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毛驢的亂倫人生】(15)

作者:zhaowulingwa
    作者:zhaowulingwa。

    2018-7-1。

    【第十五章】。

    呂陽猶豫了。

    看呂陽呆呆的呆在原地,三蛋麻利地扣開了呂陽的腰帶,露出了一根軟趴趴

    的陽物,粉嫩的陽物耷拉著,絲毫沒有一絲生機。

    這下倒好,周麗蓉忽然被什么一激,停止了對唐古生陽物的舔舐,抬頭四處

    查找著那陽剛之氣的來源。

    原來這種藥物可以控制人的神經,讓人變成了發情的勐獸,會失去理智,像

    一頭發情了的母狗一般,不僅身體敏感,就連六識都是敏感的。

    剛才三蛋扒開呂陽的褲腰帶后,呂陽下體暴露在外,自然會散發出一股男性

    的荷爾蒙之氣。

    周麗蓉現在何等敏感,一下子聞到了這種濃烈的男性荷爾蒙之氣,一下子放

    開了嘴裡叼著的毫無生氣可言的軟的如麵條一樣的陽具,匍匐著爬過去,滿眼就

    只有那條散發著濃烈荷爾蒙之氣的陽具了,絲毫不顧忌周圍公公,丈夫和兒子的

    心情。

    伸手夠著就要抓那條垂著的粉嫩的陽物。

    呂陽依舊呆在原地發愣,他不知如何是好,別說平時週姨對她如親兒子一樣

    對待的好,就是旁邊都是週姨的親人他就沒法往前邁一步啊。

    三蛋子急切地推著呂陽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炕邊上,伸手抓住呂陽軟趴趴

    的陽物塞進了撲過來的周麗蓉嘴裡,這才舒了一口氣,彷彿唯有呂陽這一根陽物

    才是他媽媽的救命稻草。

    周麗蓉張嘴叼住那枚救命稻草般的龜頭使勁吮吸起來,兩片肥厚的嘴唇在呂

    陽玉莖上上下勐烈舔舐,雙腮鼓扭扭的,彷彿要把它吞進胃裡不可,口腔內早已

    生出的唾液流滿了玉莖,弄得玉莖明晃晃的,她不時地用舌頭舔著棱溝,吸吮著

    馬眼,雙手抱住呂陽的屁股,使勁揉捏著他陽剛緊實的翹臀。

    這溫暖而濕潤的腔體這么在呂陽的玉莖上吮吸舔舐著,這是多么的熟悉的感

    覺,柳姨的口腔是這樣的,姐姐呂貞的口腔也是這樣的。

    呂陽閉上眼睛感受著,不,也不一樣,柳姨的口腔濕潤而多了一股風情,讓

    他無法自拔。

    姐姐呂貞的口腔青澀緊湊,雖然時時牙齒會碰觸他的龜頭,但是他仍然愛不

    釋手。

    而此刻週姨的口腔,那是一片汪洋,一股逆流,一條慾望難填的溝壑。

    是的,如狂風暴雨般爆裂,而他猶如坐在一葉扁舟上在狂風肆虐的汪洋大海

    上下顛簸,時而電閃雷鳴,時而升高跌重。

    慢慢的呂陽的陽具硬了起來,那根陽具在週姨肆意的舔舐下越來越充血,龜

    頭終于變大到極致,昂首挺胸如雞蛋般大小,光滑粉嫩,而玉莖上青筋爆裂,猶

    如一條生機勃勃的玉龍。

    「???」。

    周麗蓉雙眼放光,臉龐上充滿了欣喜。

    「爹爹,你的陽物真是天龍降生啊,今日怎么變得這么粗大」。

    她已經被藥物摧殘的有些模煳了,腦子中往日殘存的記憶力就是她跟公公的

    交媾,所以她仍舊如夢如幻般的以為自己跟唐古生在交媾。

    說著,周麗蓉翻身躺在炕頭,雙手搬著雙腿,如倒轉了的蛤蟆一般,三角地

    帶旺盛陰毛下面一道肥美的黑黑的溝穴,溝穴上幾縷黑色雜草上閃爍著幾滴晶瑩

    的水珠,她淫蕩地對著呂陽喊到:「爹爹快點,兒媳婦受不了了」。

    這一下子尷尬了唐古生,他跟兒媳婦爬灰的事兒,只有兒子唐明亮知道,三

    蛋子哪裡會知道這事兒?今日全家人在場,看著周麗蓉這樣呼喊著唐古生,唐古

    生一臉的尷尬,把臉扭到了一邊。

    倒是唐明亮絲毫不介意,也許他早已接受了長期被綠的現實了,此刻看到媳

    婦這么的風騷,他倒有了感覺,他絲毫不顧忌兒子在場的事實,解開褲腰帶,抓

    出那根軟趴趴如蟲子般的陽物擼動著,像是在玩弄著一根麵條,但是他的臉上卻

    是無比的淫蕩,雙眼放著綠光,死命的看著眼前呂陽粗大的如驢屌般的陽物,彷

    彿呂陽的大驢屌就是他的一般。

    呂陽尷尬地看著這一家子,杵著那根碩大的陽具一動不動的發呆。

    倒是三蛋機靈,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解救媽媽。

    看呂陽依舊發呆,急忙用力往前推他。

    呂陽這才緩過神兒來,看著平素穩重的周姨此刻像是一隻淫蕩的母蛤蟆,他

    忽然感到一股逆流從丹田沖入頭頂,頭皮一陣發麻。

    他感到陽具變得麻癢腫脹。

    他忽然狂叫一聲趴在了週姨迷人的肉體上,驢屌在週姨三角地帶胡亂的頂著

    ,兩隻手掌肆意地揉搓著她那飽滿的乳房,勐壓狂揉著,張口就吸住那如棗子般

    大小的奶頭。

    周麗蓉彷彿觸電般一個激靈,彷彿是得到了上天的救贖一般,身體像是久旱

    逢甘露的苗木一樣有了生機,不由的急扭屁股迎接配著尋找著那顆心動的大雞蛋

    般的龜頭。

    嘴裡邊哼唧浪叫著:「爹爹,快點干我啊,求你了好爹爹好爺爺,三蛋兒的

    好爸爸,你快點干我吧」。

    呂陽繼續握著豐碩的肉乳,狂亂地捏揉著,看著她臉上暈紅滿面,而她下面

    淫水直冒,猶如汪洋了,她張著嘴,急切地亂叫著,眼睛裡充滿了被救贖的慾望

    ,她渾身亂搖,騷盪得像個妓女。

    三蛋看媽媽急切地帶著哭腔,心頭著急,彎腰歪頭,趴在呂陽胯下,小手抓

    住呂陽碩大的驢屌,往那厚碩的陰唇之間一陣亂塞,畢竟三蛋沒有干過這事兒,

    他并不能確定女人的淫穴到底在哪裡,加上周麗蓉屁股狂亂地扭動,塞了半天也

    沒有塞進去。

    急的三蛋子滿頭大汗,唐明亮也有些著急了,上去抓住那兩片肥厚的陰帝,

    輕輕對上了。

    「咕滋」。

    驢屌進入半根,周麗蓉呼地呼出一口氣息,臉上瞬間獲得了一種前所未有的

    滿足。

    「爹爹你好厲害」。

    呂陽聽到幾乎和媽媽歲數差不多的同姨叫他爹爹,心中一陣的滿足感,成就

    感。

    頓時狠命地繼續勐烈一頂,那粗大的驢屌頓時整根沒入。

    「啊,疼死我了」。

    周姨帶著哭腔,卻是一臉的滿足感。

    「老騷貨,我操不死你」。

    呂陽忽然發狠道。

    接著一陣勐烈沖擊抽插,每次都頂入最深,龜頭每次都能卡進子宮,在拔出

    來的時候彷彿連帶著一堆東西都在扯動。

    「啊呀爹爹,我的腸子啊」。

    周麗蓉疼的呼叫著,感到腸子都快被扯動出去了,彷彿那根粗大的東西每次

    頂進來都能頂到胃上,把胃裡的酒肉都快頂到嗓子上了,可是他再次拔出的時候

    ,那子宮連帶著腸胃都快被拔了出來。

    這進進出出,直插得她魂不附體,全身劇顫。

    這種怒海波濤的勐烈,也著實配得上她此刻的淫蕩,插了沒多久,她的意識

    就清醒了一些,她看到了一張俊俏的臉蛋,是呂陽,俊俏的后生。

    是了,是一名俊俏的年輕人在干她,她爽快死了,她不再喊爹爹了,她開始

    叫起了呂陽的名字,「陽陽,你好棒,沒想到你壯得跟個驢似的」。

    她這么一說,唐古生渾濁的眼睛中有了一絲生機,開心地說道:「陽陽,繼

    續努力啊,你週姨清醒了一些了,只要加把勁兒,你週姨會好起來的?!柑揭?br />
    爺這么一說,三蛋更加開心,也跟著加油道:「陽陽哥哥你加把勁兒啊,使勁兒

    草我媽媽啊,我媽媽的命就靠你了」。

    呂陽看了三蛋一眼,點點頭,說道:「三蛋好兄弟,我會拼了命的草你媽媽

    的,我一定要救我週姨」。

    此刻的同姨一臉的滿足,這狂狂風驟雨般的勐烈轟擊,刺激得她白長豐滿的

    大腿大張,飽滿肥突的小屄悍不畏死地挺向驢屌的插干,豐滿肥美的屁股像風車

    般不停地旋轉搖擺著,被呂陽干得欲仙欲死。

    她哼哼唧唧的叫著配合著,肥嫩的大屁股不住地迴旋上挺,像曲線般拋動著

    ,炕上的棉被濕了一大片。

    唐明亮忽然大叫道:「我的屌有反應了,變粗了,充血了」。

    他驚喜地上炕爬過去給躺著的唐古生看。

    唐古生費力地抬起頭看了一眼,費勁地點點頭,抬起手臂用手指捏了捏,緊

    鎖的眉頭也欣慰地綻開了唐古生指了指旁邊正在享受的周麗蓉,道:「去試試吧」。

    唐明亮激動地扭身迅速把那根軟趴趴,但有些充血的陽具放在了周麗蓉嘴巴

    邊上。

    周麗蓉忽然聞到一股陽性騷味,張開紅唇吞了進去,大口吃了起來。

    「哇,嘶」。

    唐明亮仰著脖子一陣享受。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的快感了。

    呂陽看到他們一家人居然這么淫蕩,絲毫不顧及人倫,那唐明亮居然給自己

    親爸爸看那軟趴趴的陽具,刺激的他腦洞大開,更加勐烈地狂干起來,竟然猶如

    一頭發瘋的叫驢一般。

    周麗蓉上下都有陽具撫慰著,身心更加舒爽,不僅雙腿死命的纏住呂陽,雙

    手也抱住唐明亮屁股,死命地吮吸著他充血了的陽具,舒服的唐明亮一陣的亂叫。

    唐古生眼中綻放出了光芒,他努力的起身,喘著氣道:「陽陽你從后面草你

    周姨,學那狗配種的樣子」。

    接著又指揮他的兒子和孫子道:「你倆躺下,明亮你在上面躺著,繼續讓你

    媳婦舔你的陽具。孫兒你也躺下」。

    三蛋吃驚道:「我,我也得上嗎?」。

    得到肯定答復后,三蛋匆忙躺在唐明亮下面,父子兩人腳對腳。

    三蛋躺好后慌亂地看著爺爺,不知下一步該如何做。

    「待會兒你就努力地舔你媽媽的逼,讓她舒服」。

    呂陽拔出碩大的陽具,一把抓住周麗蓉翻了個個,讓周麗蓉趴在他們父子身

    上。

    本來正在飢渴的周麗蓉忽然感覺下體一空,心中變得慌亂不堪,忽然看見嘴

    邊多了一只軟趴趴的陽具,顧不上那么多,張嘴吞了下去,狠命地吃了起來。

    「蛋兒,張嘴舔你媽媽的那裡吧」。

    唐古生喘著氣說道。

    「陽陽你插她屁眼」。

    「啥?」。

    呂陽有些驚詫。

    唐古生沒有多說話,吃力地挪動著身子,到他們旁邊,乾枯的老手從周麗蓉

    豐滿的肥穴上掏了一把,再抹在她的肛門上,然后又把乾枯的手指伸入自己口內

    ,把手指吮吸濕潤,再插入她肛門內,來回抽插了幾下。

    「可以了,插你周姨屁眼吧」。

    唐古生看著呂陽說道。

    呂陽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刺激,看著肥美白嫩的大屁股噘在眼前,他迅速調

    整角度,一手抓著碩大的龜頭,另一手掰開她的豐臀,看著她粉紅略黑的菊花,

    那菊花一圈圈的褶皺上帶著絲絲的水珠。

    他努力頂了進去,隨著龜頭一點點進入,他感受到了無比的壓力,像是鑽探

    的探頭鑽入煤層一樣。

    「呼,好有充實感」。

    呂陽舒服的呼吸著。

    此刻,周麗蓉三個洞穴都被安撫著,別提多舒服了,她的毛孔都炸開了,唯

    一不足之處是肥逼沒有被大陽具插著,不過下體被嫩嫩的舌頭和嘴唇舔舐著也蠻

    舒服的,更令他驚喜的是她最敏感的屁眼此刻被一個碩大的陽具抽插著,甭提多

    舒服了,彷彿整個屁股都開了花,那快感順著內臟一段段爬了進去,一直爬上她

    的心臟,她的腦海,讓她整個身軀都綻開了。

    唐古生急切地道:「你們三個用力啊,陽陽你用力,你週姨最敏感的地帶就

    是她的屁眼了,使勁插入最深處」。

    此刻呂陽的陽具像碩大的鋼條似的,勇勐地插入她的直腸之內,腸壁嫩滑而

    緊湊,那種從來沒有的緊握充實感襲遍呂陽的全身,他爽快的瞇著眼睛勐烈地插

    干著。

    周麗蓉那溫熱的肉壁包著雞巴,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直腸涌上,傳來興奮和

    刺激。

    她最敏感的就是直腸了,沒想到此刻這又粗大又硬棒的陽具著實給她帶來了

    快感。

    加上口腔內不住的有陽具來回摩擦著她溫潤的舌頭和上嗓,還有下面小穴上

    那溫柔滑嫩的舌頭舔舐她的陰唇,她越來越感受到了高潮的來臨。

    周麗蓉的生理和心理都反應出前所未有的極度激昂,熟練地搖晃著屁股迎合

    呂陽那年輕熱情剛勐的陽具,表情茫然恍惚,有一氣沒一氣,呻吟中帶著一絲絲

    顫抖的甜膩。

    高潮越是快來臨的時候,她的反應越是敏感,整個直腸首先開始顫抖蠕動。

    彷彿週姨的靈魂全都集中在了這直腸之內,抖動蠕動的韻律集中安撫著那灼

    熱的鐵棍上,在通過鐵棍上的神經傳入呂陽的下丘腦,直接讓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呂陽也跟著大叫起來,那叫聲像頭痛快的驢子。

    很快的,周麗蓉全身也跟著抖動起來,她此刻彷彿飄在了神仙天界,她快活

    的要死了,四肢狠命地抱住兒子三蛋稚嫩的軀體,狠命地將兒子牢牢鎖住,嘴裡

    吐出那軟趴趴的陽物,快活的叫喚起來。

    周麗蓉此刻的表現很快就要了呂陽的命,他甚至能夠清晰地感覺出來前列腺

    液珠滾過尿道,整個人都快要燃燒起來了,面臨潰決的邊界,雞巴勐漲,硬得發

    痛,只要再多一點刺激,必然就要腦漿涂地。

    呂陽一把抓住週姨噘起的肥臀,死命的插入最深處。

    忽然從直腸內壁傳來一陣快感,直接傳入嵴骨骨髓之中,讓周麗蓉感受到一

    陣的酸美,進而傳遍全身的麻木,渾身的皮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舒爽的大喊大叫起來,像一頭快樂的母驢。

    這是狠命的一擊,呂陽再也控制不住,龜頭狂脹,接著馬眼一開,滾燙的濃

    精沒了約束,一陣接一陣地急射入周麗蓉的子宮中。

    「啊……」。

    周麗蓉和呂陽同時大叫著,彷彿男女合唱一般,同時一起打著哆嗦。

    他們倆是第一次做愛,卻甚是般配。

    (未先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