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玲瓏師娘】

作者:清茶淡飯
    逍遙吼最大的威力在于,除了讓人心神被迷惑,更重要的是讓人奇經八脈會在瞬間被封住,這是最高境界的逍遙吼。

    這陣愉悅的哆嗦一過,玉玲瓏遂發現了一件事,一件“恐怖的事實”她不能動了,歡快之后,她體內的真氣忽然周身百轉,全塞在一隅,氣不游,力不聚,血液也似凝固了,她整個人就凝在那里,她體內潛入了一些居然連她也不能覺察的力量。

    這就是逍遙吼的威力,根本讓你防不勝防。

    由于一切發生得太快,兼且猝不及防,玉玲瓏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也不可能防備。

    凌峰看到這一情景,知道自己已經成功,臉上露出了一付歡快得意的表情。

    膚若凝脂、亭亭玉立、清純業如水的的絕色美人玉玲瓏在凌峰的注視下,嬌軀顫抖,萬分的焦慮,她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凌峰伸手撫摸者玉玲瓏一頭烏黑的如云秀發,還有她秀麗螓首下那一段修長的玉頸。輕輕一帶,她身上那衣裙便由她的身體滑落。只見她衣袍下的褻衣卻是一身雪白飄柔、薄如蟬翼的裹體輕紗,將她挺突俏聳的和纖細小巧的柳腰緊緊的包裹起來,若隱若現的輕薄褻衣緊束著一雙高聳入云的R峰。

    眼前的一切,修長的粉頸,深陷的R溝,緊束的纖腰,高起的隆,白里透紅的冰肌玉膚,陣陣嬌顫的,教人想入非非。

    玉玲瓏顫聲道:“你……你要干什么?”

    凌峰伸手撫摸著她的俏臉,微笑的道:“我要娶你,現在要洞房,你卻問我要做什么?”

    玉玲瓏嚇得魂飛魄散,失聲道:“不……不要……”

    凌峰伏身下去,隨手拔去玉玲瓏發髻飛鳳玉釵,扔在一邊,任由她的如云秀發瀑布般披散下來。

    “唔……你……放、放開我,你無……恥!”

    玉玲瓏只能勉力掙扎。

    凌峰聞著玉玲瓏那獨有的幽雅體香,看著她清秀脫俗的面容,姿色絕美、體態婀娜、苗條勻稱的,溫潤的,纖長柔美的手指,以及被抽去玉釵后散落下來的如云如瀑的秀發,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獸欲。凌峰不顧抵抗,雙手侵向玉玲瓏玲瓏浮凸的美妙,沿著那的曲線放肆的游走起來。

    凌峰突然發生了什么似的,微笑的道:“對了,師娘。不,我的好娘子,您現在覺得怎樣了,是否感到很舒服呢?舒服的話就說出來呀!”

    玉玲瓏此時雖動也不能動,但也不得不承認她確實感到確實非常舒服,全身就像漂浮在云霧之一種溫暖濕潤的感覺遍布整個身體,就像在溫泉沐浴時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

    在凌峰的作弄下,玉玲瓏十幾年的修為此時竟不能自控,可知凌峰的手段有多幺厲害。其實凌峰的手段摸得十分講究,力道忽輕忽重,輕似雨花沾唇,重似稚鳥啄樹,感覺就像按摩一樣,所不同的是,這種撫摩極具性,專摸向女性最不想被人摸又最想被人摸的地方。

    玉玲瓏自從跟逍遙子離別之后,一直都在潛心修道,對于男女之事,已經是多年未成經歷。十幾年來何曾被人這樣摸過,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酥麻感覺遍布全身,玉玲瓏不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她也是女人,一個有著正常生理的女人,盡管她利用清修來拒絕,可是并不為她所掌控。

    但凌峰全力的對她進行之時,玉玲瓏一些女性身體上自然的生理反映就顯露了出來,此時她只覺迷迷糊糊,如墜五里霧“啊……”

    那是一個女人對于的呻吟,情不自禁的呻吟。

    令玉玲瓏不能相信自己的是,自己就那樣地呻吟了出來,而且聲音竟是那樣地蕩,這可是她以前想也沒想過的。

    凌峰聽到了此聲,不禁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堂堂魔教圣女,叫起春來竟是如此動聽,好象個手一樣,待會兒您跟我一起赴巫山之時,一定要多叫幾聲給我聽聽!”

    玉玲瓏猛地一驚,頓覺腦清。沉聲喝道:“你別癡心妄想了,我決不會向你投降的!”

    凌峰聞聽此言,得意地笑了起來,道:“既然你如此自信,咱們便來試試吧??純茨愕囊庵炯崆?,還是我的逍遙御女雙修厲害!”

    說罷將玉玲瓏輕輕扶起,橫抱在懷

    玉玲瓏心時產生了一種絕望,那種至深的絕望,源于凌峰體內奔騰的……

    “撲!”

    的一聲。

    凌峰把嬌嫩美艷的師娘玉玲瓏按倒在地板之上!

    他一雙大手順著師娘玉玲瓏的粉頸伸進了衣內,在她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內肆意揉搓起來,觸手處那一寸寸嬌嫩細滑的玉肌雪膚如絲綢般滑膩嬌軟。隔著輕薄的抹胸,他褻地襲上那一雙嬌挺柔嫩的R峰,肆意撫弄著、揉搓著……

    師娘玉玲瓏又羞又怕,雙眸緊閉,嬌軟的拼死反抗……但是此時的她又怎么可以動蕩?在凌峰溫柔卻又充滿的撫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紅,被他那雙肆意蹂躪的雙手玩弄得一陣陣酸軟。

    凌峰用一種色迷迷的眼光掃視著師娘玉玲瓏嬌柔的:她烏黑柔順的長發如瀑布飛散一般落在身后,苗條修長的身段轎嫩而柔軟,冰清玉潔的溫潤光滑瑩澤。只見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顏含羞帶怕,猶如帶露桃花、愈發嬌艷。

    “簡直就是上美的恩賜!”

    凌峰禁不住心醉神搖,繼續的伸出雙手。

    只聽“咝、咝”幾聲,師娘玉玲瓏身上的衣裙連同褻褲被一同粗暴地撕剝下來,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還在勉強遮蔽著那的。

    “啊……”

    師娘玉玲瓏驚呼不已。

    凌峰一個迷人的微笑,雙臂制住師娘玉玲瓏的身體,雙手繞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聲輕響,花扣脫開,師娘玉玲瓏身上最后一絲遮蔽終于也被除了下來,徹底裸裎在眼前,如同漢白玉雕成的巧奪的藝術品,昏暗的燈光下映射下著蒙朧的玉色光澤。

    “不要……”

    被凌峰溫柔的剝光了嬌體,師娘玉玲瓏終于絕望的呻吟了一聲。

    凌峰低下頭來,笑著對師娘玉玲瓏道:“我聽說你雙腿矯健有力,今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讓你完全的迷醉在的世界里?!?br />
    其實凌峰哪里有聽說這樣的事情,不過在他想來,練武的人退功一定不差。他說著,將剛才從師娘玉玲瓏身上扯下的衣服將趴在床上的師娘玉玲瓏的手腕腳踝全都捆住。剎那間,師娘玉玲瓏就那樣身不由己地呈大字形被捆綁在床上。

    師娘玉玲瓏自有生以來,何嘗被如此擺弄過,不禁又羞又惱,欲要掙扎,卻又偏偏渾身無力,心急,氣血攻心,雙頰不禁微微泛起了一片桃紅之色,映襯著那如雪的,更顯得瑰艷無比。

    凌峰看著眼前情景不禁有些發呆,自己就像著魔了一樣,對眼前的美人有著一種近乎瘋狂的占有,不但如此,還要用最暢快的手段將她占為已有。

    當師娘玉玲瓏被綁住的一刻,那種得意之情決非語言可以表達,可一時之間,他卻有種不知從何入手的感覺,過度的興奮使他有點不知所措。

    凌峰的眼睛上上下下掃瞄著師娘玉玲瓏看,看著她完美的,忽然他像想起了什幺似地一拍額頭,笑著對師娘玉玲瓏道:“你一直都在反抗,身體總是這樣渾身僵硬,想必不太舒服吧,這樣就實在太委屈了,我給你放松一下?!?br />
    說著他便伸手沖著師娘玉玲瓏奇經八脈點去,暮地,師娘玉玲瓏發覺自己能動了,渾身的麻痹感也消失了,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她連忙將雙手雙腳發力回收,以掙脫繩索對她的束縛,擺脫這難看的境地。

    凌峰也不阻攔,只在一旁微笑看著,接著師娘玉玲瓏卻發現了一個殘酷的現實,她雖然能動了,可功力卻一點也提聚不起來,那并不是說她的功力消失了,她感到功力還存在于她的身體里,可是她卻無法控制它們,一股股真氣在體內盲目地亂竄,東一團,西一團,卻始終無法合攏成一體。

    這是什么點穴技術?師娘玉玲瓏吃驚不已,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功力的存在,但卻再也不能為她所用了,而綁住她的衣服在凌峰功力的催谷之下其堅韌程度遠超過她的想象,無論她怎樣掙扎也無濟于事。

    最終,在經過一番無謂的努力之后,她放棄了,任由自己的衣服綁著,一動也不動。

    凌峰笑道:“你現在舒服了,那么就應該輪到我舒服!”

    他微笑看著師娘玉玲瓏,凝視著她緊閉的雙眼,突然間伸出手來,在師娘玉玲瓏那挺翹的上摸了一把,師娘玉玲瓏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傳了過來,忍不住驚呼失聲,嬌軀一顫,凌峰退回原來位置好好的欣賞她完美的,并為之而著迷不已,在這完美的上在她美麗的上傲然的挺立著,完美的圓形加上的紅豆、配上R白色的,簡直就是最美的人體藝術。

    凌峰知道,像師娘玉玲瓏這種久未經人事的少婦,處在如狼似虎的年齡,多年來從未被人碰過的軀體,突然遭到自己的,反應只會比常人更加激烈。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能做你的妻子……”

    師娘玉玲瓏終于還是忍不住顫抖著櫻唇屈辱地乞求著,絕望顯楚楚動人??醋攀δ鎘窳徵繅凰幽坷鍔了傅睦峁?,眼神里滿是哀求,愈發激起凌峰的高漲欲焰。

    “放過你?哈哈哈哈,你想得倒是挺美的。我冒之大不為,為的是什么?是你,我要得就是你!”

    不顧師娘玉玲瓏的苦苦哀求,凌峰探手握住了師娘玉玲瓏嫣紅玉潤的,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

    師娘玉玲瓏嬌軀一顫,酸軟下來,兩滴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師娘玉玲瓏以驚異的眼神表達出她的疑惑,她只能注視著他。因又震驚又痛而驚聲叫了出來,凌峰看著師娘玉玲瓏的雙眸而露出吃驚的表情,心里充滿了征服的,師娘玉玲瓏的身體已經背叛了她的意志,他發現她的比剛才更硬更大了。

    “啊……”

    師娘玉玲瓏被弄得滿面紅暈,雖然明知千不該萬不該,可在凌峰的一再作弄催逼下,卻無法控制住自己,“啊……啊……”

    地嚶嚀起來,聲音微帶顫抖。

    凌峰蹲來,開始撫摩師娘玉玲瓏的腿,師娘玉玲瓏身材極高,如果用現在人的眼光了衡量,她起碼在一米七五以上,她那修長纖細的雙腿,簡直就是男人致命的誘惑。她的雙腿白晰而又健美,即便只是看著,也是一種無盡的享受,更何況是摸起來。凌峰一路摸下去,只覺觸手處潤滑無比,那種舒服的感覺,實在無法用語言形容,他撫摩著師娘玉玲瓏的小腿,目光卻繼續往下游移,當他看到師娘玉玲瓏的一支秀足時不禁一呆,只見一支如白玉般的展現在他眼前,腳趾細長,足弓向上彎起,腳掌掌緣的肉是粉紅色的,整支美腳就像用玉石雕成一般,不尤的衷心贊嘆造物主造物之美,對師娘玉玲瓏道:“夫人,這是我見過的最美的腳?!?br />
    師娘玉玲瓏覺得自己被凌峰摸得全身發麻,卻一點也不覺得難受,甚或有些舒服,她對自己在如此虐待之下竟然還會有舒服的感覺又吃驚又羞恥。

    從師娘玉玲瓏嬌艷的身體反應上看,凌峰始終堅持自己觀點,盡管這十多年師娘玉玲瓏清心寡欲,守身如玉,但這不代表她毫無,相反的是非常的強烈。她畢竟是個生過孩子的成人,而且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齡,如果說她不需要男人在生理上的慰藉,簡直就是騙人的謊言。只是多年來,她一直用一種贖罪的心態壓制著自己的,企圖讓自己變成一個清心寡欲的女人。此刻,她體內的正一步一步的被凌峰所激發。

    凌峰能感覺到師娘玉玲瓏的身體在微微發抖,笑道:“現在你還堅持自己的反抗?還是堅持自己的清修?”

    他揉捏著師娘玉玲瓏的玉足,過了一會,停下來,一轉身到了師娘玉玲瓏身后,開始欣賞起師娘玉玲瓏的美來。

    如果說師娘玉玲瓏的玉R是美麗的,那么她的美就難以用語言描述的,那美麗、光滑、圓潤、、潔白的美,是如此的多汁、圓潤,一條深深的山谷如有溪流穿過。

    凌峰升騰,他脫下了身上的衣服,全身,師娘玉玲瓏已經不能用驚呼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凌峰卻不著急,只是探口捕捉著師娘玉玲瓏的櫻唇。

    “嗯……”

    柔嫩鮮紅的櫻唇間禁不住發出一聲絕望而羞澀地呻吟,師娘玉玲瓏純潔的無處躲避。

    凌峰強硬地將嘴唇貼上師娘玉玲瓏鮮嫩的紅唇,激烈而貪婪地的進攻著。師娘玉玲瓏的抵抗漸漸減弱,不知不覺被壓迫成完全順從的狀態。她無助地顫抖著,矜持的身體深處在羞恥漸崩潰。

    師娘玉玲瓏緊閉雙眸,美麗的睫毛微微顫抖,在凌峰的逼迫下一點點張開櫻唇,露出小巧的。任由他貪婪地著自己柔軟的舌尖,她顫抖著吞下凌峰移送過來的唾液。凌峰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擊著她的,師娘玉玲瓏不自覺呻吟出來,好像全身的感覺都集舌頭上似的。

    師娘玉玲瓏的被強烈吸引、著,漸漸變成深吻。凌峰著這美女的櫻唇,品味著被強迫索吻的嬌羞掙拒,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在凌峰的身下無助地扭動、掙扎著,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內心雖然在絕望地呼喊,的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師娘玉玲瓏的反抗越來越軟弱,越來越沒有信心。

    凌峰早已被這美艷仙子的秀色刺激得兩眼發紅,師娘玉玲瓏已經開始燃起了,凌峰知道這一切準備就緒了,他要開始她人生新旅程……

    師娘玉玲瓏的不停的擺動,當她的頭亂顫時,她的秀發四處飛揚,不斷的空動,她的臉仿佛是戴上紅色的面具,她那蕩而美麗的樣子卻是如此的激烈……

    凌峰卻只輕撫著師娘玉玲瓏的臉,溫柔地使用吟說道:“當我進入你的身體,就會徹底的占有你。你將要服從我,因為我是你的主人,從今始,我是你唯一的男人,只有我才配擁有你的身體和靈魂?!?br />
    “我……”

    師娘玉玲瓏只感一陣暈眩,腦海里一陣空白,只覺一股奇異的力量攝住了她的大腦,腦袋里就象有千萬把剛錐一樣同時攢刺一般,痛苦無比,令她無法思考,這時凌峰的聲音傳入她的耳竟仿似地義般,令她忍不住要服從,不禁答了出來,幸而靈臺存一絲清明,忙把話頓住,改口道:“呸!你這卑鄙無恥的,休要再妄想了!”

    言罷緊閉雙目,不再言語。

    師娘玉玲瓏的堅強,遠出凌峰的預料。吟都沒有辦法,令他也不禁有些手足無措,灰頭土臉,又大感無趣,卻也徹底的讓凌峰失去耐心,他只有采取最簡單有效的辦法……

    #¥#%¥#%@!#@%¥&……(&&¥……%¥%……#¥%……&%&%……*#¥%¥%#%¥%#¥%#¥%#¥%……%&%……*&%……&¥#¥%@#¥#%#¥……%¥&%……&%¥……%……%……(以下省略字)凌峰抱起師娘玉玲瓏,揪著她的頭發,抬起她的頭道:“師娘,怎么樣?舒服了?”

    師娘玉玲瓏此時才漸漸從醒過來,她聽見凌峰的話,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終于明白自己剛才都干了些什么,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突然間,師娘玉玲瓏只覺一陣地轉,身軀象被一道霹靂擊穿了一樣,一陣顫抖,腦內“嗡”的一聲,隨后一片空白,空空蕩蕩。

    剛才的,完全擊毀了她的意志。

    師娘玉玲瓏茫然地看著凌峰,眼滿了迷蒙,凌峰捧起師娘玉玲瓏的臉,盯住她空洞的眼睛。

    經過一段長長的靜寂,師娘玉玲瓏慢慢地張開嘴:“你簡直就是我上輩子欠的惡魔!”

    凌峰笑了,只聽微笑的道:“是嗎?你應該這樣想更開心,我上輩子欠了你的,所以這輩子回來找你,我要你做我的娘子,從今往后,我要每一還你上輩子欠你的債,其實每樣,我很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欠的人很多很多!”

    “你……你壞蛋!”

    師娘玉玲瓏的羞紅這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