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水魔方老婆疑似出軌事件】完

作者:小綠帽666
    作者:xiaolvmao666(小綠帽666)。

    字數:5329。

    夏天到了之后,酷暑難耐,整個城市熱的跟火爐一樣,跟老婆商量著去哪里

    玩,正好瀏覽大眾點評的時候看到了歡樂水魔方開園的廣告,平常日要二百多的

    門票,在開園的那幾天只是幾十塊錢,跟老婆簡單的溝通了一下,而且以前又沒

    有去過,于是就決定去那玩。

    水魔方是個佔地很大的一個水上樂園,里面的游樂設施還是特別多的,好多

    刺激的玩水項目,比如高空大喇叭呀、高空滑梯、漂流等等,還有個巨大的人工

    造浪池,那是玩的人最多的地方。

    炎炎夏日在水里泡著,隨著巨大的人造浪花漂浮,要多得勁有多得勁。

    簡單的帶了點吃的就往水魔方去趕,路上還查了查里面該怎么游玩之類的信

    息。

    「哎呀,老公,咱們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事情」。

    「甚么事呀」。

    「你看人家去玩水,都得帶著泳衣的,咱們啥都沒有帶」。

    「哦,還真是,沒事咱們到了門口去買吧,肯定有賣的地方」。

    「那多浪費呀,你也不想著點兒」。

    「沒事兒,去玩有甚么浪費不浪費的,開心就好你個小財迷」。

    「可是在外面買了也不知道大小,萬一不合適怎么辦」。

    「沒事兒呀,寶貝你身材那么標準,肯定有合適的號,別多想了,一會兒好

    好的去玩」。

    老婆的身材呢,算是中等的,不是太瘦,但是也算不是胖,最恐怖的是她的

    身高,不穿鞋就達到了176,有個院友說過,這樣操老婆的時候,可以一邊插

    一邊親奶,確實比起個子矮點的女生來說,做的時候確實只是低頭就能親到奶子

    ,不用彎腰。

    老婆對身體不太滿意的地方呢,就是胯稍微大了些,所以平常穿休閑類的褲

    子的時候就得選大號腰的,這也總導致不能完美貼合的顯示她的大長腿。

    到了水魔方之后,那個人呀烏央烏央的,僅排隊售票就用了一個多小時,而

    且就是在太陽下排隊,都沒有遮陽的地方,被曬得心煩意亂的,拿了票趕緊在門

    口選了套泳衣,老婆本來想買連體的那種,然后賣泳衣的大姐說,沒小號的了,

    三點式的有大號,估計她是看著老婆這么高的身材,怕賣給我們小號再不合適吧。

    老婆還是忸怩了一下,不過看熙熙攘攘的人群,多數都是穿三點的,也就同

    意了,買了套桃花粉的泳裝.拿票入園,先是要去淋浴室去換衣服,我是三兩下

    就換好了,在女賓門口抽著煙等她,足足抽了兩顆煙,老婆才出來。

    「怎么這么慢呀寶兒,都快把我曬化了」。

    老婆很不自然的雙手抱著胸「你看看,這號碼大了,有點松」。

    她拿開手的一下,我看到了白花花的奶子有五分之一側漏在外面。

    「要不咱們去換一下吧」。

    老婆徵求我的意見。

    「別去了,出去了咱們就進不來了,也不是很露呀,注意點就行了」,其實

    呢暴露老婆的想法,那時候瞬間就冒了出來。

    「好吧」。

    老婆這次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估計也是感覺太麻煩了。

    進門的時候還有個插曲,人家不讓帶吃的,爭執了半天,最后只帶了瓶水,

    老婆呢是會過日子的那種人,自然很不高興.「沒事兒寶兒,那就在里面吃唄,

    又不是經常出來玩呢」。

    從門口往左手邊走,是一個高空大喇叭,好多人在排隊,我們也就跟著排,

    那項目呢,是從幾十米的高空,四個人一組,坐在氣墊上,經過幾個彎道滑下來

    ,在第一個彎道的地方是一半鏤空的設計,游客體會到被拋在空中的感覺.排了

    半個點才輪到我們,上去之后倒是犯難了,人家很多人都是組團來的,氣墊要坐

    四個人才能下去,環顧四周,正好有兩個男生,我就問能否跟我們一起玩。

    那兩個人更逗比,也不認識,估計就是單身狗來自己玩呢。

    商量好了之后,我們一起下去,那個刺激呀,總感覺在第一個彎道的時候,

    馬上就要被拋出去了,有點恐高的我,嚇到閉上了眼睛。

    老婆也是嚇的哇哇大叫,也顧不上淑女的形象了。

    幾十秒后,氣墊滑到了下面,進入水里.這里忘了交代了,我和老婆都是旱

    鴨子,一點水都不會。

    掉進水里,老婆撲騰了半天,我倒是沒事,因為水只有到腰深的位置,她可

    能是害怕的原因。

    這么一折騰,本來寬大的泳衣沾水之后就更暴露了,半個乳頭都露在外面。

    我還注視的時候,跟我們一起下來的其中一個眼鏡男,跟老婆說,別怕,他

    拉著老婆往岸上走,估計也是看出我不會水了。

    到了岸上老婆對剛才的失態也是羞的滿臉通紅,那個眼鏡男還安慰老婆說,

    別害怕,玩水就是這樣,越是站不穩越容易嗆水。

    老婆陳了一會兒,趕緊收拾一下自己泳衣,她也注意到那個眼鏡男的眼神一

    直在自己身上。

    「走吧」。

    老婆小聲的叫著我,手還在我胳膊上使勁掐了一下,轉過頭跟眼鏡男說了聲

    謝謝,并道別.「老婆乾嘛啊,謀殺親夫」。

    「哼,神經病呀,剛才那人一直盯著我看,你也不解圍」。

    「傻寶,這有甚么解不解圍的呀,再說里面都穿這樣,看兩眼很正常呀」。

    「哼,那也不行」。

    女人要是撒嬌,甚么都是理由!還好老婆沒有受這個的影響,到了下一個項

    目又恢復了活蹦亂跳的精氣神。

    「各位游客,造浪池即將開始,咱們每天隔兩小時,會有一個小時的人工造

    浪,喜歡追逐海浪的朋友,麻熘的呀」。

    「寶兒,這個廣播員還是個京片子」。

    「咱們也去看看吧」。

    到了造浪池,我的媽呀,那真是下餃子,目測人在兩三千,或者更多。

    我們拉著手往里走。

    「老公,壞了咱們沒有買泳圈」

    「嗯沒事,這樣啊,要是浪來了,咱們就抓旁邊人的泳圈」。

    因為以前沒有來過這里玩,真是低估了這個人工造浪池,開始幾個浪還是很

    平靜.我和老婆還是手拉著手,過了沒一會隨著浪越來越大,兩個人就沖散了,

    這對于都不會水的人來說還是很恐怖的,老婆是被沖的往深水區了,我是被一個

    胖大哥直接拍到外面了,當時那個急呀。

    沖著老婆喊。

    「寶兒你等著我,我去買泳圈」。

    老婆沖我這方向點點頭,也不知道是不是耳朵進水了。

    剛走兩步看到之前跟我們在一起玩的那個眼鏡男。

    「哎哥們兒,你會游泳嗎?」。

    我也不知道當時怎么冒出來這句話的。

    「嗯會呀」。

    那哥們也很疑惑。

    「那麻煩你幫忙照顧下我老婆,她在那邊,我們都不會水,我去買個泳圈」

    我指了指老婆的方向。

    「嗯好吧」。

    那哥們不太愿意說話感覺.我就往門口那邊走,園子太大了,走了半天才到。

    「文哥,你也來玩呀」。

    一個聲音從背后傳過來,原來是我一個同事小軍和他對象。

    「嗯是呀,正玩造浪呢,沒有泳圈,我趕緊買個泳圈」。

    「嗯好,我們一會再去,剛過來,先去玩別的了」。

    簡單的道別之后,拿著泳圈往造浪池走,臥槽,人好像更多了,我也找不到

    老婆的位置了,怎么辦呢,看到岸邊有幾個救生員在熘達,嗯對,我去岸邊看一

    下,居高臨下應該好找的到。

    打定主意,我去了岸邊。

    浪呢還是一個接一個來,池子里的人們,都享受著那種沖擊,還三三兩兩的

    相互潑著水。

    這在這時候廣播說,今天最大的浪花三連沖要到了,人們聽見了各種的尖叫。

    我的眼神一直在搜索著老婆的蹤跡.正找著,一個大浪沖了過來,人們并沖

    了起來,浪花落下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婆,閉著眼睛,雙手摟著眼鏡男的脖子,

    兩個人面對面抱著。

    我去,荷爾蒙一下就躥升了起來。

    緊接著又一個大浪過來,我的目光鎖定在了他們兩個身上,浪花把兩個人浮

    起來的時候,我看見了老婆半個大白屁股,而眼鏡男的手似乎是在老婆的泳褲里

    ,然后就是最后一個浪,這次看的更清楚了,眼鏡男跟老婆對著,頭的位置在老

    婆胸這,手確實是在老婆的泳褲里.我打定主意,先不暴露自己,看看兩個人乾

    嘛。

    隨著大浪三連擊的結束,那個時間段的造浪也結束了,人們開始集體的褪去

    ,我的眼神時刻注視在兩個人身上,看見老婆四周環視,應該是在找我,也不知

    道眼鏡男在她耳邊說了句甚么,兩個相互的撩起水,嬉戲打鬧起來。

    因為入園的時候,手機都暫存了起來,所以要是我不露面老婆還真找不到我。

    我決定看看兩個人會有甚么發展。

    兩個人往岸邊走去,我看到眼鏡男捏了一下老婆的屁股,至于老婆的表情,

    因為是背身,也沒有看清楚。

    到了沙灘兩個人坐了一會兒,老婆還是四處張望,估計是在搜尋我,我藏在

    他們不遠的地方一直監視著動向。

    可能是天氣太熱,沒一會兩個人站起來,往園的右邊方向走去,我小心翼翼

    地跟隨著,原來是他給老婆買了個冰淇淋,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都給我產生了這

    是一對情侶的錯覺.老婆還不時輕輕打他一下,這是平常我才有的待遇。

    老婆的目光還是四下的搜尋,估計是一直在找我,我是下定決心先不出現了。

    終于兩個人站了起來,向那個高空滑梯走去,估計是老婆一直看不到我,然

    后決定先跟眼鏡男一起游玩。

    那也是個很刺激的項目,人從幾十層樓的地方,幾秒鐘滑下來,對于恐高的

    人真是一個挑戰。

    索性是剛才人基本都在造浪池,這會玩滑梯的人不用排特別長的隊。

    很快就看到兩個人先后的下來了。

    前面說過老婆的泳衣本來就買大號了,從那么高的地方滑下來,慣性加上泳

    衣挨著水,下來的時候基本是個全裸美人,胸罩被水沖到了脖子,泳褲因為摩擦

    都卷成了T,三三兩兩的人沖她發出了口哨。

    眼鏡男率先下來的,趕緊給老婆整理衣服,不知道是因為太陽曬得眼睛發昏

    還是甚么原因,我似乎看到他給老婆整理泳褲的時候,手是放到了老婆的褲頭里

    面……可能當時老婆嚇壞了,畢竟她也恐高,下來之后趴在眼鏡男身上好半天,

    眼鏡男一直拍著老婆的背,那情形所有人肯定都以為他們是恩愛的小情侶.正琢

    磨是不是該出現的時候,正好又遇見了小軍兩口子,聊了會天,還在食品部吃了

    個酸辣粉,等道別再找老婆的時候,人找不到了。

    操,這是個失敗的跟蹤,也不知道期間發生了甚么.燥熱的天氣,我決定先

    在兒童樂園的水了泡會兒,那的水很淺,對于不會水的我還是沒有恐懼感的。

    可是一泡壞了,剛吃的酸辣粉,肚皮又接觸涼水,鬧肚子了,趕緊找廁所,

    找了好幾個廁所都是有人,跑到園子角落的一個廁所,操,只是女廁沒男廁竟然

    ,受不了了,看正好周圍人少,一頭扎進了女廁,你別說,女的在玩的時候還真

    是很少上廁所,幾個格子都是空的,這跟咱們在高速服務區女人佔男廁還是完全

    不一樣的,也可能是這個廁所太偏了。

    拉起來那個痛快呀,差不多了,日,沒紙,這個歲數了竟然犯了這個錯誤,

    要不看看別的簍子里有沒有,剛想過去,聽見外面有腳步聲,趕快繼續蹲好,哎

    ,眼花耳鳴呀蹲的!「討厭,你怎么跟來了」。

    有個女的說話,「我也上廁所呀,怎么沒有男廁這兒」。

    也不知道那兩個人有沒有注意到,我這個格子是關著門的,還輕聲的說著話。

    男的應該很快就撒完了,「我出去等你呀寶貝」。

    不過我好想沒有聽到男的走出去的聲音,我是蹲的實在受不了了,腦袋直蒙。

    「你怎么進來了呀,快出去」。

    女生一聲壓抑的尖銳叫聲,「噓,別說話寶貝兒」。

    怎么聽著女的聲音有點像老婆呀,切,想多了,腿都蹲麻了還瞎想呢。

    然后那邊就沒有動靜了,我的腿堅持不住了,半趴在地上,正好通過縫隙可

    以看到,那個格子確實是有兩個人,粉色和黑色的泳衣掛在兩個人腳脖上,偶爾

    還有幾下特別輕的喘息。

    「呵呵,真牛逼,這玩的刺激呀」。

    我會心的笑了笑,「別弄…輕點…」。

    女的嬌滴著,真的好像老婆的聲音呀然后確實沒甚么動靜,偶爾有幾聲肉體

    撞擊的聲音,但是很輕.雖然我還沒有擦屁股,腳又特別的麻,不過遇到這種百

    年難得一次的偷情偷聽,小弟弟還是馬上樹了起來,支起耳朵,不敢喘氣,仔細

    地聽著那邊的動靜.「討厭」。

    女孩的聲音挺嬌滴,「別弄了…」。

    「壞人,啊…」。

    「快拿出來…」。男人的精液沖擊到地板上,發出了幾下呲呲聲。

    「舒服吧寶貝兒」。

    「快擦一下,討厭死你啦」。

    「沒紙呀親愛的,用泳褲吧」。

    不知是不是幻覺,聽聲音太像老婆了,不過怎么可能,老婆跟陌生人說句話

    都會臉紅的,想多了想多了…再我還猜測的時候,那邊已經迅速地整理收拾好了

    ,哎,等下撞一下運氣,看看別的格子有沒有紙吧。

    「咦」

    一聲特別大的叫聲,門縫看去進來一個肥碩的中年女人,應該是在門口遇到

    了那對野鴛鴦發出的驚訝聲吧。

    這大姐蹲在了我隔壁的位置,我去,那尿聲跟高壓水槍沖到了鐵板上一樣,

    正想偷窺一下這是甚么神器的時候,一團衛生紙甩了過來,應該是大姐擦逼用完

    了,沒扔到垃圾筐吧,天神保佑,等大姐出去,迅速拿起那團紙,操一股腥臭味

    兒。

    管他呢,能用就行了。

    再小心翼翼地聽好像附近沒有動靜,快步走了出去,眼前是金星直冒,腿都

    木了。

    在一個涼亭休息了一下,找找老婆吧。

    這算著得快兩個小時了,見不到我估計都瘋了吧。

    園子太大了,在那么多人找個人還真是難,又過了半小時左右,終于在沙灘

    上看到了老婆,沒錯眼鏡男兩個人正坐在一起,但是看著沒甚么交流。

    「老婆去哪兒了呀,找你那么久?」。

    怕她罵我,我先趕緊找藉口。

    「我還找你呢,你是去西單買了個泳圈嗎?」。

    老婆也是一臉的怒氣。

    「不是,我買了之后遇到小軍兩口子,跟他們聊了幾句,再回來造浪池結束

    了,看不到你」。

    我是一臉無辜,一本正經的說.「我和張哥看找不到你,就去坐大滑梯了,

    這又找了你一大圈」。

    「哦,張哥是吧,謝謝謝謝,我們都不會水,添麻煩了呀」。

    我對著眼鏡男客氣幾句。

    「不麻煩不麻煩,應該的,行,那找到你了,我就不當燈泡啦,你們好好玩

    呀」。

    眼鏡男對著我很真誠笑,一嘴白牙倒是不令人討厭。

    看他從沙灘起身的時候,泳褲支著,好大一條呀,我不禁多看了兩眼。

    「老婆一會怎么去玩甚么?」。

    「玩甚么玩呀,找你都找暈了,太累了,回家吧」。

    「嗯好吧」。

    老婆從沙灘站起,泳褲上沾了些沙子,我趕緊似殷勤的幫忙拍掉,「嗯,一

    大塊土臟,有些乾涸」。

    走在老婆后面,望著她一扭一扭的屁股,乾涸的那塊在太陽下,好耀眼……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