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怪病

作者:小強
    我住在廣州番禺的祈福新村,職業是名催眠師。由于催眠服務的生意收入起伏不定,所以我也兼在網上賣手表來補貼收入。通常我都會坐祈福新村的大巴到廣州的海珠廣場再轉坐地鐵到廣州火車站旁的鐘表城進貨。

    去年暑假期間我發現幾次趁搭大巴的時段,總留意到一個二十幾歲留著短發身材苗條的女生也在排隊等大巴。前幾次我都排在她后面挺遠處,次次都是看到她穿同樣的米黃色無袖襯衫,而且意識到她總沒穿內衣。因為隱約的可以看到她胸前的凸點,而且后面看完全沒看到內衣的痕跡。

    那天我又去搭大巴,正好看到這女生又在那里排隊,而且她后面沒排人,我本來是要去買份報紙的,但一看這女的后面沒人就立即上去排她后面。說白了就是想近距離的偷窺。女生抱了個包包在胸前,背對著我,我觀察了她的背部,暗自心里叫好,一如既往的沒穿!

    到了上大巴,我就順理成章的坐到她傍邊的位置上。心跳開始快了起來。女生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從包里拿出手機,然后就把包掛到座位前的掛鉤。在她接聽電話時,我就開始作狀一直看窗外像在等什么人來,又站起查查褲子口袋里的東西什么的,就是想要找不同角度去窺看女生凸起的乳頭??吹攪?!看到了!我下面已經升旗了。我近距離的看到女生胸前的兩點凸起,因為她衣服是淺色的,所以隱約的可看到凸起的區域透著有點深色的印記。

    巴士開始開動,女生還是在講電話,很像在談跟畫有關的東西,當時判斷他可能是做跟畫有關的行業。不久女生掛了電話,伸手把手機放到掛在前面的包包。就在這時我反應靈敏的憋過眼去看,就一瞬間她伸手時腋下的衣服向前擺了下,讓我一瞬間看到了她左邊的乳房。她的胸部比較小,因此乳頭也被我看見了,淺棕色的乳頭在我眼下顯現了大概兩秒的時間,但我已完全看進眼里。當時覺得好爽好爽!頓時臉都有點紅,耳朵都熱熱的了。

    之后我又一直時不時偷看她的胸部??贍芩Ω酶芯醯轎乙恢庇鋅此?,常常不穿內衣肯定會招來別人異樣的眼光,我看這她應該不會太陌生。一會兒他就把手交叉在胸前 (不給我看了?。┪乙饈犢贍芩牢以誑此?,所以一段時間我就沒再偷望了。一下她的電話又響了,伸手去拿手機,我又偷望,但這次沒看到什么。她開始講電話,我又開始時不時偷看她那里,隨即他索性改變坐姿,把身體往另一邊靠,半個背對著我 (應該是知道我一直看她胸部,要把我色淫淫的眼光完全杜絕)。

    多一會兒大巴到達目的地,我們也各自下車了。嗯,今天真幸運,心里直叫爽,尤其是能看到衣服里面的肉,真是Lucky透頂。

    那天在鐘表城買了些貨,花了差不多兩小時那樣,在麥當勞吃了午餐就再搭地鐵回海珠廣場。 到了海珠,看到大巴已停在那里了,應該差不多走的了,我連忙跑過去上車,一進車,看車里這時段沒什么人,一下子我就看到那女生又在這班回程的車里,一個人坐到很后面。實在是太幸運了,雖然前面很多位置,我還是精蟲上腦的硬著頭皮的走到后面,又坐到那女生的隔壁去。那女生發現又是我,臉色開始有點難看起來,但又沒能說什么。

    車開動了,我不想表現得太“猴急”,開始都沒往她那里看。徑自拿出一本書在看,但其實根本心不在焉。女生抱著包包在身前,可能是有意識的防范我的偷窺。我裝作若無其事的看書。不一會可能是包太沉了,她還是把包掛前面了。但我意識她的動作時,我就開始轉頭過去看,她把試圖把包掛上鉤,但車子有點搖動,沒能掛上,就耗了比較多的時間在這動作上,腋下的衣服又再次向前傾開,再次露出了她雪白的乳房。不知怎么那么巧,我在注視她的走光時,她望向我,看到我在注視她的腋下的部位,一下子發現了自己走光了,她立即遮掩走光的地方,直望向我呼叫說“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呀!看什么看?看夠了嗎?”,突如其來的呼喝我第一反應就是反擊,“小姐,你敢這樣穿就不怕別人看啦!"amp;quot;我不是小姐,你不要叫我小姐,偷看人還這么囂張!真是沒文化!”……“好,姑娘,你說我那里沒文化了,事實擺在眼前,你沒穿內衣不是在勾引我一人大男人的目光是什么?你說!如果不是你那樣,要胸沒胸的我才懶得看你一眼呢!”……女生突然就開始哽咽起來,花花的眼淚徐徐的在面頰上滑落,”好!好!姑娘你別哭,怎么哭了? 好是我的錯,我偷看你,我該死!你別哭了好吧!我最怕女生哭了……“

    巴士到了一個站點停下,這女生就拿了包包站起來,擠過我要下車去,不知道為什么我立即決定要跟上她下車。 下了車,她發現我跟著,就哭著說你跟著我要干什么? 我說我怕你做傻事,等下怪起我來我可擔擔不起呀!女生就徑自繼續哭著向前走,我就跟在后面,前面就是家茶餐廳,我就在后面喊說,走我們進去坐下來好好說好嗎,你怎么哭成這樣,不就給我看了一下,需要哭成這樣嗎?!妳到底有什么難題,告訴我我可能可以幫妳呀!女生停了停就拐進那茶餐廳。我就跟上,她在一人角落坐了下來,我也跟著坐在她的旁邊,但隔一段距離,不敢靠太近。我拿了衛生紙遞給她,她接過去拭察眼淚……

    接著突然說”我受夠了,我不想活了!“,我嚇了一大跳,怎么給我看了一下就不想活了,有這么大件事嗎? 我就說姑娘你別沖動,有話好好說,別這樣! 女生說,不不是沖動,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過來的,你都不了解,我真的好累!我連忙說好你跟我說,我可能可以幫妳,我是心理治療師,我可以幫妳的。她愣了愣看著我,(可能心里在想有這么好色的治療師誰敢找呀?! )過了一陣才終于開口娓娓道來她面對的問題。

    原來她不穿內衣是有很特別原因的……她在十八歲那年,那時也正是暑假,有天她走在路上不知怎么的腳不知絆到什么整個人向前撲跌出去,結果是胸部先著陸,胸部被路面的沖擊狠狠的給檫傷了?;氐剿奚嶗锿蚜艘路豢?,胸部很多部位都有點瘀血黑青了,沒流血,所以開始不太在意。但第二天一大早,她被胸部的痛給痛醒了。一看嚇了一跳,兩顆乳房大面積的瘀青,灰敗灰敗的象水果快壞掉去那樣,而且一陣一陣的非常痛。那時她手上沒什么錢,也害怕到大醫院去,就徑自跑到她曾去看病的鐵打老中醫師那里求醫。硬著頭皮脫了衣服給老醫師看她胸部的傷勢。老醫師看了給她幾瓶藥酒,吩咐她按時涂上,一星期后如沒見效再回來找他。

    就這樣,她一個星期沒出門,照著醫師的吩咐把藥酒涂在乳房上,藥酒涂上時很辛辣,非常的疼。涂了約三天后瘀血好像開始有點散了,但乳頭開始流出膿狀的粘液。她感到很害怕,立即再去找老醫師。老醫師說不打緊,可能是她乳腺有點內傷發炎了才流膿,叫她再繼續涂藥酒多幾天應該會好轉的。

    過了數天后,瘀血終于散了,乳頭也不再流膿了。吳萍(女生名)覺得好多了終于可以出門了,所以就準備穿上乳罩。但是她沒想到的是,她戴上胸圍后,乳房隨即刺痛得很厲害,乳頭像被針扎一樣。她還以為是病痛又犯了,連忙脫了內衣,再去涂藥酒。把內衣脫了后,奇怪的隨時乳房的陣痛一下子沒了。吳萍覺得很奇怪,她再把內衣穿上,那劇痛又隨即而來!吳萍連忙又把內衣給脫了,又一次奇跡般的痛隨即消失!

    就這樣,之后的這些年吳萍再也無法穿內衣,她也試過抹胸,用乳貼等都不行,只要是任何遮胸的都會造成劇痛。吳萍得了這種怪病,這些年也找了不少醫生,但都沒解,無論如何檢查,她的胸部都是沒任何問題的。

    那天在茶餐廳吳萍把她的這怪病的情況告訴我后,我立即認為我可以試看用催眠療法,可能可以幫助到她的問題。我跟她說很多時候有些怪病是不是生理問題而是潛意識造成的,所以我希望免費替她做催眠療法看看。她聽了后想了想答應了,覺得試試無妨。之后我們就一起再回到剛才下的大巴站點,重新搭回大巴回去祈福新村,這一路上我再沒偷看她了,一路上思考要用什么催眠方法去試圖解決她的問題。

    到站后我邀請她到我的辦公室(其實就在我的住所)。到家后,我叫吳萍坐到S型的躺椅上,我把冷氣開大點,然后拿來個小被單讓吳萍蓋上,我不想她的透點影響我集中精神。之后我就慢慢的引導吳萍進入催眠狀態,我開始試了幾個方法沒什么結果,之后我意識可能用前世療法可能會有收獲。憑我專業的直覺,吳萍的問題可能是出在前世!我開始引導她進入前世記憶……事情的癥結終于浮出水面,吳萍在催眠的情況下道出了她前世的淵源。原來前世吳萍是非洲羅萬達的一名士兵,他參與了種族清洗的行動,屠殺異族。當時他走進了一家異族的房子,發現里面有個女人躲在茅草叢里正給她的嬰兒哺乳。女人看到前世的吳萍發現了她的藏身處,哀求他放過她,可憐她才剛出生的孩子。但前世的吳萍卻是非常心狠手辣,根本不會放過這女人,一手就把這女人拖出來,女人知道自己兇多吉少,立即把嬰兒拋到茅草上。士兵看到女人長得又幾分姿色,又露出了乳房,一色獸性大起,把女人衣服扯光強暴了她。之后女人陰道因為剛分娩不久還沒修復又被士兵蹂躪,所以大出血不止,士兵看到血立即瘋狂了起來,竟然拿起了把劈刀,把女人的雙乳給生生的割下來。雙乳被割下后女人沒立即死,而是拿起了自己被割下的乳房,拼命在地下移動身體去她嬰兒那方向,還想趁死前要把自己被割下的乳房里可能還剩下的乳汁給嬰兒喝。士兵見狀,從女人手中奪過乳房,用刀把乳房剁爛。女人慘死前發下了毒咒,要永世纏著士兵報復他……要他以后做女人時嘗嘗乳房的痛!

    吳萍從催眠蘇醒后已滿生大汗,可能是前世的恐怖畫面涌現造成吳萍自然的生理反應。吳萍醒來后并不記得自己剛才的敘述。我就把催眠時找到她問題的根源告訴了她。吳萍非常震驚,竟然自己這些年來的痛苦都是因為前世做了孽。我跟吳萍說她這情況牽扯到毒咒和可能有巫術層面,我以催眠無法解決她的問題,只能找出問題的根源。吳萍非常害怕無助,哀求我無論如何得幫她。我正好認識一名泰國法師,所以我答應吳萍帶她起見這位住在花都區的這位修泰國法術的黃師傅,看看他能否幫到吳萍的忙。

    第二天一早,我和吳萍再次搭車到花都去找這黃師傅。到了黃師傅那里,他的壇里已有不少人在等待?;剖Ω嫡詘鏌幻菩拋齜ㄊ?,似乎是在念經灌頂什么的。之后又看到他用一種長長的針在替信徒紋身咒語……我們排著隊,后面又陸續來了不少人。

    輪到我們時,我跟黃師傅說明了我用催眠方式發現吳萍的問題。師傅聽后就把手放在吳萍的腦門上開始念經起來。不久黃師傅停止念經了,就跟我們說我沒錯,吳萍真的是被下了毒咒,而且生上也附了該女人的惡靈。師傅說必須立即做法事,因為我已用催眠把這潛意識的記憶喚醒,如不盡快做法,對吳萍很不利。師傅立即吩咐他的幫手跟其它來拜見師傅的人說希望請他問退出神壇,因為要做比較特別的法事,希望大家能尊重當事人的隱私。但排隊的人都怕自己排了這么久的隊這一退出隊伍都打亂了,來一次不易,所以大部分人都我愿意退出。法師見狀只好問吳萍愿不愿意在沒隱私的情況下施法,他會吩咐助手暫時把神壇的門關閉,暫時不給新來的人進壇,但已在壇里的人們就留下。吳萍心急自己的情況,就告訴法師沒事她不在意。

    師傅告訴吳萍這法師吳萍必須把衣服脫光要全裸,因為當時非洲女人是全裸死去的。吳萍聽了有些遲疑,用一種無辜的眼神向我求救。我把她拉到一邊,告訴她自己認識黃師傅已很久了,之前也帶過病人向黃師傅求助每次都成功解決了疑難。叫她放心,有我在這,我會盡量掩護她。

    吳萍最后點頭答應,求師傅一定要幫她解決問題。師傅吩咐吳萍把衣服先脫了。吳萍只好在大庭廣眾下,背著人們把衣服脫光。當時在壇里有約莫十來個男女信眾。我在吳萍身旁,吳萍把脫下的衣服交給我。雖然我偷看過吳萍的胸部,但當時看到吳萍全裸的身子,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雄性沖動,下面還是不聽話的硬起來。吳萍是比較骨感型的,但身材勻稱,皮膚也白皙,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傍邊的信徒群里還有人議論怎么這女的沒穿內衣不害臊……

    師傅要吳萍站著雙手合十,師傅就環繞吳萍一圈向她身上撒花水。之后叫她跪下,把合十的雙手舉到頭上合十,師傅是開始對著一支毛筆的東西念經,然后就用筆在吳萍的上身前后都寫上了泰文符咒。我看到師傅在吳萍的胸部些符咒時,吳萍反應劇烈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

    師傅見狀立即到神壇上請了一支法刀,上面刻滿咒文。立即又念了咒語,開始用法刀在吳萍的乳房下面劃割(那法刀是不利的),然后又用刀的頂頭對著吳萍的乳頭刺去,然后又一直念經,刀頭在乳暈上畫圈圈。吳萍一直都閉著眼睛,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體也在微微發抖,而且開是滿身流汗起來。之前師傅在她身上寫上的咒文有的開始被汗水洗掉開始模糊起來。

    之后師傅吩咐吳萍向后躺下,手還是要在頭頂上合十,下身就貼在地上,雙腿打開,腳底合十?;舊銜餛嫉囊醪看蚩?,稀薄的陰毛下的陰唇明顯的露了出來。師傅問吳萍是不是還是處女,吳萍說自己還是處女。我感到非常震驚,吳萍居然還是處女,沒做過愛應該還不曾全裸在男生面前過,居然有那么大的勇氣在這么多人面前全身露出。之后師傅又拿出一個叫“巴拉杰”的法器,雕刻成男性陰莖的形狀的東西,又念了經然后在法器上涂上一種神油,后把這陽具般的法器慢慢的插入吳萍的肛門,吳萍叫了起來且本能的縮了縮下身,師傅叫在一旁的我穩住吳萍合十在頭上的雙手,我就去抓住她的手腕,師傅又慢慢的把"巴拉杰"插入吳萍的肛門。吳萍咬著牙擠閉著眼忍受著肛門被插入的痛苦,師傅終于把“巴拉杰”完全插入。眼淚已流滿吳萍的臉頰。我一直摸著她的頭安慰她叫她忍著點很快就過去了。本來師傅是得把“巴拉杰”法器插入吳萍的陰道的,但由于她還是處女,所以只得改插肛門。

    師傅念了一會兒的經,然后再慢慢的把“巴拉杰”慢慢的從吳萍肛門拔出來。吳萍緊繃的臉和握緊拳頭的手終于松了下來。師傅叫吳萍可以坐起來了,這時吳萍已滿身大汗,寫在身上的經文也已模糊不堪了,搞到吳萍全身臟兮兮的樣子。說真的又可憐又狼狽。全場的人都盯著她受折磨的過程。我的心情非常復雜,看到吳萍這樣受苦心里也不好過,但自己下面又一直勃起興奮到要命,真的不知要如何是好。

    之后師傅說已到了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法事了。師傅解釋說附在吳萍身上的那女人的惡靈很兇,他必須用一種叫“流鐵”的圣物,泰國那叫做“叻唻”。這是一種泰國法師會用的神秘物質,是有生命的天外金屬,如植入人體就可以很強的?;ぶ魅?。師傅已經用法事過程化解了吳萍前世的業障和罪孽,最后必須驅逐惡靈保身,所以師傅要把這“流鐵”做成的像小米粒那樣大的金屬球植入到吳萍的一雙乳頭中,但必須得到吳萍的允許,而且過程可能會很痛,是用小鐵錘把流鐵粒敲進乳頭里。我看著吳萍,吳萍鐵了心的說她同意,再痛苦也沒比長期不能穿內衣給她在社交上和心靈上帶來的痛苦大!

    師傅教吳萍跪倒一個小紅桌子前面,然后俯身把乳房湊近桌子旁,把她的乳頭擱在桌子的邊緣上,師傅說他要把小米粒般的流鐵敲入,可能會有一陣劇痛,但很快就過去。吳萍咬著牙點點頭。師傅就把流鐵粒捻在手指上然后像放釘子般置在吳萍靠在桌子邊上的乳頭,然后很快的把小錘子錘下。吳萍啊的一聲叫了起來,身體自然的彈開,手自然的握著自己的胸部……因為很痛。我看到一粒小小黑灰色的點隱約可見在吳萍的乳頭的基部。然后師傅示意吳萍同樣的把另一邊跟剛才那樣靠上來。吳萍發著抖慢慢的把另一邊乳房靠上桌子。在壇里的那些善信都已跑近來看熱鬧。跟剛才一樣很快的一下,吳萍同樣叫了起來,然后雙手掩護著胸前在一旁倒靠在地上等痛楚消失。我連忙那內褲給她,并幫忙她一起穿回內褲,然后把她的外衣披到她身上,讓她斜躺在那療養一會。

    師傅說他會給吳萍一個佛牌,要她天天帶著。她的情況應該是沒問題了,等下回去可以試看穿回內衣試看。一會兒,吳萍大略用衛生紙察察身體,穿回了衣服。師傅說小姑娘不容易,他不收任何費用,算是結善緣。因為后面還排了很多人我們匆匆跟師傅道別道謝后離開了神壇。

    回程中吳萍說陪她去商場買內衣,她這么多年都沒穿內衣了,一件都沒了。我們就到一家商場的內衣褲專賣點去看看。在店里看了許久,吳萍還問我的意見哪件適合哪件好看……最后她還是選了套雪白色蕾絲的。我還連忙去幫她付了錢,付了差不多500多元(女人的內衣都要這么貴了嗎?還以為就幾十塊,哎,錢包破洞了?。?br />
    之后我們回到的祈福新村,我陪她一起搭她住的那棟樓(蝶舞軒)的村巴,把她送回家。來到她家,她叫我進來坐。之后她叫我等她一下,她先去洗個澡。我在她家客廳坐了將近半小時,終于等到她出來了。吳萍出來就只穿著剛買的那套內衣褲,活蹦亂跳的來到我面前,說穿上了穿上了,太好了!不疼了!然后快速的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說謝謝你!幫了我個大忙,不知道要怎樣報答你才對。然后就拉著我的手往她房間走,走了幾步我拉住了她,她回過身就撲上來緊緊抱著我,在我耳邊說她今天想把身體獻給我。我聽后連忙把她輕輕推開,雖然我當時其實很想上她,已看過她的裸體很誘人,但因為我已有要好的女朋友了,而且也在談婚論嫁了(雖然我從不曾給女朋友買過內衣),所以我跟她說明我的情況,而且她還是處女,應該把身體留給她以后的另一半才對。

    她聽后很落寞的低下頭去,我見狀輕輕擁抱了她一下,然后在她額頭親了一下。我無奈的……(男)轉身離開那話兒軟不下來,(女)你精液射不出來

    (男女)從巴士到現在只是一場意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