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無限ntr系統】:?;ㄗ某櫛錙ⅲㄋ模?/h3>
作者:亞絲娜

    作者:亞絲娜。

    本站首發。

    字數:8167。

    晚上八點。

    我一個人躺在房間的床上,望著天花板上的掛燈,回想著今天一整天發生的

    眾多事情,嘴角不禁揚著一絲淫笑。

    先是早上剛剛在ntr系統的傳送下,來到?;ㄗ徘案俏惶烊淮艫納暇?br />
    草美咲學姐,來了一次腿交,盡管是隔著內褲的,但那柔軟的美臀觸感依舊令我

    回味無窮;

    而緊接著,又是在?;ㄗ奈郎淅鋦行┖茸砭頻那а襖鮮戳艘淮?br />
    真槍實戰的做愛,靠著這位如蜜桃般成熟的熟女教師,結束了自己近三十年的魔

    法師處男人生。

    最后,更是在電車上接到了凌辱椎名真白的支線任務,當著全電車人的面,

    奪走了椎名真白的初吻,還一邊撫摸著她柔軟的小乳房,一邊素股抽插著她的屁

    股,來了一次大爆射,讓她當眾高潮到失神。

    「嘖嘖,實在是太爽了啊」。

    放在過去,哪怕只有其中一個經歷都足以令我幸福到死去,而今天,我卻是

    先后盡情凌辱了三個美女,算下來,一共爆射了四次,可謂是爽得飛起。

    不過,想起這件事也讓我多少有些奇怪,似乎是因為ntr系統的緣故,我

    今天明明射了四次,但身體卻一點也不虛。哪怕是現在yy一下真白、上井草學

    姐她們柔軟的肉體,我胯下肉棒都能龍精虎壯地挺立起來,至少再射個幾發我是

    感覺沒有任何問題。

    因此,想到這里,我索性翻身坐了起來,嘴角揚著一絲邪惡的笑容,尋思著

    該怎么再發泄一下自身的精力。

    「剛才在樓下吃完晚飯后,上井草學姐是說自己有些累了,所以早早上樓休

    息,現在應該是在房間里」。

    「而真白的話,應該是在洗澡吧?」。想到這里,我就有些氣。

    似乎是因為上午強行奸淫了千石千尋的緣故,導致她現在對我有些警惕,說

    是今晚自己會幫真白洗澡,而不需要其他人幫忙,尤其是她私下警告了我這個死

    胖子不準接近浴室三米遠。

    這讓本來想學著?;ㄗ?,神田空太幫椎名真白洗澡的我愿望徹底落空

    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也知道她的警惕是有道理的,畢竟,我今天在去接真白

    的路上,確實占盡了真白的便宜,不僅初吻被我給奪走了,渾身上下還被摸了個

    遍,尤其是小穴,體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好在真白夠單純,用兩個年輪蛋糕就收買了她,讓她不能把我跟她玩的游

    戲說出去,否則我在電車上做的那些事,被千尋老師知道了,她肯定會暴怒的吧?」。

    我露出一絲淫笑。

    不過我也不急著做什么。

    就像飯要一口口吃,妹子也要一步步調教。

    因為以千石千尋在原著中表現出來的性格,是非常不靠譜的,自家親戚把不

    懂事的女兒交付給她照顧,可她倒好,轉手就將她丟給了神田空太,壓根就沒想

    過一個懵懵懂懂的女生,碰上一個高中男生會不會出什么事。

    也是因此,盡管她眼下對我表現得很警惕,但我非常清楚,她遲早會放松的,

    那懶惰而不靠譜的性格,終究會使她松懈于對椎名真白的管理。

    而那時,就是我趁虛而入的絕佳機會了。

    「再者,就算沒那么快會有奪取真白處女的機會,平常想占她便宜還不簡單,

    不說可以用教導真白畫漫畫的理由來親自『指導』她,真白就連洗澡換衣都不會,

    大把的機會吃她的豆腐」。

    想到這里,我胯下的肉棒徹底硬了起來,幾乎把褲頭撐起了一個小帳篷。

    而這種情況,換作過去我肯定是打開一部av好好地擼一發,可現在,既然

    ?;ㄗ鎘心敲炊囁煽詰拿米?,我自然不會蠢到再拿av當下酒菜。

    問題就是該怎么做呢?

    「對了,先后完成了兩個支線任務,現在我一共有兩個道具,分別是萬能鑰

    匙和一小時隱身卡,這倆剛好能派上用場」。

    我帶著一絲興奮的笑容,豁然站了起身,心里尋思的是,利用隱身卡去一樓

    的浴室,然后用萬能鑰匙打開浴室門,近距離觀賞一下美熟女教師和懵懂少女沐

    浴,光是想想就爽。

    為了不耽誤時間,免得她們都洗完澡出來了,我立刻下了床,走出房間準備

    下樓,再利用隱身卡隱身。

    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在路過走廊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陣細微的喘息聲。

    那個喘息聲壓得很低,但就在附近,才讓我剛好聽見了。

    「……是上井草學姐嗎?」。我循著喘息聲走近了過去,貼在上井草學姐所在

    的210號房前,耳朵湊在門上,漸漸聽清了房內確實有少女的喘息聲,只是具

    體地卻聽不清楚在說什么。

    上井草學姐這是在看電影嗎?

    不,應該不是……。

    我搖搖頭。

    「這更像是在……自慰?」。我心里產生了一個大膽的猜測,緊接著,眼神頓

    時涌出了難以抑制的狂熱與興奮。

    下樓看真白和千尋老師洗澡,固然很爽,然而如果上井草學姐當真是在房間

    里自慰,那留下來看她無疑要更為劃算。

    畢竟女生都是經常洗澡的,這次沒看到真白她們沐浴,接下來總會有其他機

    會,然而上井草美咲的自慰秀,卻是難保能再碰上第二次。

    因此我果斷地打消了下樓的念頭,左顧右盼一會兒,趁著現在真白她們都在

    一樓,二樓只有自己和上井草美咲學姐兩人,我拿出了系統獎勵的萬能鑰匙,對

    準了學姐房門的門把。

    我原本還擔心著這把鑰匙,能不能如愿派上用場,但當我把鑰匙湊近門鎖后,

    便是發現它忽然變了形狀,剛好對上了門鎖的形狀。

    咔擦一聲,房門應聲開了。

    「原來如此,看來這把鑰匙還真是萬能鑰匙啊……真是賺到了」。我帶著一

    絲淫笑,以一種極其細微的力度,悄悄擰開了房門。

    順著那一道僅能透過一只眼睛的門縫,我望見了房內光景,那是一間很秀氣

    的女孩房間,除了桌椅書柜外放著好幾個可愛公仔,我的目光沒在它們身上久留,

    而是順著喘息聲,落在了床上,眼睛頓時興奮地睜大了。

    只見房間那張床上,躺著一位短發少女,正是上井草美咲,她渾身上下都赤

    裸裸的,僅僅是腳下穿著一雙白色短襪。

    她的雙手,一只放在了豐滿的胸前,不斷搓揉著,一只則探向了私處,輕輕

    撫摸著。

    我剛剛聽到的喘息聲,也正是從她嘴里斷斷續續地泄出來的。

    而沉浸在自慰中的她,并沒有發現我在門外偷窺著。

    「唔……仁……我好喜歡你……親我……對,就是那里……」。

    一邊愛撫著自己的乳頭和陰蒂,上井草美咲臉蛋涌出紅暈,一邊低低地呼喚

    著自己的青梅竹馬,幻想著帥氣的他,將自己剝得精光后,從臉頰、脖頸一路舔

    舐到陰部,最后更是掰開自己的雙腿,湊到那長滿茂盛陰毛的純潔小穴,輕輕愛

    撫起來。

    隨著想象,那如花瓣般柔嫩的兩片大陰唇,漸漸綻開,汩汩地流出了愛液,

    將陰唇附近的未曾修剪過的茂盛陰毛,弄得一片濡濕,顯得淫靡極了。

    同時,她嘴里泄出的嬌喘也越發旁若無人,手部愛撫自己的力度加大,顯然,

    就快要高潮了。

    「呼……呼……」。而門外偷窺這這一幕的我,同樣是興奮得快要炸了,肉棒

    早已經是從褲襠里掏了出來,一邊視奸著上井草學姐那長著茂盛陰毛的陰部,一

    邊用力地來回擼動了起來。

    然而,讓我猝不及防的是,我忽略了房門,竟是一不小心輕輕撞到了它,以

    至于門應聲推開。

    而沉浸在愛撫中的上井草學姐,也如遭雷擊,下意識睜眼望來。

    「誰?」。

    「………………」。

    這下就很尷尬了。

    一邊擺出偷窺般的小心翼翼舉動,一邊擼動著肉棒的我,徹底暴露在了赤裸

    著坐在床上的上井草學姐面前,而那雙漂亮的大眼睛,望著我徹底呆滯了,顯然,

    她壓根沒料到我會站在門外,更沒料到我會裸露出下體。

    緊接著,上井草美咲終于反應過來,整張可愛的臉頰迅速紅透了,眼眶也是

    涌出淚花,眼看著就要放聲尖叫,我忙不迭沖進了房間,一手將門重新鎖上,一

    邊朝床上撲了過去。

    「砰」。的一聲,我直接壓住了上井草美咲,將她整個人按在床上,一手捂住

    了她粉嫩的嘴唇,把那聲尖叫硬是給壓了回去。

    取而代之的是,她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涌出一陣驚恐,以為我要做什么事情,

    縱然是被掩著嘴也發出了唔唔唔的喊聲。

    我拼命地壓制著她的掙扎,整張床搖搖晃晃的,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我只能連忙壓低聲音道:

    「美咲學姐你冷靜一下,聽我解釋,這只是個意外,我沒有想對你做什么」。

    「唔唔唔唔唔唔」。

    聞言,拼命掙扎的上井草美咲,這才稍稍一滯,她那雙眼睛里閃爍著淚花,

    顯然是被嚇到了。

    我頓時有些罪惡感,但為了以防萬一,只能再次補充道:

    「美咲學姐,我可以松開手,不過你不能尖叫,我會把事情解釋給你聽的」。

    「唔……」。

    猶豫了片刻,上井草美咲咬著嘴唇,輕輕地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于是我這才緩緩松開了手,發現手掌上黏黏的,大概都是上井草美咲剛才掙

    扎時從嘴里流出來的口水,這讓我有種想舔一口的沖動,但我拼命忍住了。

    「呼……」。

    在我松開手的瞬間,上井草美咲猶如受驚了的小鴨子,迅速蹭蹭蹭地后退了

    幾步,整個人靠在床頭邊上,臉色恐懼地看著我。

    而她的雙手,也是緊緊地抱著身體,似乎是想給自己安全感,又似乎是想遮

    掩赤裸裸的嬌軀不讓我看到。

    「肥、肥丸學弟,你為什么要做……做這種事?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姑

    且是遠離了我一段距離,見我也沒有做什么事的舉動,上井草美咲才鼓起勇氣,

    既不安又困惑地問道。

    就現狀而言,我無疑是在偷窺,而且還很猥瑣地露出了下體,因此她應該放

    聲尖叫,讓人上來才對的,但終究是感性壓過了理智,因為上井草美咲覺得我不

    太可能是這樣的人,應該是有什么理由才對的。

    所以她想聽我解釋一下再做決定。

    「我……」。

    可這時候我也想不出自己該怎么解釋了,畢竟人贓并獲,不僅偷窺,而且我

    的肉棒還赤裸裸地暴露在外,這讓我實在是不曉得能怎么洗白自己。

    不過沉默下去始終不是辦法,因此,我急中生智道:

    「我……我喜歡你啊,美咲學姐」。

    「誒?」。

    這話一出,上井草美咲頓時呆住了,顯然她壓根沒料到我忽然說這個。

    見狀,意識到這招或許有效,于是我繼續道: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美咲學姐,這份感情已經幾乎快克制不住了,所

    以,所以我才會忍不住想過來看你,但卻意外發現你門沒鎖,所以就……」。

    「可、可是……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我喜歡仁,你也是知道的……」。

    我這一通瞎幾把扯,卻是剛好正中紅心,讓上井草美咲心思徹底亂了,在她

    看來,我一向是她最好的異性朋友,平常總陪她一起打游戲,而且還很溫柔,但

    無論如何都沒有涉及過一絲感情方面的事情,也是因此,她跟我相處起來才會感

    到格外安心。

    然而,這樣的我,現在卻是突然對她作出了一番熱烈的表白,這使得本就心

    思很亂的上井草美咲,大腦徹底懵了。

    可謂是心亂如麻。

    而我趁熱打鐵。

    「我知道美咲學姐你喜歡仁學長,但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很痛苦??!每

    次看著你跟仁學長在一起,而我自己卻只能用朋友來掩飾自己的感情,這讓我的

    心非常難受,就像是被刀切割一樣」。

    「怎么會這樣……」。上井草美咲眼神愣愣的,感覺有些難以置信,原來我對

    她一直懷有著這樣熱烈的感情。

    同時她忽然想起了上午被我抱著的事情,難不成正是因為喜歡她,所以一向

    很溫柔體貼的我,才會突然作出那些失禮的事情嗎?

    如果讓我知道美咲此刻心里在想什么的話,我一定會忍不住大笑,我上午抱

    住她單純是為了占便宜,哪里是因為什么喜歡,只要面前是個美少女我都不可能

    會放過。

    當然,嘴上我自然不可能會蠢到這么說,而是低著頭,一臉『失落』地說道:

    「抱歉,美咲學姐,是我一時鬼迷心竅做了這種事,明知道你喜歡的是仁學

    長……抱歉,我或許該離開?;ㄗ?,不僅是為了贖罪,也是為了不再因為看到

    你和仁學長親近而痛苦下去」。

    「不、不行!肥丸學弟你不能離開?;ㄗ?。

    見我似乎真的要轉身離去,大有如字面意義上所說,搬離?;ㄗ?,心思單純

    的上井草美咲,哪里還顧得上其他事,直接伸手拉住了我。

    而失去了遮掩,她胸前那對木瓜般的白嫩巨乳,頓時搖搖晃晃得濺起一陣浪

    花,看得人極其眼熱。

    我壓根就沒想過要出去,聽她這么一說,自然是停了下來,只是嘴上依舊自

    嘲道:

    「不走的話又能怎樣呢……美咲學姐,你喜歡的是仁學長不是嗎?像我這種

    難看的死胖子,你是永遠也不會正眼瞧我的」。

    「才、才不是這樣的」。

    根本顧不上自己走光,上井草美咲用力搖頭,拼命地抓住我的手,不讓我離

    開。

    對她來說,相處了這么久,我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另外,我剛才那些

    話也是深深觸動了她的心。

    「其實肥丸學弟,我跟你一樣啊……」。

    在我不明所以的眼神下,上井草美咲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

    一直以來她都喜歡著三鷹仁,然而三鷹仁卻始終沒有給她任何回復,一次次

    的表白,換來的只有一次次的拒絕。

    還有,一次次看到三鷹仁跟各種漂亮成熟的女性來往,甚至就連自己的姐姐

    上井草風香,都跟三鷹仁交往過,唯獨自己卻始終得不到一次正眼對待。

    我說自己是個死胖子,永遠得不到人青睞,而她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已經很

    努力改變自己了,可似乎還是一只丑小鴨,單戀了三鷹仁那么久卻始終換不回一

    句喜歡。

    「美咲學姐……」。誤打誤撞之下,沒想到讓上井草美咲卸下了心防,這倒是

    讓我忍不住驚喜,而我也不會蠢到錯失機會,試探著在美咲學姐身邊坐了下來,

    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頭發。

    我看得出來,此刻的上井草美咲心境徹底亂了,有些迷失了,需要人來給她

    指明方向。

    而此刻,也正是她心里防御最薄弱的時候。

    于是我借機道:

    「美咲學姐,能幫我解決一下欲望嗎?只要一次就好了,只要這次結束了我

    就會徹底放下對學姐你的感情,也不會離開?;ㄗ?,而是會專心為你和仁學長加

    油」。

    「真的嗎……?」。

    上井草美咲怯生生地望過來,眼睛里還掛著一些淚花,顯得十分楚楚可憐。

    我趁熱打鐵地點頭道:「當然是真的」。

    「那……好吧」。心軟之下,上井草美咲稀里糊涂地就點下頭,不過迷糊的

    她,還是存有最后一絲理智,作為底線地小聲說道:「不過,不能接吻也不能那

    個……那些都是要留給仁的」。

    「當然」。我表面上很理解地點頭,心中卻是淫笑,就算這次不吃掉你,但

    身體都被我玩遍了的話,你以為自己還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嗎?

    既然都說定了,我哪里還等得下去,當即拉起了上井草美咲學姐柔軟的小手,

    顫巍巍地握住了我胯下那根猙獰昂立的肉棒。

    當冰冰涼涼的小手,接觸到滾燙的肉棒時,上井草美咲嬌軀輕輕顫抖了一下,

    顯然有些畏懼。

    她還是第一次真正碰到肉棒實物。

    「幫我擼一下,美咲學姐」。我挺了挺腰,指示道。

    「嗯……」。

    此刻,就算后悔上井草美咲也沒辦法再拒絕了,只能咬著嘴唇,輕輕點頭,

    緊接著便是試探著用小手,上下擼動起了我的肉棒,不比單純的椎名真白,她再

    怎么說也是看過一些成人視頻的,因此,對于男女之間的歡愛多少了解一些。

    而享受著少女的小手侍奉,我淫邪的目光,則落在了她胸前那一對木瓜般沉

    甸甸的巨乳上,于是伸手揉弄了起來。

    那胸前的乳肉,就好比牛奶般,極其滑膩,幾乎從指縫間溢出來。

    尤其美咲學姐的乳頭還是罕見的凹陷型,更是讓我看得眼熱。

    「唔,不要……」。

    這還是第一次被男性,而且還不是三鷹仁接觸到自己的巨乳,上井草美咲難

    免有些抗拒,試圖遮遮掩掩,但已經性欲上頭的我,哪可能會給她拒絕的機會,

    直接強硬地掰開了她的手,將她整個人嚯地抱了起來,橫放在大腿上。

    而這時候也是讓我感覺到,當一個死胖子也沒什么不好,力氣夠大,而且身

    體足夠肥壯,把上井草美咲抱在腿上就像抱一個小孩子一樣。

    盡管這個小孩子身材有些火爆……

    「手不要停下來」。

    已經進入興奮狀態的我,也懶得像剛才一樣偽裝了,直接命令道。

    而現在這種情況下,也果然是果斷地命令更有效,漸漸落入陷阱的上井草美

    咲,已經無法離開,只能屈從于我的要求,咬著貝齒,再次握住了我胯下那根粗

    大肉棒上下地擼動了起來。

    而我則像吃水果一樣,捧起了美咲學姐胸前的一團乳肉,大口地舔舐了起來,

    那散發出來的少女清香,令我極為興奮,幾乎吮吸得無法停下來。

    而原本是內陷型的乳頭,也在我的舔舐下,漸漸興奮了起來,像一顆小紅豆

    一樣凸顯了出來,被我吞進嘴里,不斷用牙齒輕輕研磨著。

    「唔……唔唔……」。

    感受著從巨乳傳來一陣陣巨浪般的快感,上井草美咲整個人顫抖了起來,臉

    色通紅,她先前在自慰的時候,也自己愛撫過胸部,可那種感覺,卻遠不如我揉

    弄她巨乳時來得舒服。

    這種舒服,甚至夸張到讓她有些害怕了,只能伸出一只手,攬著我肥壯的肩

    膀。

    「都說了手不要?!???柘氯獍粢丫咽艿嬌煺?,正急需人來安撫它,可

    上井草美咲的手卻屢屢停下,讓我有些不耐,于是干脆把她的頭給按了下去,那

    張羞紅的臉龐,極近距離地貼近著我有些腥臭的肉棒。

    「既然不會擼的話,那就給我舔,像舔冰棒一樣總會吧?」。我不容置疑地說

    道。

    「嗯……」。望著已經眼睛有些紅紅的我,上井草美咲顯得越發柔弱,有些畏

    懼地點了點頭。

    生性好奇的她,早就偷偷研究過口交和各種性愛方法了,想著就是有朝一日,

    能讓自己最喜歡的三鷹仁舒服起來,可當時的她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第一個舔

    的不是三鷹仁的肉棒,而是肥丸我的肉棒。

    帶著這種復雜的心情,上井草美咲在心里低聲對三鷹仁說了一聲對不起,就

    張開粉嫩的小嘴,輕輕舔舐起了我的肉棒。

    不比經驗豐富的千石千尋,美咲的口交技巧顯然很拙劣,并不算很舒服,不

    過看著她跪舔我已經足夠興奮了。

    「就這樣繼續舔,舔完整個肉棒后再把它吞進嘴里吮吸」。

    我一邊指導一邊側躺了下來,而正對我面前的,便是上井草美咲的大腿根部,

    那陰阜部位果然長滿了陰毛,而且因為從不曾打理修剪過,顯得非常雜亂,還有

    一股若有若無的腥味。

    不過這種腥味并未讓我感到厭惡,反倒越發興奮了起來,于是當即湊近了過

    去,沿著那茂盛陰毛包圍起來的大陰唇舔舐了起來。

    而小穴被我攻擊著,上井草美咲嬌軀頓時觸動了一下,盡管很羞恥,但卻發

    現身體變得越發興奮了起來。

    「為什么會這樣呢……明明愛撫我的人不是仁,但我的身體卻忍不住有感覺

    了?」。

    「我難道是一個很好色的女人嗎?不,不是這樣的,絕對不是這樣的」。

    「這只是為了幫肥丸學弟放下對我的感情而已」。

    「沒錯,就只有這一次而已!不用想太多」。

    努力說服著自己,但上井草美咲心中始終存有一絲對三鷹仁的罪惡感,好像

    自己出軌了一樣,可是越是這么想,她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越發興奮,胯下蜜穴處,

    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有愛液不斷流出。

    而這些愛液不用說也知道,被我全部舔干凈了,酸酸澀澀的,老實說不好喝,

    但一想到這是上井草美咲流出來的愛液,我便興奮得停不下來。

    同時,我一邊舔舐肉穴一邊掰開了美咲學姐白嫩嫩的臀瓣,肆意搓揉著變幻

    形狀。

    就這樣雙方不斷地愛撫下,我們兩人的高潮都來得非???。

    最終……

    「唔」。

    隨著嬌軀一陣抽搐,我面前那長滿卷曲陰毛的處女肉穴,便是忽然噴出了一

    陣白色潮水,將我整張臉都弄得一片濕潤。

    而我胯下同樣是一陣暴射,那粘稠的白色精液,一股股地打在了上井草美咲

    的臉蛋上、頭發上、乳房上,沿著皮膚不斷往下流淌。

    而這種來得猛烈的高潮,讓我和美咲學姐都停滯了好一會兒,緊摟著對方的

    軀體不愿動彈。

    良久,我才抹了抹臉上的愛液,坐起身來。

    「呼……好爽……」。

    我望著側躺在身邊的美咲學姐,只見她裸露的上半身幾乎沾滿了白濁精液,

    眼神有些恍惚,似乎是還處在高潮的余韻當中,就連我翻開她的大腿,輕輕撫摸

    著陰阜那一大團粗糙而濃密的陰毛,她都沒有太大的反應。

    可以說,此刻如果我想插入上井草美咲的肉穴,奪取她那本該是預留給三鷹

    仁的的處女膜,幾乎沒有任何困難。

    不過我并不打算這么做。

    沒必要太急。

    「就是這樣慢慢地調教,一步步地ntr才有意思啊」。我望著赤裸著嬌軀

    的美咲學姐,露出一抹淫笑。

    擦拭干凈了身上的精液,我摸了摸美咲學姐的腦袋,便悄悄離開了她的房間。

    而原本歡騰著男女肉體的房間里,一下子就冷清了下來,留下上井草美咲一

    個人。

    她眼神有些恍惚。

    「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呢……」。

    紛亂的心緒,以及對三鷹仁的愧疚還有對我復雜的感情,讓本來非?;獨值?br />
    上井草美咲,第一次露出了惆悵的表情,她無力思索,只能仰躺在床上。

    可一閉上眼睛,腦海里就會不受控制地浮現起我剛才那根粗壯的肉棒,以及

    大量噴射而出的精液。

    想著想著,她的手忍不住再次探向了私處。

    同時從廢紙簍中撿起了一團紙巾。

    展開來,滿是精液臭味。

    「仁,我好像變得有點奇怪了……」。

    她眼神迷離地將那團紙巾,按在鼻子上深深嗅著,一邊愛撫起了自己的私處,

    才沒一會兒,愛液就再次泛濫了起來。

    可不同于先前的自慰,這一次,浮現在他腦海里的不是三鷹仁,而是一個滿

    身大汗的黝黑胖子,將她整個人壓在了身下,肉棒插入蜜穴中肆意抽插著,一邊

    像豬一樣哼哧叫著一邊灌滿了精液。

    愉悅更新,愉悅看書</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