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龍族之路明非才是主角】(后宮向)01

作者:keyprca
    作者:keyprca。

    2018年/06月/11日。

    字數:8055。

    正文內容……(開始)。

    第一章。

    死侍終于被消滅完了。

    看著滿地的骨骸和銀色面具,回想著剛才幾乎如同潮水一樣死侍,路明非心

    里終于送了一口氣,手中那把名匠精心打造的日本武士刀,刀刃已經卷的不像樣,

    畢竟不知道把多少堪比鋼鐵的死侍斬成兩節。

    路明非扭過頭看剛才和自己并肩作戰的諾諾,現在這片戰場上只有路明非和

    諾諾還能站著??吹絞慊購?,除了衣服被死侍劃卡幾道口子,諾諾身上沒有留

    下任何傷痕。只是那破損衣服的縫隙間,諾諾那雪白的肌膚和整片灰黑的戰場形

    成了鮮明的對比。

    路明非吞咽了一口口水,才勉力把目光從諾諾衣服縫隙中間移開。正想開口

    問問諾諾情況怎么樣,突然看到諾諾腳一軟,居然癱倒在地上。

    路明非一驚,立馬扔掉手里的武士刀,急忙沖了過去,把諾諾那有些發軟的

    身體一下抱進了懷里。

    「師姐,你怎么了?」。路明非看著懷中臉色慘白的諾諾,急切的問道。

    諾諾其實只是因為長久的戰斗而體力不支,并沒有什么大礙,被路明非抱在

    懷里,自己幾乎要路明非用力的雙手塞進他的身體。諾諾的第一反應不是自己身

    體的疼痛,而是覺得兩個人此時的動作實在不合適,喝止道:「路明非,你在干

    嘛,快點放開我?」。

    路明非聽到諾諾的呵斥,一貫被諾諾壓在頭上的他,下意識的就差點放開懷

    中的諾諾。

    想到剛才的連番戰斗,要不是自己的幫忙,諾諾根本無法面對那些如同潮水

    的死侍。路明非不由心里有些惱火,剛剛才共同經歷的生死戰斗,現在只不過因

    為關切才抱你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諾諾的反應讓路明非有些惱火,不但沒有放開諾諾,反而故意用力,把懷里

    的諾諾抱的更緊了,大聲說道:「師姐,都什么時候你還顧忌這些?」。

    路明非的喝聲讓掙扎的諾諾猛的一滯,這個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衰仔,在不

    知不覺之中居然有了這么大的變化,在剛才的戰斗之中面對那些瘋狂的死侍游刃

    有余,現在這個小家伙面對自己,也有了這么大的勇氣,竟然敢呵斥她。

    「路明非,沒關系的,我只是有些乏力,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放開我吧?」。

    諾諾只能放松口氣,心中卻有些羞憤,因為路明非從后面把諾諾抱在懷里,現在

    諾諾全身無力,只能把后背靠在路明非的胸膛上,兩個人之間就像一對親密的情

    侶一樣。

    諾諾現在幾乎是坐在路明非的腿上,所以路明非清晰的感受到了諾諾臀部的

    柔軟和彈性,隔著薄薄的褲子傳來溫熱的體溫,讓路明非心頭有些異樣。在這個

    寒冷的戰場上,這一絲少女的體溫給了路明非一種別樣的刺激。

    路明非一直就對懷中的諾諾有種特別的欲念,從被諾諾從那間放映廳里撈出

    來之后,他的整個世界的中心就是這個小魔女,無論是高中的女神陳雯雯,還是

    日本的小巫女繪梨衣,無論人生會碰到多少適合的女生,可是只有這一個人讓你

    覺得是對的。

    現在這個情況下,路明非這個一直的小衰仔如何能不動心,路明非下意識的

    低頭看向懷中諾諾的身子。

    路明非的身高比諾諾高出不少,現在諾諾靠在他懷里,這種姿勢下,路明非

    一眼就看到了諾諾那裸露套裙之外的雪白玉腿,因為諾諾突然倒下的原因,那本

    來可以蓋住膝蓋的裙擺卻有些凌亂,只是堪堪能遮住腿根。

    此刻諾諾被路明非抱在懷里,居然沒有發覺自己不經意間暴露了諸多福利在

    路明非眼前。

    路明非把諾諾的兩條雪白大腿完全看在了眼里,他也不是第一次見到諾諾的

    大腿了,以前路鳴澤把諾諾私底下拍攝的那套性感寫真集拿給路明非看過,更加

    暴露性感畫面路明非也看過,可是像現在這樣近距離的直接欣賞諾諾的雪白大腿

    還是第一次。

    諾諾的大腿是那么的渾圓飽滿,雪白的讓路明非眼熱心跳。路明的眼神越發

    的熾熱,直勾勾的看著諾諾裙擺下顯露出的大腿,只覺得諾諾的長腿實在美妙無

    比,白晰如雪的皮膚,因為長期鍛煉的原因,纖細的小腿飽滿結實,發出誘人的

    光澤,渾圓的大腿豐腴曼妙,讓人想要想要伸手觸摸。

    路明非只感覺差點忍不住就要流口水了,尤其是在諾諾不經意的掙扎間,衣

    服破損的縫隙之間,路明非不經意間看到諾諾那如同吊帶衫一般的內衣,以及胸

    口雪白嬌嫩的肌膚與微露的乳溝,刺激的路明非心頭的情欲激烈蕩漾了起來,鼻

    血幾乎都要留出來了。

    諾諾此刻心中也充滿了異樣,她長這么大,雖然號稱從幼兒園就開始交男朋

    友,男朋友加起來可以有一卡車,可是事實上她從未被男人如此抱過,就算是進

    入卡塞爾學院后和凱撒在一起了,凱撒也是十分尊重她,從未對她做任何她不喜

    歡的事情。

    諾諾心中又羞又惱,急切道:「路明非,我真的沒事,你快放開我」。

    休息了一會兒,諾諾感覺自己恢復了一點體力,說完就想掙扎著做起來。

    可是此刻路明非哪里愿意就這么放過諾諾??墑敲娑耘蹬嫡踉乓肟約?br />
    懷抱,路明非知道,要是現在讓諾諾離開了,自己以后都不可能再抱住她了。

    等回到卡塞爾學院,她會再次回到凱撒的身邊,諾諾和凱撒已經訂婚了,要

    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結婚。等到那一天,自己難道真的要像楚子航說的,去打爆婚

    車的車軸?

    又或者自己一直默默守候,在多年后大家同學聚會,只能自嘲地說師姐我當

    年還暗戀你呢,可是那時候諾諾呢,她會靠在凱撒的懷里,溫柔的笑著說,是嗎?

    我不知道呢。

    不,不,現在還有更好的機會。

    這個魔鬼般的念頭閃現,幾乎是下意識的,路明非猛的把掙扎起身的諾諾緊

    緊的抱在了懷里,一下子把諾諾那飽滿的胸部緊緊的抓在了手中。

    「啊…胸前被突然襲擊,讓諾諾那剛剛掙扎起身的身子猛的巨顫,整個

    身子再次癱軟倒下來,重重的重新倒在了路明非的懷中。

    「路明非,你干什么,快點放開我」。諾諾心中氣急敗壞,自己可是路明非

    的師姐,剛才因為關心抱住自己也就算了,現在路明非居然敢直接玩弄自己寶貴

    的胸部,真是色膽包天。

    路明非現在卻顧不了了許多了,他心里知道這次要是不得到諾諾,那么以后

    都不會有機會得到諾諾了,喊道:「師姐,我喜歡你,從你把我從那個放映廳里

    拉出來那一刻,我就深深的愛上了你」。

    諾諾聽到路明非激烈的表白,只覺得自己腦海轟隆就被雷激打過一樣。

    她早就知道路明非喜歡自己,從一開始就知道,只是她裝作不知道而已,一

    直以來她都不揭穿也不回避,有時候她還會取笑這個小衰仔幾句。

    在諾諾心里,她只是路明非生命中的過客,終有一天她會離開這個小衰仔,

    路明非有一天會喜歡上某個小師妹,比如那個叫零的小女孩,她就很適合路明非

    呢。

    此時路明非這么直白而熱烈的表白,讓諾諾一直逃避的內心一下子蹦跶起來:

    「路明非,你快放開我,你不能對我有想法,你將來會遇到更好的女孩」。

    「諾諾,不會的,我喜歡師姐你,不會再有喜歡的女孩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想讓師姐你做我的女人」路明非越說越是激動,抱著諾諾的雙手越發的用力。

    這些一直隱藏在自己內心的念頭終于當著諾諾說出來,這一刻,路明非覺得

    心中好似有一團火在燃燒,一直隱藏在衰仔身體的那個魔鬼仿佛要被釋放出來了。

    路明非雙眸赤紅的盯著自己懷里拼命掙扎的諾諾:「師姐,就算你不愿意,

    那么我現在也要得到你」。

    路明非猛的一把把懷中拼命掙扎的諾諾翻了過來,赤紅的雙眼死死盯著諾諾。

    諾諾身上本來就已經有些破損的衣服,現在因為掙扎損壞的嚴重了,套裝上幾顆

    紐扣已經脫落,露出里面雪白的大片肌膚和那條深邃的乳溝,套裙下露出兩條渾

    圓的大腿及修長纖細的小腿。

    路明非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猛的把諾諾壓在了身下,對著諾諾的紅唇吻了下

    去。

    「路明非,你,你想干嘛,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無論諾諾如何的喊,在近乎瘋狂的路明非都不會放過她了。路明非克制不住

    自己,一邊在諾諾的臉上瘋狂親吻,一邊粗魯地扒掉了諾諾身上的全部衣服,諾

    諾那雪白的身體就這么暴露在了路明非面前。

    在這片昏暗的戰場上,遠處有車輛的殘骸在熊熊燃燒,各種武器碎片散落的

    滿地都是,死侍留下來的殘骸布滿兩個人的周圍,濃稠的鮮血像石油一樣在地上

    流淌。

    這么一副世界末日般的場景,諾諾雪白的胴體卻不合時宜的出現在了里面。

    路明非雙目赤紅,死死盯著眼前諾諾美艷的身體,不愿意放過每一處細節,

    路明非鼻孔中出著粗氣,說道:「師姐,現在就算你不同意我就要強奸你」。

    諾諾心中羞憤的厲害,別說她現在全身無力,就算全盛時期的的她也無法抵

    抗路明非,看著真的要強奸自己的路明非,她有些憤恨的喊道:「路明非,你最

    好放開我,不然凱撒不會放過你的」。

    路明非現在哪里還聽得進諾諾的威脅,此刻看著這個被自己按倒的諾諾,就

    算現在諾諾的未婚夫凱撒出現在他面前也無法阻止他了。

    路明非心中充滿了暴虐,看著諾諾雪白性感的身材,興奮的道:「師姐,你

    的身體不讓男人好好的享用實在浪費了,你這么的美麗誘人,就讓我永遠的占有

    吧」。

    路明非興奮的說著,雙手不斷的玩弄著眼前這具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赤紅

    的雙眸熾熱的打量著被自己玩弄的嬌柔難耐的美艷師姐。

    諾諾本來就是絕色,因為基因的問題,幾乎所有混血種都長得不錯,而諾諾

    在卡塞爾學院也是絕對的?;?,能和她媲美的只有夏彌和零屈指可數的幾個女生,

    要論身材,就算是算是凱撒的芭蕾舞社團后宮,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諾諾火爆的。

    路明非看著被抱在懷里的師姐,諾諾的腰枝柔軟纖細,雙腿修長挺直,胸部

    豐滿高聳,這么完美的身體現在卻被自己肆意的玩弄。

    路明非貪婪的在諾諾那白皙的裸體上把玩著,將諾諾那火爆的性感身體用力

    壓在身下,伸出手玩弄諾諾胸前的那對豪乳,路明非忍不住得意笑道:「師姐,

    我今天一定要上了了你,讓你做我的女人,哈哈…。

    這一刻,諾諾幾乎絕望了,求饒道:「路明非,不要,師姐求求你,你放過

    我吧,師姐已經和凱撒訂婚了啊,你也認識凱撒啊」。

    諾諾的哀求聲反而更刺激了路明非的欲望,聽到諾諾說自己和凱撒訂婚了,

    反而更加誘發了路明非心中的逆反之心,是啊,你不是選擇和凱撒在一起嗎?你

    不是選擇要拋棄我,和那個凱撒共度一生嗎?你不是看不起我這個小衰仔嗎?

    路明非興奮的盯著這個平日里高傲的小魔女,她以前越高傲,此刻越是在自

    己面前苦苦哀求,就越讓路明非興奮。

    路明非猛的按住諾諾的頭,強迫諾諾跪下去。路明非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

    挺著早就堅硬的肉棒,直接插進了諾諾性感的鮮紅小嘴里面,把諾諾接下來的話

    堵在了嘴里。

    一瞬間,諾諾只感覺自己的嘴巴,好像要被路明非粗大的肉棒插的撐破了一

    般。

    而這個時候的路明非確是舒爽無比,肉棒被諾諾的小嘴包含著,那股緊湊的

    快感幾乎要讓路明非立馬射出來,更加爽快的是心里上的快感,終于讓這個一直

    壓在自己頭上的師姐跪在自己面前。

    無論你以前是多么的光彩奪人,是多么的高傲霸氣,現在都像一個女奴一樣

    跪在我面前含著我的肉棒,路明非赤紅的雙眸忍不住放光,雙手抱著諾諾的頭,

    肉棒在諾諾紅潤的小嘴里面一陣興奮的抽動。

    諾諾含著無盡的屈辱,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路明非,就連自己的未婚夫凱撒

    都最多只是牽過自己的手,更不要說自己的嘴巴被男人用肉棒奸淫了。

    路明非諾諾的小嘴的里面抽插,看著身下諾諾誘人至極的身體在自己胯下起

    伏,看著諾諾那張絕色臉龐被自己干的羞憤難耐。享受著卡塞爾學院最美麗的女

    生的口交,那種感覺簡直無法形容。

    凱撒你是不是意大利的頂級高富帥嗎?那又怎么樣,你連諾諾的小嘴都沒親

    過,可是現在她的小嘴卻含著我的肉棒。

    「啊……師姐,你得小嘴是在太棒了……太爽了」。路明非感嘆道,想到諾

    諾從幼兒園開始的那一卡車男朋友,那個什么黑太子集團的邵公子,什么意大利

    的高富帥凱撒,哈哈,你們這群廢物,你們永遠只能看著諾諾在心里幻想,而我

    卻可以盡情的享用著你們心中的女神。

    直到諾諾被干的幾乎無法呼吸的時候,路明非才把自己的肉棒從諾諾的嘴里

    抽了出來。把諾諾再次摟入懷里,雙手抓住諾諾那對柔軟飽滿的雙峰揉捏起來。

    在諾諾的抗拒和掙扎之中,路明非的雙手來到諾諾的修長的玉腿撫摸。

    「啊…

    一聲輕微的呻吟聲從諾諾口中發出,在路明非親吻舔舐和那雙手粗暴的玩弄

    之下,諾諾感受到身體里面傳來異樣的快感,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火熱無比,已經

    濕潤的私處流出了一絲不明的液體。

    就在諾諾受到強烈的欲望的沖擊時,路明非突然嘿嘿的在諾諾耳邊羞辱的說:

    「師姐,有感覺了吧,師姐你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呢」。

    諾諾一個何等高傲的少女,被路明非那羞辱的話說的羞澀難當,搖頭,道:

    都是你……你……快放過我吧,求你了」。

    「我怎么舍得放過你,師姐,你這對巨乳真大啊,怎么捏都不會膩啊,可惜

    凱撒那個廢物是沒有機會品嘗了」。路明非瘋狂的肆意揉捏諾諾的完美飽滿雙峰,

    感受著那驚人的滑膩觸感。

    「不要提凱撒啊……路明非,啊……你放過我吧」。諾諾在路明非的玩弄下,

    甚至帶著一絲哭音,眼神中浮現出水霧。

    看到諾諾流露出軟弱的一面,路明非確更加興奮起來,他就是要這個高傲的

    師姐在自己身下哭泣,被自己操的苦苦哀求,答應永遠做自己的女人。

    路明非直接吻上了諾諾紅潤的小嘴,諾諾只能被迫張開嘴巴,任由路明非的

    舌頭伸進自己的嘴巴,勉強抗拒著路明非在自己檀口中的肆掠,美眸緊閉才能不

    讓淚水流出來。

    對諾諾來說,今天簡直是她一輩子最可怕的噩夢,先是和路明非一起遭遇了

    潮水一樣的死侍,多少次在生死之交命懸一線,幾乎以為活不過今天了,好不容

    易消滅的所有死侍,氣力消失的她,卻有遭遇到了路明非的強暴。

    諾諾在心里,多少次幻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是多么的美好,也許是和凱撒,會

    在一個鋪滿花朵的大床上,房間里充滿著花香,被男人溫柔的占有第一次,可是

    現在,自己確在這個末日一般的地方,周圍滿是大火殘骸,空氣中彌漫著硫磺的

    氣味,將要被一個小衰仔強行奪走第一次。

    路明非摟著諾諾柔軟無比的嬌軀,聞著諾諾身上發出的撲鼻體香,一只手四

    處撫摸著諾諾雪白的肌膚,一只手伸進了諾諾的雙腿之間,手指深入那舒潤無比

    的蜜穴。

    「啊…諾諾在路明非的玩弄下,嬌軀不停的顫抖,口中忍不住發出陣陣

    讓人獸血沸騰的呻吟。諾諾心里知道只要路明非的肉棒插進來,那她的清白就徹

    底的失去了,她情急之中,用盡全力抬起膝蓋猛撞在了路明非的小腹之上,然后

    翹著雪白的臀部,用盡力氣向前爬了起來,想逃離路明非的魔爪。

    然而路明非現在的實力早就不是諾諾傷的到了,何況諾諾現在沒什么力氣,

    那一腳連給路明非搔癢都不夠。路明非在后面更加貪婪的看著諾諾那雪白的身子,

    尤其是那雪白挺翹的臀部,向前爬動而左右搖擺。

    諾諾還沒爬出幾步,就被路明非抓住玉腿猛的用力一拉,一下子把諾諾拉扯

    了回來,路明非順勢再次撲了上去,二人的身體糾纏著倒在地上。

    路明非越來越興奮,忍不住伸手猛抓諾諾雪白豐滿的臀部,發泄內心積聚的

    欲望。一手抓揉諾諾豐滿性感正拼命掙扎的玉臀,一邊將兩根手指插進諾諾緊密

    嬌嫩的蜜穴,放肆地轉動扣弄起來。

    路明非粗糙的雙指在小穴里攪動不停,諾諾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酥麻從下身

    傳來。諾諾美妙性感的身體顫抖著,拼命想夾緊雙腿,可諾諾修長結實的雙腿現

    在卻怎么也使不上勁,在路明非的玩弄之中,她簡直要崩潰了一般。

    「路明非……啊……師姐受不了了……師姐錯了……師姐再也受不了了…

    …好想要被你干」。

    路明非聽到諾諾的話,頓時振奮了,沒想到諾諾居然主動投降了,淫笑著用

    力的分開了諾諾的修長雙腿,興奮的說道:「師姐,我馬上就滿足你,哈哈」。

    路明非早已經欲望勃發了,這一刻,路明更是瘋狂至極,抱住了諾諾那圓潤

    挺翹的臀部,大喊著:「師姐,看我干死你」。

    路明非腰間用力,猛的沉下腰把肉棒插進諾諾的身體。粗大的肉棒隨即突破

    最后一層薄膜,一下子插入諾諾身體的花穴之中

    「不要……我……啊」諾諾只感覺自己的私處被一根巨物撐開,感到一陣撕

    裂般的劇痛從下體傳來,諾諾哪里能夠承受得了這么粗大的肉棒,嬌軀無力的直

    接趴在路明非身上,痛苦和羞辱一起涌了上來,自己寶貴貞操已經被路明非奪走

    了。

    諾諾羞憤的樣子卻讓路明非很歡喜,感受自己的肉棒進入到一個濕潤的秘洞,

    路明非興奮至極,知道諾諾寶貴的處子已經被自己奪走了。

    路明非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挺動著肉棒在諾諾的身體里痛快地抽插,雙手大力

    地揉捏著諾諾豐滿的胸部。更讓路明非愉快的是,被奸污的諾諾那美艷的臉上露

    出的那種痛苦羞恥的表情。

    路明非挺著肉棒狠狠的奸淫著諾諾:「師姐…怎么樣呀?是不是很美妙,被

    我干的爽不爽?」。

    「啊……路明非……你……你慢點……啊……師姐……受不了…」。

    諾諾雖然是被路明非強奸的,可是她的身體早已經被路明非的肉棒干的興奮

    難耐,嬌軀隨著路明非的抽插而不住顫抖,發出蕩人心魄的呻吟。

    「呼呼……師姐這個騷貨……你不是一直很高傲嘛……現在還不是被我干的

    乖乖求饒」。路明非喘著粗氣,一邊抽插著自己身下的師姐,一想到現在在自己

    身下被肆意玩弄的是卡塞爾學院高高在上的小魔女,路明非感覺自己的肉棒就又

    硬了幾分。

    「啊啊啊……路明非你這個……混蛋……哦哦……輕點……你這個壞蛋,你

    ……你強奸了我……啊……你輕點,路明非……我恨死你了……你……你奪了我

    的清白」。

    諾諾香汗淋漓,小臉上布滿了又痛苦又快樂的表情,繼續呻吟道:「可是

    ……被……路明非……被你干的好爽…」。

    「世界你爽吧,我就是要強奸師姐你,師姐你真是有著完美的身體啊……我

    要一輩子都得到你」。路明非一邊玩弄諾諾,一般贊美道。諾諾那淫蕩的話讓路

    明非的心中充滿了征服的快感。路明非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的欲火被徹底的點燃。

    諾諾被路明非弄得情欲高漲,不禁發出呻吟:「啊……路明非…………啊啊

    啊啊……你太厲害了,師姐受不了啦…。

    諾諾的酥胸急促起伏、嬌軀顫動著,美麗的臉龐潮紅,淫蕩的模樣絲毫看不

    出她先前還是被路明非強迫的。

    「師姐,你的胸部真是大啊,摸起來真爽,哈哈,凱撒真是便宜我了」。路

    明非繼續快速在諾諾和身體里抽插。肉棒不停的撞擊在諾諾身上,發出「啪啪」

    的身影,響徹交織在這片空曠的戰場。

    「啊……路明非……你這個混賬……干死我了……啊啊……舒服……啊…

    …受不了……啊」諾諾被路明玩的欲火高漲,身子猛的顫抖著痙攣了起來。

    路明非赤紅的雙眸興奮了起來,諾諾在自己的強奸之下竟然被干的高潮了,

    路明非興奮的和諾諾熱烈的長吻,只覺得諾諾的香唇怎么親都親不夠。

    諾諾竟然主動了起來,被路明非干的她被欲望折磨,竟然翻身把把路明非壓

    倒在了身下,諾諾撅著那挺翹的臀部,抓著路明非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蜜穴插了下

    去似。

    諾諾放蕩的嬌吟了一聲,雙手按在路明非的胸口,自己的臀部上下起落主動

    套動起路明非的肉棒,一頭酒紅長發亂舞、嬌喘不停:「唔……好……好爽…

    …路明非……師姐……喜歡你的的肉棒……啊……好舒服啊…

    原本高傲的師姐居然主動趴在自己身上輾轉求歡,路明非更加興奮的不行,

    雙手托住諾諾挺翹的臀部,肉棒在諾諾的蜜穴里面更加猛烈的抽插。

    「師姐,哦……好舒服,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要射進師姐的身體里,

    我要師姐你懷孕,生一個我們的寶寶」。路明非興奮的吼著,滾燙的精液噴射而

    出,射在了諾諾的子宮之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