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真假妍貞公主】

作者:清茶淡飯
    就在凌峰還是舒服享受的時候,西門婷婷跑過來稟報道:“皇上,錦衣衛李統領有急事稟報,說是有要事商量?!?br />
    “李程!”

    凌峰心中一喜:“他在哪里?”

    “回皇上,他就在船艙大廳等候!”

    西門婷婷說道、“朕擺駕大廳!”

    凌峰沒有猶豫,徑直說道。

    西門婷婷道:“皇上,那我這就去回復李統領!”

    一路行至會客大廳,在船上不必皇宮,但是也有幾名宮女,急忙提著燈籠,迎了上來。

    “微臣李程,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錦衣衛統領李程,亦是匆匆出得大廳,跪拜在凌峰面前叩首道。

    凌峰一眼向其望去,卻見其左臂之上,掛著一條紗布。急忙將其扶將起來,疾問道:“李程,怎么會手傷了。起來起來,到里面再說?!?br />
    “賜座?!?br />
    凌峰徑自坐在了太師椅上,手一揮,讓宮女把座位端到凌峰面前。

    李程一拱手道:“謝皇上賜座?!?br />
    說著,這才坐了下來,搭拉著一半,以示不敢與凌峰平起平坐。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

    凌峰端起宮女剛端過來的茶杯,抿了一口,柔聲問道。

    “回稟皇上,這是臣前天去救妍貞公主時候,微臣一時慎,手臂上挨了一刀?!?br />
    李程一臉愧色道:“不過,微臣沒有丟我們大明皇朝的臉面。那高麗皇宮的大內侍衛統領,亦被微臣一刀兩段?!?br />
    凌峰駭然,李程的武功,在自己的調教之下,已經不算差了,相當于一等一的高手,那高麗皇室的大內侍衛統領竟然有本事傷著他,看來本事不小。

    “李程,你有什么事情稟告?!?br />
    凌峰眉頭一軒道。

    “回稟皇上。高麗國王把妍貞公主送到了外邊,說是獻給皇上的?!?br />
    李程說道。

    “咦!”

    凌峰一驚,道:“這話怎么說?妍貞公主不是已經在朕的龍艦之上了嗎?怎么又冒出了一個妍貞公主?”

    李程低低頭說道:“微臣也覺得奇怪,怎么一下子冒出了兩個妍貞公主?微臣不敢大意,事情沒有驚動任何人,特意找了皇上你來稟告?!?br />
    “那這個事情李統領你怎么看?”

    凌峰點點頭的問道。

    李程整理了一下思緒,便緩緩說道:“皇上,世上斷然不可能有兩個妍貞公主,依照微臣看來,這兩個妍貞公主當中,比然有一個人是假冒的!”

    凌峰點點頭,道:“嗯,這個是自然,朕也沒聽說妍貞公主有雙胞胎姐妹,因此世上當然只能所說有一個妍貞公主。那你說說,這兩個妍貞公主,那一個是真的,那一個是假的?”

    “這個!”

    李程有點難為情,說道:“皇上,微臣不好猜測……”

    凌峰道:“李統領,但說無妨,朕赦免你無罪?!?br />
    李程謹慎的說道:“微臣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妍貞公主,不過有幸見過畫像,加之微臣之前的判斷,臣以為之前救出那個身中劇毒的乃真正的妍貞公主,此刻高麗國王獻上的實為假冒的公主?!?br />
    凌峰點點頭,心里也想到了差不多是這樣的答案,當即問道:“那高麗國王為什么要這樣做?難道他不知道這是欺君犯上的嗎?”

    李程分析的說道:“皇上,微臣以為,高麗國王就是因為懂得不見了妍貞公主的事情嚴重,才出此下策,找人冒名頂替妍貞公主下嫁給皇上你!否則妍貞公主不見對高麗國王來說,同樣是欺君犯上的死罪?!?br />
    凌峰道:“的確存在這樣的可能,但是李統領你認為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存在呢?”

    李程道:“還有一種可能,但是臣不敢亂下推斷?!?br />
    “朕都說赦免你無罪,你但說無妨?!?br />
    凌峰說道。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高麗國王讓人冒充妍貞公主,目的是刺殺皇上你的,所以微臣不得不謹慎再三!”

    李程說道。

    凌峰神情一緊。頓時想起了前日高麗國送來的國書?!案呃齬醯ù蟮秸庵殖潭??”

    李程道:“回皇上,人心難測,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推測得到的?!?br />
    凌峰臉色也是一陣緊張道:“刺殺朕?對他高麗國王有何益處?”

    “但憑一個高麗國,自然無法從大明得到任何好處,但如果聯合蒙古、吐番等國,外加倭國余黨、安南余黨那就不一定了。根據微臣的調查,甚至連三皇子黨的余黨,都跟高麗國王有密切的聯系……”

    李程說道。

    “啪!”

    凌峰重重地在書桌上一拍,將筆墨震地離桌三寸。龍顏大怒,火氣沖沖道:“恁那高麗國王,也太過于囂張跋扈了。哼,若不給他一點教訓,怕是他日要爬到我大明頭上來拉屎了?!?br />
    “皇上息怒,如果要給高麗國王一點教訓,那么這個假妍貞公主的事情,倒是可以做做文章?!?br />
    李程見凌峰光火,便急忙勸解起來。

    凌峰嘿嘿一笑道:“嗯。李統領你倒是說說這個文章如何做?”

    “就以高麗國王找人冒名頂替妍貞公主送入大明皇宮,以欺君犯上之罪來做文章即可!”

    李程說道。

    凌峰道:“只怕他們會一口咬定這個假妍貞公主就是真的,那個時候我們也不能證明真假??!”

    “我們不是有真的妍貞公主在嗎?她可以作證啊?!?br />
    李程說道。

    “我們的真公主從何而來?從高麗皇室偷來的?這樣說出去,豈不是自打嘴巴?另外我們也沒有辦法證明真公主就是妍貞公主,就算閔慧妃,他們也可以否認的!”

    凌峰分析的說道。

    “這個……微臣倒是沒有想到!”

    李程急忙解釋道。

    凌峰微微一沉吟,即刻便沉思起來。這倒是一個契機,但是自己應該如何利用,看來要費一番思想才可以。

    凌峰拍了一下手,贊道:“哼,事情到了這一步,朕也只有冒險一試了?!?br />
    “皇上,你……你有主意了?”

    李程一聽凌峰這么說,當即追問說道。

    “嗯!”

    凌峰點點頭,但是沒說是什么主意。

    李程也不敢多問,隨即又道:“那假妍貞公主,屬下已經帶到了錦衣衛的船上,安全的很?;噬夏灰タ純??”

    “哼,不見也罷?!?br />
    凌峰擺了一下袖子,臉色不悅道。

    李程奇怪道:“皇上為何不見她?”

    “紅顏禍水!”

    凌峰輕輕一嘆道:“要是她真是刺客,那朕去看她豈不是很危險?”

    李程臉色又沉重道:“皇上,您最好還是去看望一下那假妍貞公主,再做定奪。而且我們不能一直將其關在錦衣衛船上吧?再怎么說,她也是高麗國王派來的和親公主……當年漢朝為了和親匈奴,還讓王昭君假扮公主呢!那個假妍貞公主……其實也是一個大美人……”

    凌峰一聽,面露愉之色,心中一動。但是表面上做出勉為其難,沉吟道:“既然如此,朕就去看一下吧,李愛卿,你這傷能帶路么?”

    李程忙挺著胸膛道:“皇上請放心,微臣的傷勢并無大礙?!?br />
    “委屈你了,李愛卿?!?br />
    凌峰拍著其肩膀,柔聲道:“完事后,宣個太醫幫你瞧瞧,別留下了什么隱患?!?br />
    李程自又是一番感激之色。

    出得龍艦大廳后,徑直往前庭錦衣衛所在的戰艦而去。

    假妍貞公主被安排在了一個的獨間之內。凌峰們一行人行至那房門之外,守護的錦衣衛急忙根據吩咐,將那房門打開。

    李程帶頭走了進去,待地探查無恙后,才讓凌峰進去。凌峰一進去,里面是一個裝飾豪華,干凈整潔的房間。

    房內有一張床,一名女子正背對著凌峰他們,靜靜地依靠在那張床上,一言發。

    “皇上,她就是高麗國王送來和親的妍貞公主……”

    李程低聲的在凌峰耳邊說道。

    “妍貞公主,一切可都安好?”

    凌峰款步走上前去,輕笑道。

    那女子幽幽一嘆,聲音柔和道:“大明皇朝的皇帝陛下啊,妍貞有禮了?!?br />
    說著,緩緩站起身來,轉過頭,款款跪拜下來。

    一見到她,凌峰便由得感嘆!這真假妍貞公主,居然都是如此的美麗動人,不分高下。只見這個假的妍貞公主,一身高麗傳統的族服飾,加之其清清淡淡的容貌,秀麗的臉龐楚楚動人,及肩的秀發黑亮順滑,兩頰象染了胭脂般緋紅,雙眸里含滴,鮮艷的朱唇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本來就文弱嬌怯,如今梨花帶雨,更加嬌美可憐,楚楚動人。凌峰看了也是心如刀絞,我見猶憐,想要陪她一起痛哭流淚。

    盡管高麗傳統服飾寬大,但是仍舊掩蓋不了她美好的身材,尤其在凌峰可透視的眼睛面前,她那一身衣服更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更襯出超凡脫群的氣質,潔白無暇,宛如神女,美艷不可方物,高貴不容褻瀆!假妍貞公主玉體嬌軀山巒起伏,美不勝收,玲瓏剔透得恰到好處,高聳的酥胸前兩處豐挺嬌翹的將上衣鼓鼓的頂起,雙峰之間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隨襯衣緊貼著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線下來,上面連接著渾圓柔美的肩部,長裙緊緊包裹嬌軀,勾勒出雙腿渾圓修長,美臀豐腴性感,惹人遐思。既是雍容華貴的公主美人,又是溫靜賢淑的千金公主,溫柔典雅,美麗絕倫!讓人看了都忍不住春心大動!

    如果說之前那個真妍貞公主讓凌峰感受到了無比純真動人和驚為天人,那么此刻這個假冒的妍貞公主,同樣讓凌峰感受到了另外一份天香國色的妖艷嫵媚動人,那種截然不同的風韻,讓凌峰看了之后就感覺到欲罷不能!

    或許,這個世上還真是存在著兩個不同風韻的妍貞公主,而上天又如此眷戀凌峰,把兩個美女都賞賜給了他!那一刻,凌峰真真切切感受到作為一個皇帝的快樂……正因為自己是皇帝,大明帝國的皇帝,自己才可以享受到如此之多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