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美少婦的哀羞】之狗尾續貂(21)

作者:小強
    【美少婦的哀羞】狗尾續貂 21。

    作者:電競大師兄。

    2018年/4月/18日。

    字數:11809字。

    正文。

    穿過幾條偏僻的小巷,街頭巷尾漸漸活躍起來,燈光越加明亮。就在黑夜擦

    去斑駁身影的同時,越來越多的路燈驅散了前方的黑暗。

    不遠處的路燈底下,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正在教小孩騎自行車。阿姨扶著自

    行車的后座在街道上推來推去,漸漸放手,小孩車技稚拙,一不留神,車把猛得

    一傾斜,從車上摔下來。阿姨趕忙跑過去,正好撞見了光著身子在向外探視的欣

    恬。

    「看什么看,還不滾!」。steve裝出一副惡人的樣子,壓著嗓門恐嚇。

    「神……神經病」。這位阿姨趕緊護住小孩子,鄙夷的看著欣恬,快步消失

    在視野里。

    這是個冰冷的世界,并沒有人會因為欣恬的難堪而送去一份同情與諒解,在

    昏暗而孤寂的燈光下,她感受不到一絲溫暖,無論是從身體還是心靈上??醋乓?br />
    邊咒罵,一邊遠去的背影欣恬徹底崩潰了。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只是想玩弄她,

    到底她算什么。委屈,心酸,長久以來承受的壓力以及內心深處對David的

    虧欠徹底把她最后一絲防線壓垮了。就算死,也要結束這一切。

    「高欣恬,你走不走,一會真的來人了」。steve顯得有些焦急,他并

    不想把自己的前途毀在這個女人身上。

    「我不走!反正我都已經這樣了!大不了和他們魚死網破!反正我都已經毀

    了!我受夠了」。欣恬蹲在地上哭泣,任憑steve怎么打罵她都再不走一步。

    「媽的,這臭婊子,完了,這麻煩了,要是真的把事情鬧得太大,老子不也

    跟著一起涼了,把她丟在這我自己走,可以是可以,不過John這瘋子要追究

    起來恐怕更麻煩」。

    「裘少爺,給您匯報個事……」。

    「媽的廢物,給你嘗點甜頭你還能把事搞砸,把電話給那婊子,操」。

    「是我」。

    「主,主人……」欣恬態度明顯緩和了很多。steve看著對John如

    此順從的欣恬,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就像吞掉數不清的玻璃碎片,從胸口痛到嗓

    子眼,滿嘴獻血就是吐不來,直恨得牙癢癢。

    「你是在試探我的底線嗎?信不信老子讓你男人永遠回不來?」。

    「我不敢!我沒有……只是在大街上已經被不少人看到了……我怕,我…

    …」。

    「這個事情你自己和steve商量,反正你們都是老搭檔了,還有幾天D

    avid就快回來了,如果你表現得好,我會安排你們訂婚,你這些破事也不會

    讓他知道,至少在他心里,你依舊是干干凈凈的」。

    這一席話徹底摧毀了欣恬想反抗的心理,John猶如掌握欣恬命運的神。

    他是陰險的,狠辣的,亦是步步為營的。當欣恬想玉石俱焚的時候,給予最渴求

    的希望,讓她不但無法從肉體擺脫控制,精神也玩弄在股掌之間。

    「真,真的嗎!」。欣恬渾濁的一雙美目明顯重新燃起希望的火光。自從沉

    淪在肉欲的陷阱之后,根本就沒有想,也不敢想還能和David在一起。能嫁

    給David是她今生唯一的夢想,如今John說會成全她,即便是明知前面

    是萬丈深淵,也顧不得了。

    「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林天依的情況你是知道的,你也不想像她

    那樣吧。嘿嘿嘿,她現在可是俱樂部的頭牌,等著玩她的人可多了,不過你也不

    差,畢竟還沒結婚,說不定還能比她更賺錢。媒體和警局乃至政府高官都是我們

    的人,你就算鬧下去結果你也清楚,何況你這變態的騷婊子丟人現眼的證據還少

    嗎?老子不賞給你精液,你連內褲都沒辦法穿」。

    欣恬回憶起在俱樂部的那一晚,感覺身體里的血液因為那可怕的景象急速地

    冷卻了,凍結了。心臟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捏住了,窒息的厲害。就像秋風中晃

    動著無力漂泊的枯葉,只能隨著John這股風暴而放任自己隨波逐流,腦中清

    醒的知道,現在擺在自己的面前只有兩條路,順從John就能保住自己在Da

    vid面前的名節,也能保住愛人和家人的安危,小依的結局太慘了,全家人都

    被控制,強制當著女兒面在俱樂部做性虐表演。如果反抗,不,自己的命脈在J

    ohn的手里,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對不起主人,是我不好,我聽話……」。

    「嗯,這就對了,今晚好好表現」。

    置身于夜晚的城市中,站在喧囂和車水馬龍的另一端,綻放的霓虹燈,編織

    了夜的美,卻抹不去欣恬心中暗藏的陰暗與恐懼,無論如何,已經不敢再往前走

    一步了。

    「你,你的車在哪里?前面人太多了……會被發現的」。

    「你不是無所謂嗎,老子記不得了,你自己去找吧,找到就開車,找不到就

    走過去」。steve心里堵得發慌,曾經的欣恬,是萬人矚目的女神。唯有征

    服這個女人,才是對David最好的報復。如今,就算給她萬般磨難也不過是

    占了John的光,對于欣恬的這種執念,連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好,求求你開車來接我去酒店吧,今天……我們可以

    晚點……」欣恬雙腿像灌了鉛似的一步一挪地被steve推著走。

    steve停下了腳步,「接你也行,車費可不便宜」。

    「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樣,我身上,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這沒事,我要求不高,只要你每個月都陪我一次,還有,一會給我長點臉」。

    steve滿臉不懷好意的笑。

    「……」糾結、無奈、落寞,欣恬只能低著頭默許了這個男人的條件。

    汽車停在了一家小旅館前,十幾米開外的燒烤攤,烤肉滋滋發出聲響,三五

    成群的人們,圍攏在一起,顯得這旅館更加蕭條不堪?!桿聞腫?,幫我開間房,

    就我經常要的那一間」。steve還沒進門就嚷了起來,趁周圍沒人注意趕緊

    摟著赤裸的欣恬走了進去。

    「我還當你死,死,了呢?最近哪兒發,發,發財去了……」從一個破爛的

    柜臺下邊傳來一個結巴聲音。啪!一張房卡丟在了出來。

    「拿,拿去,一會再來登,登記,現在沒空」胖子自顧自的打著百家樂,連

    看都沒看一眼。Steve硬是愣了好幾秒,才悻悻地拉著欣恬進了客房。

    剛一進門就反鎖上,Steve蹲在欣恬的后面,美妙的曲線立即映入他的

    眼簾,嬌小緊致又白皙的陰部,美臀的皮膚光滑得可以捏出水來,惹得他連咽了

    幾次口水,褲子里的東西像鐵棍一下挺立著。

    欣恬心里說不清道不明的一陣奇癢,在密閉的空間里,緊繃著的神經舒緩下

    來,再也不需要在室外那樣壓抑自己的欲望。她雙手依舊被束縛著,無法回頭也

    不敢說話,只希望能快點滿足Steve的獸欲,自己才能解脫。

    兩瓣肉丘中間貼過來一根熱乎乎的東西,欣恬輕聲叫了一下,忍不住收攏修

    長的玉腿輕輕夾住?!桿?。Steve在后面不住地對這臀部與大腿形成肉壁

    慢慢摩擦。

    灼熱肉棒的脈搏敲擊著心靈牽動欣恬如泣如訴的渴望,盛開的花瓣吐露著粘

    稠的蜜液,順著恥溝流向steve的男根,更增添了幾分濕滑,而被反銬住的

    雙手無意識地伸過去撫摸那堅硬的陽具。

    「想要嗎,臭婊子,想要你就說,我可以滿足你」。steve微微喘著氣,

    淫笑著用食指按住她的腫大陰蒂左右按摩,大量蜜液再次泉涌般噴出來,不一會

    就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濕濕軟軟的舌頭在欣恬的股溝之間游走,毫不介意地舔

    食著內側的淫水。欣恬被這無情挑逗帶來的甜美麻癢徹底淹沒。

    「想……想!母狗已經忍了好久了,快點給我,快」。欣恬雙眼卻是混濁無

    神、趴在床上直勾勾盯著虛無的遠方,被身體瘙癢折磨到極點,早就顧不得在身

    后的人到底是誰了。

    steve也不再忍耐自己的欲望,迫不及待地對準自己仇人未婚妻的花蕊

    向前挺進。無比溫柔的感覺開始包圍他火熱的陰莖。欣恬用力仰起頭一邊浪叫,

    一邊露出無法形容的甜美哼聲。每一次身體的顫抖都會敏感的感受到steve

    粗壯的東西在身體里,每一根神經都會產生觸電般快感。

    「快……還要……再用力……再里邊一些,母狗要瘋了,好舒服……」。

    Steve換了個姿勢,舒服的躺到床上。欣恬自覺地張開雙腿從他身上橫

    跨過去,對準陰莖的位置,渾然忘我的沉下腰。讓steve的命根子進去之后,

    立馬啪滋啪滋的做起了活塞運動。steve有些驚訝,這是受了什么樣殘酷的

    調教才能把她改變成這樣欲求不滿。

    Steve盈盈地扶住欣恬的細腰,用力在下面往上亂突猛刺?!赴パ?!」。

    欣恬高聲尖叫了一聲,粉嫩的花蕊被一下子被勢大力沉地頂了進去,酸、疼、麻、

    癢,脹什么感覺都有,屁股挺立著向后亂扭配合steve的動作,微張的嘴里

    發出急促的嬌吟。

    「呃……嗯……親愛的……親愛的……好」。

    欣恬香汗淋漓地不停扭動,產生快要昏迷般的強烈快感。

    Steve興奮的臉上因為滿足變得扭曲,以為自己征服了眼前這個尤物,

    突然將老二抽了欣恬的身體,留下空自蠕動的密肉,喪心病狂的要求,「快點叫

    老公,叫了我就讓你爽到頂點!嘿嘿嘿」。

    「呃……好老公,快點插我,快點動起來……用力地!深深地操」。欣恬陷

    入半昏迷狀態,扭動著玉臀哀求。

    steve分外滿足,用肉棒來回挑逗因為發情而腫大的肉芽,欣恬也配合

    著不管不顧地追逐steve的陽具,淫賤的媚肉將巨大的肉棒吞沒到底以后,

    就繼續猛烈地主動撞擊,希望自己卑賤的子宮深處也能得到愛撫。下體傳來融化

    般的激烈快感,就在這剎那,就在即將達到最高潮的時候,欣恬散亂著頭發,渾

    身顫栗,發出妖媚的泣叫聲。

    「老公,給我,就射在里邊,David?。?!全都射里邊!」。欣恬不斷

    扭動屁股,濕滑的嫩穴用力地將steve的陰莖夾緊,自顧自地賣力上下套弄,

    一股又一股濕熱的陰精淋向龜頭,從林與丘的結合處泄了出去,妄圖追求男人的

    精液。

    Steve眼里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額頭的青筋隨著喘息一鼓一張。

    看著眼前悶騷發狂的女人,氣不打一處來,胸口深處出現撕心裂肺的疼,居然她

    以為是在和David這個混蛋做愛。

    「操,賤逼,老子讓你爽!操你媽的」。steve咬牙強忍住射精的沖動,

    用力將欣恬推倒平躺,再騎了上去,咒罵著拿出手機打開LINE,點下了視頻

    通話的按鈕。

    「喂?你找我?啥事?」。steve的手機屏幕出現一個陽光帥氣的男人一

    臉詫異。

    這熟悉的聲音,是David?。???欣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像

    晴天霹靂當頭一棒,又好像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全身滲出的冷汗仿佛涂

    了一層油,發出奇妙的光澤。

    驚魂未定的欣恬屏住呼吸,只聽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劇烈地跳動。似乎要碎裂

    了般的疼痛。她緊緊地閉住眼睛任由steve玩弄自己,咬緊朱唇不敢發出一

    點呻吟。

    Steve把手機架在欣恬的美乳之間,慢慢地在欣恬的股間里抽插,一邊

    看著電話那一頭的男人,一邊欣賞他未婚妻哀羞欲死的表情,奸笑著問,「HI,

    David,裘少爺剛打電話讓我問下你,事情辦得如何了?」。

    「還行吧,2200萬的這個單子簽到了,這兩天手續辦完了就回來了。你

    那邊?你在干嘛,怎么那么晃?」。David的口氣有一些得意,畢竟這個ca

    se拿下來,可是在公司沒有任何先例的巨大功勞。

    「???哦。不好意思,前幾天幫John那小子辦了點私事,今天他叫了一

    個外圍女陪我,給你瞧瞧,很漂亮,身材也好」。說完就把手機在欣恬的胸口豎

    起來,把攝像頭切到背面準著欣恬的乳溝。

    欣恬嚇得僵直了身體,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渾身不停顫抖,仿佛有一

    陣凜冽的寒風穿透了她的嬌軀。趕緊僵硬地把臉歪到一旁,要是被David發

    現是自己就完了……。

    「縮,縮緊了?。?!好爽……David,等,等你回來我也介紹給你,真

    tm緊,水又多,太爽了」。steve一張猥瑣的臉都舒爽到扭曲,不住地給

    David形容自己現在的感覺。

    「有完沒完?我沒興趣,還有別的事沒?沒有我就掛了,我很忙」。

    「別急,我馬上,馬上!啊……爽??!」。steve瞇著眼發出汽笛一樣

    的呻吟,舒服到無法呼吸,巖漿般滾燙的精液連續不停地射在欣恬的子宮里,大

    腦一片空白,就仿佛把腦漿都全射了進去。

    「?。?!」。受到大量精液滾燙地沖擊,欣恬再也忍不住,輕輕尖叫了一聲,

    夸張的反弓起僵直的身體,潔白的腳丫用力卷握,性感修長的兩條玉腿不受控制

    地牢牢纏繞?。螅簦澹觶宓難?,所幸兩個渾圓的巨乳擋住了正在下滑的手機,避

    免自己暴光的風險。

    「嘿嘿嘿,你工作強又怎么樣,老子剛才當你面在你未婚妻的陰戶里內射了!

    傻逼!哈哈哈??!綠毛龜!」。steve露出一臉勝利者才擁有的喜悅,在心

    里瘋狂的嘲笑。

    「你那邊怎么了?有點吵?」。David看著視頻里steve反常的舉動

    有些起疑。

    「沒,沒事,只是這個賤婊子被我搞出高潮了,你看」。說完拔出自己的老

    二,拿起手機,把攝像頭對準自己的杰作。絕色的準人妻原本粉嫩窄緊的蜜穴被

    搞得翻腫殷紅,就像快糜爛掉,粘稠的黃白色精漿從淫靡肉瓣的花蕊中緩緩流出,

    滴落到床上。

    「你tm有病吧,我掛了,你慢慢玩」。David罵了一句,就掛掉了視

    頻。

    「哈哈哈!高欣恬,你這爛貨,在你男人面前搞你,你居然更浪。嘿嘿嘿!

    太tm爽了。David還叫我慢慢玩你,開不開心?」……steve高聲笑著,

    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毫無顧忌的揉捏起欣恬紅得快滴血的陰蒂,在房間里歇

    斯底里起來,「David我告訴你,你的老婆就是個賤逼,就是個萬人騎的爛

    貨!今天老子就當著你的面把她給搞了,哈哈哈??!老子看你臭屁?。。模幔觶?br />
    d你他媽在我面前你永遠都是Loser!永遠都是」。

    嫩滑血紅的花蕊連續顫抖著噴出幾股陰精,就像是對Steve嘲笑的回答,

    此時的欣恬,死人一樣閉著眼,兩葉修長的柳眉緊蹙在一起,除了快融化的肉欲,

    其余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喂!宋胖子,幫我在外面買點吃的帶上來」。steve給胖子打了個電

    話,毫不客氣的吩咐。

    「啥?你把之前的房前先,先結了,再和我說,說這個」。宋胖子不太樂意,

    就準備掛電話。

    「兄弟,你別急,趕緊去買了上來,一會有你樂的,哦,記得把大門關了,

    反正你這破店也沒啥生意」。

    「你會給我好,好處?!太陽西,西,西邊出來了?那……行……你等著」。

    10幾分鐘后,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臭婊子,起床接客了」。steve扯著欣恬凌亂幽香的長發,強行把她

    從高潮的余韻中拖了起來。

    「不行……和我們約定的不一樣……」欣恬露出哀求的目光看著steve。

    「沒事,這人是我兄弟,好東西當然要分享,而且你看看你,腫成這樣,要

    喂飽你確實有點難度,來吧」。說完steve就后面把尿一樣將欣恬端抱了起

    來,費力的打開門。

    哐當!眼前的景象讓胖子徹底亂了,一個晃神手一軟,端上來的食物打翻了

    一地。一個絕色的美女,雙手背在身后,露出碩大的豪乳,無毛的下體凸顯光潔

    的陰戶,濕潤的恥縫還留存著白色情欲的殘渣往下滴。

    「我操,這么漂亮的女人?你哪兒搞的?」。宋胖子又驚又喜,不住的問,完

    全不像是個結巴的樣子。

    「這就是我的那個死對頭,David的未婚妻,她欠了我人情,想賣身給

    我,準備給我生個兒子還債。嘿嘿」。steve喘著氣大聲地信口胡說,奮力

    用手從繞過大腿玩弄起沾滿精液的小肉芽,「臭婊子,怎么不說話,是不是這樣」。

    強烈的刺激讓欣恬猛得一顫,之前被中出的精液就像是春藥一樣,喚醒身體

    無止盡的渴望,無毛的陰阜連著痙攣了幾下,一股白濁的陰精又噴了出來。

    欣恬仰起頭連連失聲哀求,「是……是……快給我,快插進來。好癢……」。

    如同中毒太深的偽君子,注射基因藥水之后的欣恬,這種普通的交媾已經無法滿

    足了,除了對肉欲無止境的渴求,別的事情再也不重要,不過即使知道這種求歡

    是飲鴆止渴,她也無法抗拒。

    「這……這么敏感?。螅簦澹觶?!我能上她嗎?」。宋胖子眼里冒出了火花,

    直勾勾的盯著欣恬。

    「可以是可以,她現在是我的女人,以后隨時都可以上,不過你懂的,也不

    能是無償」。

    「行行行,今天房費免單,免單了。不,以后都免單,只要你帶這個女人過

    來」。宋胖子慷慨地滿口答應。

    「嘿嘿嘿,這是小事,別急,今天還早,先留個紀念吧,把手機設置好倒計

    時放遠一點,你來吸住她左邊,我右邊,1。2。3」。

    steve的手機發出殘忍的閃光,屏幕上呈現出一張詭異的照片。兩個油

    膩的男人開心的分別吸咬著一個美麗準人妻粉嫩而堅硬的乳蕾,而這個美麗的準

    人妻明顯已經發情,她靠在兩人中間,M字大大地分開玉腿任由這兩個男人挽抱

    著,露出腥紅多汁的肉瓣,小指頭大小的肉芽更是美麗的點綴,潮紅的臉上癡媚

    般微微笑著。

    柔弱的月光與燈光融合成一片昏暗的天地,隱隱約約,朦朦朧朧,當ste

    ve把欣恬送回David小區的時候都已經凌晨2點了,丁經理早就按Joh

    n的吩咐在門口等候?;肷沓嗦愕乃厝幻揮性砍?,只能請求小區的物業幫忙解

    決。

    Steve雖然已經猜到欣恬接受過怎樣的調教,但是眼前的一切還是讓她

    震驚。柔若無骨的欣恬被丁經理帶著一群小保安連續輪奸,欣恬哭叫著哀求這些

    男人在自己身體里射得滿滿的,可是每個人都是快忍不住的時候拔出來口爆,十

    幾個小時沒有進食的欣恬將男人們的精液饑渴地悉數吞了進去。

    丁經理解開了她的手銬戴上項圈,賞了她一波菊肛的高潮,欣恬接連泄身失

    禁,被搞得渾身癱軟,最后讓她光著屁股,扭著水蛇一樣的腰像狗一樣強行拖著

    爬進小區,steve如同魔怔了一樣傻望著欣恬被他們帶走。

    躺在與David共筑的愛巢里,就仿佛溫馨地依偎在愛人的懷抱,赤裸一

    天的身體感受到久違的溫暖,身心的疲累一股腦襲來,讓她渾身癱軟無力。不斷

    被人玩弄到恥穴又紅又腫菊肛嫩肉外翻,整個下體火辣辣的疼與依舊持續不斷噬

    心般的瘙癢融合在一起,時刻提醒她,沒有得到主人的垂憐,連安心睡覺都變得

    很奢侈?;牖胴?,大腦扭曲地浮現出John的臉。欣恬流著淚輕輕揉搓著

    快滴血的陰核,在一波接一波自慰帶來的高潮中緩緩地睡了過去。

    午后的陽光透過精致的窗戶撒在欣恬恬靜的臉龐溫柔的喚醒了她,欣恬慵懶

    地伸了伸懶腰,小心翼翼打開了窗戶的一角。

    秋日的午后,暖陽帶著溫柔的微風,輕輕吹動著依舊翠綠的樹枝。樹蔭下,

    花枝旁,寧靜的人,閑散的時光,微風翻動著桌上的書頁,帶來一絲惆悵,時而

    傳來小孩的嬉鬧,就仿佛凌晨在小區里上演的荒淫肉戲都是幻覺。

    偶爾也聽得到抱怨,不知道誰這么沒素質,小狗在小區里隨地大小便都不管

    管,搞得到處都有一股騷臭的味道。是啊,如今的自己或許還不如一只狗活的有

    尊嚴,身體和靈魂都越來越接受自己就是名副其實的母狗這個事實,欣恬羞愧地

    低下頭鎖好窗戶。

    就在前不久,就算是受盡春藥,淫具與人畜的萬般折磨,可內心的底線與羞

    恥感并不會減少半分,高潮過后的罪惡感會充斥全身。自己對David的愛會

    警醒自己,是有未婚夫的人,是就快組建家庭的人。現在,哪怕是輕微的挑逗,

    也會讓自己完全無法自拔,內心對精液的渴望會摧毀一切堅持。那些說不出的淫

    語,做不出的淫行,那些讓自己堅守的底線輕而易舉地就能逾越,為了追求身體

    高潮的頂點幾乎可以做出任何不要臉的事情。對David的情愛也不斷被強行

    剝離,如果非要說的話,那就是與David的婚禮以及他和家人的安危是讓自

    己還能堅持在這噩夢般地獄繼續活下去的信仰。這是一個恐怖的事實,曾經就算

    自己身體已經臟了,但是靈魂是干凈純粹的,而如今,靈魂也在無止盡的肉欲中

    墮落變質。

    客廳的小餐桌上早已擺好John吩咐劉副總送來各種特制的點心食物。劉

    副總居然沒有趁她睡覺的時候動手動腳,這種暴風雨前的寧靜反而讓她隱約感到

    更加地不安。

    「嘟嘟」。手包里傳來手機的聲音。欣恬戰戰兢兢的打開手機,好幾個未接

    來電和幾條語音信息推送蹦了出來。

    「姐姐,你在干嘛啊,打你電話不接,信息也不回,早上去你家你不在,你

    公司說你請假沒上班,看樣子你在姐夫家的吧,下午去姐夫家找你玩嗷」。欣恬

    的手機里傳出來一個女生甜甜的聲音。

    欣恬頓時有些驚慌,信息是早上發來的,現在居然都下午3點了,離欣怡約

    定的時間就還剩半小時?;毓裾饈輩歐⑾腫約夯肷磯頰綽腥嘶轡?,滿嘴都是

    精液的臭味,可見昨天的玩弄有多慘烈。

    欣恬趕緊去洗漱一番,將弄臟的床單換掉丟到洗衣機,再囫圇地吃了點東西,

    藏起了紙條。不一會,「咚咚咚!」。門外響起敲門的聲音。

    遭了!家里……衣服全都被John帶著人搜走了,現在連一點遮羞的東西

    都沒有……欣恬接連翻了幾個柜子,都空空如也。現在該怎么辦,俏麗的臉上急

    得快哭了。

    「……」。

    「對,有了……」。

    欣恬緩緩打了房門小心往外探視。

    「姐姐?你在干嘛呢!半天不開門!我以為你還不在」。一個如花似玉的大

    女生站在門外,露出氣呼呼的樣子責備。

    「欣怡,小寶貝,怎么過來玩了,快進來」。欣恬高興的邀請,可是聲音透

    露著些許的心虛。

    「哇,姐姐,你好大膽?。?!」。欣怡驚訝的張著嘴,露出浮夸的表情。

    「我……剛剛洗了澡,頭發還沒干,不是就只有我們兩姐妹嗎,也沒顧這么

    多,你這小家伙,以前和我一起洗澡的時候難道還少了么」。欣恬赤裸的身上裹

    著一張寬大潔白的浴巾,拿著其中一角正惺惺作態的擦拭著滴水的秀發,成熟女

    人的嬌媚妖艷讓欣怡都看得癡癡的,心怦怦直跳。

    「姐姐……你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姐夫沒少下功夫吧」。欣怡趁姐姐不

    注意,俏皮地故意捏了捏欣恬的巨乳。

    一陣電擊似的快感讓欣恬渾身一震,花蕊深處噴出一小股晶瑩的體液。

    「姐姐你怎么了,怪怪的?」。欣怡看到姐姐一臉的潮紅,渾身微微抖動,像

    是在刻意壓制著什么。

    「沒……沒事,誰讓你剛才偷襲我一下,我正好沒注意踢到桌角了。你這小

    孩子懂什么,就知道信口胡說。等姐夫回來了我可要告你狀,沒人再帶你出去玩

    了」。欣恬強忍著快感,喘著氣裝出一副吃疼的模樣。

    「壞姐姐,哼!姐夫不帶我去,我就叫胡俊豪帶我去」。欣怡憋著嘴一臉孩

    子氣。

    「胡俊豪??是??」。欣恬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語調。

    「是……我的男朋友……你可別和爸媽說啊,要不我死定了」。欣怡雙手合

    十,連連給欣恬拜了拜。

    「哈哈哈,傻姑娘,你都大三了,要是不談朋友我才奇怪了,我們家的小姑

    娘這么漂亮,怎么可能沒人喜歡,是不是?放心吧,爸媽要是怪起來,我給你頂

    著」。

    「嘿嘿嘿??!這才是我的好姐姐」。欣怡頑皮的做了一個鬼臉。

    清純的臉龐,花兒一樣的年紀,充滿陽光的生活,欣恬是打心眼里羨慕,可

    惜真實的自己已經不能再生活在陽光下了。

    「對了,你今天不上課嗎,怎么跑我這兒來玩了?是不是缺零花錢了?」。欣

    恬打斷這短暫的沉默,避免妹妹看出有什么問題。

    「今天沒有課呀,下半年大四都得找公司實習了。本來,本來……今天下午

    約好打算和胡俊豪出去玩,可昨天晚上我們出車禍了,車早上還在修,不過好像

    已經修好了,胡俊豪信息告訴我我準備過來接我了」。

    「車禍?!傷到哪兒沒?」。欣怡一臉焦急,慌忙拉起欣怡渾身打探。

    「哎喲,姐姐,沒有,你把我捏疼了……」欣怡咧著嘴,精靈古怪地說。

    「快說!怎么回事」。欣恬耷拉著臉有點生氣。

    「哎呀……就是那個……事件……昨天鬧得這么大……」欣怡的語氣有一些

    吞吞吐吐。

    「哪個?」。欣恬隱隱約約感到有些不對勁。

    「額……你自己看吧……」欣怡拿出手機,點開視頻,放在桌上。

    「俊豪!快靠過去點,我要錄像」。

    「別急,不敢靠太過去了,你就這樣錄吧」。

    「再過去一點就好了,對對對,右邊,這個角度好」。

    「你小心點!別把手伸出去!」。

    「哇,這個女人是誰啊……這么瘋……她是想做啥?居然,還沒有……俊豪?

    這種女人叫白虎嗎?」。

    視頻中出現一輛豪車,后座的車窗上露出一個白皙圓潤的屁股,肛門中間插

    著一個泛著金屬光澤的塞子,下邊一點就是光溜溜的粉嫩陰戶,整個女性的下體

    在有韻律一挺一挺地蠕動?!高青?!」。突然一聲巨大的撞擊聲,肛塞一下子被強大的壓力砸到駕駛座的側窗上,砸得車窗裂了好大一條縫。隨后一股黃褐色的

    激流朝著他們的汽車噴了過去。嚇得欣怡尖叫了一聲,連忙關上車窗,隨后被這

    股黃褐色的激流噴得一窗模糊,啥都看不見了。

    「姐姐,你是不知道,我們下車一看人都傻了。車窗報廢了,裂了好大一條

    口子,還好當時沒有完全碎掉。車頭到車尾,滿車都是那變態女人拉的粑粑…

    …臭死人,搞得我都不敢坐他的車了,去洗車別人都不愿意接」。欣怡說到這兒,

    捏了捏鼻子說不下去了,一臉的惡心與嫌棄。

    欣怡一臉煞白,半張著嘴,渾身止不住的顫抖。這個視頻中的變態女,分明

    就是她自己!居然被自己的親妹妹拍到這種丑態,還險些害得她出車禍。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欣怡舉著手在欣恬的面前晃了晃。

    「沒,沒事……」欣怡回過神,心虛的躲閃妹妹的目光,「你嚇死我了,姑

    奶奶,你要是出事了爸媽可咋辦?」。

    「沒事啦……我當時就報警了,結果今天警察回復我調查結果,說這輛車是

    個套牌車,牌照居然是假的!光臺北就有幾十輛,根本沒辦法查!不過這個噴糞

    門事件全市可火了,占領了各大網站微博頭條,網上到處都有視頻和照片,你朋

    友難道沒有人發嗎?」。

    欣恬蒼白的臉上更沒有了血色,事情鬧得這么大就算David出差在外地

    肯定也知道這個事情,我該怎么面對他,我該怎么辦。

    「姐姐,你臉色真的很差,要不要換個衣服,一會俊豪來了接你一起去醫院

    看看?」。欣怡關切地問到。

    「沒……沒事,不用!就是前兩天有些著涼,昨天給公司請了兩天假,去打

    了個點滴,電話又忘記帶,回來就睡著了,要不然我怎么會不接你電話,也不回

    你信息。不用擔心,我一會休息下就好了」。欣恬強壓著心里的不安,露出苦笑

    安慰自己的妹妹。

    「哦。那好的吧,你趕緊去吹吹頭,睡覺多蓋點。我就回去了,俊豪快到了,

    還有,記得我的零花錢,謝謝啰!略略略」。天真爛漫的欣怡讓欣恬感受到親人

    的溫暖。

    「行了,少不了你的,一會轉賬給你,花錢節約點啊,要不去爸媽那告你狀!

    路上千萬注意安全」。欣恬關切的吩咐妹妹。

    「知道了姐姐!走啦」。欣怡哐地一下帶過房門,一溜煙的跑了。

    喧鬧的房間一下恢復了寧靜,欣恬趕緊打開Macbook,查閱起網上的

    信息。

    俊俏的臉上慢慢恢復了血色,雖然網上報道轉載的人很多,不過大部分都是

    千篇一律的重復,不少的人都在人肉這個極品暴露狂,不過都沒啥結果。從現有

    暴光出來的視頻和照片上來看,沒有任何一張,任何一個角度能看到自己的長相

    或者是車上的任何人。Facebook上不少朋友同事都在轉發評論這個消息,

    不過大部分都被打碼屏蔽了,所以至少來現在是安全的。欣恬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即便是自欺欺人,至少提到嗓子眼的心終于落回原位。

    LINE線上朋友的動態也和FACEBOOK差不多,沒有多大實質性的

    內容。欣恬慢慢地翻看昨天的信息,大多都是工作上的安排,或者是老板的行程

    相關。

    手機上突然響起跳出David的名字,「他不會是知道什么了吧?」。欣恬

    捧著手機臉一陣紅一陣白,在接與不接的邊緣不安地徘徊。不一會手機便安靜了

    下來,看著屏幕上的未接來電,心里一陣悵然若失。好一會兒,終于鼓起勇氣回

    撥了過去。

    「老婆,你好些沒?」。欣恬還沒來得及說話,那邊就傳來David焦急的

    問候。

    「好多了,你怎么知道的?我剛剛……在洗床單沒聽到電話聲,之前……在

    床上吃東西弄灑了」。欣恬吱吱唔唔地回答,渾身赤裸的涼意,帶給她強烈做賊

    心虛的感覺,就像David能通過電話將她的心思看穿。

    「剛剛妹妹給我打了個電話,罵了我一通……說你生病都沒關心你,這幾天

    確實太忙了,怪我太粗心,不過快了再有1、2天的樣子我就回來了。你生病就

    別去操勞了,那些東西回來我再收拾就好了,你需要好好休息」。

    還好,David什么都沒發現?!負玫睦瞎?,你快快回來,我想你了」。

    「知道了,小傻瓜,好好養好身體,等我回來之后給我生寶寶」。欣恬隔著

    電話都能聽出David甜甜的笑容。

    「才不要,你太壞了,還沒結婚就想這些,不要不要」。欣恬嗲聲嗲氣的撒

    嬌,只有在愛人面前,自己才有活著的真實。聽到愛人的求歡,股間的溪水再也

    忍不住奔流,整個下體就像失禁了一樣,修長的美腿夾緊慢慢摩擦。

    「對了,你聽說沒?昨天聽說有小范他們三個的消息了」。

    「沒有???昨天我打點滴沒帶手機,回來就睡了。他們在哪兒?」。欣恬心里

    一驚,曾經折磨自己的三個人被裘董收拾了之后,一直到現在都下落不明,怎么

    突然有消息了?

    「怪不得我的信息你都沒看,我搞定了2200萬的大單子。厲不厲害!嘿

    嘿」。David洋洋得意地對欣恬炫耀。

    「我的老公當然厲害了」……

    「他們三個人去和泰國??OgilvyMB公司洽談合作,晚上出酒吧玩

    的時候,好像卷入當地的一起黑吃黑。當地警署已經查明這個事情了,昨天裘董

    正好處理完這事情回國,帶回他們的骨灰,還特地親自上門慰問,每一家發了二

    十萬撫恤金。裘董的為人真是沒得說」。

    欣恬的喜悅立馬被禁錮住,整個大腦仿佛一團漿糊無法思考。三個人分明就

    是發現了自己和裘董的關系,被滅了口。如果自己膽敢抗拒裘董或者David

    發現了這些事情,那后果……。

    「好了,寶貝你好好休息,我先去開個會,這邊工作結束我就立馬回來」。

    「好的老公,你也注意身體注意安全」。

    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