?!?br />
    慕容雨秋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未來的事情,誰也難以料定,今日你既然來了,就住到家中去吧,你的小表妹沈慈還經常念叨你呢?!?br />
    慕容雪航為難的道:“這樣不好吧,畢竟你在姑丈這兒只是個偏房?!?br />
    慕容雨秋爽然一笑,道:“沒關系,我家大姐很好說話的,現在家中就剩下我們一伙女兵,有沒有外人,另外她們只知道你嫁到了河北去了,并不知道你的底細,待會兒啊,就讓你得小叔扮作你的丈夫,就說來臨州城專門看我來了。她們誰也不會懷疑,等小住兩天之后,你們就想去哪兒去哪兒好了?!?br />
    慕容雪航微微臉紅,看了六郎一眼,笑道:“好??!”

    六郎見她眉宇之間顯露出一絲羞澀,再看慕容雨秋花容月貌,和藹可人尤其是提出這么一個辦法,正和自己心意,連忙道謝道:“多謝小姑成全!”

    慕容雨秋不知道他心中想了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笑道:“六公子倒是一表人才,讓你裝扮我家雪航的丈夫,倒也不委屈雪航的國色天香?!?br />
    慕容雪航輕輕拉了慕容雨秋一把,道:“小姑,你都胡說些什么啊?!?br />
    慕容雨秋見外面天色已經漸黑,就將六郎和慕容雪航領到自己家中,剛進大門口就看到一位明媚動人的年輕女子迎面走來。她穿著一件玄黃色的拖地長裙,腰間系著一條金黃色的輕絲帶,羅裙向上微提,配合著修長曼妙的身段,纖細的蠻腰,秀美的玉頸,潔白的肌膚,那舉手投足的風情,盡顯嬌媚多姿,明艷照人。

    來至近前微微一禮道:“二娘,你回來了?!?br />
    慕容雨秋沖她微笑道:“靈靈,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以前給你提及的慕容雪航姐姐?!?br />
    岳靈靈又沖慕容雪航道:“原來是航姐姐,見到你真是榮幸??!靈靈這廂有禮了?!?br />
    慕容雪航看看小姑,問:“這是?”

    慕容雨秋道:“這就是青城岳掌門的千金岳靈靈,你的弟妹??!”

    慕容雪航恍然大悟,上前拉住岳靈靈的手,臉上掛出喜愛之色,道:“原來是司清苑女俠的千金,怪不得這樣美麗動人,想當年令母在武林四大美女之中名列第三,今日雖然不能飽覽司清苑的芳言,但是看到靈靈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容,司清苑女俠的天資就可想而知了?!?br />
    岳靈靈嬌羞的拉著慕容雪航道:“航姐姐看你把我夸的,有你這么一位大美女站在面前比較著,真讓我羞愧啊?!?br />
    她黑白分明的秀眸看看慕容雪航,又看看六郎,終于問道:“這位就是航姐姐的如意郎君吧?”

    慕容雨秋笑道:“你應該管它叫姐夫?!?br />
    岳靈靈略帶羞意的對六郎叫一聲:“姐夫!”

    六郎連忙回敬道:“靈靈不要多禮,我們冒昧登門,實在是討饒了?!?br />
    岳靈靈含笑道:“哪里,你和航姐姐能來我們家一次不易,一定要多住一些時日,不知道姐夫現在做什么公務?”

    六郎早有準備,順口說道:“我現在做一些販賣生意,這一次原本是要往西涼去的,正好路過此地,順道來看看小姑?!?br />
    說話時,眼珠緊盯著岳靈靈那高高聳起的酥胸的起伏。

    岳靈靈點頭道:“原來如此,早就聽說航姐姐可是驪山圣母的高徒,跟了姐夫這個商人,是不是有點委屈那一身絕世武功了?”

    慕容雪航連忙道:“現在兵荒馬亂,一路上盜匪如毛,要是沒有一些功夫,別說做生意,就是保命都難?!?br />
    岳靈靈咯咯笑道:“航姐姐說的不錯,看來你是姐夫的貼身保鏢啊?!?br />
    眾人一陣寒暄之后,慕容雨秋領著六郎和慕容雪航來到正廳,還沒有用晚膳的時候,正廳之中,端坐著一位寶相尊嚴的美婦人,一身白衣勝雪,將她的身姿展顯得淋漓盡致,絲質上裳被酥胸撐得圓隆,高高聳起將胸衣后裙撐得圓隆,仿佛隨時會裂衣而出。臀下靠近紅木椅子處,絲紗緊繃,股間的羅裙形成一道褶皺,微微向下凹陷,隱約現出一道淺淺的溝壑,酥胸隆臀豐滿得讓人垂涎。

    美婦人身邊,是一名青衣少女,她相貌娟秀,瓜子臉上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水汪汪的秀目純潔無暇,酥胸秀挺,蠻腰纖細,那襲輕紗裙衫絲毫掩蓋不了她的天生麗質,仿佛那就專為她而存在,穿在她身上比任何華服還要美麗百倍。少女正拽著美婦的胳膊要求著:“娘,人家都說了,慈兒不要這么快就嫁人嘛,我要多留在娘身邊幾年,好好享受夠你的關愛,你這么早就把我嫁出去,去了人家家中,沒人親,也沒人愛,娘你于心何忍???”

    美婦人臉上陪著笑,對少女說道:“乖女兒,你真要是這樣想的話,為娘可就知足了,我倒是愿意把你一輩子留在我身邊,真要是那樣的話,你會不會記恨為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