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我的葛格色魚】

作者:圣水娜娜
    作者:圣水娜娜。

    2018/9/28。

    字數:14551。

    有一天,我正巧返家去陪家人,馬麻告訴我,明天家里會來一個大陸親戚,

    好像是來臺北工作,開始的時候要暫住在我家一段時間。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家在大陸還有親人,因為我爺爺和我爺爺的爸拔并不是

    什么國軍老兵,我爸拔和馬麻也不是在眷村長大的,我家一整個是純血本省人。

    所以我有問馬麻,這是怎樣子冒出來的一個親戚,她告訴我是她的三舅公的

    老婆的哥哥的表弟的侄女的外公的堂弟的什么什么的兒子,反正和繞口令一樣,

    具體我也記不太清楚了。

    我當時就問馬麻,這樣子的人還能夠算我家親戚嗎?他要是我家親戚,那么

    我在馬路上隨便拽一個人都可以叫我家親戚了。但是為人和善的馬麻對我說,人

    家初來我們這邊,既然已經和我們張口說到,我們能夠幫多少就幫多少,叫他暫

    時住一段時間,也是算做一件好事情。

    馬麻還和我講這位親戚來了之后就睡我的房間,因為我平時也不在家住,叫

    我這些天和妹妹擠一擠睡,我聽到馬麻這樣子說,我睜大眼睛一下子被氣得跳了

    起來,我和馬麻說:「他是一個男人唉,還是陌生人,你不怕他把我房間弄臟嗎?

    ……」但是無論我如何說,馬麻都執意而行,我看爭執不過,只好氣氣的對馬麻

    喊著說:「不要把我家當旅店就好了……」然后起身,翻著眼睛摔了一下門,回

    到了自己的房間。

    就這樣轉過一天,我正在自己房間里面,我家的門鈴就響了,馬麻在外面叫

    我:「儀萱,快出來見客人啦」。

    我穿著吊帶睡裙慢吞吞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底迪妹妹也被媽媽喊了出來,

    我看見門邊站著一個油光滿面,頭發黏黏卷卷,穿得土的掉渣,略像中年的一個

    男人,向我和底迪妹妹點頭笑著,他的手里面除了一個大大的拉桿行李箱還提著

    大袋小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我看見露出來的一個盒子邊邊上面寫著「中國特

    產」。

    我超蔑視的斜著眼睛看著站在我遠遠對面的他,底迪妹妹卻和媽媽一樣熱情

    滿面,馬麻笑著和這個男人介紹說:「這是姐姐儀萱,當然也是你的妹妹,這是

    弟弟,這是小妹」。

    這個男人點頭和我們打著招呼,馬麻客氣了幾句,就把他手里的禮物拿進了

    屋子放在桌子上面。

    「嗨,把鞋子脫下來再進屋知不知道」。我指著這個剛要做什么的男人大喊

    了一句,這個男人臉上窘窘的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笑了笑把鞋子脫在了門邊。

    「儀萱,你不要這么沒有禮貌好不好?……你不要見笑喔,大女兒被我們寵

    壞了,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沒關系沒關系,呵呵呵呵……」這個男人憨憨的笑笑。

    然后我沒有理他,緊接著就把底迪和妹妹趕回房間,底迪妹妹問我:「姐結,

    感覺你不是太喜歡這個人喔,為什么???」。

    「你們兩個傻瓜,他是壞人唉」。

    「我看他不像是壞人,講話的腔調雖然怪怪的,但是看起來傻傻的」。妹妹

    稚嫩的看著我說。

    「你們這兩個傻瓜,你們知道他是從哪里來的嗎?你們沒有看新聞嗎?……」,

    然后我用新聞上的話故意唬著涉世未深的底迪妹妹。

    「哇,恐怖,那他會不會把我們全部殺掉?」。底迪眨了眨眼睛看著我。

    「誰知道呢?我跟你們講,馬麻居然叫他睡我的房間……真不知道馬麻怎么

    想的」。

    「姐結,那你怎么辦?睡哪里?」。

    「馬麻叫我和妹妹擠一擠睡……」。

    「好可憐」。

    「難道又能怎樣?也不知道馬麻是怎樣想的……我跟你們講喔,這幾天千萬

    不要理他,給他好氣色看,否則我就不給你們零用錢,叫你們喝空氣……」。

    底迪妹妹聽見我這樣子說,眨了眨眼睛,異口同聲的對我說:「姐結,我們

    知道了」。

    晚飯的時候,爸拔和馬麻帶著我們三個請這個男人到我家附近的一個飯店吃

    飯,在餐桌上我才知道這個男人是被臺資企業派遣到這邊總部工作的,但是他很

    倒霉,人家不給他負責住宿,自己住賓館找房子又不太熟悉,所以只好厚著臉皮

    暫住我家。

    我心想你一個人來工作就工作好了,還叫我全家搭上陪你,還要睡我房間,

    還要請你吃飯,于是我滿臉寫著不高興還有不高興。

    吃飯的時候爸拔馬麻卻和這個男人熱情的聊天,我的臉上則一整個是冬天,

    但是馬麻又不知道想起什么來了,大發熱心居然要我轉天帶他去到處逛一逛,馬

    麻和這個人說:

    「明天我們去工作,底迪妹妹去補習,叫儀萱帶你到處逛一逛,熟悉一下臺

    北」。

    沒想到這個人厚顏無恥的答應下來,還和爸拔馬麻說:「真的是太好了」。

    我聽到這里,對這個占領我房間的陌生男人真的忍不了了,啪的一下子把筷

    子摔在桌子上面,嘟著嘴望著桌子對面的空氣面無表情的坐著。

    「姐結……姐結……」底迪用胳膊肘悄悄的推了推我,極小聲的叫著我,不

    過我沒有理他。這時候,馬麻板著臉站了起來,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

    她出去。

    「你已經21歲了,怎么還和小孩子一樣,這樣子沒有禮貌?他是我家的客

    人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是要氣到馬麻嗎?……」。

    我站在飯店的門口低著頭面無表情的和馬麻說:「我不喜歡他,不喜歡他睡

    我的房間……」。

    「他就住……最多就住一個月知不知道?……人家遠道而來,……算了,我

    也不和你羅嗦了,不管妳怎樣……我告訴妳,不要給爸拔馬麻丟臉就好了……明

    天無論妳愿意不愿意,都帶他去逛一逛……回去把妳這個臭臉改回來,否則馬麻

    真的會生氣了……」馬麻氣氣的說完就推我回去,我心想:好,你厲害,你不但

    霸占我房間,還叫我被馬麻罵,你給我等著,我叫你好看。

    回到了座位上面,馬麻和他說剛剛和我去了一趟廁所,然后依舊還是熱情的

    招呼著這個人,這個人笑了笑,然后在餐桌上一直夸我漂亮,長得高,什么什么

    的,我心想真會拍馬屁,以為我吃你這一套嗎,但是馬麻在桌子底下用腿踢了踢

    我,我的臉上擠出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回到了家里,爸拔的電話響了,然后爸拔馬麻對這個人說他們出去有一些事

    情,稍后回來,叫我招呼一下他。馬麻不是太放心,又把我叫出去千叮嚀萬囑咐

    我了一遍,我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了馬麻招呼好他,然后爸拔馬麻就出門了。

    然后,這個時候,這個人,我,底迪還有妹妹靜靜的坐在房廳里面,空氣突

    然靜了下來,我眼睛直勾勾的望著電視,底迪妹妹則望著我,連大氣都不敢出一

    聲,而這個人則在一邊笑著問底迪和妹妹的學習生活什么的,底迪妹妹可能因為

    面子過不去,和他你一言我一語的,漸漸聊得越來越嗨,完全把我對他們的命令

    當作了耳旁風。

    這時我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電視用臺語慢慢的說了一句:「麥擦伊……hee

    唉郎跨調足gei肖……恁毋湯交嘰寡阿里不達唉朋友,對恁mou好處的……」。

    我說完,周圍的空氣隨著我的這句話,立刻又凍結了起來,底迪妹妹望著面無表

    情的我全部不說話了。

    這個人尷尬的笑了笑,然后站了起來,從他提來的袋子里面拿出也不是什么,

    放到桌子上給底迪妹妹分著吃,底迪妹妹真的是沒出息,看見食物就又和他聊了

    起來,我坐在椅子上面被氣得半死。

    「儀萱,你也過來一起嘗一嘗吧,我從家鄉帶來的特產……」他一邊笑著一

    邊用不知是哪里的調調對我說,一邊把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遞到我的面前,我

    轉過頭看了一眼,然后又把頭扭了回來,繼續一聲不吭的看著電視。

    這個人看我沒什么反應,但也知趣,就和底迪妹妹繼續聊著。我看底迪妹妹

    那么禁不住誘惑,我自己就站了起來,走回了自己的房間,躺了下來,心想一會

    等你來求我,否則你自己就睡沙發好了,然后我冷笑了一下。

    直到非常晚爸拔馬麻也沒有回來,底迪和妹妹都回到房間睡去了,因為明天

    一早他們還要去補習,于是這個房間里面只剩下我和這個莫名其妙從天而降的中

    國葛格。

    我不知道他在客廳里面做什么,我也沒有理他,不過我自己躺著躺著就睡著

    了,突然我被馬麻的聲音吵醒,我睜開了眼睛。

    馬麻把我的房門關上,坐在我的旁邊小聲氣氣的對我說:「……你是要氣壞

    我嗎?我跟你怎么講的?……你叫人家自己睡在沙發上面……你給我起來,抱著

    枕頭被子立刻去妹妹的房間……」馬麻邊說著,邊把我拽了起來。我揉了揉眼睛,

    什么話也沒有說,出了自己的房間,才看到他對我笑著站在客廳里面。

    「儀萱,真的不好意思打攪你了……嬸嬸,我自己睡沙發上面吧,沒有關系

    的……」。

    「不要啊,睡沙發上不可以的,我叫她去妹妹房間睡,你睡這里……」。

    這個葛格和馬麻推辭著,但是馬麻一邊推著我,一邊叫爸拔給他準備好被子,

    我就這樣子被馬麻推進了妹妹的房間。

    在妹妹的房間里,我和馬麻說:「你叫他洗澡,他沒有洗澡啦……」。

    「你是不是要我打你嘴巴,快睡……明天你幾點起床?帶你葛格出去逛?」。

    「6點」。

    「6點?你每天幾點起床我不知道嗎?」。

    「叫他6點起來等我」。

    「快說幾點?不說馬麻生氣了」。

    「12點」。

    「早一些」。

    「10點半」。

    「好,到時候馬麻給你打電話,你如果沒有起床回來給你好看……」馬麻兇

    巴巴的看著我說,然后我沒有再說什么,躺到妹妹的床上和妹妹擠在一起就睡了。

    轉天清早,我還沒有睜開眼睛,手機鈴聲就響了,我看是馬麻,就接通了電

    話。

    「起床了沒有?」。

    「……嗯……」。

    「快起床知不知道?不要叫人家等你,有一些禮貌,你帶葛格去101那邊

    逛一逛,馬麻把錢放你包包里面了,出去不要叫人家花錢……」然后馬麻和我羅

    嗦了半天,羅嗦的我困意全消,我掛掉電話,看屋子里的表還不到十點鐘,「他

    媽的……」我揉了揉眼睛氣氣的說了一句。

    我穿上睡裙,出了房間,看見他已經穿好衣服在等我,我沒有理他,就去洗

    澡間沖澡,然后回到房間化妝穿衣服。

    我故意找了一件露肩露肚臍的短上衣,挑了一件百褶超短裙,化了一個濃濃

    的妝,涂上紅紅的唇膏,帶上大耳環,穿上黑褲襪,心想我要叫你在我面前光芒

    掃地,嗆死你,然后我就這樣走出了房間,超級冷漠的對著看著我發呆的他說:

    「我準備好了,出門吧……馬麻叫我帶你去看101……」然后我在鞋柜里

    找出一雙運動鞋踩上,就帶著這個昨天還努力和我搭話,現在已經被我的光芒震

    懾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天降葛格出了家門。

    我叫了一輛計程車,然后告訴司機開到信義廣場,到了那里,他執意要付車

    費,我也沒有攔他,就徑自下車等他付完車費。

    「儀萱,今天真的是謝謝你了,占用你時間帶我逛臺北」。

    「……是馬麻叫我帶你來逛的,你要謝就謝她去好了……」我面無表情的望

    著馬路對他有聲無力地說。

    「你爸爸媽媽真的很熱情,你也是……」。

    我還沒有等他說完這句話,剛帶他走到紅綠燈處的我,突然嗆了他一句:

    「過馬路看紅燈啦,綠燈才可以過……」。

    「哦,哦,呵呵,呵呵……」他對我憨憨的笑了一下,看了看兩邊等紅燈的

    人,把剛剛走下人行道的腳,收了回來。

    我繼續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節奏慢慢的和他說:「買東西要排隊,乘電梯

    要排隊,在電梯上要站右邊,公車捷運上的博愛座不許坐,垃圾不要丟馬路上面,

    用袋子自己收起來,垃圾要懂得分類……」。

    「好好,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呵呵,呵呵,謝謝你告訴我這么多」。他

    在一邊對我笑著,我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前面然后過馬路。

    「臺北的機車好多,你會騎嗎?」。他看他真的是沒話和我找話聊。

    「當然嘍,但是我只搭計程車的」。我看看左面又看看右面,就是沒有看他。

    「是啊,機車好危險的」。

    「要看你技術好不好啊……」我心想還機車機車的,你這個人就夠機車的了。

    我臉臭臭的帶他去101底下逛了逛,但是沒有帶他去到上面,然后我問他

    還想去哪里玩,他說都聽我的,我走得累了,就又走了一段時間,在一個地方找

    了一個長椅坐了下來,拿出手機來看,我真的有些煩了,因為馬麻和我講還給我

    安排了很多的其它任務帶他去逛。

    他看了看我,也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看,我們兩個就這樣隔著一段距離彼此

    默不作聲的坐著,沐浴在暖暖的陽光下面。

    我假裝坐直了身子悄悄的側過頭,想偷瞄一下他到底在看什么,不過發現他

    手機熒幕的畫面怎么我那么的熟悉,綠綠的,像是一個論壇的頁面,我瞇著眼睛

    仔細看了看,又悄悄湊近他的身子,發現他居然在看我經常寫東西的色城。

    「喂,你在看什么呢?」。我依然不帶什么好氣的問了他一句,他趕忙把手機

    收起來,對我笑了笑,「沒有看什么,呵呵」。

    「沒有看什么……色情論壇對不對?……呵呵」。我冷笑了一下,但是他的

    臉一下子變得通紅,看著我憨憨的傻笑著,「我帶你去喝一些什么吧」。他故意

    扯開話題。

    我這個人的脾氣就是你越想扯開話題,我就越要揪著不放,我眼睛轉了轉,

    看著他說:「把手機掏出來,叫我看一眼,否則我回家告訴馬麻你欺負我」。

    「我關掉了,呵呵」。

    「不要給我編理由,拿出來,否則我告訴馬麻你非禮我,我這個人說到做到

    的」。

    于是他超級無奈的把手機掏了出來,我一下子就把他的手機搶到手里面然后

    打開,看見他剛剛沒有來得及關掉的頁面真的是色城,他的昵稱叫做色魚。

    這是一個叫我心里超級有陰影的名字,我睜大了眼睛一下子盯著他的臉,他

    因為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忽然緊張的額頭上在冒汗。

    「你認識一個叫臭魚的人嗎?」。

    「不認識,不認識」。他驚慌的也睜大了眼睛,看著我搖了搖頭。

    「真的假的?」。

    「真的,我不認識……他是誰?」。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仔細打量了他的臉一下,心想應該不認識,也不是一個

    地方的,不過這是我第一次仔細看他的臉,粗粗的,黑黑的,好像飽經風霜的樣

    子,在捉摸不到處透著一股成熟的味道。

    「把手機還給你,免得怪我給你弄壞了……」我把他的手機拍到他的腿上說。

    好像過了好久,他看著我好像想澄清自己什么:「儀萱……這個論壇的事可

    不可以不告訴你馬麻?……」。

    「怕懷疑你是強奸犯對不對?」。我翻了他一眼,其實他不知道我就是這個論

    壇上的駐版作者。

    「哎,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我不是強奸犯……」。

    「我可沒有說我不喜歡你喔,你這個人怎么那么會血口噴人呢?……哇,好

    心好意帶你出來逛,最后落得這個罵名,你這個人真的……」。

    「大小姐,我錯了,我錯了,我知道你喜歡我,你超級喜歡我的,呵呵……」。

    他臉皮超厚的對我笑了笑。

    「靠,你他媽的占我便宜?!……我回去要告訴馬麻……」我說完一下子氣

    氣的站了起來,他慌張的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不知所措又超級緊張。我看著他這

    個臭樣子,心里真的好笑,心想看我不整一整你的。

    然后我挎著包包嘟著嘴巴頭也不回的就向前大步走,他從后面追了上來,

    「大小姐,我說錯話了說錯話了,求你原諒我,真的原諒我」。

    「原諒你?我家好心好意的招待你,你居然占我便宜……」。

    「我沒有占你便宜啊,……好好好,你占我便宜好不好?我叫你占我便宜…

    …」他說到這里,我突然停下腳步,超級惡心的看著他,當街就給了他一個耳光,

    「你無恥,下流……」我對著他大喊著,周圍的人都在看著我們,然后我又快步

    繼續向前走。

    他就在后面緊跟著我,一直不住的用各種好話求我安撫我,但是我就是不聽,

    繼續大步的向前走著,好像他是著急壞了,突然在后面把我抱住,嘴里一直在說

    叫我消氣什么的話,但是我掙扎著,想把他抱住我的手摳開:「你松手啦,把我

    放開啊……」。

    「儀萱,我這個人真的不會說話,求求你消消氣,真的……真的……」。

    不過我沒有理他怎樣說,在馬路上大聲喊了起來,「非禮啦,非禮啦……」。

    這時候也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巧,從未知處就跑出來兩個警察,把我們兩個給分開

    了。

    「這位小姐,你沒有事情吧?」。一個警察安慰著我說。

    我什么話也沒有回答,低著頭眼淚突然奪眶而出,不知道是在表演還是在假

    裝。

    「嗨,你,你為什么要非禮這位小姐?」。

    「我……我……沒有非禮她,她是我妹妹……」。

    「你不是臺灣人?……你是哪里人?把證件拿出來,什么妹妹不妹妹的,快」。

    警察在一邊厲聲呵斥著已經嚇得不行的這個色魚。

    「嬸嬸叫妹妹帶我出來逛,我沒有帶證件」。

    「沒有帶證件?你有沒有證件?!……走,進警車,和我們走……這位小姐,

    也請你配合我們調查,和我們去一趟警察局」。

    我看已經至此,只好順水推舟了,我一邊抽泣著一邊跟著警察進了警車,警

    察則把手銬拿出來,把這個色魚押進了警車。

    晚上,警察局的門外。

    「我叫妳帶葛格出來逛街,妳卻給我惹這么大的亂子,看我回家怎么修理妳,

    ……看看妳,看看妳今天穿的這個樣子,真的是要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等一

    下進去給葛格道歉,知道嗎?問妳了,知道嗎?!……」馬麻用力的推了推我的

    肩膀,在警察局門外呵斥著我。

    我低著頭答應了一聲,就被馬麻拽回了警察局里面。

    「李太太,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原來是葛格和妹妹吵架,也請你理解,我

    們不可以放過一個罪犯,所以審訊了他這么久,現在誤會已經澄清,等一下我們

    就把他放出來」。

    「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給你們添這么多的麻煩」。

    「不會的,不會的,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警察和媽媽彼此寒暄了幾句,

    然后一個警察就把這個色魚葛格從后面帶了出來。

    后來回到家里邊,馬麻把我包包里的信用卡鈔票全部沒收干凈,我被馬麻關

    在家里整整的一個連假,面壁思過。

    轉過沒有幾天,爸拔就幫這個色魚葛格找到了住處,他也就搬走了,其間雖

    然我和他也有聊天,但是直到他離開,我的臉上也沒有露出一丁點微笑。

    他走后,我就立刻回到我的臥室,但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開我放內衣褲

    襪的抽屜,仔細的一件一件的數,但是我的一條嫩粉色的蕾絲低腰小內褲卻怎么

    也找不到了,我心想,他媽的這個死變態肯定是他把我的內褲偷走了,我想去找

    馬麻說,但是又怕馬麻認為我是故意的,馬麻剛有說要把我放出去,我就不要再

    提這件事惹到她了。然后過了兩三天,我也從家里回到我的住處,回到我自己的

    生活里面。

    過了三四個月的時間,有一天傍晚我去Lisa姐的SM工作室兼職。

    Lisa姐是這里的老板,平時已經極少露面,她找了幾個自己的學妹輪流

    來這里兼職,每天兩個人,一個中班,一個晚班,今天輪到我做晚班。

    「嗨,你終于來啦……你來了我就可以下班啦」。我剛剛進門,中班的桃桃

    對我笑了笑,然后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換衣服。

    「下班趕著去約會嗎?那么開心的樣子」。

    「約會?去酒店啦,繼續工作……人家哪能夠和你比,有人養著,來這里賺

    些零用錢,尋開心,哎……」。

    「你不要總唉聲嘆氣的啦,每天這么多男人,自己選一個就好」。我一邊把

    包包放在儲物柜里,一邊和她說。

    「選一個?……你知道我這一天怎樣過的嗎?中午來了一個剛成年的陽痿宅

    男,然后又來了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CD男,然后又來了一個怪聲怪氣的老伯伯,

    還選一個,搞得我現在性欲全無……媽的……」。

    「你真夠衰的,回來我看見優良品種幫你介紹一個好了」。我笑了笑,走到

    桌子前拿起列印好的預約單看,預約單上寫著。

    「娜娜(107年X月X日晚班)。

    黃金外賣一位;注:贈餐盒,小禮物;客人要求:嗲嗲的,甜甜的;服務時

    間:20分鐘起。

    腳責,飲尿,坐臉一位;注:褲襪,內褲等若購買費用另計;客人要求:溫

    柔風;服務時間:1小時30分鐘起。

    鞭責一位;注:無;客人要求:強勢的;服務時間:30分鐘起」。

    「我走了啦,掰掰嘍,祝你玩的開心。桃桃換好衣服提著包包,和我招了招

    手,就離開了,我放下預約單,換好工作裝,然后坐在沙發上滑手機,休息等著

    客人,沒有多久,門鈴就響了,我心想他媽的來的夠早的,想吃屎還那么急。

    我對著鏡子調整了一下表情,然后打開了門,一個中年猥瑣男人笑瞇瞇的站

    在門外。

    「小姐請問……這是朦朧日風工作室嗎?」。

    「是喔……,請問您有預約嗎?」。

    「有有,呵呵……」。

    「那歡迎請進嘍……我已經有看到預約單上……您是不是需要黃金外賣的那

    位?」。我轉過頭問了他一句。

    「是是是,對對對……」這個男人略顯的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我也沒有理他,

    只顧按照訓練好的規范招待他,我帶著表演式的微笑拿出一個餐盒,然后又對他

    笑了笑,就走進廁所里面,準備蹲下來。

    「現在就開始嗎?」。

    「是喔,您還有什么需要嗎?」。

    「不不不,太……太……贊了,呵呵」。這個男人站著搓了搓手,「我可不

    可以在旁邊看著?」。這個男人又小心翼翼的問著我。

    「當然嘍,在一邊看著就好了,呵呵」。

    我把裙擺撩起來,對他笑了一下,把內褲和褲襪就到膝間,然后蹲下,把儲

    備好的便便拉到餐盒里面,然后抽了幾張紙擦好屁屁,就站了起來,提好內褲和

    褲襪,然后我把餐盒蓋好,在抽屜里面找了一個貼紙貼到了這個餐盒上面,貼紙

    上寫著幾行小子:「溫馨提醒——本工作室女生皆通過各種健康檢測,包裝內黃

    金圣水及其它僅供鑒賞使用,食用后若遇不良反應本工作室概不負任何責任」。

    貼紙貼好之后,我找了一個可愛的包裝袋,把餐盒包好,然后把剛才的幾張

    擦屁屁紙一并放進包裝袋里邊,然后雙手遞給他。

    「哇,好贊,回家一邊打手槍一邊拌面吃」。

    我指了指餐盒上的貼紙對他笑了笑,然后在胸罩上面摘下一朵絹制的小花,

    雙手遞給他,「這是送您的小禮物,我叫娜娜,千萬不要忘記我喔,歡迎您下次

    再來」。

    「呵呵……沒有關系,我知道你們貼這個是為了惹到麻煩,我懂的,看你超

    正的,便便味道一定不錯,我會再來的,呵呵」。

    「您喜歡就好嘍」。然后我把他給我的錢收下,就笑著送他出了門。

    關上門之后,我表情大變,心想他媽的,怎么不吃死你呢,滿嘴的口臭,把

    屋子都熏臭了。我打開窗戶,又在屋子里噴了一些香水,然后自己又喝了很多的

    水坐在沙發上繼續等第二個來聞腳喝尿的客人。

    我把絲襪腳從高跟鞋里抽出來,自己欣賞著自己的美腳,真好看,味道也很

    正,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最喜歡看臭男人跪在我腳下聞我的腳了,心里一整個大滿

    足,全身的氣都順暢了。我想到這里,自己深呼吸了一下,用手順了順自己起伏

    的胸口,睜著眼睛盯著前方自己把視線變成恍惚凌亂,神經質的搖了搖頭。

    沒有多久,門鈴就響了,我踩上高跟鞋,噠噠的走到門前,然后把門打開,

    打開的一瞬間我卻愣在了那里,門外的那個男人也看著我愣在了那里。

    「儀萱……怎么會是你?」。

    我冷靜了自己一下,裝得非常鎮定地說:「是你啊,呵呵……你找誰?」。

    「這里是不是朦朧日風工作室?」。

    「什么朦朧日風工作室?對不起你找錯了」。我心跳加速,但是表情故意鎮

    定再鎮定,說著就要把門關上,但是他卻攔住我,自己闖了進來。

    「你干什么?你擅闖私人空間,我可是要報警啦……這次證據確鑿,沒有人

    罩得住你的,別怪我沒有警告你」。

    「我沒有走錯……」他對我嚴肅的說了一句,然后站在屋子里看著墻上貼著

    的「朦朧日風工作室,送給你臺日最贊的美女調教超體驗」這幾個裝飾字。

    「儀萱……你怎么會在這里?……你在這里做什么?……」他睜大了眼睛看

    著我。

    而我,則裝的若無其事的樣子和他說:「做什么?工作啊,……行為藝術…

    …呵呵……」。

    「行為藝術……嬸嬸知不知道你做這個?」。

    「靠,做哪個?你嘴里不要這么不干不凈的好不好?這里可不是妓院,沒有

    插入式服務的,不要自己想歪了……」。

    「還不要想歪了?……好,我是管不了你,但是我要告訴嬸嬸……」。

    「哇靠,你報復我是不是?你只要敢告訴我馬麻,我叫你好看……」我一邊

    說一邊向屋里推著他,心想先把他穩住再說,他真的要是告訴馬麻,我應該先被

    馬麻打得半死,然后徹底出不了家門了。

    「坐那里」。我呵斥他坐在沙發上,然后我就坐在了他一邊的另一個沙發上

    面。

    「你問我,我還沒有問你,你來這里干什么?……聞腳,喝尿,聞屁屁。

    ……呵呵,真的是夠猥瑣夠變態的,還告訴我馬麻,真好,你快點告訴,也

    好叫我馬麻知道你是怎樣德性的一個人……別叫她一直以為你有多好多么好……

    「我一邊伸出手來看著自己美美的指甲,一邊笑咪咪的說。

    他聽見我這樣子說,終于不再說話了,我心里美滋滋的,看著自己的指甲,

    故意露出氣他的表情。

    他自己坐在那里憋了好久,然后憋出一句話來:「我是男人,可你是女孩子

    ……」。

    「你是男人?男人就男人啦……女孩子,我是女孩子又怎么?……仇恨女性

    嗎?,呵呵……男人玩,女人一樣可以啊……你說我說得對不對,對不對,阿嘍,

    哈哈……」。

    他聽我說到最后一句,突然腦袋上的青筋都快蹦出來了,「你最后說的什么?

    你別以為我聽不懂?」……

    「我就是說自己當講的話,好話,呵呵」。我搖了搖腦袋。

    我說完之后,他坐在那里怒視著我沉了沉氣,過了好久,看樣子他把自己的

    氣壓了下去,默默的對我說出一句: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

    「停,你不要和我扯這扯那的,既然來了,想玩的話,我就盡工作的本分,

    ……如果不想玩的話,把錢付了,離開,不要耽誤我的時間……」我說完,就故

    意把高跟鞋從光滑的絲襪腳上甩下來,翹著腿,把被膚色絲襪包裹的美腳在他面

    前晃來晃去,心想看你在這里跟我裝圣賢,今天不玩死你的,玩的叫你終身難忘。

    「我不走了,我就在這里坐著,我是你哥哥,不想看自己妹妹這個樣子……」。

    「哇靠……我跟你講,不要聽我馬麻要我叫你葛格,你就把自己當怎樣一回

    事喔……我跟你講,你不要在這里搞事情……」。

    「隨你怎樣說吧,我不走了……」。

    「好……我給你三個選項,一個是我報警,警察帶你走,一個是我打電話叫

    人,把你拽到樓下暴揍你一頓,一個是你自己離開,你趕快選,限你一分鐘時間

    ……」我說完,就翹起自己的絲襪腳,用手摸了摸絲襪包裹的大腿和腳趾,故意

    的自言自語說:「真的好美……腳的味道也好正……嗞嗞……嗞嗞?!?。

    「儀萱,你要是我親妹妹,我現在大嘴巴早就給你了」。坐在我斜旁邊的他

    怒視著看著我。

    「來,來,快打,快打……」我用手指指著自己的臉對著他,故意氣他,我

    心想只要你打了我,事情就更好辦了。

    我看見他用力的攥緊拳頭,生氣的看著我,極力地在克制自己的情緒。

    「玩不玩?……不玩把錢留下離開,不要惹火我……對了,你是不是偷過我

    的一條內褲?嫩粉色的……」。

    「什么?內褲?我沒偷過」。他依然怒視著看著我。

    「哼,……算我倒霉,算了,我也不追究了,等一下你多付1000塊,算

    我賣給你了……我就不追究了……」。

    這個時候他怒視著我突然要起身站起來,但是剛剛抬起屁股,就又坐下去了。

    「干什么?……要走快走喔……不要這么龜毛……磨磨蹭蹭的」。

    「我他媽的想抽你」。

    「來啊,快,快抽……」我故意氣他的表情把臉湊到他的跟前,但是他向后

    一躺,喘了一口大氣,把整個身子倚靠在了沙發上面。

    「對了,……你把錢先付了,免得你一會跑路,……調教費15000塊,

    我的內褲1000塊,額外陪你聊天的費用就算你5000塊,一共2萬1千塊

    ……」。

    我剛說完,他正閉著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

    「不要和我哭窮喔,你知道價格才來的對不對,我也知道你一個月的月薪,

    最少10萬塊新臺幣對不對?現金不夠我們這里可以刷信用卡的」。

    「我一分錢也不會給你」。

    「哇靠,你不給我,你不給我我要自己墊付這些錢的你知不知道?」。我聽他

    這樣子說,一下子睜大了眼睛,露出快要吃掉他的表情。

    他看了看我,然后在自己包包里掏出一疊新臺幣,「我只給你一萬五千塊,

    剩下的,一分錢也不會給你」。

    「2萬1千塊,一個銅板也不能少」。我很堅決的看著他。

    「你再廢話,我就告訴你馬麻,我工作也不做了,反正回去一樣」。

    我聽他這樣子說,也擔心他真的發瘋做出什么事情,自己吞了吞口水就和他

    妥協了下來。

    我收了他給我的一萬五千塊,我也趕不走他,然后我們兩個就無聲無息的坐

    在屋子里面,那個鞭責的后來打來電話,說要改時間再來,于是他就賴在沙發上

    陪我坐到我下班的時間。

    「很抱歉,我要下班了,請起身」。

    「你回家嗎?」。

    「你管呢?……我自己住」。

    「一個女孩子自己住很危險的,嬸嬸知道不知道?」。

    「我自己住你說她知道不知道?」。

    「我覺得妳回家住比較好」。他就站在我旁邊一直羅羅嗦嗦呆呆的說。

    「我覺得你這個人啊,管得太多,真的」。

    「我就是替你擔心……」。

    「你不要替我擔心啦,我要換衣服了……」然后我就抱著自己的衣服去了廁

    所,換好,然后拿著包包帶他出了門。

    到了樓下,我等了半天計程車也沒有等到,打電話叫車,電話也在忙線中,

    心想真倒霉,甩不開他了。

    于是我看了看他,問他:「你往哪邊走?」。

    「你去哪里我就跟著去哪里,我要看看你住在哪里,安不安全」。

    「靠,你不怕被人家打死啊……」我剛想說我和一個黑道老大一起住,就突

    然把自己的嘴巴閉上了,「你去左,我就去右,你去右,我就去左,你選」。

    但是他只是呆呆的看著我說:「我跟著你」。

    「好,你想跟著就跟著吧,出什么事情不要怪我」。我剛說完,就不顧左右

    的大步走了起來,而他,就像一個小尾巴一樣在我的后面緊緊跟著,我走了好久,

    突然感覺背后被人猛推了一下,趴倒在了在了地上,然后一陣急剎車的聲音,等

    我再轉過頭來,我的這位色魚葛格已經被車撞到在了地上,壓在車輪的下面。

    雖然我超級不喜歡這個人,但是他被車撞了,又是因為?;の冶蛔駁?,我急

    忙爬起來跑過去蹲在他的身邊,這時候周圍的路人趕過來,有的在幫我報警,有

    的則幫我叫急救車。

    「你不要把眼睛閉上,你堅持住啊,你一定要堅持住……」蹲在他身邊的我

    緊握著他的一只手,焦急的叫著他,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對我笑了笑……。

    這些天因為這件事情,我對他的印象大有改觀,雖然我這個人脾氣超級不好,

    但是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還是分得出來的,這些天我一直在醫院里面守在他的身

    邊,我覺得自己如果再對他像以前那個樣子,我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你醒了?」。這幾天一直守在他身邊的我問了他一句。

    他睜開眼睛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對我微微笑了笑。

    「真的是謝謝你了……馬麻叫我在這里陪著你,你醒了我們就放心了」。

    「你沒事就好……」他非常虛弱地說。

    「我沒事……你如果想睡就繼續睡吧……」。

    「我不睡了,應該睡得很久了……」他說到這里,嘴唇微微動了動,好像在

    說什么,卻自己又咽了下去。

    等了好久,他才說了一句:「我的錢包里有信用卡,我還沒有健保,說是快

    要給我了,醫藥費你刷我的信用卡就好了……」。

    「你不要擔心了,你好好休息就好了」。

    我看見他嘴唇又動了動,但是這次他沒有把話咽下去,虛弱的對我說:「儀

    萱……不要叫嬸嬸擔心……不要叫葛格擔心……」。

    「我知道的,嗯……」。

    「你是不是還叫娜娜?……」。

    「嗯,但你不要和馬麻說」。

    「我……我知道的,……我在網路上也注意到一個女孩子也叫娜娜,好像也

    是,也是行為藝術,……也是臺灣人……呵呵……叫娜娜的女孩子外表冰冷,但

    是內心都很善良的……」他說到這里,其實我已經感覺出他說的這個娜娜就是我。

    我看著他虛弱的樣子,生怕他哪一刻就會死掉,我的嘴唇微微的動了動,心

    里糾結了好久,然后就問他:「那個娜娜是不是叫圣水娜娜?」。因為我不想他突

    然死掉,留下遺憾。

    「你怎么知道的?……難道?」。

    「嗯,……她就是我」。我對他笑了笑。

    他看著我突然睜大了眼睛,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然后呃了一聲就把眼睛閉

    上了,我急忙大喊醫生,好多醫生跑過來搶救他,醫生告訴我他應該是興奮過度

    被刺激到了,沒有什么大事情的。

    醫生后來把他搶救過來之后,我們彼此就開始攀談在色城的一些事,因為我

    們之間有共同的話題,漸漸的也熟悉起來,而我再也不是像最開始一樣冷冰冰的

    對他了,而他則對我更加的溫柔體貼。

    等他要出院的那一天,我偷偷的走到醫院一樓,把他這一段時間所有的醫藥

    費用,住院費用全部用自己的信用卡結清了,他后來有問我,我就說當自己賠你

    的,誰叫你那天把我推開,否則被車子撞的就是我了;而他則笑著摸了摸我的頭

    發,告訴我下次過馬路要看紅綠燈的,即使是在晚上,這是我當初告訴過他的話。

    我心里一陣愧疚,在想著怎樣把那天虧欠他的一泡尿補償給他。

    有一天,我在工作室又是晚班,就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叫他過來找我,他說不

    去那個地方,但是我一再堅持,他最后還是來了。

    他剛到了屋子里面,還沒有在沙發上坐幾分鐘,我和他寒暄之后,就把一個

    大號的免洗碗拿了出來,放到地上,他問我干什么,我只是笑了笑,沒有理他。

    我熟練的把裙子撩開,然后褪下內褲和褲襪,蹲了下來,然后隨著嘩的一聲

    響,我已經儲備了很久的尿,尿到地上的這個碗里,我都整理好之后,就把這一

    碗尿遞到了眼睛早已經直勾勾的他的面前。

    「葛格……上次欠你的,這次補償給你」。我笑了笑。

    「呵呵,不是太好吧」。他憨憨的笑了笑,表情還是那個傻樣子。

    「這有什么不好的,我不會告訴馬麻的……你以后想喝就來找我,完全免費」。

    他手里端著我遞給他的一大碗尿,驚呆般的睜大了眼睛看著我:「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當然是真的嘍……快喝吧,等一下就涼了」。

    「那我喝了?」。他的臉上略顯的有些不好意思。

    「喝吧,快點啊,呵呵」。我看著他笑著,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后雙手捧著

    手里的碗,咕咚咕咚的全部喝了下去,「好喝,美味」。

    「還喝嗎?我這里還有」。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消化消化,有點太撐了,你這個碗好大」。

    「為你特意準備的,憋了兩個小時了,哈哈」。

    「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圣水娜娜居然就在我的眼前,是我的妹妹」。

    「什么想到不想到的,以后在論壇上要罩著我喔」。

    「當然了」。

    「你是怎樣喜歡喝尿的,好奇怪唉,我之前問別人,沒有和我講過真話的,

    你是我葛格你告訴我好了」。

    「我其實也不知道,小時候就開始喝,那時候窮,去廁所偷著喝,后來喝過

    女同學的,現在又喝到自己妹妹的,呵呵」。

    「你太厲害了,尿喝完了,就開始聞腳吧,我襪子已經悶了一個月了」。

    「不是太好吧」。

    「沒有關系的,你也不需要不好意思,你就坐在這里,我把腳伸給你,你聞

    就好了」。

    然后,我的色魚葛格一點也沒和我客氣,也許是剛喝過尿之后太興奮,抱住

    我伸過去的絲襪腳,就用力的聞了起來,他的樣子看得我好開心。

    就這樣,我如果有時間他如果有時間,我都會叫他過來喝尿,聞我的絲襪腳,

    但是我們兩個沒有過任何親密的舉動,因為他知道他自己是一個好人,他怕我拒

    絕他。

    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色魚葛格要被派回到大陸去了,色魚葛格臨別的一天

    我把lisa姐,桃桃,欣宜,惠雯,小珊,倩倩,若桐,美玲這些好朋友都叫

    到了工作室,我和他們說了我的安排,她們都同意配合我。

    她們到齊之后,我就叫色魚葛格上了樓來,然后幫他打開門,告訴他今天要

    送個他一分大禮物。他看見屋子里那么多的美女一下子不知所措,不知道我要準

    備什么禮物給他,我對他說:

    「葛格,我知道你膽子小,不敢在臺北和女孩子愛愛,我把朋友全部叫了過

    來,你今天只管躺著,她們一個一個的上你,你只要閉上眼睛盡情享受就好了」。

    我的色魚葛格聽到這里卻睜大了眼睛一再推辭,但是我叫他不要客氣,和那

    些女生一起把他推進了屋子里面。

    當色魚葛格被推到掙扎的時候,我自己溜了出來,我聽到色魚葛格在屋子里

    的喊叫聲,我笑了笑,我覺得自己這個做妹妹的沒有虧欠他。

    臺北的機場是一個分手的老地方,我帶了一瓶新鮮的尿液,塞給了色魚葛格

    ,告訴他還沒有進去安檢的時候趁熱喝掉,他答應了我,然后就和我揮手告別了。

    他說以后再論壇上再相敘,我答應了他,然后我們就從那時的面對面,一直

    聊到了現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