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三娘五娘】

作者:清茶淡飯
    京城四大世家首富王家。

    凌峰處理王萬成事件的當上,凌峰把白芳梅征服之后,剛剛讓她安然入睡,就聽到后院有一陣嘈雜的聲音,聲音極細小,如果不是凌峰的耳朵,估計沒有人可以聽得到。

    凌峰穿起衣服,往后花園那一片梅花林過去,低喝一聲:“誰?!”沒動靜,剛才搖動的梅花樹枝也靜止了下來。

    但是這一切又怎么可能瞞得過凌峰呢?凌峰道:“再不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的隔山打??墑撬媸幣嗣?!誰?出來!”

    簌簌聲響起,隨著梅花林的晃動,從里面走出兩個美麗的女人,通紅的臉,卻更顯其動人,身材適很纖細,但身材極好,大大的**,大大的**,尤其是腰很細,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像要跑出來一樣,再加上楚楚動人的臉蛋,更讓人上火。

    凌峰仔細一看,不是別人,衣正是白芳梅所擔心的兩個女人,三娘李嘉冰和五娘陳艷瓊?!叭?,五娘,你們這是要去哪里?”

    滿面通紅的三娘李嘉冰道:“福兒,我和你五娘是在屋里悶得慌,睡不著,所以出來走走!”說完低下了頭,沒吱聲,陳艷瓊則是躲在李嘉冰的身后,很顯然她比李嘉冰更膽??!

    凌峰走了進去,將她們身后的背包提出來,道:“三娘,你當福兒是傻的吧?出來逛逛帶這么多金銀珠寶?”

    李嘉冰頭低的更低了,低聲道:“福兒,我……我和你五娘是想回娘家一趟,你知道的,王府現在出這個事情,我們避避風頭是好的!”

    凌峰哈哈一笑:“你這話對三歲小孩說,你們的想法我非常清楚,樹倒猢猻散,你們想著帶上金銀財寶離開王家,一去不復返!”凌峰一臉鄙夷,諷刺道。

    李嘉冰不說話了。

    凌峰加重語氣:“王家待你們不薄,在這種關鍵危難時刻,你們竟然逃跑?你們拿的這些金銀珠寶,都是王家的財產,說句不好聽的,你們不但做了逃兵,還做了賊!我不可能讓你們這樣離開王家,因為這關系到大家的生命安全,如果有必要,我甚至可以犧牲你們,我想你明白這話的意思!”

    這話可能擊李嘉冰的要害,李嘉冰抬起頭來,瓜子臉,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眼睛淚汪汪的,像要哭出來,李嘉冰一臉哀求,更使李嘉冰看起來楚楚動人。

    凌峰看著李嘉冰,冷冷的,不一會兒,李嘉冰低聲抽泣起來,“福兒,我……我再也不敢了,放過我們一回吧!我們知道錯了!”

    “是啊,福兒,看著我們是你三娘五娘的份上,就饒了我們這一次吧!”陳艷瓊跟著求情的道。

    凌峰道:“我哪里知道你們是真的知道錯了還是在欺騙我,別以為大家不知道你們跟王萬成做出那些勾當,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背叛我們王家,到底居心何在?”

    “福兒,我真的知道錯了!”李嘉冰這個時候跪了下來,陳艷瓊自然也跟著下跪?!案6?,自從你父親過世之后,留下我們一群孤兒寡母的,你讓我們怎么辦?王萬成處處相逼,我們也是百般無奈……福兒,只要你不殺我們,你讓我們做什么都可以!”

    “是啊,福兒,我們其實也沒有地方可去,就是想找一處安身子的地方享度晚年!”陳艷瓊跟著說道。

    凌峰見李嘉冰和陳艷瓊已經差不多投降了,溫聲道:“要我放過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們既然做錯了事情,就要接受懲罰!你們愿意接受處罰嗎?”

    李嘉冰和陳艷瓊這時都已經六神無主,齊聲的說道:“只要福兒你饒了我們,不將今事情說出去,我們愿意接受處罰??!”

    凌峰運功于眼,深深望了李嘉冰一眼,只見李嘉冰一震,忙低下頭,露出的脖頸。

    凌峰想,她一定是被自己雙目射出的精光嚇到了。

    “跟我走!”凌峰命令的說道,將她們兩個帶到了梅花林深處的一處小房間里。李嘉冰乖乖的走了進去,要多乖有多乖,凌峰的下面更硬了。

    走到李嘉冰和陳艷瓊剛才走過的地方,那里還有兩袋金銀首飾,凌峰笑道:“看來,你們偷得還真不少??!”凌峰不無諷刺的道,想進一步摧垮李嘉冰和陳艷瓊的自尊。

    李嘉冰和陳艷瓊把頭低得更多了!

    進了房間,凌峰一本正經的道:“小時候,我做錯事了,父親一定要打我的**吧?今們也是做錯事了,我也要打你的**!”

    李嘉冰和陳艷瓊抬起頭,秀臉羞紅,滿目哀求,還有一絲羞憤。

    “嗯……,怎么?不行嗎?”凌峰冷下臉來,眼光暴閃,當然凌峰看不見自己眼光暴閃,只是感覺而已。

    李嘉冰和陳艷瓊面色變幻不定,看樣子心里正在苦苦斗爭,再加一把火,凌峰道:“你不愿意我也不強求,看樣子你們不誠心認錯呀!”

    李嘉冰和陳艷瓊終于抵不住,慢慢的趴在一張桌子上。正好將她們的**支撐住,像一只狗一樣。

    凌峰這個時候道:“將褲子脫下來!”

    李嘉冰沒有動彈,是無聲的抗議。陳艷瓊本來想脫了,但是看見李嘉冰沒動,也就跟著沒動。

    凌峰哼一聲,冷冷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我再說一遍,把褲子脫下來!”

    李嘉冰終于無可奈何,屈辱的慢慢的解開腰帶,緩緩脫下了褲子。而陳艷瓊的速度顯然要比李嘉冰快很多,她一把脫下褲子,那白花花的美**頓時展現在了凌峰的眼前!

    看得凌峰的心跳得厲害,下面硬得像要捅破褲襠。

    李嘉冰褲子只脫到了膝蓋處,凌峰蹲下來,用手輕輕的摸著像兩半蘋果似的**。

    凌峰看見李嘉冰的脖子都紅了,輕輕抽泣。

    “不許哭,你做了這么丟臉的事還好意思哭!”說著,凌峰狠狠給了李嘉冰**一巴掌。

    李嘉冰果然抑制自己的哭泣。

    凌峰很滿意,道:“做錯了事,只要接受懲罰,就不會有人再追究了!”凌峰這是給李嘉冰一絲希望,以增強李嘉冰忍辱負重的能力。

    而另外的陳艷瓊則是整個人都不敢吭聲,全身顫抖著,任由凌峰對自己做任何的動作!

    “啪啪啪,啪啪啪——”凌峰開始用手大力抽打李嘉冰和陳艷瓊圓翹的**。

    李嘉冰和陳艷瓊同時發出哦哦哦的聲。剛開始好像是疼,到后來,李嘉冰和陳艷瓊的聲竟有一絲膩意。

    “還敢不敢做背叛王家這樣的事了?說!”凌峰邊抽打著二女,邊問道。

    “唔,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陳艷瓊將頭埋在胳膊下,低低的道。

    “不敢了,你就饒了我們吧!”李嘉誠淚水都出來了,整個人顫抖著。

    凌峰停了下來,但下面仍是硬硬的,有越來越硬的趨勢。

    凌峰看著仍不停的李嘉冰和陳艷瓊,卻發現,李嘉冰的褲子已經濕了。凌峰掏了一把,送到李嘉冰面前道:“這是什么?”

    李嘉冰羞得別過頭去。

    凌峰見李嘉冰和陳艷瓊的**已經全變成紅色,紅通通的,不忍再打下去。

    手從腰向上摸去,是李嘉冰結實的**,“不——-”李嘉冰死死按住了凌峰摸到了自己**上的手。

    “嗯——-?”凌峰冷冷道。李嘉冰這才將手松了下來。

    李嘉冰只穿著毛衣襖,凌峰將它們一擼,讓李嘉冰從頭上脫了下來,李嘉冰大概已經死了心,知道反抗也無用,認命的配合凌峰脫下自己的衣服。

    一旁的陳艷瓊大概也明白凌峰要對她們做什么,因此也不敢多吭聲,在他還沒對付自己之前,最好的辦法就是靜靜的等待。

    李嘉冰兩個圓圓的大白**顫悠悠的現了出來,凌峰見到它們,心盛,將李嘉冰翻了過來,這樣,李嘉冰很不舒服,被桌子咯著腰,羞處被完全打開,很屈辱。

    凌峰將李嘉冰抱起來,放到。

    凌峰總有這么一種感覺,只有讓女人心甘情愿的與你親嘴,才算得到李嘉冰的心。

    因此,凌峰將李嘉冰羞紅的臉捧住,狠狠地去親李嘉冰的小嘴。李嘉冰的嘴真的很小,看著很饞人,真想吃了它。

    凌峰狠狠的著李嘉冰的小嘴,將舌頭伸進去攪動,樂此不疲。

    李嘉冰身子越來越軟,像沒有骨頭一樣癱在地上。等李嘉冰的舌頭也伸過來,與凌峰的舌頭纏攪時,凌峰方離開李嘉冰的嘴,去親李嘉冰的**。李嘉冰的**很結實,挺拔,像桃子般,白里透紅,水靈靈的……

    只見李嘉冰凸凹的身體曲線和的格外惹眼,的**挺立,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出山峰的美好形狀,渾圓的美**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緊緊的繃出了**瓣的線條,依然平坦的小腹和豐映的美**,白哲的玉**,的曲線,給人的感覺真是既豐膚白嫩又勻稱,凸顯出成熟少婦的迷人豐韻。

    不管怎么樣,凌峰也不由得不驚嘆李嘉冰的動人美貌:細長的柳眉、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梁、嬌潤的和光潔的香腮,那么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清純脫俗的美艷上,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法抗拒的迷人氣質;烏黑柔順的披肩長發,越發的襯托出成熟貴婦人的婀娜嫵媚;雙**,晶瑩潔白、光澤動人得如同咬月一般,直瞧得凌峰魂不守舍,真是一位秀麗清雅的絕色麗人!似綻未綻、欲凸未凸,仿佛正等待著異性的采摘般,讓凌峰憧憬手放在這雪峰上那種溫暖柔軟的感覺,幻想著自己抱著這個玉雪一般的李嘉冰盡情的情形。

    “陳艷瓊,過來!”看著李嘉冰,凌峰忍不住把一旁的陳艷瓊也摟住,在她白嫩柔軟的耳垂上咬嚙著低聲說道,“你們犯了錯,現在我要懲罰你們。你們要逃離王家,一來是因為恐懼被官府抓,二是因為守寡的日子讓你們實在受夠了,所以你們逃跑就是反抗。不過我今告訴你們,這一切都會改變!從今,任何人都休想動一下王家,官府都不行,除非我不在!另外王家的女人,從今,都不用再守寡,因為我就是你們的男人!你們以后都要叫我相公??!明白嗎?”

    “?。??”陳艷瓊聽著凌峰的話,詫異地看著他的面容。

    凌峰眨眨眼著命令道:“難道我說的話還不夠明白嗎?難道要你們還要我再打你的屁屁嗎?”

    陳艷瓊終于明白凌峰是來真的,于是羞澀又忐忑的蹲去,道:“是。相公?!彼底?,在凌峰的授意之下張開**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