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末日淫毒】 第一章

作者:菊花灬殘
    作者:菊花灬殘。

    字數:7497。

    周遠,26歲還是單身漢一個,在縣城一家小工廠里當個搬運工。

    下午六點半,周遠和往日一樣騎著小電驢往家趕,走著走著,突然,周遠感

    到有點不對勁,這條路,是縣城通往安義鎮必經之路,這個時間,是人們下班回

    家的高峰期,人應該很多才對,怎么今天一個人都沒有?

    思考間,周遠駕駛著小電驢又跑了幾百米,越往前走,周遠就越是心慌,這

    時,周遠不由的想到老人們常說的鬼堵墻。

    「操!」周遠大叫一聲連忙掉轉車頭。

    剛掉轉頭,「轟」,天上傳來一聲巨響,嚇得周遠身軀一震,周遠不由自主

    的抬頭一看,只見一塊巨大的綠色石頭在天上被什么東西給擊碎了,被擊碎的石

    頭鋪天蓋地的砸了下來,其中一塊發出陣陣綠光的碎石,正好向周遠這邊飛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才周遠還被鬼堵墻給嚇個半死,現在又來個天外

    隕石,此刻周遠以被嚇得六神無主,只知道駕駛著小電驢一個勁亂跑。

    可不管周遠怎么跑,那天外隕石就好像跟定周遠一般,朝著周遠這邊飛來,

    直到綠色隕石飛到眼前,周遠認命似的停了下來,傻傻的看著隕石砸在不遠處。

    巨大的隕石猛地砸到地上,一股巨大的沖擊力轟然爆發,周遠還沒來得及反

    應,就被強大的沖擊力掀飛,后狠狠的砸在地上。

    痛,周遠全身每一塊肉都在痛,周遠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可周遠一掙扎,眼

    睛鼻子嘴都在冒血,周遠越是針扎的厲害,血就流的越兇,同時意識也漸漸模糊

    起來。

    「我要死了嗎?好不甘心啊,老子還沒娶媳婦啊,噗」周遠一激動,一口鮮

    血猛地噴出,人就暈死過去。

    也不知道周遠睡了多久,此時,天空中烏云密布。

    「咔嚓」一道驚雷閃過,周遠像是受到了驚嚇,猛的坐了起來。

    「這是?我……我死了嗎」看著周圍,周遠喃喃自語道。

    初夏,萬物復蘇,處處充滿著生機,可現在,花草樹木全都枯萎腐敗,天地

    間烏黑一片,這就是地獄嗎?

    「不??!我沒死,我沒死」

    周遠一時不愿相信自己已死的事實,坐在猛地掙扎起來。

    「咔」掙扎間,周遠的手不注意按在一塊石頭上,鋒利的石頭扎進周遠的手

    掌里。

    「嘶」周遠猛地吸了口涼氣,連忙把石頭拔了出來。

    看著手中的石頭,周遠不禁笑了出來,人們常說,死人是了感覺不到痛苦的,

    可剛才被這石頭扎到,那痛感現在周遠還能感受的到。

    「我沒死!我沒死!哈哈哈哈!」周遠興奮的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周遠突然想到一些事。

    按照這石頭的鋒利程度,周遠手或多或少會出些血才對,可現在周遠的手掌

    不僅沒出血,反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了。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周遠就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到這究竟發生了什么。

    苦思無果,周遠站起身來看了看四周,一塊奇怪的石頭出現在周遠眼中。

    這塊石頭有轎車那么大,全身像是蜂巢一樣布滿了綠幽幽的小洞,加上發出

    詭異的綠光,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媽的,這里不能在呆下去了 看到這詭異場景,周遠一刻也不想待下去,

    在待下去,周遠恐怕要崩潰了。

    周遠花三千多買的電瓶車,此刻靜靜的躺在一旁,還好剛才的沖擊波只是在

    電瓶車上流了幾個口子,看起來應該能用,轉動鑰匙,電瓶車儀表盤瞬間亮了起

    來,看到車還能開,周遠興奮的跳上車直接把電力開到最大,電瓶車一下猛的沖

    了出去。

    一路風馳電掣,幾分鐘后周遠來到他家所在的村口,村口有家小店鋪,夏天,

    周遠隔三差五都會在這家商鋪帶瓶啤酒回家,此刻商鋪的老板娘彎著腰不知道在

    干什么,好不容易看到個人,周遠趕緊停下車。

    王大娘。

    周遠喊了一聲,這王大娘依然彎著腰蹲在那,由于有護欄擋住了視線,周遠

    也看不到王大娘在干什么。

    奇怪,平時周遠這么一喊,王大娘肯定會笑嘻嘻的迎了上來,可今天是怎么

    回事?難道是人老了耳朵不好使了?。

    周遠滿腦子疑問又向前走了幾步,大喊道: 王大娘,生意還做不做了?。

    這一次,王大娘好像聽到周遠在叫她,王大娘緩緩轉過頭來,周遠心里猛的

    一顫,驚叫道: 王大娘你在干啥呢?。

    只見王大娘那慈祥的臉上全是紅白相見的液體,那原本清澈的眼睛現在微微

    發綠,發出一道駭人的亮光。

    咯咯咯 看到周遠,王大娘喉嚨發出一陣低吼聲,像是說著什么。

    隨著王大娘張開嘴,一塊白色的不明物體從她嘴里掉了出來,周遠看著物體

    不由的想起豬腦花,想起最近發生的詭異事件,周遠想起他看過的一些喪尸電影。

    猶豫了一下,強忍這心里的恐懼,周遠向前走了幾步,這下子,商鋪里的一

    切周遠全都看的清清楚楚,只見王大娘的老伴躺在血泊中,頭已經消失了一半,

    在看到王大娘那被紅白相間液體鋪滿的臉。

    生化?;??喪尸?。

    媽呀! 周遠驚恐的大叫一聲,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王大娘看著周遠跑了出去并沒有追趕,只是眼里露出一絲疑問,好像不明白

    周遠為什么會逃跑?。

    周遠跑了,王大娘回過頭看著曾經朝夕相處的老伴,突然,王大娘猛的張開

    一張血盆大口,不停的撕咬起老伴。

    周遠光顧著逃跑竟把電瓶車給忘了,商鋪發生的那一幕,現在周遠哪還敢騎

    著電瓶車在路上大搖大擺,現在,周遠大致明白發生了什么。

    想起那塊隕石,可能是軍隊為了不讓大的隕石直接撞擊地面,將還在大氣層

    的隕石給就擊碎,這樣就算隕石在落下來,也不會造成大規模的沖擊。

    可軍隊萬萬沒想到這隕石中攜帶著病毒,軍隊這么做只會讓病毒散播的更快。

    還好周遠的家離商鋪并不遠,拼命跑了幾分鐘,周遠終于來到了家門口,看

    著院門,周遠猶豫了,想起家人平時回家的順序,周遠要是一打開院門,老爹會

    不會張著一張血盆大口向周遠咬了過來,周遠的腦海中不由得想到這一幕。

    想了想,周遠決定還是不走正門了,輕輕一翻,周遠就爬上院墻,順著院墻,

    周遠來到二樓窗戶前,這窗戶卡扣前不久壞了還沒來得及更換,周遠輕輕打開窗

    戶,小心翼翼的跳進了屋里。

    一跳進屋里,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了過。

    嗯!····嗯!···嗯!···輕點。

    這聲音對一個二十幾歲的男人來說并不陌生,雖然家里窮取不起媳婦,至今

    周遠還是個處男,可周遠對島國那幾個女優,就算穿上衣服周遠也認得,這種聲

    音周遠太熟悉了。

    難道是老爹老媽在做愛?。

    不對,老媽這個時候不應該在家,那發出這聲音的又是誰?聽這聲音也不像

    是錄像。

    聽到這淫蕩的叫聲,至少周遠可以確定家人應該沒有變成喪尸,但周遠還是

    不敢就這么走進去,看了看身旁的鏟子,周遠心里一橫拿了起來,這樣,周遠終

    于安心的走了進去。

    隨著周遠進入,那時強時弱的呻吟聲更加清晰,那聲音竟然是從周遠大姐房

    間發出來的。

    周遠的大姐周燕早就嫁了出去,媽媽不在家,到底是誰?周遠悄悄來到大姐

    門口,房門并沒有關上,一道縫隙剛好能看到房間內一切,當看到發出淫蕩叫聲

    的人時,周遠傻眼了。

    周燕房中,女子那豐滿白嫩肉體無力的躺在床上,一男子抓住女子豐滿的雙

    腿高高舉起,一根黑溜溜的大雞吧正在女子那饅頭逼里高速沖擊著,男的正是周

    遠的父親周洪軍,女的竟然是周遠的大姐周燕。

    周燕無力躺在床上承受著父親兇猛的撞擊,一對肥美的大奶子隨著父親的撞

    擊上下搖晃著。

    周洪軍的大雞吧每插入女兒的騷逼,周燕那鮮紅肥嫩的陰唇就被父親那巨大

    的雞巴一起插了進去,隨著周洪軍那又黑又粗的大雞吧拔出,一股白色的淫液被

    帶了出來,隨著周洪軍不停的抽插,白色的淫液越來越多,父女兩的胯間全是白

    色的淫液,多到甚至將父女兩的陰毛都粘凝在一起。

    周燕今年已有三十歲,兩個孩子的母親,當年取周燕的時候夫家給了五萬塊

    彩禮,剛嫁到夫家兩口子感情還好,三年間就生了兩個孩子,可好景不長,那五

    萬彩禮是夫家借的,加上又生兩個孩子,家里的開支一下緊張起來,經管丈夫和

    公公努力掙錢,可依然是杯水車薪,為了掙更多的錢,周燕的老公陳林不得不去

    省城打工,周燕則留在家里照顧孩子做做雜工。

    幾年過去了,陳林逐漸喜歡上大城市的生活,每次回家,看到臟兮兮的房屋

    和做不完的農活,陳林開始厭惡回家,近兩年回家,陳林大多都是看看孩子,回

    來住兩天就走,就這兩天,雖然兩口子也有做愛,可周燕一個三十歲的少婦,就

    這點怎么可能得到滿足,每次陳林離開家門時,周燕都會露出幽怨的眼神。

    這一切都被周燕的公公看在眼里,就在前天,周燕剛送走了丈夫,公公見周

    燕幽怨的神情,自以為周燕不會反抗,趁周燕不注意,從后面一把抱住了周燕。

    周燕萬萬沒想到平時老實巴交的公公竟然會強奸她,周燕拼命的掙扎,可一

    個女人的力氣怎么有男人大,最后周燕還是被公公強暴了,發泄完獸欲的公公不

    停的向周燕道歉,周燕也想了很多,想到兩個可愛的孩子,公媳亂倫的事傳了出

    去,這家就毀了,兩個孩子以后怎么辦?

    最后,周燕還是沒有把事情鬧大,把孩子交給婆婆后,周燕決定回娘家清靜

    幾天。

    周燕一回娘家便躲在浴室里,想要把公公留在身上的臟東西洗干凈,雖然周

    燕已經洗過很多次,可周燕依然覺得她的身體很臟。

    打開浴室門,父親周洪軍不知道啥時候出現在門口。

    「爸,你干啥呢?」感受到父親眼睛里發出一道道綠光,周燕有些心慌起來,

    爸是在偷看我洗澡嗎?他不會想公公那樣吧。

    想到父親小時候疼愛自己的樣子,周燕立馬打翻了這個念頭,可周燕錯了,

    這時的周洪軍已被病毒感染,腦海深處那邪惡的欲望被無限放大,感到情況不妙

    的周燕,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父親撲倒在地上,這時周燕身上就披著一件浴袍,

    周洪軍一把扯掉浴袍,堅硬如鐵的大雞巴,輕輕松松的插進女兒的身體里。

    「太大了」父親堅硬的雞巴一闖入周燕的身體,周燕就感覺父親的雞巴就像

    一根燒紅的鐵棍,燙的周燕全身發軟。

    周洪軍一插入女兒的身體,就感覺自己的雞巴進入一個溫暖緊致的極樂空間,

    不顧女兒的哀求,自顧自的猛插起來。

    周燕是兩個孩子的媽,就算父親的雞巴在大,周燕很快就適應了,適應父親

    的大雞吧后,一股股不受周燕控制的快感,就像潮水一般從周燕的陰道直沖周燕

    的腦海,這種全身酥麻爽上天的感覺,就算周燕結婚幾年也沒體驗到過。

    周燕心里迷茫了,想到丈夫的無情和公公的畜生行為,周燕心里有股想要報

    復他們的感覺,就這樣,周燕僅存的道德被心底壓抑許久的欲望給占領,干才烈

    火一觸即發,父女兩從浴室一直操到臥室,一做就是一夜,周洪軍被病毒感染的

    緣故,一點都不知道疲倦,可周燕就慘了,從一開始歡快的呻吟,在到痛苦的慘

    叫,周燕感覺到自己快要被父親操死了,可父親,任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這時周洪軍雙手抓住女兒的小腿,把女兒肥美的雙腿高高舉起,讓女兒的饅

    頭逼凸起,這樣周洪軍的大雞巴更容易插入女兒的饅頭逼。

    被父親奸淫了一晚上,周燕的子宮早就被父親的大雞吧操開了,父親那比雞

    蛋還大的龜頭,每次插入,都能穿過子宮頸狠狠的刺入周燕的子宮,每一次拔出,

    巨大的龜頭都卡住周燕的子宮頸,就像要把子宮被拔出來一樣。

    「嗯!。嗯,??!爸!我不行了,子宮都要被你操爛了」。

    周洪軍腦海中那邪惡的欲望被病毒無限放大,看到女兒求饒不僅沒有一點憐

    憫之心,反而更加興奮。

    「操死你個騷逼,老子早就想操你了,操死你,我操」周洪軍越操力度越大,

    速度也更快。

    伴隨著周洪軍高速抽插,周燕的陰道不停的發出咕嘰咕嘰的水聲,和周洪軍

    胯骨撞擊周燕那大屁股發出的啪啪聲。

    「哎呦!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周燕慘叫了兩聲,竟然翻起了白眼。

    門外的周遠一看到到這活春宮,眼睛就像被吸住了一遍離不開了,雖然知道

    父親這樣做是畜生行為,可周遠現在居然一點怒意都沒有,甚至有點想加入其中

    的沖動。

    周遠右手伸進褲襠里,抓住充血膨脹的雞巴擼了起來,一握住自己的雞巴,

    周遠不禁嚇了一跳。

    「這還是我的雞巴?」。

    周遠仔細的撫摸著他的雞巴,周遠的雞巴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竟然從原本

    的13厘米暴漲到23,直徑也漲到8厘米,堅硬筆直的雞巴頂著褲襠,形成一

    個大包,看著有些嚇人。

    就在周遠疑惑自己雞巴為什么會這樣時,屋里傳來了姐姐的慘叫聲。

    「爸!不行了,要死了,,啊,,,啊」。

    看到姐姐痛苦慘叫的樣子周遠急了,難道老家伙要把親生女兒操死不成?

    看到姐姐痛苦的表情和漸漸微弱的求饒聲,周遠也想不了那么多,提著鏟子

    輕聲走進了屋。

    此時周洪軍,只顧著把那粗大的雞巴狠狠的插入女兒的騷逼里,一點都沒發

    現周遠已經走到他身后。

    嘭!一沉悶聲的響聲,周遠的鏟子重重的砸在周洪軍的頭上,周洪軍感到一

    股強烈的眩暈感襲來,白眼一翻便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周洪軍一倒地,那大雞吧竟然沒有從女兒的陰道里拔出來,好像是巨大的龜

    頭卡在了子宮里。

    「啊,,,啊,,死了啊」父親巨大的龜頭死死卡在周燕的子宮口,一股股

    酥麻刺骨的快感從骨髓直沖頭頂。

    「?。?!」。

    在這一瞬間,周燕終于達到高潮,子宮一股潮水猛地爆發,竟然把父親卡在

    子宮口的大龜頭沖了出去。

    「噗!」一股潮水猛地從周燕騷屄里噴了出來,周遠還沒反應發生了什么,

    就被姐姐的潮水噴了一臉。

    一股,兩股,周燕連著噴了七股,七股潮水連帶著周洪軍射的精液,全部噴

    在周遠身上。

    「這???!」。

    周遠傻眼了,這淫靡的一幕,好似點燃了他心里一股無形的力量。

    「該死的賤貨,操死她,操死她」周遠腦子里一個邪惡的聲音,不停的蠱惑

    著周遠。

    「不行,她是你姐姐,在這樣下去她會死的」另一個聲音再次想起。

    姐姐會死?不,不,從小到大姐姐對我最好了。

    怕什么,老東西都可以,姐姐從小對你這么好,你也可以的。

    此刻,周遠腦子里兩股力量不停的爭斗著,兩股力量在周遠腦子肆意妄為,

    周遠雙拳緊握,尖銳的指甲刺入皮肉,一陣刺痛終于把周遠給驚醒過來。

    「剛才那兩個聲音是什么情況?」。

    周遠快速環顧四周,除了暈倒的父親和一絲不掛的姐姐,跟本沒有其他人。

    周遠其實不笨,只是父親從小就不待見他,不讓他讀書,結合這兩天經歷的

    事兒,很快,周遠就想到自己可能也種了病毒,只是這病毒把他當成了宿主,并

    沒完全破壞周遠的意識,所以現在周遠體內住著兩個不速之客,而且還是一善一

    惡。

    想到最近看過的電影(毒液),周遠不禁興奮起來。

    「嘿嘿,看來老子也有咸魚翻身的一天」周遠興奮笑道。

    興奮之余,周遠看了父親和姐姐一眼,周遠出生的時候是難產,看著妻子羅

    慧芳快要死了的樣子,周洪軍不得不把妻子送往醫院,在封建的農村,進醫院才

    能生的孩子,天生就是敗家的貨,要不是周遠是個男孩子,周洪軍很有可能把周

    遠給扔了。

    羅慧琳恢復身子后,周洪軍立即又讓羅慧琳生了三兒子周斌,從此周洪軍把

    全部父愛都給了周斌,甚至累死累活都要供周斌上大學,而羅慧琳卻對周遠疼愛

    的不得了,周遠可是羅慧琳挨了一刀才生下來的,對周遠的母愛更是多了幾分。

    看到周洪軍,周遠不由露出厭惡的眼神,看到周燕裸露著身子滿身都是汗漬,

    下身跟是一片狼藉,周遠連忙找來一塊毛巾給周燕擦拭身子。

    摸著姐姐那一身美肉,那股邪惡的力量又開始蠢蠢欲動,周遠大急,連忙拉

    過一旁的被子把姐姐裹了起來,還好周遠動作快,那股邪惡的力量緩緩退了下去。

    周燕達到高潮后,一直沉醉在那飄飄欲仙的快感中,剛才周遠那么大的動靜,

    直接把周燕拉了回來,此時周燕還不知道是周遠,還以為父親又要折騰她,嚇得

    周燕連忙求饒。

    「爸,我真的不行,你讓我先休息一會好不好」周燕說著從床坐了起來,等

    她睜開眼,只見弟弟周遠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小遠,你…你啥時候回來的?」。

    周燕懵了,完了,完了,弟弟肯定都看見了,雖然是爸爸強要的我,可我也

    沒拒絕,弟弟會怎么看我?

    一時間,周燕想了很多,越是想,周燕腦子越亂,最后周燕不禁無助的哭了

    起來。

    看到周燕哭了,周遠也顧不得想太多,連忙坐到周燕身邊,輕撫著周燕后背,

    激動的說道:「姐,你別傷心,殺了這混蛋」。

    聽到弟弟說要殺了父親,周燕也不顧身無寸縷,連忙抱住弟弟道:「小遠不

    要,爸爸不是故意的,他好像中邪了」。

    「什么,中邪了?」聽到姐姐說父親中邪,周遠也是一愣。

    「到底什么情況?」周遠驚訝的問道。

    為了防止弟弟一沖動把父親給殺了,周燕拉著弟弟坐在床上,把她回娘家后

    發生的每一件事陳述一遍。

    聽到姐姐說父親眼中冒出綠光,周遠便以明白父親也中了病毒,只是沒有到

    吃人的程度。

    周遠把他遇到的事向周燕說了一遍,周燕也明白發生了什么,以防萬一,姐

    弟二人找來繩子把周洪軍捆了起來。

    姐弟兩坐在一起,看著被綁成木乃伊一樣的父親誰也沒說話。

    咕?。?!肚子傳來一陣悲鳴,周遠摸著肚子,心中不由得想道:「媽媽要是

    在的話,這時候應該吃飯了吧」。

    媽媽!一想到媽媽,周遠才想起媽媽現在在哪,回來了嗎?

    「姐,媽呢」周遠看著姐姐急切的問道。

    「我到家的時候,媽媽還沒回來,后來…后來我也不記得了」周燕一回家就

    進了浴室,又被父親一直奸淫到剛才,她哪知道現在媽媽在哪。

    「遭了,媽媽還在工廠」周遠大叫一聲站了起來,說著就要沖出家門。

    周燕見弟弟要出門,急忙拉住弟弟的手,急道:「小遠你要去哪?」。

    「我去找媽媽」。

    聽到周遠要去找媽媽,周燕急了。

    「媽媽現在不知道是死是活,爸爸又變成這樣,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

    怎么辦」說著說著,周燕泣不成聲,眼中滿是無助,父親中了病毒也不知道能不

    能活,周遠要是出去后回不來,周燕也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

    周遠輕輕擦掉姐姐臉上,輕聲道:「姐,你知道媽媽在我心里的重要,不管

    媽媽是死是活我也要去」。

    看著弟弟那堅定的眼神,周燕緊緊抓住弟弟的手慢慢松了開,周燕知道,父

    親從小就不愛弟弟,要不是媽媽,弟弟九歲那年就死了,母子兩個感情甚至超過

    了夫妻感情。

    見姐姐抓住他的手收了回去,周遠把姐姐輕輕抱在懷里,安慰道:「姐,你

    放心,三天,三天后不管能不能找到媽媽我都會回來,到時候,我帶著你一起來

    走」。

    「嗯,嗯」。

    見弟弟心意已決,周燕知道自己留不住弟弟,周燕墊起腳在弟弟嘴上重重吻

    了一下,吻完,周燕連忙轉過身,不讓弟弟看到她眼里打轉的眼淚,說道:「小

    遠,你去吧,姐姐在家等你」。

    感受著嘴唇上那還未消失的甜蜜,周遠忍了忍心毅然轉身消失在門口。

    聽到院門關上的聲音,周燕快步走到窗前,看著弟弟漸漸消失在視線中,周

    燕眼中徘徊許久的眼淚終于落下,姐弟這一別,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在相見。

    周燕望著弟弟消失的方向,許久不愿回頭,突然,一個黑影出現在周燕身后。

    「你舍不得他走嗎?呵呵呵呵!」。

    此刻,周遠當然不知道家里發生了什么,望著媽媽工廠的方向,周遠心中喊

    道:「媽!你要等我啊,兒子來了」。

    PS:好久沒寫H文了,第一次寫好像還是兩年前還太監了,這一次又不知

    道會堅持幾章,為了在其他論壇賺點積分,我會將此文發布在其他論壇,短時間

    內請大家不要轉載,有什么意見和建議可以在評論區提出,我會關注的,希望這

    次能堅持寫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